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二章 炼器功法

更新时间: 2017-05-23 08:54:13 字数:3794

被贬为家奴,罗征不在乎;成为罗家子弟练拳的肉靶子,他也可以不在乎;就算本该属于他的天地造化丹,被罗沛然所夺,他一样可以不在乎。

可是唯独他妹妹罗嫣,是他最大的软肋!

罗嫣是罗家长房一脉唯一的希望,亦是因为罗嫣的天赋奇高,十三岁就被青云宗招为内门子弟,离开了罗家,这才在家族的动乱中幸免于难。

这两年,罗征因为家奴的身份,无法得知妹妹的任何消息,现在从罗沛然的口中听来,妹妹的境况似乎也非常不妙,他顿时陷入无尽的担忧中。

就连罗家子弟的殴打,他都忘记了闪避,结结实实的挨了好几拳头,这才反应过来……

夜晚,带着浑身的伤痛,罗征回到地窖中。

“这是你的伤药!”罗家管事随手扔下一个纸包,就往外面退出去。

肉靶子毕竟不是钢铁之躯,若是没有伤药疗伤,过不了几天就因为内伤淤积而死,故而每日罗家都会分发给这些肉靶子疗伤之药。

不过这些伤药都是寻常药物,疗伤效果并不是很好。

罗征将那纸包打开,看到里面只有一颗药丸,脸色一沉,怒道:“方管事!为何今天只有一颗药丸?”

“有的你吃就烧高香了,怎么?还嫌少?”方管事不阴不阳的说道。

“罗家每日分发的是三颗疗伤药,现在却只有一颗,分明是你贪墨了,罗府之中,私自贪墨乃是重罪,方管事,你不怕死么?”罗征厉声喝道,双目紧盯着方管事。

“嘿,我老方当然怕,不过偏偏不怕你这个小小家奴,怎么?想造反?我就是见不惯你这副态度,总以为自己还是个爷,我呸!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模样!哈哈哈!”方管事每一句话都声声刺耳。

听到这话,罗征反而平静下来,那双清亮的眸子淡淡的看着方管事,但是眼底却潜伏着深深的杀机,如同看着一件死物。

方管事见到罗征这幅表情,心中有点发毛,走上前来用手点了点罗征的胸口,“不服气?你这样看着我,是想吃人吗?”

罗征胸口陡然发力,用力一震,力量传到方管事身上,顿时将方管事震了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你……你区区一个家奴,想要造反?”方管事从地上爬起来,脸上满是慌乱的神色。

罗征上前两步,手指捏出骨爆的响声,厉声说道:“一个外姓的管事都敢如此嚣张,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方管事见状,一刻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呆,拔腿就往外面逃去,将地窖的铁门“砰”的一下关上。

“小人行径!”罗征冷笑一声,摆摆头,懒得跟这种人计较。

他静静的坐了下来,取出火捻子点燃油灯,草草的翻了几页书,心中担心着妹妹罗嫣,心浮气躁哪里能看得进书?

我不能再呆在罗家!可是我现在实力才炼肉境,别说前往青云宗,就算是罗家这个地窖也无法离开半步。

罗征在狭小的地窖之中快步疾走,胸口起伏不定,就像是一只困兽找不到出口。

实力,我的实力还是太弱小了,否则小小一个罗家,如何困的住自己?

可这世上修炼,都是按部就班,一步一个脚印,我如今身为家奴,每日要做肉靶子,任人殴打,根本就没时间修炼。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活活打死。

越想越急,他将目光投射到桌上,那本破旧的《天道问宪》静静的躺在那里。

“这种破书,大道理一堆,对我却没有丝毫用处,读之何用?”罗征恨恨的将书拾起,从中间一把撕开,放在油灯之上引燃,将之付之一炬。

豆丁大的灯焰,瞬间就将书本引燃,冒出熊熊火焰。

看着渐渐烧毁的书本,罗征心中却生出一丝后悔,埋怨道,罗征啊罗征,何苦要迁怒于一本书?这书教人向善,明理知耻又有何错?错的是你实力低微,只能任人摆布,做那待宰羔羊!

只可惜火势迅猛,书本已经变成一堆灰烬。

正在懊恼之际,罗征在灰烬之中,忽然看到了一缕金光。

“咦?这是什么?”

罗征把灰烬拨开,将那一缕金光拣出来,却发现了一张薄薄的金箔。

此前翻阅这本书,并没有发现这张金箔,想必这金箔是藏在书的夹层之中。

区区一片金箔,有什么用?

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金子,特别是对于罗家这种大家族,黄金贱如土!

可是当罗征的目光聚集在金箔之上,异象陡升!

那金箔之上,篆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这些文字形如蝌蚪,罗征一个都不认识。

在他目光一扫之下,这片金箔就迅速的瓦解成数千个小金箔,每一片小金箔上都载有一个蝌蚪文字,而这些小金箔就朝着罗征贴过来。

脸上,眼睛里,脖子,手臂,身躯,腿部……

罗征的身体每一个部位,都被这小金箔贴满。

最后一片小金箔,则是直射入罗征的脑部,罗征整个人如同被大铁锤击中,剧烈的颤抖起来,与其同时,身上的那些小金箔光芒大盛。

等到那些金色光芒渐渐淡下来,这几千片小金箔也悄然隐入罗征的身体之中。而他脑海里则凭空多了一些记忆,一些并不属于他自己的记忆。

“太上炼器法……”

“亘古第一炼器法……”

“以肉身为器,以自体为灵,千锤百炼,洗涤我身,可为鸿蒙……”

这是一篇炼器法诀?

