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三章 奇妙的身体

更新时间: 2017-05-23 08:54:13 字数:3915

昨天将那方管事惩戒了一番,今天倒是没有见到方管事的人,几个下人给罗征穿戴好皮甲镣铐后,他就被带往演武堂,

如往常一样,演武堂中一群罗家子弟迎着晨雾刻苦的修炼。

他们赤裸着胳膊,奋力的捶打着墙角一排排的石人,每一拳头砸在石人之上都发出轻微的爆鸣声,连带着空气都跟着震动起来。

站在另外一边的肉靶子们,一个个都如丧考妣般,耸拉着脸,满嘴都是苦味。

这种没日没夜被人拳打脚踢的生活的确难熬,有时候带着一身伤,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疼的睡不着。可惜他们根本就没有自由,除了挨打别无选择。

“肉靶子们都站好了!”罗家教头高亢的喊了一声。

所有的肉靶子规规矩矩的站成一排,腰杆子挺的直直的,肉靶子们都很清楚教头的脾气,只要稍有不慎当头就是一鞭子,罗家教头的鞭子不是普通的鞭子,稍微碰一下都会皮开肉绽。

罗家子弟各自挑选自己的肉靶子,选中罗征的是一位身材壮硕如熊的旁系子弟,这位旁系子弟名叫做罗大龙。

其他的肉靶子看到罗征被罗大龙选中后,都流露出怜悯的表情。

这罗大龙的天赋一般,自身实力才是炼皮境,可是他天生神力,力量却与炼肉境相当,而且他生性凶猛,甚至有一些残暴,不少肉靶子在他手上非死即伤,被他选为肉靶子无疑是非常惨的。

罗大龙扬了扬拳头,活动了一下身手,望向罗征的目光带着一丝兴奋,最近的死囚比较少,其中有不少死囚都被其他家族买走了,罗家的肉靶子一直难以补充,所以肉靶子在罗家可以算是紧缺资源,

殴打肉靶子既能锻炼身体,还能够发泄心中的不快,这也是罗大龙兴奋的原因,更难能可贵的是这肉靶子是曾经罗家的少家主。

曾经高高在上的少家主,在自己的拳头下求饶,想想都能让他爽歪歪。

面对罗大龙,罗征的眉头皱了皱,这罗大龙的力量特别大,上次他就在这人拳下吃过亏,被他打成内伤,足足休养了半个月才康复。

不过两年肉靶子的生涯已经让他学会心如止水,他很快平静下来,甚至仔细的将胸口的皮甲一番,才摆正了站姿,面对罗大龙。

随后罗大龙就朝着他猛扑过来,罗大龙修炼的是一种极为刚猛霸道的拳法,叫做《蛮牛冲拳》,这种拳法刚猛霸道,威力十足。

罗大龙如同一头暴怒中的蛮牛,带起一阵凌乱的风声,一击蛮牛冲拳直奔罗征胸口而来。

面对这股惊人的拳势,罗征深吸一口气,将整个胸部都硬挺起来,这样依靠皮甲能够最大限度的抵消这一拳的力量。

“噗!”

虽然胸口那件厚实的皮甲将这一拳的力量抵减了不少,可是强大的拳力还是顺着皮甲渗了进来,如同一记闷锤砸在他胸口。在这个瞬间,他迅速的将胸口的气吐出去,让胸口在瞬间瘪下来。

“卸劲!”

吐出空气让胸口迅速收缩形成一段缓冲区,能够再次抵消对手的力量,这个小技巧也是罗征当肉靶子能够存活两年的秘密!

只是罗大龙的拳力太凶猛,经过二次抵减的力量依旧霸道无匹,罗征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整个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重重的朝后面摔去。

躺在地上的罗征,还有些晕晕乎乎,心想这次完了,这一拳恐怕要让他受到严重的内伤,可就在这时候他却诡异的发现,自己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

不仅不疼,在他的胸口却有一道奇特的暖流涌现出来,那些暖流甫一出现,罗征的身体立刻发生了反应,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一头饥饿的狼,迅速将这些暖流吞噬一空。

随后这些暖流扩散进五脏六肺,四体发肤,让他整个身体都暖烘烘的,不仅没有痛苦,反而有一种极为舒服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罗征满脸错愕,“这些暖流,竟然在洗涤我的肉身!”

罗征虽然沦为家奴,可他毕竟曾是罗家的少家主,这等见识还是有的。

能够洗涤肉身的药非常稀有,就像罗家的天地造化丹,就有洗涤肉身的功效。可是天地造化丹这种级别的圣药,何其珍稀?偌大一个罗家几百年才积累了两枚天地造化丹,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它的宝贵了。

这股洗涤肉身的暖流,出现的毫无道理,罗征躺在地上思索了一会儿,很快就将昨天出现的异象联系起来。

“以肉身为器,以自体为灵,千锤百炼,洗涤我身……”

难道这所谓的千锤百炼,就是要挨打?

正如那片金箔之中所记录的一样,他自己的身体便如同一件玄器法宝,炼器不正是要千锤百炼,才能够锻打出上品法宝吗?

只要挨打就能够产生洗涤肉身的暖流!只要挨打就等于在不断地吞食天地造化丹!

