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04为之心动

更新时间: 2017-07-17 16:30:38 字数:3537

寒王看着唐谨轩向他看过来冰冷的眼神,不由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那眼神深不见底,让他不住地感觉危险。好犀利的眼神,黝黑的眼宛若深潭,藏着可以吞噬一切的力量。那种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的气息,让这方空气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发生了波动,沉了下来。

唐谨轩看向寒王的眼神也被轩辕翼收在眼里,甚至还扑捉到了那一闪而过的杀气。

轩辕翼依旧以询问的眼神看着唐谨轩,唐谨轩满脸冷酷,手上的动作也未停歇。“我只会杀人,你也是见到过的。”唐谨轩侧头对轩辕翼低声开口,“不过,他想看,我必定让他难以忘怀。”

来到这个异时空,唐谨轩一直秉承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还之的态度,今天这个寒王轩辕哲已经超越了她的底线,她必须要给他点教训。

却不知唐谨轩无心的一句话真的应验,今日的表演不仅仅让寒王难以忘怀,就连擎王轩辕翼和睿王轩辕昊也是一生铭记。

说完,扔下手中的酒杯朝一旁的乐师走去,“借用。”伸手执起放在乐师身前矮桌上的瑶琴转身走向大殿中央盘膝而坐,挑衅的看向寒王。

指尖轻挑琴弦,随着铮铮琴声,两道风刃随风而出,向着寒王飞射而去。

三年前唐谨轩挑了魔音宗,无意得到一本了音攻的秘籍,让自己练就了以风刃杀人于无形。

锋利的空气波动,能够产生大量的能量,特别是一瞬间的犀利抽动,觉对足够置人于死地。这是空气动力学,二十一世纪她曾经学过的东西。而安悠若本身却有超好的音乐天赋和一手神乎其技的琴艺,以风刃杀人简直易如反掌。

寒王感觉到无形的风刃朝他破空而来,瞬间凝聚起内力对着风刃迎面接去。只听一声闷哼,寒王一时招架不住,顿时一口鲜血从胸口翻涌而出,却被寒王硬生生咽下。

寒王缓解一下翻涌的气血,抬头向大殿中央的唐谨轩看去。只见那水绿色衣裙的绝色女子,面色温润,不喜不怒,看不出情绪。轻抚瑶琴,指尖在琴面上跳动,一曲杀机四伏的曲子立刻跳跃而出,与她周身的冰冷气息相得益彰。

没有人觉察到刚刚那风起云涌的过招,但是却不包括端坐在一旁的轩辕翼。

琴声缠绵婉约之极,那仿佛秦淮河边的风月楼,迎来送往的缠绵地,那丝丝情话绕耳,寸寸香舌闻悉,婀娜身姿,一笑荡万种风情。

铮铮杀气从唐谨轩体内透骨而出,那从修罗地狱中锻炼出来的杀气,不尖锐,不肃杀,没有苍茫草原无尽铁兵,没有高山流水下杀机暗藏,只有死亡的气息。

佛挡嗜佛,神阻杀神的绝对死亡之气。

缠绵的琴声响着,犹如十八女子在杀机四伏的杀场中妖娆着,而她的身后,则是死神高举着镰刀,万分不和谐中,却带着绝对的威力。

之心动

记忆的闸门打开,10岁那年在他们受训的岛上有一千个孩子供她的上司迈寇选择,而抉择方式便是相互厮杀,他只要两个人存活下来。

那是对生命的极端藐视,也是对生命的极端奢求。

当她和筱隐浑身是血的站在一片尸体中,全身上下带着的就是这样的气息,绝对的杀气,毁灭一切生命的杀气。

这样的情绪她花了几年功夫才完全压抑了下去,她是一个活人,她不要做一个杀人的机器,她有她自己的情绪,她必须胜过自己的灰暗面,不能沦陷下去,绝对不能。

今日,寒王的挑衅让自己极度不爽,琴音又挑起了自己的负面情绪,一时间杀气纵横,唐谨轩自己都有点吃不消。

微闭的双眼刷的一下睁开,轩辕翼感觉到唐谨轩气息不稳,紧紧的皱了皱眉,看着一身杀气的唐谨轩他心头一痛,很心疼。是的,心疼,心疼这个冷酷得女人。那一身的杀气让他很不喜欢,就好似有一团黑气围绕着她,顿时竟然产生一种想要保护她的欲望。

纵身一跃,坐至唐谨轩身后,一股浑厚的内力灌入她的体内。

一股暖流从背后灌入,瞬间在游走于五脏六腑,让那强烈的气息渐渐收回,琴声也开始慢慢低昂。

琴音消失,满场的文武百官忍不住的擦去额头的冷汗,刚刚那气息让人忍不住一阵恐惧,还好及时消失了。

满场杂乱,却寂静无声。

轩辕翼收回内力,一把转过唐谨轩的身体,狂烈的吻了上去,这个女人他要定了!轩辕翼心里暗下了决心,绝对不会放她离开自己。

刚刚平复下来的唐谨轩还没有睁开眼,就觉得唇上传来温热的气息,惊愕只是一瞬间,意识却不受控制似地,双臂一环,环住轩辕翼的颈项,青涩的回应这个让她甘愿沉沦的吻。

大殿中缓过气来的众人,见此一个个面色抽筋,这小两口要亲热,回去亲热就是,这大庭广众之下,成何体统。

一吻过后,轩辕翼见唐谨轩已经完全收敛了气息,不禁在她脸颊上再印下一吻,双手紧紧拥着唐谨轩回到位置上。

高坐大殿的皇帝嘴角抽搐,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得干笑着夸赞道:“好好,翼儿啊,朕为你选的王妃不错吧!”

