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 遥远的来客

更新时间: 2017-09-22 10:54:05 字数:4733

遥远的冈底斯山,古象雄王朝的消失和原始苯教的没落,让这座曾经被誉为众山之王的圣山陷入了千万年的沉寂。

冈底斯山南部的朗钦藏布,是象泉河源头,在这条人迹罕至的古老河流的上游,密布着难以计数的起伏的山峦和沟壑。这是一片生命的死地,人迹罕至,即便经验最丰富的行旅者都不敢轻易涉足。

然而就在这片死地地层下一百二十米的深处,一道黑色的大门封闭了远古造山运动时就产生的地层间隙,如果视线可以透过这道人为镶嵌在地层中的大门,就能看到一百二十米的地下,竟然有人的存在。

“终于搜索到这条有价值的信息了。”一个精悍健壮的年轻人带着些许兴奋,对面前的同伴握了握拳头:“我敢保证,信息确凿可靠,一定就在滨海市。”

他的同伴静静的站在原地,像一尊矗立在冈底斯山成千上万年的雕像。这个人同样年轻,略略的消瘦,但俊朗非凡,似乎受到了上天和圣山诸神的恩赐,几近无暇。他真的像是完美的,只不过在他的眉宇中,有一丝谁也看不出的淡淡的忧郁。

他的内心,和精壮强悍的年轻人一样兴奋,他已经记不清楚,在郎钦藏布的这两年时间里,自己耗费了多少黄金和钻石,换取了海量的信息,梳理这些繁复又无用的信息,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只有在这一刻,他才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武,我们出发。”俊逸又忧郁的年轻人微微的抬了抬手:“现在就出发,去滨海。”

“可是,信,我们现在就走?”

叫做信的年轻人点点头:“嗯,而且从现在起,我叫南宫信。”

“我也选好了名字,茉莉,武茉莉。”被唤作武的年轻人发现南宫信似乎根本没在听,不由得撇了撇嘴,回头望望在身后十多米外忙碌的几道身影问到:“咱们的龙盟呢?丢下不管了?”

“他们会处理好的。”信只淡然的敷衍一句就踱步离开了。整整两年时间,大海捞针一般的从无数信息中筛选出了自己想要的那一条,他不能再等,也不想再等,哪怕多等一秒钟,都是煎熬。

他很想马上找到那个人,马上。

……

与郎钦藏布直线距离两千六百七十二公里外的滨海市,万宝广场。

这是整个滨海市最繁华的商业中心,人潮涌动。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南宫确定,那个人一定就在滨海,但滨海市区人口接近三百五十万,他要做的,就是从这三百五十万人口中精准的找到那个人。他和茉莉已经来到滨海整整一个星期,毫无收获。

“南宫,这样寻找,机会是不是太渺茫了。”茉莉嘟囔了一句:“除非有奇迹发生……”

“奇迹?”南宫无所谓地淡淡一笑,捏了捏袖口,“还真好奇这里有什么奇迹?弹指一挥间的梦罢了,依我看……”南宫的面色突然一变,眼中的那丝轻蔑突然转变成了浓浓的惊讶。茉莉察觉了就在这一瞬间,

他感应到了一种很淡很淡,淡到极点的气息。几乎就在万分之一秒中,南宫的瞳孔收缩了,尽管这股气息如此之淡,可这气息是烙印在心里的,绝对不会误判。

“我感应到了……”南宫的反应比任何人都要迅速,他目光如炬,马上在潮水一般的人群中锁定了那股气息的来源。

“在哪儿?在哪儿?”茉莉差点叫出来,顺着南宫的目光在人群里一望,随即也看到了南宫锁定的人。

人群在移动,从万宝广场的东干道分流到了附近的几条岔路,茉莉紧紧的跟着锁定的目标,速度越来越快。

变的稀疏的人流中,茉莉急匆匆的跟随着目标,一头扎进了一扇散发着洁厕剂气味的门里,丝毫没有注意到这道门上“女洗手间”的字眼儿。

“啊——人渣!!滚出去!!!”

一道足以媲美海豚音的女声瞬间在洗手间里炸响,紧跟着,洗手间彻底炸窝了,从外面听,乒乒乓乓的声音连绵不断传出,让还在洗手间门外等候的女人们纷纷落荒而逃。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实在对不起……”一向以智慧和警觉著称的茉莉万万没想到,自己一心急未曾察觉,竟然误闯了女洗手间,他紧紧抱着头,一边抵御着来自于一个漂亮女孩儿的轮番轰炸打砸,一边步步后退大喊冤枉:“实在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自己进的是女卫生间……”

但是没用,被茉莉尾随的女孩儿羞愤异常,拎着包包下了死手,还用自己脚上踩着的那双恨天高毫不留情地踩在茉莉脚上。

“嗷——”茉莉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嚎叫,当即放弃喊冤,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从洗手间逃窜出来,

女孩儿不肯罢休,后脚就跟着茉莉冲出,她怒视着眼前这个穿的土里土气,一脸无辜连连道歉的男人,剧烈起伏的胸口正如她体内的洪荒之力一般不可抑制。

穿成这样还敢尾随她,简直是在侮辱她的眼睛!

