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01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 2017-07-17 16:30:38 字数:3250

碧空如洗,阳光烁金,天青云美。

辰傲国京城繁华的主街道上,谨轩酒楼屹立于最醒目的位置,这是这里最热闹的酒楼,抬眼望去酒楼二楼一包间窗户敞开着,窗口处站着一位长相极为精致的白衣男子,清冷而孤傲,周身散发出隐隐约约的冷冽,那种隐然的震慑,傲视长空。

房间的门被打开,进来一冷酷的灰衣男子,灰衣男子朝站在窗边的白衣男子道:“主子,有人出价一百万两黄金买陵南世家宗主的命。”

“哦?买主是谁?”白衣男子听罢关上窗户转过身坐在桌案前波澜不惊的问道。

“当朝寒王,拉拢不成就除之。我们已经接了,可是魑魅魍魉都出去执行任务未归,其他人不是对手!”灰衣男子有些为难。

白衣男子沉思了一下站起身道:“无心,查陵南宗主行踪,我亲自出马。”边说边往外走去。

走上热闹的街道,白衣男子迅速隐入人群。

来到这个未知的世界已经三年了,三年前,一场风寒夺去了辰傲右相安府的五小姐安悠若的性命,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唐谨轩进入她的身体替她活了下来。

安悠若,辰傲右相安世天一次酒醉后和安夫人的侍女留下的孩子,安悠若的母亲在安悠若五岁时便与世长辞,留下安悠若受尽了安夫人的虐待,安相不管不问,任由安夫人把她扔在后院自生自灭,身边只有一个丫鬟蕊儿照顾。

唐谨轩醒来看着陌生的环境,脑海中安悠若的记忆模棱两可的闪现,唯一清楚一点安悠若的母亲曾留下一样东西给安悠若,只是被安相扣押,安悠若费劲心思也没有拿回来,唐谨轩隐隐觉得这件东西和自己有关。

前世的训练已经让她处变不惊,既然生命能够重来,那么她需要的不是震惊退缩,而是好好的活下去,活出自己的精彩。接收了安悠若的一切,那么也有必要帮她拿回属于她的东西,这是她唯一能为真正的安悠若做的,以后的她只是唐谨轩。

用一个月的时间恢复自己的身手,却一直没有找到自己要的东西。

然而一条震惊的消息让唐谨轩一时无语,东西没找到,却等来了辰傲冷酷无情的擎王求娶安相府的五小姐安悠若。唐谨轩接到消息第一的反应就是离开,但是安相拿安悠若母亲的遗物来要挟,这是唐谨轩唯一能为安悠若做的。

等拿到东西再走!

不想新婚之夜周边东陵国偷袭北方边境,擎王新房都未来得及进就调兵遣将直奔边关而去,留下新娘连盖头都未揭起。

一时间京城流言四起,尽管擎王为国征战依旧挡不住悠悠众口,安府五小姐成为众人眼中的笑柄。

晃眼三年过去了,擎王一直在前线未归,唐谨轩在这三年前创立了暗夜门,一个以收集情报和杀人为目的的杀手组织,三年时间已经覆盖了酒楼、赌场、妓院等多种行业,彻底掌握了辰傲国的经济命脉。同时还渗透到其他四国,成为整个中原的经济霸主。

但是想要的东西安相却一直不松口,有时唐谨轩真想一刀杀了他,可是就算杀了他也于事无补,自己没见过那样东西,就这样拖了三年。

“蕊儿姐姐,你在吗?”擎王府合意院门口一个看上去挺灵巧的丫头小莲在那四处张望着,心中不免腹诽,自从三年前的新婚之夜王爷带兵赶赴前线,留下王妃独守空房后第二天,王妃就抱病不起,只有丫鬟蕊儿在身边伺候,连陈总管安排的婢女全部打包送回一个不留,至今都未出过合意院一步,除了陈总管没有人见过王妃真容。

“有事吗?”一身淡粉罗裙容貌秀丽的蕊儿从合意院出来边走边问,把正在胡思乱想的小莲吓了一跳。

小莲一怔,快速恢复神色道“蕊儿姐姐,王爷近期回府,陈总管差奴婢来问问王妃的病怎么样了,不知王妃是否要亲自相迎?”

