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1章 睡眠,是一门艺术

更新时间: 2017-05-24 11:43:50 字数:2753

“水的方向由山来决定,风的方向由树来决定,从此以后,我的方向,由我自己来决定……”

……

睡眠是一门艺术,没有人可以阻挡林唯追求艺术的脚步。

就像,没有人可以阻挡明天冉冉升起的太阳。

望海市,望海一中。

高三(二)班教室的后排角落里,一个从以貌取人的角度来看大约有十八、九岁左右,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年轻人正趴在自己的课桌上睡得正熟,一动不动。眼眸微合,面沉如水,修长的右手食指极富节奏规律性地轻轻扣击着放在桌面上的书本。

如同钟表里的秒针一般不紧不慢滴滴嗒嗒。

这一幕情景让人很难想像,此时此刻,这个年轻人已经与周公在睡梦中打得如胶似漆难分难舍。

这个年轻人叫林唯。

此刻,他的同桌陈雨欣正微侧着脑袋,睁大着那双闪烁着晶莹光彩的秋水眸子认真而好奇地打量着林唯那张陷入睡眠仿似古井无波的侧脸,似乎想要从中探索出什么东西来。

“到底是在装睡,还是在熟睡?”陈雨欣那张漂亮精致的俏脸上黛眉轻蹙,心里头忍不住再次地做起了思考来。

她曾经问过自己的这个同桌这个问题,但是自己这同桌叫做林唯的家伙却每次都是令自己可气地一笑置之,不予回答,直把陈雨欣给又气又恼地一阵牙痒痒的。

虽然不再是第一次地看到林唯一心二用地边睡觉边用食指敲击桌面书本,但是,陈雨欣却仍然忍不住地每节课都花上几分钟的时间来探索这个令自己倍感好奇的“迷题”,希望某一次能够像名侦探一般地从蛛丝马迹中寻找出这道谜题的突破口。

印象中,自己的这个高三新转来的同桌,似乎是把晚上本该睡的觉都一股脑儿攒到了课堂上来一般,极少地听课。而班上的各任课老师在见得林唯每次睡觉时叫其上去做题,但结果几乎从未有听过课的林唯却每一次都做出正确的答案之后,便也没有再多加管束什么来,放任自由。

望着同桌林唯那张睡眠中清朗安逸的脸庞和那轻轻扣击着桌面课本的修长食指,陈雨欣心里面既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恬淡安谧感觉,也会夹杂有几许偷窥别人隐私的紧张与好奇。

“这应该是个很有意思的家伙吧!”陈雨欣的心里头轻声嘀咕。

“叮铃铃……”

没有丝毫预兆地,放学的铃声骤然响起,把沉浸在浮想联翩中的陈雨欣给小小地吓了一跳来!

而就在那铃声响起的一刹那,原本趴在了桌面上的林唯的右手食指分秒不差地停止了敲击,定格在书本上,微闭的眼眸毫无征兆地睁了开来,正对上了陈雨欣的那双偷窥向自己的俏眸!

眼眸乍然间对上林唯那“突袭”般睁开的一眼,顿时间,陈雨欣的心中由不住地一跳,紧接着,像是做贼被人给抓了个现行来一般,陈雨欣那张精致漂亮的俏脸上,顿时间就是一阵地脸红心跳了起来!

而陈雨欣在俏脸上被林唯乍然间睁开的一眼给瞧得一阵面红耳赤,脸红心跳的同时,内心中就亦是更加地坚定了自己这同桌林唯是个不折不扣的“怪人”的想法来。因为,细心的她发现铃声在响起的那一刹那,和自己这同桌林唯的食指停止扣击双眼睁开的动作惊奇巧合地竟然是在同一时刻发生的!

分秒不差,当真是令人有点匪夷所思!

林唯直了直身子,伸了个懒散的懒腰,随后侧头看着仿似能从那张红扑扑的俏脸上捏出水来的美女同桌陈雨欣,嘴角勾勒起一弯略带弧度的玩味笑容,轻声说道:“我睡觉时的样子很迷人吗?”

被林唯给盯得俏脸越来越加红润,心跳越来越加快速的陈雨欣强压住了内心中莫名涌生起的那股慌乱与羞涩之情,听的了林唯那轻佻的问话,由不住就是娇嗔一声来:“呸!迷人才怪,丑死了!”

