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03原来是你

更新时间: 2017-07-17 16:30:38 字数:3123

闻言轩辕翼又回头看了看一旁垂首的陈总管后,略一沉思,对他挥了挥手,“暂且搁置,你先下去吧。”

陈总管无声退下后,墨言才开口道:“王爷,那个谨轩酒楼和那个唐公子完全查不到底细,而且我们的人在收集情报的过程中还遇到阻碍,但是依然没有结果。”

查不出来历?是隐藏的太深?竟然查不出来?

轩辕翼正思衬间又听一旁的墨言道:“但是那个唐公子好像和谨轩酒楼来往密切,他们好像都是三年前崛起的,同时三年前江湖上出现一个暗夜门的杀手组织,亦正亦邪,门主也行踪不定,没有人见过。”

都是三年前出现的,这都意味着什么?是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轩辕翼第一次觉得事情超出了他的势力范围,自己竟然无法掌握。

合意院中。

三月好风光,日头渐暖,春风吹过,带着三分暖意,三分春意,三分舒爽之意;杨柳飞飞,山花灿烂。一片盛世浮春。

唐谨轩一身黛色简装,原本满头及腰的青丝被她修剪得如今披肩散开,原因是自己不是古代人不喜欢,而且影响自己的身手。垂手站立在一片桃花树下,除去那一身的冰冷,就好似坠入人间的天使,越发衬得花儿的娇艳。

闭目迎风站立,丝丝缭绕。前世的自己无关风月,从未有时间来感受这些风花雪月,更主要没有那心境。如今也不知为何,心里潜意识觉得这样也不错,可能是这个身体潜在的记忆。

轩辕翼刚走进合意院门口便被眼前的一幕惊得移不开眼,只见满园争相开放的桃花林,在这漫天飞舞的桃花瓣雨中,一女子负手而立,满头青丝迎风飞舞。那背影清傲而孤高,更多的是一种孤独,但却丝毫不影响那唯美的画面。一时间就算冷酷如轩辕翼也不由生出一种怜惜之情,宁愿用全世界的温暖来驱逐那份孤独。

敏锐地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合意院从来不让人进出的,今日怎么会有人?唐谨轩一边思衬,一边抬手按住手腕的袖箭随时准备出手。缓缓转过身,看着桃花林外的来人,就算唐谨轩早已训练的泰山崩于眼前而神色不动,也不由微微愣怔了一下。

他怎么来了,这么快?自己并不想和他这样见面的,昨晚只是想挫挫他的锐气,顺便警告一下的。没成想还没来得及带蕊儿离开,就又遇上他,再走就恐怕有点麻烦了。

唐谨轩微拧了一下眉心。

“是你?”轩辕翼看着转过来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有一瞬间的呆滞,但是更多的却是难以名状的惊喜。

是她,是那个京城郊外救了自己的女扮男装的唐公子。短暂的惊喜过后又是满腹猜疑,那个生杀掠夺,我行我素,狂妄自大的唐公子,她怎么会在这儿?这是安悠若住的院子,她和安悠若什么关系?

安悠若呢?还是她就是安悠若?

不可能的,昨天她杀陵南宗主的身手,就算自喻武功高强的自己,在她手上也讨不了便宜去。安相一届文臣,也从未听说过安府五小姐武艺出众这一说啊。

那么,她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谁?”轩辕翼一脸的疑惑,难以置信的问道。

“四公子,哦不,应该是擎王殿下,你是在问我吗?怎么,昨天还奉我为救命恩人,今日就又对面不相识,难道擎王殿下也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唐谨轩这话问的挑衅之极。

也让轩辕翼不知如何作答,只好解释着笑道:“唐小姐,这里是本王王妃所住的院子,不知唐小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王妃?擎王恐怕并未完婚吧?虽然已是拜了天地,但是新房都未进,这怎么说也不能算成婚吧?如果安小姐不承认的话,王爷也没有办法吧?”唐谨轩虽然并不在乎什么王妃之位,但既然说到这有些话也不免脱口而出。

“当日只是事出有因,又情况紧急,本王不得不立即赶赴沙场,以至委屈了安小姐。如若安小姐不承认这门亲事,本王自当奏请父王解除婚约。”轩辕翼一生杀伐果断,冷酷无情。又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自然对安悠若的去留不慎在意。

