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四章 暴打大管事

更新时间: 2017-05-23 08:54:13 字数:3840

这一夜罗征激动了好久,竟然睡不着觉,整个晚上只睡了一个时辰,可是精神却依旧饱满。

第二天一大清早,罗家的下人打开了地窖的大锁,为罗征佩戴好镣铐皮甲,就将他带了出去。

进入炼骨境后,他的身体也产生了质的改变,这种改变难以言喻,就连走路这种小事都有了变化,每一步迈出去都更加轻松,更加协调,也更加省力。

倘若不是有这些该死的手镣脚镣束缚自己,他都想往前飞奔而去。

在下人的带领下,罗征发现这条路有些不对劲。

整个罗家占地极大,但是家族的规划也是井然有序,除了演武堂,议事亭,百草园,炼器坊属于家族共用的地方,基本都规划在家宅的前庭部分。

而现在这条路,却是往内绕了一圈,似乎是往罗家后院走去!

罗征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没有吭声,一切静观其变。

许久没有来过罗家后院,这里的面貌变化很大,特别是罗家二房与罗家三房的邸宅,添了不少亭台楼阁,还开辟了几块池塘,建了小桥流水,池馆水榭。

这些建筑做工精巧,让人叹为观止,那雕梁画栋,龙纹凤舞都是用黄金描制而成,屋顶都安插了明晃晃的宝石……

看到二房三房的所作所为,罗征心里忍不住叹气,虽说罗家底蕴颇丰,这点钱算不得什么,可当今的世道唯强者能存世,对于一名武者而言,这荣华富贵只是末节,一个家族若是安于享乐……

这罗家怕是要败在二叔和三叔手上。

就在罗征经过一处池塘后,就转进了一间别院中。

这别院里面正有两人对坐饮茶,好不快活。

罗征定睛一看,其中一人却是消失了两天的方管事。而另一人则是穿着绸缎华服,年过半百的老人,这老人罗征也认识,名叫黄格,原本是罗府的下人。

因为黄格老婆是三叔长子罗承运的奶妈,加上黄格此人又十分善与阿谀奉承,钻研关系,与罗家三房一脉的关系极好,地位也节节攀升。

而如今因为二叔与三叔掌控了罗家大权,黄格的地位更是水涨船高,成为罗家大管事,就连罗家的旁系子弟也不放在眼中。

关于他的种种嚣张,罗征早有耳闻。

罗征还没走进去,就听那方管事与那黄格说道:“黄爷,承运少爷赏给你的这件别院真乃是精品之作,小的如果没看错的话,那门匾上雕琢的玉龙,都是用上好的刚玉籽料吧?”

黄格嘿嘿笑了两声说:“还是你识货,不光是这玉龙,你看那房顶铺的琉璃瓦,还有那尊铜狮子,都是请崇阳郡最好的工匠制作……”

方管事一一鉴赏后,啧啧嘴说道:“黄老,您这小别院什么都好,可就是缺了点什么!”

“我这别院,要什么有什么,还能缺啥?”黄格得意的说道。

方管事却嘻嘻一笑:“当然是缺个手脚麻利,伺候您饮食起居的下人,这不,我这人都给你带来了,这人给你做下人,保管你倍儿有面子!”

“那人是谁?”黄格好奇的问。

方管事朝别院门口一指,说道:“黄老你看!”

黄格顺着方管事的手指望去,一眼就见到了罗征,这昔日鼎鼎大名的少家主,罗家的大少爷,他怎么可能不认识?

罗征站在别院门口,方管事与黄格的话他听的分毫不差,一股怒火从心中升起,这两个狗奴才好大的口气,太放肆了。

他罗征虽然被贬为家奴,可这是他罗家的事。

就算是一般的旁系子弟,也不敢在他面前太过无理,毕竟罗征过去的地位摆在这里,他还是长房长子。

那方管事竟敢撺掇黄格,把他当做端茶倒水的下人使唤!

黄格打量了罗征两眼,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上浮起阴测测的笑容,“叫这小子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倒也合适,就是不知道承运少爷那边会不会有想法?”

“黄老放心吧,您可是咱罗家的大管事,随便一句话就把罗征从演武堂调遣过来,这罗征现在不过是个没名没分的家奴,天天要送到演武堂被打的鬼哭狼嚎,在您这里做个下人多舒服?最多就是倒倒屎尿盆子……”方管事继续说道。

方管事这一串话,把黄格说动了,像黄格这种从底层爬上来的人,最看好的就是一个面子,罗家的前任大少爷还要亲自给自己倒夜壶,这的确是一件有意思的事,黄格点点头问方管事:“要不,就这么办?”

“就这么办!”方管事点头后,一起身招呼那几位下人,将罗征带进来。

然而罗征却站在原地,岿然不动,任凭那几位下人拖拽,他都没有挪动半分。

这些下人虽然有两把力气,但哪挪得动炼骨境的罗征?

罗征的双脚就像是被重锤砸过的楔子,深深的钉在地上,那些下人使足了力气,满流浃背,气喘吁吁。

“罗征,我这是给你机会,让是伺候着黄爷,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方管事见状一甩袖道。

就在这时候,罗征眼中凶光一闪,一声怒吼,进入炼骨境后胸口的肋骨收缩力更强,这般吼叫出来就像平地想起一声炸雷,震得下人和黄格他们耳朵发麻,十分难受。

“黄格,方聪!我就算是二叔罗炳权在这里,也不敢让我伺候着,你们两个卑贱的外姓下人竟然如此嚣张,不知道谁给你们的胆子,竟敢旁若无人的大放厥词,让老子来伺候你?”