“哦?”

林唯仿似早早便料到了陈雨欣会这么说一般,脸上并未有流露出丝毫的讶然和被打击到的神色,仍自是挂着那脸人畜无害一般的笑容,接着,颇是玩味地望向了陈雨欣,再次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的陈大美女为什么会趁着小生睡觉的时候侧目偷窥呢?”

陈雨欣被林唯这么个无耻之徒给一下便是问的俏脸绯红,无地自容,口中轻啐了一声“鬼才偷窥你呢”,旋即,不待林唯再说什么,迅速地便是匆匆收拾了下书包绯红着俏脸小跑出了教室来。

望着远去的陈雨欣那青春盎然而发育的已是凹凸有致的曼妙背影,林唯脸上风轻云淡地一笑,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亦是径直地走出了教室。

当林唯走进学校门卫室的时候,杨大爷正戴着副年代已是颇有些久远的老花镜在翻看着一份报子,摆好的棋局放在他身前的一张小桌上。

杨大爷抬头望了眼走进来的林唯,鹤颜童发,仙风道骨,有点小说中世外高人与世无争的味道。

“来了?”

“来了。”

简单利落到极致的对话,却像很多年相濡以沫的老朋友般推心置腹。杨大爷放下手中的那份报纸,指了指对面的一张小板凳,示意林唯坐下。一老一小,双双落座。

楚河汉界,泾渭分明。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刀光剑影明争暗斗的厮战杀伐缓缓拉开了序幕……

杨大爷拿起桌上的一只茶杯,浅饮了口茶,像往常一样又开始边下棋边对林唯讲起了自己那段不为人知的光辉历史来,像邻家老人看破红尘安享晚年后向年轻的小辈们讲述自己当年行走江湖的传奇经历一般。

林唯没有言语,只是侧着耳朵洗耳恭听。

“记得那一年,我十六岁,鬼子反大扫荡……”杨大爷一边饮茶,一边下棋,娓娓道来。已是布上了褶皱线条的老脸上神色间流露出了几许回忆的神色,不知不觉间,思绪飘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来。

……

就在林唯洗耳恭听,有些情不自禁地沉浸在了杨大爷口中所讲述的那一段段传奇经历中来之时,突然间,一句林唯此时此刻决不愿意听到但奈何这近一个月的时间以来却已是听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话音响起在了耳边来!

“你输了。”

杨大爷手中执子落下,一脸微笑地望向对面的林唯,只是那微笑之中,却也不无几分得意,几分诡诈。

纵使林唯再怎么懊恼不已,再怎么不甘心就这么输得不明不白不露痕迹,可他终究还是输了。

自己的“帅”孤立无援,被闷死在宫中!

这杨大爷还真是个阴险的主啊!通过讲故事来转移自己注意力,赢得不动声响摧枯拉朽,境界不是一般的高啊!

人走留声,雁过留痕。

即使隐藏得够深伪装得够好,林唯依然能够感受到杨大爷在讲述那些陈年往事时流露出来的情感,心中不由一阵沉浸叹然。只是,看着棋盘上自己那惨烈的败局,林唯的心里头忍不住还是动起了歪心思来,想报那不甘心的一箭之仇!

林唯望着桌面上的棋局,沉默了片刻,缓缓回过神来,随后望向了对面的杨大爷,笑着点点头道:“杨大爷,故事编得很不错,讲得很不错!”

“你大爷的!那不是你大爷我瞎编胡扯出来的。”

杨大爷听的林唯的话,一下子怒了,猛地拍案而起,操起了门卫室里的那杆扫帚,气势汹汹一声大吼道:“小兔崽子,让你乱说!看我不揍死你!”

林唯眼尖行动更快,一见势不对,咧嘴嘿嘿一笑,在大战爆发的前一时刻,身子往外一窜,就已经是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追出门卫室的杨大爷看着林唯那飞跑的矫健背影,摇头笑了笑,随后又是回到了门卫室来。放下扫帚,端起那杯尚有余温的铁观音,轻尝了一口,缓缓落座,凝视着那盘林唯被自己给杀得只剩孤军败将的残局,脸上流露出了一抹久违的意味深长的笑意来。

随后,嘴中似有若无地喃喃一声。

“此子非凡,只是,性子终归还是稍微急了些。”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近身高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