“擎王此话当真?那你娶她的目的呢?”虽然自己的去留用不着他的同意,但是既然能够孑然一身的离开那么何乐而不为呢?唐谨轩不由疑惑的开口。

“自是当真,本王还不屑于禁锢一个女人来争权夺势。”轩辕翼踱步走至唐谨轩近前,负手冷哼一声。

“我当然不承认那场婚姻,也不承认是你妻子。既然如此,那么我要离开。当然,就算你反悔,也不一定有能力拦得住我。”唐谨轩索性挑明了说道,也不怕他擎王翻脸。可是心里却微微有一丝苦涩,一丝不舍被唐谨轩忽略。

她是安悠若?他怎么会是安悠若?轩辕翼听后心里又惊又喜,却更多的是后悔。此时他竟不想放她离开,刚才那孤独的背影不知觉已在他心里留下了痕迹,他想要她只为他一人绽放美丽,用自己的心去温暖她那颗冰冷的心。

却不知唐谨轩自从京城郊外的惊鸿一瞥,心中已荡起一分涟漪,知道他就是擎王自己竟一反往常冰冷的态度去主动接近,迟迟不肯离开。

就像两头孤独的狼相互吸引,相互靠近。

“你就是安悠若?”轩辕翼简直震惊的不能自抑,一脸诧异地询问。

是啊,王府戒备森严,她意外出现在这里,除了她就是安悠若本人,不作他想。

“既是如此,晚上皇宫摆宴庆功你要一同出席,本王会向父皇奏请解除婚约的。”不等安悠若回答,也不需要回答,轩辕翼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合意院。

走至合意院门口,轩辕翼回头再次看了一眼那一片桃花林中的身影。此时唐谨轩已经转过身去,依旧是那冰冷孤独的身影,好像比刚才更显得孤独,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临近黄昏,唐谨轩一身水绿色罗裙,与轩辕翼共同出席。满头的叉环配饰被唐谨轩简单的一只朱钗搞定。轩辕翼派人送去的盛装华服被她一句不喜欢搁置,前世自己就是肆意潇洒之人,不喜欢的坚决不要。平时自己的衣服只有黑白灰三色系,今天第一次穿三色以外颜色的服饰。也是来到这里三年以来第一次正式穿绫罗绸缎,之前觉得太麻烦,动起手来碍手碍脚。

金碧辉煌的琉璃殿,满堂华彩,热闹之极。

高坐龙椅之上的辰傲皇帝轩辕炫,左手边是当今皇后柳炎清,右手边稍侧一点位置的是韩贵妃。下边分两列依次排开的是众皇子和文臣武将的席位,而轩辕翼则就在下放左边第一位。

第二位是五皇子寒王轩辕哲和寒王妃,寒王是皇后嫡亲的儿子,身后有左相和第一将军撑腰。

而轩辕翼的母妃是当年皇帝最宠爱的妃子,只可惜红颜薄命。背后也没有可以依靠的势力,却是皇帝最得意的儿子。

右边第一位是太子轩辕常,不成气候。第二位是韩贵妃的儿子睿王轩辕昊,排行老六,行为飘逸,一直在外游历,不久前刚回来。

这些信息在唐谨轩刚来到这个时空不久就已经了解清楚了。

琉璃殿分三殿,王侯将相在主殿,三品官员与其夫人在副殿,在往后就是又副殿。

没有了皇帝在坐,副殿和又副殿显然比较放松,嬉笑喧闹声此起彼伏,与正殿的微微沉闷,相映成趣。

辰傲皇宫就差张灯结彩,琉璃殿前大开宴席,铺设满整个广场,各色果蔬流水一般的上,太监宫女川流不息。

夜幕中,宫人乐师依依呀呀的唱着,杂耍艺人,锣鼓喧天,表演的精彩绝伦。

满朝文武重臣,推杯置盏,喜笑颜开。

个个你来我往的对擎王轩辕翼竞相敬酒,他们的擎王得胜还朝,这是多么振奋人心啊。轩辕翼来者不拒,整个宴会越发的闹腾。

唐谨轩一身素衣坐在轩辕翼身边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在一众争奇斗艳的美女环绕中,委实平常到了极点。但是那倾城的容貌,却也丝毫不掩其锋芒。

“四哥,听闻四嫂乃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不知今日是否也为四哥准备了节目,也让我等开开眼呢?”坐在轩辕翼一旁的寒王突然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说道。

哼,琴棋书画?谁都知道安府五小姐是从小就被安相遗忘的弃女,有何才华可言?摆明了就是想让擎王府出丑,被人笑话。

唐谨轩闻言厉眸扫了一眼说话的寒王,未理会他的话继续品尝着桌上的美味。她对吃的并不热衷,但是在这喧嚣的大殿上自己除了吃,委实无事可做。对这些勾心斗角,拉拢权势,阿谀奉承更是不屑一顾。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帝君侧:杀手狂妃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