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 不想有关系

更新时间: 2017-05-27 16:00:46 字数:3669

四年前。

连凯学院,一间属于富家子弟的贵族学校。

正值晌午,整个校园里闹腾不已,各个角落之中都被学生所占满,与之成反比的是,空荡荡的教学楼。

六楼,化学教室。一男一女正窝在角落之中做着十八禁的事,乍一看是一个两情相悦,但细细一看才能发现女孩脸上满是阴冷之色,只因她的双手被反绑在了身后,此刻是任人掠夺的状态。

“住手。”

风纤纤一双冷眸死瞪着像猴子一样不老实的男生,一张精致绝美的小脸满是铁青之色。

“张天泽,你要是敢动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她冷冷威胁。

当初不过是看他够老实,够温柔,再加上自己需要一个男友来打发那些苍蝇才跟他交往的,谁知竟然是只披着羊皮的狼!

被她撞见跟其他班级的女人一起,分手之后还对她骚扰不断。现在竟然干脆将她绑起来!她当初真是瞎了眼了。

男生,张天泽,学年第一,有着斯文外表,也是风纤纤前男友。

此刻,他一脸色迷迷的的看着风纤纤,低头无耻的在她身上烙下印记。

见状,风纤纤气得涨红了脸。“臭男人,你竟然敢这么对我,住手,你…”一句话没问,风纤纤一双美目瞪得犹如铜铃一般大小。

当她反应过来之后,连忙惊恐的别开视线,一股作呕的感觉冲破喉咙,对着另一边无声的干呕了起来。

看到风纤纤苍白的难看的脸色,张天泽并没有担忧,反而一勾唇角,嘲讽道:“风纤纤,别装了!”

“你……”风纤纤有气又恼,只怪自己当初瞎了眼。

张天泽没有再给她说话的机会,正当它准备进行下一步时,倏的,一声冰冷的语调自身后传来。

“哼!胆子不小啊,竟敢在我的地盘进行生殖活动。”

低沉得仿若来自地狱深处的嗓音,让张天泽立马就停下了。

一股阴森的气息自身后逼近,让他背脊一阵发凉。

他颤颤的回过头,当看到不知何时站立在身后那一抹穿着白色长袍的男人之后,吓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魏……”才刚吐出一个字,对方一个凌厉的目光射过来,连滚带爬的飞奔出了实验室。

看着角落里那一抹衣衫不整的身影。

魏云琛两道浓墨一般的英眉紧紧的锁在一块儿,镜片之下,如黑曜石一般泛着莹润光泽的眼底尽是掩饰不了的反感。

现在的学生啊,小小年纪真是不知羞耻,随便找个地方都能做这些下秽的事情,也不知道他们父母是怎么……

魏云琛还在感叹那个女孩为什么还不离开,谁知她转过头来的那一刹那,魏云琛的脸色当即沉了下去。

“老师,你就打算一直看着我这样?”风纤纤侧过身子,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眨巴眨巴,一点也没有因为被他看光而有半点女性的窘迫,连脸都全然没有红一下。

她直勾勾的直视反倒叫魏云琛不知道把目光往哪里放。

蓦地,视线一瞥到她被领带反绑在身后的纤手,顿时愣了下。

不过他并没有太多的震惊,三秒后就反应过来,然后无奈的叹息口气,上前为她松绑。

风纤纤,又是她。

这年,他所代课的高三班里的学生,也是给他印象最深刻的那个。

当初一进学校便因为出色的美貌博得所有男生的眼球,行径放荡,私下里被男人冠以‘花蝴蝶’称号。

而她也确实如传闻的那般大胆,这个月刚过了十天,他就已经至少撞见五次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亲密的场面,而每次男主角还都不是同一个人。

当然,这些都跟他无关。

手上捆紧的束缚被松开,风纤纤舒服的吁了口气。

“谢了。”她一边从地上站起来,一边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装。

“老师,衣服还你。”风纤纤穿好了之后才将白袍递给背对着自己的魏云琛。

魏云琛伸手接过穿上,整理好,本以为风纤纤早就离开,没想到她却一屁股在讲桌上坐了下来,而且很不客气的拿过他搁在桌子上的茶,直接喝了起来。

风纤纤因为刚才过度怒吼,以至于嗓子都干涸了,她拿起魏云琛的水,狠狠的猛吸了口,没想到竟然是绿茶。

“好难喝。”精致的小脸皱成了苦瓜,硬是忍着才咽了下去。“还你。”

魏云琛冷眼看着把喝了口茶的茶杯递给自己的风纤纤,脸色一阵灰暗,但一直以来养成的冷漠性格克制了他出口的话语。

等了十秒,见她仍旧没有离开的意思,他终于忍不住下逐客令。

“你可以出去了。”

