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 罪恶与希望

更新时间: 2017-06-20 19:00:19 字数:2930

天色暗淡,阴云不散,电光四溅,雷声无断;赤地千里,孤丘独悬,迷雾遮眼,尸骨漫漫。

“谭思!快走!别管我们!我们已经跑不了了!别为我们白白搭上性命!快走!”,一位满身是血的壮汉伏在地上,用粗大的手拍着地面冲着我喊道。

那壮汉已经浑身是血,双腿尽断,伤口血流不断,看样子是活不成了。他的呐喊和和雷声混在了一起,不知是雷声淹没了他的声音,还是他的声音刺破了惊雷。

这时,另一边,一个已经被削去半个脑袋的家伙也在拼尽全力向我喊道:“谭思,要是你还拿我当你的上司,就听从命令,赶紧走!咱们处不能都死绝了,要给咱们处留个念想啊!”。

我转头过去望着那家伙,他也趴在地上,手脚呈不规则的形状扭曲着。他的头盖骨被削去了一半,白花花的脑子已经暴露在了外面,随着他喊话的动作,微微的颤抖着。

瞬息之间,我竟又听到了许许多多的喊话,萦绕在我的耳畔。我赶紧闻声回望,竟然发现了很多的人都浑身是血的趴在地上,他们或是恐惧,或是哀嚎,混合的声音不断的灌进我的耳朵之中。

远处,有一个仰躺着的,裹着兽皮的女孩子艰难的睁着眼睛看着我,嘴唇不停的颤抖着,似乎在说些什么。看那口型,分明是在说:“快走!走!”。

此情此景,在这一瞬间,我的身体里面马上就升起一股子热血,直冲向大脑,拳头也不自觉的握了起来,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远处,那一片混沌。

我想冲上去,但是我的右脚不听我的使唤,我低头看去,竟然发现我的右脚和我的右臂都是血肉模糊,血液一滴一滴的从我的手指上滴落,染得脚底下的白骨一片血红,脚底下泥土的颜色也深了一些。

也就是一瞬间,我的身体居然自己动了,它在摆脱我的意志,一步一步的向着身后移去,而且移动的越来越快,丢下了那一堆浑身是血的人,连同那个女孩子。

看着他们在我的视野里越来越小,我不禁从喉口发出了足以撕裂喉腔的嘶叫:“大壮!孙处!薇!”。

那一群倒在血泊里面的人听见我在叫他们的名字,不禁慢慢勾起了嘴角,眼睛里面竟又闪出了一丝希望,随即,光芒暗淡,瞳孔离散。

“啊!不要!不要走!”。

猛然间,我从床上惊坐而起,又是梦。我大口的喘着粗气,惊恐的打量着四周,一切都那么熟悉。床头柜上摆放的那张合影还在,梦中的人也在照片上浮现。

那不是梦。

我长长的吸了两口气,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将肺部清空。我一边用手按压着我的胸口,一边伸手擦去了额头的汗水,顺便拿起香烟点了一支。

已经三年了,我还是没有忘记那些事情。平淡的生活就像棉花一样让我舒适不已,我有时候已经将那些事情忘掉。但是梦又会再次将那些事情提起,越想忘记,就越记得深,我只能透过香烟来麻痹自己,希望能让自己摆脱这无尽的梦魔。

我叫谭思,是公安部前第三十七局的成员。

“叮叮叮···”。

手机的铃声将我的思绪打断,缭绕的烟雾也被流动的空气吹的尽散,我将烟蒂按进烟灰缸里,伸手接起了电话。

“什么?”,我的疑问刚刚出嘴,窗外的闪电同音而起,瞬间将我的房间照的透亮。接着我嗯了两句,就将电话挂掉了。我不知道我的声音是不是被雷声掩盖,也不知道那边的人听清楚了没有,反正,要见面的。

我看了看窗外,闪电还在释放光亮,而豆大的雨点也随之而来。“可真会找时间啊!”,我嘟囔了一句,转头过来拿起我的衣服穿在了身上,然后裹着雨衣出了门。

我现在是红云镇派出所的一名正式警察,日子平淡却又不乏味。

刚才给我打电话的是我们所的新人,名叫何建云,刚从警校毕业的新人,怀着一股子冲劲呢!

他告诉我说红云村的和老头失踪了,他的家人报案了,说是在海边找到了和老头穿的背心,怕是遭遇不测了,所以想请我们帮着出海去找找。

半个小时之后,我骑着我的摩托车赶到了所里面。一进所里面,一众人都开始围过来,七嘴八舌的向我诉说。嘈杂的声音让我的耳朵饱受折磨,我皱着眉头厉声呵斥,将他们都喝退下去,然后让和老头的老伴刘氏来说明情况,我好了解一些案情。

和老头是今天早上出门的,一直没有回家来,等到晚上的家人着急了,便出去找寻,结果就在海边发现了和老头穿的背心。

我听着案件的过程,心里却对这个过程产生了深深的疑问。等到刘氏说完之后,我点上一支烟,然后眯起眼睛对着刘氏说道:“你们是在海边发现背心的?”。

刘氏点点头说道:“是的”。

我继续问道:“你怎么确定这就是和老头的?”。

“上面有一处补丁,是我亲手缝的,我认识”。

“很好,那你们找了多久找到的这件背心?”。

“大概半个小时”。

“哦~,你们家是在村子的西边,走到海边都要二十多分钟,也就是说你们哪里都没有去,直接就去海边找了是不是?”。

我此话一出,刘氏突然慌乱起来,眼睛不住的左右摆动,双手也紧紧的扣在了一起,半天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我见刘氏这样,冷冷一笑,慢慢的吸了一口烟,继续说道:“我猜所谓的外出,就是直接出海去了吧!你们也知道他出海去了,所以知道该去哪里找,我说的对不对啊?”。

刘氏依旧支支吾吾,冷汗开始细细的从额头渗出。还有和老头的其他家属也都开始慌乱起来。

我见时机已到,猛地站起来,伸手一拍桌子,大声喝道:“现在是休渔期,说!和老头现在出海干什么?”。

随着桌子上的物品一震,我面前的刘氏也猛的一颤,一下子从椅子上跌落下来,眼泪也随之一滴一滴的落下。

刘氏也是被我吓到了,竟然失声哭了起来,一边嚎啕一边喊道:“我,我们家老和是实在没办法啊!儿子最近才娶媳妇,借的钱还没有还,我最近身体又不好,去一次医院就要好几百块钱,家里实在负担不起,我们,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前几次都没有问题,谁知道这次···”。

我听他们如此说辞,心里一怒,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面,大喝道:“胡闹!”。

但是我转眼一想,这确实也是和老头的难处。我马上转头对我旁边的小何喊道:“联系一下渔政,让他们找一条船来!”。

小何不敢怠慢,赶紧照办。我也赶紧裹上雨衣,带上手电筒就准备出门。我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转身过来指着和老头的儿子说道:“你跟我一起出海去找,你家的船你总该认识吧!”。

谁料那和家的媳妇马上站了起来,抓住和老头儿子的胳膊说道:“凭什么要他去啊,和家又不止他一个家属!”。

我看了一眼闪躲目光的和老头的儿子,冷笑一声说道:“你想好了,那可是你爹,你爱去不去!”。

说罢我转身便走,小何赶紧跟在我的后面。我刚迈出门口,就听见了房间里面咆哮的男声:“什么我都听你的,可是这次不行,那可是我爹!”。

随后便是急促的脚步声追随我们而来,我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嘴角不禁勾了勾。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绝密档案:怨灵师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