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004章 出奇制胜

魔仙传

作者:龙飞
更新时间: 2017-06-13 14:20:56 字数:2867

就在这时,驼背大叔从峰顶下来,恰好看到苏寒完全被韩莫一只淡金大手笼罩其中,连忙遥遥出声制止:“住手!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迟了!”韩莫冷哼一声,手掌加速拍下,似要将这山岳也一同拍塌。

“韩师兄十龙境修为,拍死你这炎阳山的小乌龟!”

“自作孽不可活,少不得要我们韩师兄出手教训你这作弊的无耻之徒!”

铛!!!

辉月山一群马屁精正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冷不防一声闷响,铺天盖地的淡金巨掌骤然消失,韩莫砰的倒飞出去七八丈远,仍然停不下来,又连着几个翻滚,踉踉跄跄一屁股坐在地上,面色惨白,一条胳膊软塌塌垂下,显然是吃了大亏。

“啊!这……这……这是怎么搞的!”诸马屁精顿时傻了。

苏寒气定神闲,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拎出一口青铜小钟。

小钟样式古朴,钟身浑然,钟体上七星闪耀,器纹生辉,流光溢彩。

“星神古钟!”一个识货的马屁精立即认出,这是传闻中星神道的镇教之宝,星神古钟。

“星神古钟乃是名副其实的上古圣器,蕴含天道法则,镇压万物!”另一个马屁精也回过神来,喃喃自语道。

“你们辉月山什么做派!七脉同宗,你这王八蛋倒好,一点矛盾,就想把我一掌拍死!”苏寒高举小钟,轻轻拍击钟身,悠扬清脆的钟声如同发自天籁,层层钟波荡漾。

“住手住手,快住手!”

驼叔慌慌张张从远处御空而来,一落下地面,连忙扶起正在苦苦挣扎的韩莫,皱着连心眉语重心长说道:“唉!韩师侄,老子刚才在半山腰就喊了万万不可万万不可,你却不肯听,苏小坏身上带着星神古钟的仿品,你们两个还没动手,老子就知道你要吃大亏啊!”

“噗!”韩莫本来就在苦苦忍耐,听完驼叔的话,气的眼前一黑,大口鲜血狂喷而出。

“小坏!你给老子过来!”驼叔回头呵斥苏寒道:“韩师侄远来是客,你明知道他修为低微,还敢动用小钟,打坏了他怎么办?赶紧道歉,否则老子狠狠揍你一顿。”

“好说好说。”苏寒收起青铜小钟,笑嘻嘻说道:“我看你眼睛都长在头顶上,还以为你快要成圣成仙了,没想到只是双龙小镜修为,不好意思,出手重了……”

“咱们……咱们走!”韩莫只觉得自己再呆一会,非要被这师侄两个给活活气死,勉强站直腰身,在几个同门搀扶下,摇摇晃晃离开山门。

“好走不送啊。”苏寒挥手,依依惜别。

一直到了炎阳山脚下,齐广才捂着被打伤的右臂,恨声说道:“炎阳山的小狗可恨之极!”

“噗!”韩莫又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抹掉嘴角血迹:“星神古钟果然非同凡响,即便是件仿品,也不是我们能够抗衡的!”

“韩师兄!找师尊去借水火仙葫,彻底镇压炎阳山小狗!”

“不行!”韩莫遥望炎阳山,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明年就是七脉论道,拿水火仙葫把他镇压,事情就闹大了!按星神道的规矩,七脉论道只比个人修为,禁用法器,稍稍忍耐,到时候辉月山夺魁,收回星神古钟,这小狗只不过一只蚂蚁,伸手就能碾死!”

……

韩莫等人走了之后,苏寒驼叔相视而笑,都笑的很不厚道。

“小坏,小钟揍人,很过瘾吧。”驼叔大大咧咧道:“这种人,狗眼看人低,挨打也是活该!”

“这几个人出言不逊,辱及师父,真恨不得拿小钟把他们镇压个一百年!”苏寒火气很大。

“给他们点苦头吃吃就够了。”驼叔收敛笑容,微微叹了口气:“辉月山的韩莫已经到了十龙境的双龙小境,在七脉的年轻弟子中独树一帜,若真是辉月山一年之后论道夺魁,只怕……”

驼叔一说,苏寒心里也有些发毛,今天痛击韩莫,只不过仗着青铜小钟,若论真正修为,他跟韩莫相差整整一个大境界,别说修炼缓慢的苏寒了,就算资质上佳的少年修士,也绝无可能一年内晋级一个大境。