“哎。”风纤纤漂亮的水眸瞅着他,跳下讲桌,“老师,你真是一点同情心也没有哎。你的学生差点就被……你不安慰我一下吗?”她说着扑进他的怀抱,寻求慰藉。

风纤纤之所以有这么个举动,是因为刚才的事真的吓坏了她,但由于她一向习惯隐藏自己的真实内心,所以表面总是无所谓,实际上,直到现在她还心有余悸。

可以说,无论现在自己面前站着的是谁,她都会抱住对方。

风纤纤本以为面前这个素有‘老古董’之称的铁面老师会毫不留情的甩开自己,没想到他竟然呆呆的站着任她抱。

就这么过了一会儿,等到她差不多平静下来之后,一抬头,却看到了令她不敢置信的一幕。

“老师,你……在害羞?”风纤纤惊讶的问道。

顺着她惊愕而瞠大的目光望去,只见魏云琛的脸爆红,红得就像煮熟了的虾子一般。

魏云琛双眸呆滞的看着风纤纤,好半晌的时间,他的脑子一片空白,直到一只冰凉的手贴上他的脸颊,这才回过神来。

魏云琛匆匆的别开自己的视线,慌乱的吐出一句话:“可能吗?”说着边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借此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什么嘛,明明就是害羞。”他如小孩子偷吃被抓到般的表情逗笑了风纤纤,不顾他冷厉的目光,调侃道:“老师你真可爱。”本来以为是千年冰山呢,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面。

魏云琛被她的一句‘可爱’而恼的半死,偏偏不能发作,所以脸更加黑了。

“老师你……”正当风纤纤还想说什么之时,一阵悦耳的上课铃声从广播里传来,打断了她的话。

是下午第一节课的预备铃。

糟糕,第一节是顾老太婆的物理课,风纤纤虽然胆大,但还是恐惧那个年过半百的老家伙的。

像上次,她因为去厕所迟到了两分钟,结果中午被她喊道办公室足足教训了一个钟头,耳朵差点没废掉。

倒不是她怕被训,而是实在很烦聒噪。

没有时间再逗弄他,风纤纤便随口|交代道:“老师,今天的事情麻烦你不要说出去。”

魏云琛望着她,表情已经恢复成了一贯的扑克脸,没开口说话。

见状,风纤纤以为他是不明白,于是解释道:“我只是不想再为自己的‘放荡’的人生添一笔。”然后勾唇一笑,向他招了招手如蝴蝶一般飞往门外。

看着她消失在门背后的身影,魏云琛蓦地摇了摇头。

事实上他原本就不打算向任何人禀告这件事。

因为他不想跟她扯上任何关系。

夜幕垂落,华灯初上,繁华的都市在霓虹灯的装点之下,宛若嵌在大地里的一颗钻石。

市中心,Christine法国餐厅。

魏云琛有礼的先请女伴点了餐之后,自己才点。从点菜到上菜,用餐的整个过程之中,他都始终保持着温和有礼的态度。

他出生名门望族,自小被教育‘男女有别’,所以打从幼稚园之后,所念的都是男校。

如此一来,交往的女性便屈指可数,再加上老成的性格,使得他的每段恋情都短得可以。

如今,他二十七岁的年纪,并不算很大,但由于是老来得子,父母又渴望抱孙子,所以自出社会开始,他就开始相亲。

而今,想过的亲已经数不胜数,但每个结果都没有然后。

当然,并不是因为他的要求有多高,事实上,他可以说没什么要求,只要长相过得去,家世背景无所谓,愿意跟他携手一生的女性他都可以接受。

可是,还是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他,至于原因嘛…

女人一双眼线过度描绘得呈熊猫眼的眼,不断的打量着魏云琛。

一个又一个的要求自她鲜红的口中溢出:“你能改变一下发型吗?看起来好土啊。还有你的穿着打扮,不会觉得太深沉了吗?现在都流行戴隐形眼镜。我听说你才二十七岁是吗?怎么看起来像三四十岁的男人,还有…”

女人的要求如珠炮一般不断投射入魏云琛的耳朵,而他并没有一丝的不悦,反而保持着认真的表情,安静悉听女人每一条要求。

不知过了多久,等到女人终于停下来之后,过了一会儿,他这才缓缓道出一句。

“陆小姐,如果你同意结婚的话,我可以满足你上面所说的。”一板一眼,极为公式化的语调。

“结婚?”女人一惊,“不应该先交往一阵子?”

语落,魏云琛一改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陆小姐,你我都是老师,且出社会已经有些年了。

交往这件理论上来说浪费时间,金钱,最后还不一定能得到结论的事,我想不做也罢。

更何况,你我年纪也不小了,今天你会同意与我见面,这代表着你身边没有适合你的男人所以才…”只是不等他把这一番话说完,女人暴怒的话语响起。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我没人要?”女人拍案站起,一张浓妆艳抹的脸扭曲可怖。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敢当她面说她没人要!

这一声愤怒的低吼,引来无数侧目。

面对暴怒的女伴,魏云琛丝毫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仍旧气定神闲的分析着他不赞同交往的原因。“我认为即使直接结婚,我也能够对你很好,所以省略交往这个步骤直接到达结论那也…”

女人气得直接拿起水杯,直接朝他泼了过去,之后,“神经病!”咒骂着离开了。

魏云琛顿在那里,脑子里有的反应是:婚事又告吹了。

面对周遭投射过来的怜悯目光,魏云琛表现出了他十足的冷静,他慢条斯理的拿出手帕,很娴熟擦拭着。

看那镇定的模样,俨然已不是第一次被这么对待。

处理完这一切,魏云琛并没有起身离开,而是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之下,优雅的享用完自己点的那份牛排之后,才结了帐,起身离开。

只是他殊不知的是,这戏剧性的一幕,全被一双盈盈水眸望在眼里。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逼婚1001天,暖妻太缠人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