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08这是阴谋

更新时间: 2017-07-17 16:30:38 字数:3078

“不知廉耻。”太子一时恼羞成怒,口不择言道。

唐谨轩缓步移至太子面前,嘴角勾勒起一丝似笑非笑,“廉耻这东西很贵的,没事我都把它放保险箱了。不是每个人都能让我用上这么昂贵的东西的。”

“你大胆,来人啊,把这个女人给我拿下。”太子气的大喝一声,太子带来的近卫立刻向唐谨轩的方向走来。

“大哥,四嫂只是一时糊涂,还请大哥不要计较。”睿王见太子的人已经走到唐谨轩面前准备动手,赶紧向太子求情道。

寒王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脸的无所谓。太子把她抓了更好,既可以让太子和擎王之间决裂,还可以让安悠若离开擎王。只要离开轩辕翼,自己有的是办法得到她,简直就是一箭双雕啊。

“不知我的王妃犯了什么罪,让大哥如此兴师动众?”就在几个侍卫动手拿下唐谨轩的一瞬间,一道鬼魅的身影闪到唐谨轩身边,圈住她的腰身,一转身快速的将她带离几个侍卫的包围中,同时伴随而来的是轩辕翼那冷冷的质问。

轩辕翼一手搂着唐谨轩的身体,一手轻拍此时正扑在他怀里好像受了惊吓的唐谨轩的后背。脸上几不可见的嘲笑,此时看在众人眼里却是对怀里可人儿的心疼。

唐谨轩则是趴在轩辕翼肩上笑的身体一颤一颤的,看在其他人眼里都以为那是委屈啜泣。

“误会,四哥,大哥只是和四嫂开玩笑。”看着轩辕翼瞬间冰冷的眼眸,睿王无奈的出来解围道,“时辰不早了,四嫂也受了惊吓,四哥你先带四嫂下去休息吧,政事我们改天再谈。”说着便拉着太子和寒王准备离开。

“王爷,太子殿下说晚上要来看...臣妾怕...”几人刚走出幽兰亭,唐谨轩那低泣声便传了出来。

几人闻声色变,在场的人都知道唐谨轩指的是什么,却没有人敢停下来,一个个落荒而逃。

看着几人离开,消失在视线中,唐谨轩才从轩辕翼的怀里抬起头来,对上轩辕翼那一脸笑意,眨了眨眼。

轩辕翼只是宠溺的柔了一下唐谨轩的头发,温柔的勾了勾唇角,“你啊,这张嘴可是不饶人。今日,我要是没回来,你岂不是要被大哥抓了。”

幸好自己早就到了,一直在暗处看着,不然他的小王妃可就糟了,不露武功就得被大哥带走。现在这个时候随便一个罪名都可能让父皇下旨废了她的王妃之衔。

唐谨轩沉思了一下,摇了摇头。笑话,她早就察觉到轩辕翼一直都在,所以才会顶撞太子的。

“我是不是你妻子是你说了算的,又不是你父皇。”看懂轩辕翼在担心什么,唐谨轩用手指指着轩辕翼的心口,“记得,这里是我的。”

轩辕翼看唐谨轩一脸认真的表情,也指着唐谨轩的心口说道,“这里,也是我的。”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翌日,唐谨轩正在院落中靠在树下随意的翻着手上的书柬,在这个没有任何娱乐活动的古代,她觉得看书是一个不错的消遣。

“王妃,皇后娘娘传您去凤栖宫挑选绸缎,说是今年采购的宫装绸缎样品送来了,请您过去一同挑选看看。”墨言走至唐谨轩身边皱了皱眉道。

因唐谨轩的暗夜门门主身份没有人知道,她也不能公然带暗夜门的人在身边。又因上次太子一事,轩辕翼就把墨言留在唐谨轩身边为她传递消息。

唐谨轩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精明,“我看挑选绸缎是假,鸿门宴才是真吧!”

