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07暗夜门主

更新时间: 2017-07-17 16:30:38 字数:3139

好一会儿,轩辕翼终于平复下来,但是幽暗的眼眸却还是闪着一抹欲火。不行,回去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个小王妃吃干抹净,不然总有一天被她折磨的欲火焚身而死。

心里如此想着,但嘴上也不忘正事。拉着唐谨轩在桌边坐下,倒了一杯水,“谨儿,暗夜门是怎么回事?”说着端起茶杯看了一眼,“咦?你这儿怎么还是白水?这也没有茶叶?”

“哦,你等下,我叫他们送茶叶过来。我喝不惯茶,所以就只有白水。”说着打开门拦住一个下人吩咐他泡壶茶过来后又转身回来,在轩辕翼身边坐下。“暗夜门是我三年前创立的杀手和信息买卖组织,谨轩酒楼就是暗夜门的产业,当然暗夜门在各行各业都有涉及,只是没有人知道而已。”唐谨轩用一句话概括了暗夜门惊人的势力。

轩辕翼闻言点了点头,“那第一次见你,你杀“什么?主子是擎王妃?我没听错吧?”魅一脸的不可置信,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自从那日擎王轩辕翼出现和唐谨轩离开之后,关于唐谨轩和擎王的关系就在这几人中间炸开了,只要没有任务就聚一起讨论自家主子和擎王的关系。

就在大家兴致高昂的时候,夜离却丢出一个重磅炸弹,几乎将一众人炸晕,所以才有了魅跳椅子那一幕。

暗夜门是由风无心负责狙杀任务,而夜离则是负责情报收集。关于门主是擎王妃一事他也是刚查到的。三年来,唐谨轩的行踪虽没有飘忽不定,但是想查她的底细那是难于登天的。

“是真的,这几天主子可是光明正大的进出擎王府。”夜离满脸的幸灾乐祸,三年了,主子的身份就只有名字,其他任何消息任凭他怎么查都毫无音信,今日终于查出来了,怎么能不高兴。

魉也是被惊的瞪着眼睛,“擎王妃不是安悠若吗?三年前被擎王新婚之夜遗弃的吗?”

“传闻是这样的,传闻还说安悠若是安相府的废物,我看听信传闻人的才是废物。”夜离耸了耸肩,也很是莫名其妙。

魅终于回过神来,状似沉思的摇了摇头,“可是那天擎王对主子怎么看都不像是遗弃了的啊?”

“据我得到的消息称,擎王和擎王妃这几天都是同进同出,简直就是恩爱至极,伉俪情深。”夜离一向被唐谨轩那冰山脸压迫者,现在可以爆料她的新闻那简直是高兴地手舞足蹈。

“哼!”魑看着夜离那兴奋的表情,轻哼一声,眼角瞟了一眼无心。

风无心仰天长叹一口气,是啊,她是擎王妃,自己终究只是一厢情愿。一直以为,这样就好,只要永远守候在她身边,终有一天她能够回头看见自己。却不想如今她越走越远,保护她的那个人却不是自己。

众人看着风无心一脸的痛苦,都不知该说些什么,无心对门主的心大家都知道,可是如今却不知怎么安慰自己的同伴。

魉走到风无心身边看着那张还算英俊的脸,只觉得一阵阵的心痛。紧握无心的手,无声的给予安慰。风无心,你希望她能回头看到你,那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我,一直在等你?

室内的气氛一时间沉重了起来。

一直未开口的魍却站起身来,走至窗口背对着大家缓缓说道,“不管他是安悠若也好,是唐谨轩也好,我们只需要记得他是我们暗夜门的主子,是我们生死与共的朋友。如今她幸福,我们为她高兴;他日若她不幸福,那么我们就为她创造幸福。”

唐谨轩从未想到自己三年前救的几人日后为她创造了怎样的传奇。

听闻魍的话,大家一脸誓死追随的决心,没有唐谨轩,就没有他们的今天。若说别的他们或许没有,但是对唐谨轩的忠诚那绝对无人可比的。陵南宗主就是有人买他的命?”

