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002章 紫人

魔仙传

作者:龙飞
更新时间: 2017-06-13 14:20:56 字数:3626

黑色石台,位于地底深处的莫名空间内,在漆黑如墨的石台上,有一滴莲子大小的血滴,血滴殷红,犹如刚刚滴落在石台上一般。

而大小两个莫名空间内铺天盖地,浓郁到几乎无法化开的灵气,赫然就是从这一滴莲子大小的血滴上散发而出的!

“这!这怎么可能!”苏寒心头的震惊,不言而喻。

堆积如山,层层叠叠的骸骨,地下的百丈空洞,一滴散发无穷灵气的血滴……

轰……

就在苏寒震惊的同时,石台上的那滴鲜血中,猛然冒出一条若有若无的虚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激飞闪射,没入苏寒头顶。

苏寒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脑袋像是瞬间膨胀了无数倍,险些摔倒在地,随即,一股微不可查的细流,从他头顶急速而下,直至进入体内的神池之中,才停留下来。

神池境,乃是修士入门之后第一个修身境界,以神池为导引,发掘人体奥秘,激发无限潜力。只不过苏寒修行龟速,九岁开始修行,足足六年时间,仍是在神池境边缘原地踏步,体内修出的神池不但不如其他修士那样金光弥漫,反而乌沉沉的象是覆盖了一层阴云。

“什么东西没入我的神池了!”苏寒惊慌失措,神池是修士的根本所在,不容马虎。他立即凝神感应,顿时发现自己乌云密布的神池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紫色小人。

紫色小人赤身裸体,四肢俱全,有形无质,静静悬浮在苏寒的神池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寒才从恐慌中平息下来,空间内仍然寂静一片,神池内的紫色小人,并未给苏寒带来任何不适。

他在此处伫立了良久,已经随着疑惑和惊恐而抑制下来的那个念头,不由自主的重新冒了出来。

“真是修士的一方福地啊!”苏寒挠挠脑袋:“比炎阳山的灵气浓郁何止百倍!我修行速度跟乌龟一样,要是能天天到这里修炼……”

想到这里,苏寒的心就痒了,他沐浴在这浓郁已极的灵气中,身上毛孔不由自主的大开,想要吸取灵气。

第一丝灵气进入神池时,一直悬浮不动的紫色小人猛然间象是生出反应,四肢舒展,小嘴不停张合。过不多久,紫色小人嗖的从苏寒神池中钻了出来,化成一片若有若无的紫气,疯狂吞噬着石室内浓郁的灵气。

“小人怎么又出来了?”苏寒睁开眼睛,迟疑的看着头顶那一小团小人衍化的紫气。

最多一盏茶的功夫,紫气重新钻回苏寒的神池,在其中凝聚成小人的模样,苏寒正纳闷间,紫色小人冷不防喷薄出一大团灵气,几乎把他撑成了一个透明的肉球。

“他娘的!这么多灵气!”苏寒心里又惊又喜,全然没想到紫色小人竟然能够吞噬外界灵气之后,转嫁给自己,而且如此神速,省去了他很多时间。

与此同时,苏寒发现,紫色小人喷薄出的灵气,好象只是它刚刚吞噬的灵气其中一部分,另一部分,则仍停留在小人体内。

“这小东西究竟要干什么?”

紫色小人吸取来的灵气不多时就转化成一小团紫气,小人小嘴一张一合,一丝紫气从嘴巴中飘散出来,跟苏寒乌云密布的神池融合在一起,随着这丝紫气的消融,神池中的乌云好象也随之消减了一分。

苏寒还想再看下去,但小人转嫁过来的灵气实在太多,他只好暂时收敛心神,专心炼化。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苏寒轻轻嘘出一口气,立即又凝神去感应神池中的紫色小人。说来也巧,苏寒炼化最后一丝灵气的时候,也正是紫色小人喷出最后一丝紫气的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紫色小人以紫气消融苏寒神池一分乌云之后,让他有了一种前所未有奇异感觉,那种感觉言语无法形容,但却令人无比清爽,就好象漫天乌云,猛然被风吹走了一丝,隐隐约约露出温暖的艳阳。

而且,苏寒清晰的感觉到,在这石室中修炼,确实事半功倍,同样时间内,比在外界修行足足提高至少五倍!不过,苏寒修行速度实在龟速到了极点,即便提高五倍效率,比起正常人来,仍是差了许多。

“知足者常乐嘛,有就比没有的强。”苏寒很知足。

这个意外发现的莫名空间,尤其是石台上那一滴怪异的鲜血,让苏寒心中既欣喜又忐忑,想了片刻,他也豁然开朗,自己又没偷,又没抢,只是偶然发现此处,在此修炼,即便日后有人发现,也说不出他什么不是。

“若真能在此处修炼下去,进境快一些,我也可以少受点折磨……”

苏寒无奈的摇了摇头,猛然间,他拍拍自己脑袋:“糟了!这几天内,师傅就要回山门了!我在这里耽误了这么久,万一师傅回去看不到我……不行不行,赶紧回去,不能惹他老人家生气。”

想到自己师傅,苏寒心头不禁一阵温暖,他是个孤苦伶仃的孤儿,九岁时被师父朱雀老道带回山门,悉心抚养,引导修行,恩同再造。

苏寒天生体质特异,不但修行速度奇慢,而且身有先天奇毒,无法根除,三五天便会发作一次,苦不堪言,只能以珍惜灵药暂时压制。他来到炎阳山刚三年,就把山门内历年珍藏的灵药吃了个一干二净。

从那以后,朱雀老道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外出一次,替苏寒搜寻天材地宝级的灵药。苏寒生性顽劣,天不怕地不怕,唯独看到自己师父,才毕恭毕敬老老实实。

苏寒暂时把眼前一切全都抛在脑后,飞快的离开此处,将巨大空间的入口堵好,又掩埋起虚土,忙碌完毕之后,一溜烟的飞速朝炎阳山赶去。

五六百里路程,飞的苏寒直喘气,等他赶回炎阳山门时,天色已经发暗。

山门外,矗立着两条身影,苏寒离的老远,心里就咯噔一声:“师傅真的回来了!”