“这幅熊样还想耍流氓,去死吧你!”女孩儿恶狠狠地看着这个突然闯入的混蛋,准备一脚了结了他。

“抱歉,他不是有意的。”在女孩儿将要痛下杀手的时候,南宫抢先一步,挡在她和茉莉中间。

“不是故意的!?”女孩要气晕了,一仰头望向南宫,打算连这个给人渣说情的人一起收拾了。

然而女孩仰头的同时,一下子看到了南宫的眼睛。女孩儿愣住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睛,清澈,却又那么深邃,淡淡的,好像对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淡泊的不放在心里。

他是在道歉,很诚挚的道歉,女孩儿似乎被他这双淡淡的眼睛摄住了魂魄似的呆住了,并且在清澈的眸子中看到了一脸凶神恶煞的自己。

“好帅……等等,我怎么是这副样子......”女孩儿在心里默默诽腹自己的面部表情,随即对着南宫挤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手里准备抡出来的包包也停住了,“淑女,淑女,”女孩儿心里默默地念叨,“不能因为他长得帅就......诶?不对!”女孩突然想起闯入厕所的人渣,茉莉还在原地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咳咳,”女孩儿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居高临下地看着茉莉,眼睛里还闪现着一丝凶光,“真不是故意的?”

“不是不是,”茉莉着急地摆手。

“真的不是。不过,还是抱歉。”南宫表面不动声色,但暗地里已经把这个女孩儿三百六十度的观察了一遍。

这不是他要找的人,但女孩儿身上让他熟悉的气息却时刻缭绕着。气息是特殊的,这就说明,这个女孩儿,和他要找的人一定有过长期的而且较为亲密的接触。这个重要的线索,南宫不可能放过。

“南宫信。”南宫轻轻伸出自己的手,以示友好和进一步认识的暗示。

“盖……盖敏敏。”女孩儿怔了怔,没想到他会突然介绍自己,也下意识跟着伸出手,和南宫信的手轻轻一碰。

就是这么轻轻一碰,盖敏敏感觉好像有一股电流顺着指尖直接流到自己的心里。

“我肯定是吃错药了。”盖敏敏无意识的思考着,她身边有太多的追求者,因为家世背景,也因为她自己的魅力。她以为自己早就练就了一颗百毒不侵的心脏,却没想到会这么轻易的因为一个陌生人而动心。

盖敏敏看着南宫信,突然发现南宫信的眼神......他看着美貌的自己,竟好像跟看着旁边瞧热闹的保洁阿姨没什么区别。

真的好不爽......盖敏敏在心里对着花痴的自己撇了撇嘴角,却没有否认她刚刚意识到的这个事实,南宫信就像一块儿磁铁,瞬间吸引了她。

“为了表示歉意,请你喝一杯吧。”南宫信要锁死这个目标,他不断感应着从盖敏敏身上所散发的那股气息:“你们这里的人,好像喜欢咖啡?还有柠檬水?”

“你请喝东西?”盖敏敏看着南宫,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魅力太大,可是......好像有哪里太对,盖敏敏突然看向身边真正的罪魁祸首,“你们俩是什么关系啊,他的错误要你兜着吗?”

“啊?”武茉莉一头雾水,不明白怎么突然又扯到了他身上。

“呵呵,”南宫看到茉莉的囧样不由得轻轻一笑,那个帅气的样子瞬间又把盖敏敏的脑子迷成了一坨浆糊。“我和他是多年的朋友了,要他请你么?也行。”

“我......没有啦,你...我,我不......”盖敏敏更想让南宫请自己,可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走吧。”南宫专注地看着她,盖敏敏觉得在这专注的眼神中,自己的傲娇和自尊心正在土崩瓦解。

盖敏敏:“好。”

万宝广场的“尼莫”咖啡馆小有名气,北欧风情,又有一点点很独特的哥特风,冰拿铁是招牌,茉莉估计是被吓到了,一口气喝了两杯。

南宫信和盖敏敏询问了一些关于滨海的情况,偶尔,她会很装着无意的样子抬起头去注视南宫信身后的过客,但她目光的中心,始终没有离开过南宫信的脸。

英俊帅气,年少多金,盖敏敏脑中飞快的运转着,如果眼前的不是骗术惊人的职业骗子,就一定是某个家族的嫡系继承人,不不不,一定不是骗子,只有生长在特定的优质的环境下,才能有南宫信这样与众不同又毫不张扬的贵族一般的温文气质。

言谈中,盖敏敏能感觉到南宫信不是滨海人。

“你刚才说我们这里的人,这么说你们俩是从外地来的?来滨海干什么?”