想到这个可能性,罗征的心思也火热起来,一颗心甚至激动的颤颤发抖。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罗征爬了起来。

虽然他并没有受伤,而且罗大龙的这一拳让他大有裨益,但他还是装着一副痛苦的样子,十分吃力的站了起来,为了装的像一点他甚至不断地颤抖。

当罗大龙看到罗征爬起来,脸上抖露出诧异的神色。本以为挨了这一记冲拳,罗征不死也要残废,可罗征竟然还能够爬起来,这让罗大龙脸上有些挂不住。

“嘿,不愧是炼肉境巅峰,这么能耐打!给我躺下!”罗大龙说完又是一记冲拳,直奔罗征而去。

“轰!”

罗征又一次被击飞,他就像一个人形沙袋,在地上滚落了几圈,在落地的同时他心中暗暗叫爽,那一股暖流在挨打的瞬间又出现,化作一条条小蛇钻入他的五脏六腑,奇经八脉中,不断地凝练着他的肉身,洗涤他的脏器。

太舒服了,罗征仿佛沐浴在春风之中,浑身上下都舒坦万分,他的双目神采奕奕,越挨眼睛越亮,越有精神。

“去死!”

“嘭!”

“打不死你!”

“轰隆!”

每一股暖流出现,就让罗征的身体精纯一分,罗大龙对于罗征来说,就是一位辛勤工作的铁匠,通过自身的拳头不断地锤炼罗征这柄“玄器”。

这种击打持续了好一会儿,罗大龙才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看着地上的罗征,心中惊讶无比,此前他也听说罗征特别能挨打,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如此顽强,挨了自己这么多拳头竟然还能爬起来,虽说他每一次爬起来都颤巍巍的,看上去勉强无比……

罗大龙哪里知道,罗征那一副弱不禁风,一推就要倒下的样子完全是装出来的,实际上人家现在活力十足,正享受着那暖流洗涤肉身的爽感。

那些肉靶子们看到这一幕,心中却是暗骂罗征白痴,既然爬不起来就别勉强,好歹能够送回去休息一天,现在爬起来还要挨打,这不是贱的慌?难不成这家伙当肉靶子当上瘾了,就喜欢别人打他?

罗征最后一次并没有爬起来,其实他有些意犹未尽,那种暖流洗涤肉身的感觉让他上瘾了!

只是他这样一次次被打趴下,又一次次的爬起来,实在是太强悍了。

若是他再爬起来,这出戏恐怕就演不下去了,难免有人会瞧出破绽怀疑他,所以他还是决定……明天再挨打吧。

看到罗征再也爬不起来,罗大龙心里也是松了口气,倘若人家站在那里自己都打不倒,他的脸就丢大发了。

夜晚,罗征一瘸一拐的回到地窖中,等罗家的下人将地窖门一锁上,他立即生龙活虎了

今天方管事还是没出现,倒是下人送了伤药过来,三枚,这一次倒没有贪墨他的伤药,足数了。

昨日小小的惩戒了一下方管事,他就老实了?罗征摇摇头,根本不信。

他很清楚方管事这种小人的想法,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估计正在酝酿什么毒计害自己。

管他呢!对这种小人要多多提防,但也不能太把他当回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将三枚药丸直接扔在了一边,以他现在身体的状态,根本用不上这种廉价的东西。

今天挨了一天打,浑身上下都十分脏,随后他将衣物脱去,从水缸里面舀出一大瓢凉水,从头浇到尾。

哗啦啦啦……

清亮透明的凉水从头上浇下去,流到地上就变成了黑乎乎的泥水,那黑乎乎的泥水之中还掺杂着一些浅白色的杂质。

挨打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因为那些暖流洗涤的缘故,不断地将他身体里的杂质给逼了出来。

何为炼肉境?

就是要将肉身里的杂质炼出去。

何为炼骨境?

就是要把骨骼里的杂质炼出去。

何为炼脏境?

就是……

肉身五重境,就是一个精炼身体的过程,先炼皮,再炼肉,之后就是炼骨,炼脏,由外而内,循序渐进,等到将脊髓里的杂质都清洁一空后,就能突破肉身境界,将生命升华,提升到更高的生命层次。

罗征现在与别人最大的不同的是,人家需要依靠自身的锻炼,才能够将身体的杂质清除,这个过程十分缓慢,要日积月累,短则几年,长则几十年乃至于一辈子。

而罗征现在则是需要被动的挨打,用那股堪比天地造化丹的暖流洗涤自己,就能将身体里的杂质排出去!

相比其他人的苦苦修炼,一年才能够排出一丁点杂质,他这个速度快了百倍千倍不止!

罗征本已经是炼肉境巅峰,只因这两年时间他一直当肉靶子,根本没有时间修炼,境界才一直停留在炼肉境巅峰。

可是经过今天这一顿打,将他身体里的杂质洗涤出来,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发生了质的变化,他的肉身已经纯净无比,而方才洗澡的时候他已经发现,在那黑色的杂质中,还有一部分浅白色的杂质。

从肉身之中排除来的杂质是纯黑色的污垢,而那些浅白色的杂质,就是他从的骨头之中逼出来的杂质,这就是他进入炼骨境的证明!

他将自己的铁床挪开,在地窖之中腾开了地方,将紫檀拳运转起来,他全身上下都沐浴在一层紫光之中,这一层紫色光芒与那日罗沛然身上的紫光竟然不相上下。

凌空打出一拳,空气之中顿时产生一股爆鸣之音。

“啵!”

强大的声波产生散乱的气流,将地窖里的蜡烛,纸张等小物件搅的一团乱糟。

只可惜地窖狭窄,没有石锁,石人可以让他试炼自己的力量,而他也怕弄出太大的动静让人知晓。

不过他已是炼骨境强者,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百炼成神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