罗征那股气息,铺垫盖地向方管事涌去,顿时把方管事吓得连退几步,往黄格身后躲去。

方管事今日有心把罗征带来,就是想让黄格来对付罗征,现在看到罗征激动的样子他便知,这事儿已经成了大半,这大管事黄格是从家奴一步一步爬上来的,最忌讳别人骂他卑贱,这次罗征恐怕吃不了兜着走了。

听到罗征的话,黄格倒是岿然不动,他一双眼睛眯了起来,阴恻恻的说道:“罗征,你别忘记了你现在的身份,你是最最低贱的家奴,不是曾经的少家主,现在的少家主叫罗沛然,不叫你罗征,叫你一个肉靶子来伺候我,都算是你的荣幸,”

“滚!”

罗征用力一抖,那些下人顿时被他弹了出去,摔得东倒西歪。

黄格看到这一幕,继续道:“罗征,你本是戴罪之身,难道想造反么?按照族规,可要把你凌迟处死!”

罗征冷笑一声,一大步就跨进这别院中,一边走一边大笑道:“族规?一个外姓人,也敢在我面前谈族规?我今天让你们明白,什么叫族规!”

说罢罗征一扬手就要朝黄格打去,他的骨骼之间顿时发出一阵爆豆子的声音,那是将力量运转到极致,骨骼交错才会发出的骨爆声。

“罗征,你敢!你若打了我,承运少爷决计不会放过你,你一个肉靶子,在罗家无权无势,不怕被活活打死……”黄格强作镇定的说道。

“啪!”

黄格的话音刚落,罗征的一巴掌就已经扫在了他的脸上,进入炼骨境后罗征的力量几乎翻倍,这一巴掌虽然不是全力施展,但力道也是不轻。

黄格的那张老脸,先是惨白一片,随后五个手指印就浮了起来,清晰如印上去的一般,半边脸肿的如同猪头。

“罗家族规,大放厥词,非议他人,掌嘴!”

“啪!”

“罗家族规,为虎作伥,自以为是,掌嘴!”

“啪!”

“罗家族规,搬弄是非,颠倒黑白,掌嘴!”

“啪!”

“罗家族规……”

“啪!”

每一巴掌下去,就有一团血雾爆出来,方管事看到这一幕,浑身都颤抖起来。

这……这……

跟他想的剧本有点不一样啊,这罗征平日里被当做肉靶子,似乎也没什么脾气,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怎么现在连黄老都敢打?

方管事却不明白,罗征逆来顺受,是他根本不想跟他们这些下人一般计较。

此时门口已经围了不少罗家子弟,那些罗家子弟看到这一幕,一个个也是满脸惊讶,同时心里也感到解气。

这个大管事黄格,凭藉着与罗承运的关系,在罗家之中横行无忌,似乎真把自己当做罗家的主人了,平日里一些旁系子弟没少受黄格的气,大家看着二房的面子也就忍了,可这黄格不知收敛,就因为他们忍了,更加助涨了黄格的嚣张气焰。

今日有个人跳出来,教训一下这家伙,的确解恨。

可是……

这些罗家子弟们很清楚,一个外姓族人之所以有资格嚣张,是因为他有很强的依仗,黄格嚣张的根本还是因为罗承运的关系。

加上黄格嚣张归嚣张,但在二房与三房面前,那可是把一个奴才的本色发挥到了极致,很得二房和三房的喜欢。

这罗征现在的身份本身就是个家奴,把黄格打了,这麻烦就大了。

这罗征铁定要倒大霉了……

罗征足足抽了几十巴掌才停下来,黄格的一张脸已经血肉模糊,鲜血淋漓,不仔细看分不清鼻子嘴巴,一头花白的头发也散乱开,形如鬼魅。

等罗征停手后,黄格那张被抽烂的嘴动了动,模模糊糊的说道:“你、你等着……”

没等黄格说完,罗征又补了一巴掌,黄格才白眼一翻,仰头倒在了地上。

教训完了黄格,罗征的目光再朝那方管事望去。

方管事看到罗征的目光,忍不住就是一阵哆嗦,退后两步叫嚷道:“罗征,你是个家奴!”

“家奴怎么了?”罗征步步逼近。

“怎敢以下犯上!”方管事说。

“什么是上?什么是下?我姓罗,就算是家奴还是姓罗,而且你忘记了,我拳头比你大,我就是上!我实力比你强,我就是上!我功夫比你厉害,我就是上!”

说着罗征一把就揪住了方管事,以他炼骨境的实力,这些下人在他手上就像听话的小鸡,拎在手上左右开弓又是十几个巴掌。

那啪啪作响的声音,让其他人听见了,感觉都是一阵牙酸,那得多痛啊!

最后打够了的罗征将方管事往黄格的身上随手一砸,两个人都传来一声惨叫,罗征说:“今天给你们教训,你们要记住这份痛楚,日后好能分辨是非,明白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

说罢,罗征转身就走出了这件小别院,刚刚走到门口,那门口围观的罗家子弟以及那群下人顿时一哄而散。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百炼成神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