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2章 江山如此多娇

更新时间: 2017-05-24 11:43:50 字数:2031

林唯住的地方离望海一中不远。

或者说,

湖光山影小区离望海一中不远。

半个小时的脚程后,林唯来到了湖光山影小区某幢楼某层的门前,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防盗门。

这是一套两室一厅,外加一厨一卫一阳台的普通公寓房,房内的装饰也较为简单,客厅只有些普通的家具电器,稍微显得与众不同一点的是茶几上的一个檀香炉,里面的檀香点燃着,冉冉升起,青烟缭绕。

而唯一能突显出点房子主人文化底蕴的东西,恐怕非要属墙壁上挂着的两幅字莫属了。一幅是柳永的鹤冲天,似行似草,又似乎非行非草,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自成一派。而另一幅,则是林唯自己临摹书法家王献之的名篇洛神赋,字迹间体态秀逸,笔势洒脱,落墨有度,古色古香。

林唯进的客厅后,眼神迅速地巡览了客厅周遭一遍,随后并未有多加停留,便是径直进得了自己的卧室来。林唯的房间不大,可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单人床、衣柜、台灯、电脑、书桌、图书等之类工作生活不可或缺的用品皆是一应俱全,井然有序。

当然,林唯的房间里要数得上最大气磅礴气势壮观,最拿得出手来的东西,墙壁上挂着的那幅长三米宽两米的江山如此多娇当属当仁不让。

毫无疑问,林唯房间里的这幅江山如此多娇肯定不是出自关山月和傅抱石之手。

不过,尽管这是幅赝品,但是林唯却也知道,这是幅价值不俗的赝品,比之真迹,亦是并不逊色多少来!

林唯有每天练字的习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风雨无阻,雷打不动。林唯落座,神情专注聚精会神,手执湖笔在宣纸上尽情地挥洒泼墨,一笔一划间,或铿锵有力,或洒脱飘然,只是,不知不觉间,眉宇间却是越皱越深……

……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掩映而上。

一个小时后,林唯放下了手中所执的湖笔,站起了身来。从口袋里面摸出一枚随身携带自从十三岁起便与自己寸步不离的金属物。

俨然是一枚刀币,一枚古朴斑驳极具历史气息的燕国尖首刀币。

林唯拿着这枚几乎能嗅到久远历史的刀币,仔细端详,仔细摩娑,脸上神色间莫名地一片安和。

刀环的直径与刀首的长度是1:7.5,恰好是人的头部与身高的比例,而整个“刀币”的长度约莫十八公分,又几乎是人手的长度。然而,这枚充分体现出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刀币与普通的刀币有一处地方却是大相径庭。那就是,这枚刀币的刀口很锋利,吹毛断发,见血封喉!

刀币在林唯纤细灵巧的五指间眼花缭乱地翻转几圈,闪烁出一片清冷的幽光,像极了此刻林唯的深邃眼眸。

林唯凛眉,仔细地端详摩挲了好一会儿,把刀币放进怀中口袋,简单地整理了下着装之后,出了房门。

出了湖光山影小区,林唯并没有像往常一般去自己上班的地方,而是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瞎溜达,不时地看下手表,脸上神色间显得颇为地凝重。

今天晚上的这个决定,在林唯脑子里已是天人交战地挣扎了很久了。

林唯本来只想安安静静心无旁骛地在望海一中读好书,考上大学,以完成自己那九泉之下的父母生前最大的愿望。可一个月前发生的那件事带给林唯的刺激太大了,使得自己那原本八风不动足够冷漠的心境亦是翻起了一阵汹涌的浪花来。

权衡再三,思量再三,林唯终于做出了今晚的这个决定。

半个小时后,林唯来到了百汇街旁的一幢居民楼下,林唯再次低头看了下手表后,便是轻声隐入了楼下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来。

不出所料,不多时,便是有一道人影向这里走来,林唯目力惊人,一眼望去,就锁定了目标。那是一个身穿黑色外衣显得略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面相很普通很大众,属于那种一头扎进人海就很难再找出来的那一类人。

巧,周围没有人,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

林唯像变戏法似的不紧不慢拿出了一顶黑色棒球帽,一幅大号黑色墨镜和一双白色手套,迅速带上,旋即,身子间一阵疾走,三步并作一步,犹若一团旋风鬼魅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那名中年男人急冲而去!

大概、似乎、可能……林唯很专业,后果很严重!

中年男人看到对面不远处一个向自己快速急走而来,明显来者不善的家伙,一时间就是慌了神来,可是还不待做出什么反应之时,紧接着,肥胖的身子间就是被一下急冲到了身前来的林唯挥出的一拳打得往后腾空倒飞了起来,“砰”地一声,狠狠跌落地面!

林唯没有丝毫犹豫,趁胜追击,在狠跌落地面的那家伙口中还没发出痛苦的叫声前,又已是如同鬼魅般迅速欺近,身子半蹲,膝部下扣,一手捂住了中年男人嘴巴,另一手紧接着又是一拳袭向了那名中年男人的眼眶处!

“砰!”

待林唯把那倒霉蛋拖到巷子里后,那家伙的身上脸上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了,惊恐交织的眼睛里面升腾起烈烈焰火,仇恨恐慌地地射向身前的的那罪魁祸首林唯,口中伊伊哇哇地叫着,但却愣是没能说出一句完整哪怕是威胁的话语来!

林唯冷笑一声,嘴角勾勒起一抹邪气的笑意,手间乍然往怀中一摸,紧接着,一枚雪亮锋利的刀币便是出现在了手中来……

对准中年男人的大腿肚,一下猛地扎去!

“啊——啊——!”

狭窄的小巷子里传出一声凄厉的类似于杀猪宰牛般的惨叫声来!

林唯一阵恶寒,在将一切做得滴水不漏后从巷子里撤了出来,并随手拿走了那倒霉蛋身上的手机和钱包,飞快地跑出了一段路七弯八拐后摘掉一身行头恢复了原来的样貌,消失在了茫茫黑夜的人群中……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近身高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