“是啊,皇上。擎王妃可是大义凛然,是我们辰傲国的表率啊!”端坐在殿上的柳皇后也嘲讽的说道,那眼中的得意之色不言而喻,有机会踩一脚,没道理不做,却完全忘记了刚刚那可怕的杀气是从她要踩一脚的这个女人身上发出的。

“是啊,是啊......”

“对,对......”

已经回过神的重臣和内眷都点头附和着。

整个辰傲国谁不知道三年前那场空前盛世的婚礼,而新娘却被新郎弃于新房之内。但是此时是皇后开口,还有谁敢多说一句呢。

唐谨轩淡漠眼神扫了一眼上方的皇后,怜悯的笑了笑。后宫的女人最是可怜,整日费尽心思等着那一个男人去宠幸,这不得不说是女人的悲哀。虽然外表光鲜亮丽,殊不知内心确如一汪死水。

突然感觉手上一紧,是轩辕翼在为自己三年前的行为道歉。唐谨轩嗤之以鼻,刚刚的忘情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如今她可是记得自己是要离开的,还得拿这个作为借口。

寒王痴痴地看着那有着绝色容颜的唐谨轩,是世人误传,这样一位绝代佳人怎么可能是安相府的弃女?可是就是这样的误传让他与她失之交臂,恨意浮上心底,眼中流露出一丝势在必得。

睿王轩辕昊却是不动声色地把几人的表情和心底之意尽收眼底,看着那水绿色的倩影,心里却有一种微恙的感觉。自己寻寻觅觅的感觉终于来了,却终究是迟到了三年。

是缘分不够吗?早一步,晚一步,始终错过了刚刚好。如果早点遇到该有多好,如果早点知道该有多好,可是如果只能是如果。

从皇宫回到王府,唐谨轩直接回了合意院。

雾气升腾,清脆的水珠声划破空气,滴落在水面。

唐谨轩缓步从浴池中踏出来,一头黑发披散在身后,象牙白的肌肤是上点点水珠弥漫,泛着微微的粉红,那水珠缓缓滑落,这般景致虽然只是一个后背,却让人觉得诱惑之极。

用浴巾裹住身体,唐谨轩正侧身将头发擦干。

突然感觉到有人靠近,却并没有杀气,便知道来者何人了。合意院除了轩辕翼能进来以外,其他人是进不来的。

知道来人是轩辕翼后,唐谨轩也不作理会,继续擦拭头发。

轩辕翼进门看着只用浴巾裹着身体的唐谨轩,后背上闪着晶亮的水珠,露出那芊芊玉臂,肌肤上带着刚刚香薰过的粉红。浴巾只到膝盖上面。白生生的双腿,修长而笔直,赤足站在地毯上,该死的迷人极了。

没想到一来会看到这样一幕,轩辕翼只觉喉头一紧,一股无名欲火从小腹升起。该死的,只是一个背影竟会让自己有反应,真的是自己缺女人了?强忍下那股欲望,走至唐谨轩身后伸手接过唐谨轩手中的毛巾,拉起那及肩的黑发小心翼翼的擦拭起来。

唐谨轩并不知道这样的装束在轩辕翼面前是多么大的诱惑,在现代这是很正常的。被轩辕翼的举动吓了一跳,却也并未理会,就随他去了。

等轩辕翼将她头发擦干准备挽起时,她才转身阻止他的动作,只是将头发随意地散在肩上。

看着转过身来的唐谨轩,粉嫩的脸颊,完美的锁骨和胸前的白皙肌肤若隐若现。刚被强压下的欲望又再一次迸发而出,只觉的一股热血直冲下身,眸光暗火大起。

唐谨轩一脸错愕,前世的训练让她清楚的知道轩辕翼那眸中的暗火代表的是什么。低头看看自己,一时恍然大悟,自己竟然忘记了这里是古代,这样的穿着在现代可以,但是在这里无疑是一种诱惑,何况对象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

快速走至屏风前撩起一件外衣披上,才又返回桌前坐下,自顾自地道了一杯白水。头也不抬地对轩辕翼说道:“我这儿没有茶叶,就不招待擎王殿下了。”

“若,我知道三年前是委屈了你,我也不会请求你的原谅。只是我想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补偿你,好吗?”轩辕翼并不理会唐谨轩的逐客态度,一脸虔诚的走至唐谨轩身边拉起唐谨轩的手恳求。

机会?自己对他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仅仅只是见了几次面而已,但是心好像已经被他偷走了一样。可是自己并不需要这份感情,杀手,是不能有感情的,否则将会是致命的弱点。

轩辕翼不等唐谨轩拒绝,接着开口道:“若,不要拒绝我好吗?以前的我不懂感情,可是遇见你却让我有一种想要保护你,想要好好爱你,怜惜你的感觉。心已经不知不觉落了痕,只是想要留你在身边!”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帝君侧:杀手狂妃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