“来考察一些项目,如果合适,会考虑在这边成立一个商贸公司。”南宫信端着杯子,他不喝,只是感受冰拿铁透过咖啡杯带来的一丝凉意。旁边的茉莉好像也很吃惊,没想到南宫信会随口说的这么从容。

“看不出来哦,这么说,你还挺不简单。”盖敏敏优雅地把头发撩到耳后。

“这家是滨海市很有名的咖啡店,你能带我来这儿,对滨海也很熟了吧?”盖敏敏试探性地问道。

“错啦!”武茉莉在旁边大大咧咧地喝了一大口咖啡,“我们也才是刚来滨海,什么都不知道呢!”

“哦,”盖敏敏点点头,悄悄地把杯子挪到远离茉莉唾沫星子能波及到的地方,不过这一切都没有逃离南宫的眼睛。

“好了,”南宫阻止茉莉继续,“误打误撞,看来我们运气都很好。”

盖敏敏听到南宫说“我们”两个字,心下微微一动,抬头却看到南宫正冷漠地看着窗外。

“嗯……”南宫突然回头看着盖敏敏,“来滨海时间太短,我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你有能推荐的地方吗?”

“推荐吗?”盖敏敏心里打起了小九九。

“嗯,我们刚到滨海,什么都不熟,有没有什么环境好一些的公寓?租用的就可以。”南宫信很清楚,这个叫盖敏敏的女孩是重要的线索,只有近距离的和她保持接触,才有可能查明自己想知道的事情:“我很不习惯一直住酒店,没有家的感觉。”

“有是有……”盖敏敏的心和小鹿似的砰砰跳动,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她实在不想让自己和表现的和花痴一样,但初见南宫信时她就已然表现出超凡的热忱,她强压着剧烈跳动的心脏,随手放下小勺,装着刚刚回想起来的样子:“我住的香榭丽舍花园,好像有两套房子在招租,有空的时候,我可以帮你问问。”

“好,等会你要回家吧?就麻烦你直接带我们去看房子吧。”

“没问题。” 盖敏敏说道。

享受完咖啡,三人出来时,已经黄昏。盖敏敏驾车载着南宫信和茉莉回自己居住的香榭丽舍花园。

盖敏敏:“你喜欢看电影吗?”

“还可以。”

“电视呢?我父母......”

盖敏敏有意在找话题闲聊,简单介绍着自己的状况,她想告诉南宫信,自己虽然在花园独住,但常年于海外经商的父母会每天打电话询问工作生活。她想让南宫信知道,自己是家教良好的大家闺秀,而不是没人管的野生菇凉。

车停在了香榭丽舍花园的门口。

“恩......这是那个房主的电话,我刚已经联系他了,你们谈吧。”盖敏敏把手机递过去,茉莉接过来输入电话。

盖敏敏帮忙联系了一家外租的房主,滨海这几年发展的很快,GDP连年增长,但每个月高达两万至三万的租金,还是让很多普通人对这个高档住宅小区望而却步。不过南宫信不介意,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情愿用整个世界去交换。

而看到南宫信痛快的办完房子租赁,盖敏敏也更加确定南宫信不是骗子,而是出身良好的富家子,并且盖敏敏不由的猜测南宫拜托自己找房子,极其痛快的住到自己家旁边,会不会对自己也有好感呢?

因为价格谈得拢,所以房子合同办理非常迅速。

“近水楼台先得月”,盖敏敏看着已经签字的那份合同,嘚瑟的想着,“我这么漂亮,不喜欢我喜欢谁。一定是这么回事……”盖敏敏已经有点为这个从天而降的良缘窃喜了。

当天夜里,南宫信和茉莉已经身在盖敏敏家对面,一栋装修极其精致的公寓中。

“南宫,我联络一下龙盟?”茉莉坐在南宫信对面的沙发里,从到滨海开始,他就发觉南宫信情绪出现少有的焦躁,他想竭尽全力,替南宫信解决一些杂事,减少他的负担。

“留下几个人,看守郎钦藏布的基地,剩下的人,分批到内地来待命。”南宫信微微抿唇,正如茉莉所想,他的心里,的确有一种形容不出的焦躁。

这种焦躁,来自预感,他强烈的预感到,未来或许会发生什么自己预料不到的情况。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落入凡间的天使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