擎王府内。

轩辕翼到军营巡视去了,现在四国使者快要到了,各方边关也已经派重兵把守。轩辕翼既要随时清楚边关情况,还要安排四国使者来了以后的安全问题,平时是忙得焦头烂额。

这几日唐谨轩一直和轩辕翼在一起,今日准备到谨轩酒楼看看的。虽然暗夜门没有自己,无心也会打理的井井有条。还没待出门,陈总管就跑来兰亭阁禀报太子、寒王和睿王来访。

前几日轩辕翼商量让她搬到兰亭阁去,因唐谨轩不喜欢那种热闹,轩辕翼便一再吩咐下人不许吵闹,喧哗。唐谨轩无奈索性就随他了,带着蕊儿搬来了兰亭阁。

这是一个玉宇琼楼,诗情画意的庭院,只可惜自己没有欣赏的细胞,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轩辕翼不在,他们又不肯走,唐谨轩无奈只好让陈总管带太子和两位王爷到幽兰亭招待。

不久唐谨轩着一身淡蓝色的罗裙出现在幽兰亭,此时太子和两位王爷已经在此等候了。

唐谨轩来了以后也不行礼径直坐在凳子上,看着一身明黄装饰的太子,一脸冷酷桀骜的寒王和一副优雅王子之态的睿王缓缓地开口,“不知今日太子和两位王爷大驾光临所谓何事?”

“想必安小姐也听说了东陵,雪令和金国要与四哥和亲一事吧,不知安小姐作何感想?”寒王看到唐谨轩那倾城之姿一时难掩脸上的喜悦之情。

“四嫂,我们是想来跟四哥商量一下应对之策的。”睿王看着唐谨轩,这样一个美好的女子,值得为她舍弃一切,只是可惜这样的舍弃却不是属于自己,心里一阵阵的酸楚。

唐谨轩嫣然一笑,“既是国事,那就请太子和两位王爷在府里稍后,陈总管已经派人去请殿下回府了,想必很快就会到了。”此时他并不想被人知道她会武一事,所以也就收起了平时的冷酷,好好的扮演擎王妃一职。

太子则不以为然的起身,背负双手说道,“什么商量,这次老四是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还有你,赶紧滚回你的安相府,以后这擎王妃是雪令国公主。”

唐谨轩闻言脸上不怒反笑,轻启朱唇,“太子殿下此言差矣,安悠若乃当今圣上赐婚,是已经入了皇室族谱的,也就是说此时安悠若是擎王的人。既是擎王府的家事,也就不劳太子费心了。”

“你算什么东西,只是一个四弟不要的女人而已,敢对本殿下如此无礼,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太子气的脸上一阵赤橙黄绿青蓝紫,最后定格在黑上。

“太子殿下怎知擎王不要我?要不今晚等擎王要我的时候邀请太子来观礼?”唐谨轩一手缕着耳际垂下的发丝,在手指上缠绕着,“这样的话,悠若可得回去好好歇息了,王爷昨晚都折腾了人家一晚上,再不休息晚上让太子看的不尽兴,那悠若可就罪过了。”说完还向太子抛去一丝媚眼,那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却迷得寒王和睿王昏头转向。

“是寒王,陵南宗主是太子的势力。我暗夜门的规矩,只认钱不认人。”此时的唐谨轩又恢复那一脸的自傲,桀骜不驯的表情却彰显着属于唐谨轩的个性。

“那如果有一天,有人要是买我的命呢?”轩辕看着那狂傲的身姿,不由的戏谑道。

“那要看对方出不出的起价了?不过,不管怎样我都会接的。”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杯子里的白水,唐谨轩毫不犹豫的开口。

轩辕翼闻言疑惑的挑眉看着唐谨轩,无声的等待着唐谨轩接下来的话。

“我暗夜门从来都不是靠信誉,难道就不允许我黑吃黑啊?”唐谨轩凑近轩辕翼的脸,妖孽无比的笑着,一身女装的她简直就是风华绝代。

伸手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轩辕翼宠溺的笑了笑。这时那小厮已经将一壶茶放在桌上,退了出去。

唐谨轩为轩辕翼倒了一杯茶,递至他手边,挑眉看了看轩辕翼问道:“翼,不怀疑我的用心吗?可是从来没有人知道安悠若会武的。”

“我相信你。”轩辕翼接过唐谨轩递过来的茶,凑至嘴边压了一口放下茶杯斩钉截铁的说道。

唐谨轩走至轩辕翼跟前坐在他的腿上,搂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亲了一口。这个人怎么能如此信任自己,想她上一世还是经过十几年的合作才和同伴们练就出的默契和信任。而这个人才仅仅几天能这样给予自己如此的信任,真是让人想不爱都难啊。

“这些事情怎么解决?需要我出手吗?”唐谨轩靠在轩辕翼的怀里,把玩着他乌黑的长发。喜欢他怀里这个位置,喜欢这个宽阔的胸膛。眼光却落在桌上的一堆情报信息上。

轩辕翼用下巴顶着她的发心,双臂拥紧怀里的娇躯,看了一眼那些信息,不用细看都知道说的肯定是这次的逼婚事件,“这件事情我来处理,今生我只想要你一人。”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帝君侧:杀手狂妃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