墨言点了点头,沉声道:“属下看还是等王爷回来再说,皇后娘娘那里......”话虽没有说尽,不过那潜伏的意思,唐谨轩却能够明白。

皇后娘娘是寒王的生母,又有左相府做后盾,势力不可小视。

但是,轩辕翼却是皇帝最喜爱的儿子,也是最出色的。原本就不好对付,现在又加上他右相府,想必皇后此时应该是坐立难安。

唐谨轩没有混过古代帝王家,但是这跟现代的权力中心,又有什么差别,勾心斗角这种事,或许现代人演绎的更加炉火纯青。

在二十一世纪他见了太多的这种争权夺势的斗争。

眼中闪现一抹锐利的光芒,唐谨轩嘴角缓缓勾勒起:“我唐谨轩怕过谁来,避而不见,不,我倒也想看看,她有多大能耐。”

说罢,袖袍一拂,便向外走去。

在湛蓝的天空下,辰傲皇宫那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

遍地奇花异草,十分鲜艳好看,更有花树十六株,株株挺拔俊秀,此时正值初夏,风动花落,千朵万朵,铺地数层,唯见后庭如雪初降,甚是清丽。

唐谨轩在一宫女的带领下,打量着辰傲皇宫的景色。

在一处亭子前一道不合时宜的身影却出现在唐谨轩的视线。

“安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寒王那阴魂不散的声音打破了唐谨轩欣赏皇宫的兴致。

“寒王殿下,悠若如今已嫁做人妇,而且还是殿下的四嫂,还请寒王殿下喊我一声四嫂,或者擎王妃。”唐谨轩对寒王盈盈一笑,不卑不亢的纠正道。

“不错,性子很烈不愧是我轩辕哲看中的女人,不过你很快就不在是擎王妃了。”寒王凑近在唐谨轩耳边轻声的说道,“四哥要娶三国的公主,而你......”说着越过唐谨轩大步离开,只留下一阵阴测测的笑声。

唐谨轩看到寒王高深莫测的笑意,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身为杀手,这种感觉是最敏锐的,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转过亭子,寒王站定问着身边的下人。

“一切都准备好了,请王爷放心。”

“好,按计划行事。”寒王朝身后那远去的身影看了一眼,你很快就是我的了。

凤栖宫,当今皇后所住的宫殿。

唐谨轩还没走进,里面的娇笑声已经远远传来,让唐谨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擎王妃到。”高声的通传声响起,里面的娇笑立刻停了下来。

“宣。”一道雍容华贵的声音响起,门口的侍卫,立刻躬身引唐谨轩入宫门。

慢条斯理的踏进凤栖宫主殿,唐谨轩扫了一眼大殿中此时早已经聚集在里面的人。

莺莺燕燕,春桃秋菊,各占胜场,一屋子的美貌女子。

一脸雍容华贵的皇后端坐于凤栖宫的主位上,身着一件大红宫装,头上缀满了金簪步摇,一派母仪天下的威严。

“参见皇后娘娘。”唐谨轩向殿中端坐的皇后屈膝行礼道。真讨厌古代这种奴隶制,动不动就得行礼。唉!行吧,免得落人把柄。

皇后并未理会身前跪着的唐谨轩,而是自顾自的端起桌上的茶轻抿一口。然后像是刚看见唐谨轩似的,“悠若,快起来,都是自家人。赐坐。”说着便对身边的人吩咐道。

片刻便有人搬来椅子放下,唐谨轩向其他几位妇人见了礼后便坐在一旁听众人讨论。她也不发表任何意见,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悠然自若。偶尔有人询问,也只是象征性的回答一下,众人呢也不甚在意。

半晌,皇后终于敲定了今年宫装的样式和布料,她们才算讨论完毕。

“这么久了,想必大家也累了,本宫前几日得了一种花茶,是用新鲜花瓣风干以后用来泡茶喝的。说是有美容养颜的功效,今天大家一起品尝一下。”皇后的声音刚落,就有宫女在每人面前放下一杯茶后,躬身退了下去。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一听可以美容,众人的道谢声此起彼伏。

唐谨轩心里嗤之以鼻,二十一世纪的比这个好多了。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端起茶杯凑近鼻端轻嗅一口,没有异样。

因她手下夜离是医术天才,毒更是不在话下。所以他们都练就了一些辩毒技巧,一般的毒她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的。

“悠若,怎么不喝,不合胃口?”心里正如斯想着,一旁的皇后看着没有动的唐谨轩,微笑着问道,立时引来众人目光。

唐谨轩缓缓的扫了眼在座的众人,朝着面色温雅的皇后举了举茶杯,一扬脖子就喝了下去。然后起身对皇后道了个万福,“娘娘,府中还有事情需要处理,臣妾就先行告退,改天再来给你娘娘请安。”

皇后殷切的见唐谨轩喝下那杯茶,顿时松了一口气,嘴角噙着一抹异样的笑,朝唐谨轩点了点头。

等唐谨轩走出大殿,皇后方朝身边的太监使了一个眼色,那太监便退了出去。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帝君侧:杀手狂妃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