罗征虽说不会炼器,但也清楚炼器师是炙手可热的职业,以罗家雄厚的财力,也招募不到一名最低级的炼器师,炼器师的抢手程度可见一斑。

可是以肉身为器,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这炼器法,是将自身炼制为法宝?

这个难以置信的推测,很快就成了现实。

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不断地发热,就像感冒发烧一样,温度急剧升高。

好烫!这样下去,整个人都会烤熟了。

情急之下,他冲向地窖尽头的一个水缸,这个水缸是让罗征平时取水之用。

他想都没有想,就跳进了水缸之中。

“滋……”

水缸里冒出滚滚蒸汽,不一会儿,整个水缸的水竟然被他的体温蒸发,整个地窖都是一片水雾缭绕。

这么多水,并没有把罗征的体温降下去,反而越来越高,他的皮肤散发出暗红色的光芒,如同一块被烧红的铁块。

最终他在原地转了两个圈,就一仰头栽倒在满是气雾的地窖中。

罗征的脑海之中,正在发生不可思议的异变。

在他的脑海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熔炉,那座熔炉通体乌青之色,在熔炉的壁上绘制着九条龙形浮雕。

每一条龙形浮雕颜色各不相同,有青色,黑色,白色,紫色……这些龙雕张牙舞爪,栩栩如生。

其中八条龙的眼睛都是闭上的,只有最下部的那条青龙的眼睛是睁开的,目光紧紧盯着罗征。

那条青龙的目光仿佛沉淀了千万年,亿万年,淡淡的望着罗征,让他感觉到莫大的威势。

咯咯咯咯咯咯……

罗征的灵魂在龙目的凝视之下,正在不断的震颤,灵魂体很快就出现了裂缝,有了崩溃的征兆。

就在罗征的灵魂快要崩溃的瞬间,从青龙的嘴中竟然发出一道龙吟,随后这座巨型熔炉就不断地旋转起来,而炉中也诡异的燃起了火焰。

那是一种黑色的火焰!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种颜色的火焰,仿佛可以焚尽天下一切!

罗征来不及惊叹,那座巨型熔炉就当头朝他扣下,熊熊黑焰顿时就将他的灵魂包裹。

灵魂被灼烧的痛楚,绝非常人能够忍耐,可偏偏罗征现在是灵魂状态,就连晕厥都做不到,只能咬牙承受这种痛苦。

“啊啊啊啊,让我死了吧!”

这一刻,罗征只想着用死,来解脱这种痛苦。

可是对于他来说,就连死也是一种奢望,他是灵魂之体,无法咬舌自尽。

每当他的灵魂坚持不住,即将破碎、湮灭之际。

这座熔炉之中忽然散发出一道七彩霞光,顿时将罗征的灵魂修补。

就这样,灼烧,破碎,修复,再灼烧,再破碎,再修复……

反反复复,无穷无尽。

这种死去活来的痛楚,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但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终于熬过去了,”罗征长长的吐了口气,想到方才的痛楚,他心有余悸,而同时他发现自己的灵魂竟然散发着一丝淡淡的金光。

良久之后,他从脑海之中脱离出来,幽幽转醒。

在脑海中,那座巨大的熔炉已经停止了转动,但是那炉中的黑色火焰却未曾熄灭,只是火势收拢起来,看上去没有那么可怕了。

罗征已经明白,方才自己灵魂,肉身,应该是被那座熔炉淬炼过了。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有些炼器师为了炼制武器,各种诡异的手段都有,有的炼器师为了炼制法宝,不惜杀人如麻,收集人血,用于淬火。更有甚者,将人的灵魂封入武器之中,使之成为一种邪器。

可是这篇炼器功法,竟然是将自身炼制成一种法宝,这种方法,闻所未闻,实在是太疯狂了……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心情平静下来之后,罗征也想明白了,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未尝就是一种坏事!

这世间的法宝武器分为五个阶段,分为玄器,灵器,仙器,圣器,神器,鸿蒙灵宝,其中每个阶段还分为上中下品。

而罗征的身体,刚刚被炼制成了法宝,仅仅属于最为低级的玄器。

用宝物的等级形容自己,的确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罗征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从地窖唯一的通风口望出去,天色已经蒙蒙发亮,不知不觉竟然折腾了一夜。

说来也奇怪,一夜未眠,他竟然没有丝毫的倦意,反而神采奕奕,精神好得不得了。

而且此刻他的心情也宁静下来,全然没有了昨夜那种焦躁,还是书上的道理说得好,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只有稳定心神,才能沉着以对。

他将书本燃烧的灰烬仔细打扫一番,又把水缸挪回了原位后,这时,地窖口又传来了一阵开锁的声音,挨打的时间又到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百炼成神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