蕊儿听后想了一下,“让陈总管操办吧,王妃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望陈总管能够谅解。”蕊儿边说边从袖子里掏出一块碎银子塞进丫鬟小莲的手中,“还要小莲姑娘在陈总管面前多说好话。”说完朝小莲眨了一下眼睛。

“那奴婢就回复陈总管去了。”小莲不动声色地收了钱,转身离开。

看着小莲离开的背影蕊儿陷入沉思,擎王?在新婚之夜抛弃小姐,而且一走就是三年,小姐还从无怨言,一点都不在乎,小姐这是怎么了?自从三年前得风寒以后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看着碧蓝如洗的天空,唐谨轩的心情意外的好,这样的日子也还不错,就像二十一世纪的自己是以杀人为生,为了躲避国际刑警的追捕,可是费了不少心思,如今终于可以放下了。只是这个王妃的身份不免......不过这个可以忽略不计,自己要走没人能够拦得住。

“啪”的一声手腕中的天蚕丝射向墙头,吊起唐谨轩向墙内跳去。

沉思中的蕊儿听见内院响动声抬首望去,只见一身白色男装的安悠若从墙头跳下,黑色的长发在风中轻舞飞扬,狂妄的喧嚣着它的存在。染上金色光辉脸上一双柳叶眉下的黑眸晶莹明亮,犹如一汪深潭,深不见底,黑的吸引人的灵魂。樱桃小口,鹅蛋脸颊,倾城绝色,现在一身男装的她更是俊朗的天怒人怨。

唐谨轩看了一眼怔怔的蕊儿,褪去脸上的冷意。这是唯一一个对安悠若好的丫鬟,所以她一直留她在身边。没有理会站在不远处的蕊儿,唐谨轩转身向院内走去,肆意潇洒。

一旁的蕊儿快速回过神来,也向庭院走去。

走至庭院看着被蕊儿整理的井井有条的院子,唐谨轩嘴角扬起一抹几不可闻的微笑,这一笑绽放在倾城的脸上顿时让满园的花儿都失了颜色。

这里只有自己和蕊儿住,平时是非常的安逸至极,没有人打扰,自己也乐得清闲,虽然自己大多数时间都在暗夜门总部并不在这里。

刚步入房间蕊儿就端着一杯水跟着进来了,将茶杯放在桌上,蕊儿看了一眼唐谨轩欲言又止,一脸的不知所错,复又低下头双手不停地绞着手里的手帕。

唐谨轩端起桌上的茶杯,看着里面冒着热气的白水,在现代自己只爱喝咖啡,喜欢那种浓郁的苦涩,喜欢那种上瘾的味道。几乎每晚都要喝上一杯浓浓的卡布奇诺。在这里没有咖啡,自己又喝不惯茶叶,索性就简单的只喝白水。

过了一会儿,看着白水在自己手中慢慢冷却,唐谨轩凑至嘴边抿了一口,淡淡地抬眼扫了一眼一旁站立的蕊儿,“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放下手中的杯子,唐谨轩漫不经心的问道。

“是这样的,今天陈总管差人来说这几天王爷就要回京了,小姐你看......。”蕊儿听唐谨轩问起,悠悠的开口向唐谨轩道来。

听蕊儿说完唐谨轩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起身向窗口走去,看着满园的春色,或许自己该离开了!“我知道了!”唐谨轩背对着蕊儿无奈地缓缓说道。

此时正是一年春来早,万树江边杏,新开一夜风。

一个黑影从墙头翻越,无声无息的离开擎王府,矫健的身形犹如一只狸猫向城外奔去,正是一身黑色劲装的唐谨轩。

昨晚接到消息陵南宗主今日进京,自己在城外十里处策划一场刺杀行动,不过刺杀对像唐谨轩不关心,唐谨轩只要他在这场刺杀中死去就好。如果他进了京城再杀他就有点难度了,何必麻烦?

京城郊外的官道岔口处看上去此时两条大道渺无人烟,四周的树丛一地草木清香气息,天很蓝,天边白云悠悠,真是个好天气。

一人高的草丛里二三十个黑衣人埋伏其中,顿时远远看去此处根本没有人,只有疯狂窜高的野草。

“哒哒哒”马匹经过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顿时只见西北方的道路上两骑由远及近,顷刻间以至眼前。与此同时正北方的大道上一队五人轻骑的陵南宗主也迅速赶制岔口。草丛中的黑衣人伺机而动,数柄利箭射出,刀光隐含,杀气四溅。

“王爷,有刺客!”

“宗主,小心!”

......

只听砰砰的碰撞声响起,两方人马都拔出武器与之抗衡,快速地舞出光圈抵挡疾驰而来利箭。只见银光闪动,与来势汹汹的利箭对上,杀气狰狞,快如奔雷,全是高手。

唐谨轩赶到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场面,唐谨轩毫不迟疑锁定目标,匕首在手骑马飞速上前,满身的杀气绽放在周身,那令人惊惧的血腥味比她手中的匕首还要让人害怕。

唐谨轩出手极快,身下宝马速度更快,一人一马所过之处,只见一片血花在她身边绽放,挨着她的还没注意兵器从什么地方来,就已经满眼震惊之极的倒在地上。

没有激烈的招式拼斗,也没有满天飘舞的血花,只有手起刀落,只有一剑毙命,就好像那死亡的镰刀在收割着生命,一切都寂静无声,在这激烈的拼杀场中份外诡异。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帝君侧:杀手狂妃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