他加快速度,来到山门前,对着其中一道高瘦的身影恭敬跪拜下去,重重磕了一个头:“师傅,您老人家回来了。”

苏寒的恭敬,发自内心深处,朱雀老道视他如同嫡亲的子孙,一年之中,朱雀老道有将近大半时间都漂流在外,名为云游,其实是替苏寒找寻灵药来压制奇毒。

朱雀老道老道慈和安详,身着一件宽大的麻灰道袍,须发已经花白一片,却梳理的整整齐齐,面色红润,精神矍铄,三缕长髯随风拂动。他含笑看着自己的小徒弟,轻轻摸摸苏寒脑袋:“又到那里顽皮去了?天黑透了才肯回来。”

“师傅……”苏寒嘿嘿一笑,摸摸自己脑袋。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他还未打定主意要不要跟师傅言明,朱雀老道此人太过方正了,若洞悉了那滴鲜血的秘密,没准就要当做星神道老祖遗留的圣血,供奉起来,那就等于失去了一个修炼的福地,因此苏寒决定暂时隐瞒下来,等等再说。

朱雀老道身后,是一个中年驼背大叔,腰身佝偻,黝黑面庞,一道粗重的连心眉下,绿豆小眼烁烁生辉,偷偷给苏寒挤挤眼睛。

此人名为神驼道人,乃是朱雀老道的师弟,苏寒的师叔,跟朱雀老道虽然师出同门,但两人秉性很是不同。

朱雀老道今日刚返回山门,只因为没有看到爱徒,才在山门外等候,见苏寒平安归来,他才回去沐浴更衣,洗去一路风尘。

朱雀老道一走,驼背大叔顿时活跃开了,挤眉弄眼来到苏寒身旁,粗黑的连心眉一跳:“小坏,今天又弄到什么好东西了?”

“今日运气不好,遇见只锦鸡王,却给它跑掉了。”

“锦鸡王?”驼背大叔大呼可惜:“好东西啊!怎么能让它跑了?此物大补,堪与百年妖虎虎鞭比拟啊……”

“驼叔,你很坏啊……”

“小坏,彼此彼此……”

一老一小,笑的无比荡漾。朱雀老道平时少在山门,教导苏寒的重任,便落在驼背大叔身上,此人修为也不甚高,杂七杂八的本事倒很不少,苏寒已得其一半精髓。

山谷中那莫名空间,暂时就成为了苏寒一人心中的秘密,自第二天起,他总是找机会溜到那里去修炼。

一转眼间,已经三个多月过去,密室中浓郁的灵气使得苏寒受益匪浅,而且又有神池中的紫色小人加以辅助,因此他的修行速度比之过去提高数倍。更为重要的是,紫色小人每逢苏寒修行时,就会自行吞噬天地灵气,然后转化为紫气,消融苏寒神池中那片乌云。四个月时间,神池中的乌云已经有十分之一被紫气消融,转而变为灰色。

虽然神池中的变化尚不明显,但苏寒本身却体验到了神池被净化之后的奇妙感觉。

而且,随着紫色小人吞噬的灵气越来越多,它的右臂之上,出现一个极为黯淡的光点,三个多月之中,光点愈来愈亮。苏寒独自琢磨了许久,也搞不明白,小人儿右臂的光点究竟是怎么回事。

……

炎阳山主峰峰顶,苍松翠柏,鹤鸣袅袅,一副隐然超脱于俗世的景象,朱雀老道带着苏寒和驼叔,在峰顶眺望日出。

“主峰日出,是咱们星神群山一大景观,可惜啊,等搬出炎阳山,就看不到了。”驼叔感慨道。

“驼叔?”苏寒纳闷道:“我们不是在炎阳山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出去?”

驼叔看看不远处的朱雀老道,欲言又止,苏寒刚想偷偷追问,极远处的天空,急速飞来几道人影。这几道人影来势奇快,转眼间已经到了主峰附近。

人影落地,为首一个黑袍道人抖抖衣袖,朗声一笑:“朱雀师兄,别来无恙啊。”

“是辉月山的铁燕师弟。”朱雀老道微笑答道:“师弟好兴致,今天怎么想起到老道这里来走动?”

“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今天特意来跟师兄商议明年的七脉论道一事。”铁燕道人目光闪烁。

所谓七脉论道,是星神道沿袭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规矩,原意是激励年轻一代弟子刻苦上进,但自从三百年前星神道分裂为七脉之后,这七脉论道就逐渐变味,完全成为年轻一辈弟子的比武台。最后胜出的弟子,其所在一脉将入主星神道主峰炎阳山,并掌管镇教之宝,星神古钟。

七脉论道一百年一次,一百年前,苏寒的师父朱雀老道尚在少年,参加七脉论道,力压群英,最终入主炎阳山。时光匆匆,算起来,明年便是新一届的七脉论道了。

趁着朱雀老道和铁燕道人寒暄,驼叔也在旁边小声对苏寒说了七脉论道的详情,听完之后,苏寒就有冷汗流出,他顿时明白,为什么驼叔会说要搬出炎阳山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魔仙传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