七脉论道,只有一年就要拉开帷幕,一年时间,弹指即过。

一百年前,朱雀老道技压七脉,夺得魁首,那是何等的风光。这也是朱雀老道一生中最大的荣耀。

他居住此山百年,早已经将这里当成了日后的坐化之地。

“炎阳山,真的要在我手中丢掉了吗……”苏寒心中飘起愁云:“我打不过韩莫……”

“小坏,不用多想,修为或高或低,不算什么大事,师兄跟老子都不会怪你什么,你又何必愁眉苦脸?这个破地方,住了几十年了,烦都烦死了,老子恨不得赶紧换个新鲜地方住住。”

驼叔满不在乎的安慰苏寒,但苏寒分明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隐藏的失落。

岁月流逝,炎阳山在朱雀老道和驼叔心中,如家园,如故土,谁愿在暮年离开故土家园?

今日一场较量,苏寒占尽了上风,心中却没有一丝欣喜,他失神的回到自己的小院。

一脚跨进院门,苏寒立即看到满院都是搭晒的衣物,包括自己画满地图的小裤衩子,全被人洗的干干净净,一个身姿窈窕的背影,正忙碌着把最后一件衣服拧干。

这背影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听到院门响动,一回头,嫣然一笑,露出两排洁白贝齿:“小师弟,你回来了。”

少女眉目如画,白皙娇嫩,虽然脂粉不沾,却清秀动人,一双明亮的美目如同山间清泉,发梢间挂着几滴晶莹水珠,整个人宛如一株亭亭玉立的淡雅百合,沁人心肺。

这少女,就是炎阳山仅有的四个成员之一,朱雀老道的大弟子,苏寒的师姐,方紫瑶。

“师姐,又在替我洗衣服。”苏寒勉强一笑。

“你呀,还是老样子,怎么说都不肯改。”方紫瑶摇摇头:“脏衣服堆了一堆,屋子里乱七八糟,每天跑的没影子,我只好替你收拾屋子洗衣服,下一次若再邋里邋遢,小心我打你屁股。”

苏寒心中郁闷,七脉论道,如同一座山,重重压在了他的心头。毕竟,他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

“师姐……”苏寒几步上前,伸手抱住伸手抱住对方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一股少女独有的悠然体香飘来,苏寒顿感温暖,如同久在汪洋中漂泊的小船儿,回到了宁静的港湾。

方紫瑶性情柔顺,被苏寒抱着,却丝毫不感觉这是种亵渎,因为在她眼里,小师弟还是六年前被师傅领回山门的那个调皮孩童。

“师弟,你怎么了?”方紫瑶脸庞微微有些发红,她轻轻摸摸苏寒脑后的黑发。

“没什么。”苏寒抬头一笑,眼神如泉水般清澈。

“今天一大早就跟师傅去峰顶,饿了吧?我给你做好吃的。”方紫瑶轻轻一推苏寒。苏寒的脑袋却象重了一万八千斤,赖在对方胸前,不肯起来。方紫瑶无奈,面庞又是微微一红。

许久之后,苏寒心绪总算平复了一些,轻轻松开方紫瑶,余光一瞥,发现小院子内,多了几口大箱子,里面放着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都是这几年和驼叔一起在星神群山里弄回来的。

“师姐,这些东西都拿出来干什么?”

“师傅说,这一年半年内,咱们就要搬出炎阳山了,你这些东西又多又乱,早早的晒一晒,收拾好,到时候直接就搬走了。”

一瞬间,苏寒刚刚恢复的心绪,又波动起来。少年人,有几个不要强的?距离论道还有一年时间,朱雀老道就已经做好了搬家的准备,分明是没在苏寒身上看到一丝丝希望,让他感到莫名的羞愧。

可他又能如何?星神道其它几脉年轻弟子的实力,尤其是辉月山韩莫的实力,在那里摆着,一年之内,即便有山谷密室充盈到极点的灵气,苏寒也绝无可能战胜韩莫。

苏寒脑子乱成一团,草草吃了几口午饭,各人回房小憩。

他孤枕难眠,心中波澜起伏,因为七脉论道这件事,使苏寒心神不宁,足足一个多时辰,才昏昏睡去。

或许是剧烈起伏的心绪,使得苏寒睡也睡不安稳,在梦中,他又一次看到了不知道多少次出现在梦境中的那道渺渺身影。

“啊!”苏寒猛然从梦中惊醒,伸手抹去额头上的一层冷汗,长嘘一口气,重重躺倒。

“我是谁?我究竟是谁?”苏寒眼中有泪光,有迷惘。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魔仙传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