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6章 警花的偷袭

更新时间: 2017-05-23 08:48:18 字数:3131

刘芒拐进一条小巷,这个时候,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在他的后腰上。

“别动,我们是便衣警察。我们怀疑你贩毒,跟我们走一趟吧?”便衣们把刘芒围了起来,他们全都掏出了枪。

“你们真的是警察吗?”刘芒皱着眉头,“凭什么说我贩毒?你们有证据吗?”

“我们请你回警局协助调查。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一个便衣大声说道。

刘芒根本就不把这些带枪的便衣放在眼里。凭他的实力,他可以轻松夺走某一个警察的枪,接着一枪一个,把这些警察全部爆头。

不过,这里是法纪森严的华夏国,刘芒只想着过普通人的生活,没必要大开杀戒。

“小李,你把他拷起来!”便衣头子吩咐手下道。

“不是请我回去协助调查吗?为什么要拷我?”刘芒大声质问。

“少废话!你如果拒捕,我有权把你当场击毙。”便衣头子恶狠狠的说道。

刘芒有些纳闷的看着便衣头子。“老子根本就不认识你们,为什么你们要抓我?难道你们是受了别人的指使?这个人是谁?是不是许舒?”

刘芒的罪过的警察,只有许舒一个。所以,他以为这帮便衣,是许舒派来的。

“许舒是谁?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便衣头子阴着脸,他已经调查过了,刘芒只是一个老师,没有任何背景和后台。

这帮便衣都是胡龙的下属。胡龙已经发过话了,要废了刘芒的一只手。

只要办成了这件事,便衣们个个升官发财。

“刘芒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不长眼,打了胡龙的表弟马宝!”便衣头子心中暗道。

便衣们把刘芒强行押上车。车子跑了大约一刻钟,在一栋居民楼的大门前停了下来。这是一栋还没有来得及拆迁的空楼。

“这里不是警察局、、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刘芒明白了,他被这帮便衣警察绑架了。

“少罗嗦!你要是敢大喊大叫。老子就请你吃枪子!”便衣头子用枪指着刘芒的后脑勺,押着他下了车。

很快,刘芒被便衣头子推搡着,走进了一间空房。

一个大胡子便衣冲着刘芒阴笑道:“小子,有人看你不顺眼,现在你落到我们的手里,你也不要怪我们,要怪就怪你自己不长眼。”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刘芒盯着大胡子,“我知道,今晚我是栽定了,但我不想做个糊涂鬼!”

“好,我就让你做个明白鬼。”便衣头子很冷淡的问道:“你认识马宝吧?”

“马宝是谁?”刘芒早就把这个人给忘了。

“你别装蒜。马宝就是夜猫子酒吧的老板。昨天晚上,你把他给打了。怎么,才过了一天,你就不记得他了?”大胡子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原来是这小子。要不是你们提醒我,我早就把这个小人物给忘了。”刘芒笑着点点头。

他么的,原来是这个老小子想整我!等老子摆平了这几个便衣之后,老子一定要玩死那个马宝!

“马老板可不是个小人物。他是我们胡局长的表弟,你他么的不长眼,连他都敢打,我看你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啊!”便衣头子冷笑道。

“我想和你们胡局长谈谈。你们这帮警察,居然沦为了马宝的打手,实在是太可悲了。”

“可悲你妈!”刘芒的话激怒了大胡子,他发力推了刘芒一把。

刘芒稳稳的站着,纹丝不动,大胡子却被反弹了回去。

“敢袭警,罪加一等!”大胡子以为,刘芒的双手已经被拷了起来,对他没有多少威胁。

于是,大胡子一脚朝刘芒的裆部踢去。

刘芒侧身,轻松躲过大胡子的脚踢。紧接着,刘芒一个反击,把大胡子踢倒在地。接着,刘芒双臂肌肉胀鼓鼓的,大喝一声,手铐居然让他硬生生的崩开了!

便衣们目瞪口呆。

这小子到底吃什么长大的?好生猛的怪力!

双手重获自由的刘芒,恢复了世界第一佣兵的本色,他三拳两脚,就把九名便衣打得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便衣头子傻眼了。他们这十个便衣,可都是警队中的精英。

在刘芒的手下,他们居然连一招都撑不住。

情急之下,便衣头子开了一枪,却连刘芒的衣角都没打中。

便衣头子还想开第二枪,但是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刘芒轻松的夺走了便衣头子手里的枪,一枪托砸在了便衣头子的脑袋上。他这一下砸的非常的有技巧,便衣头子被砸晕了,却没有生命危险。

之后,刘芒掏出手机,主动报了警。

大约过了十分钟,一队武装到了牙齿的特警,冲进了刘芒所在的房间。带队的居然是刘芒的老熟人。

十名战斗经验非常丰富的带枪便衣,全都被打趴在地,只有刘芒一个人,毫发无伤的站着抽烟。见此情景,特警们都傻眼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警花许舒把枪口对准了刘芒的脑袋,很严肃的问道。

“说来话长。”

“那就请你跟我去警局,我有的是时间,听你把事情说清楚。”

“正合我意。”

十五分钟后,苏城警察局的审讯室。

“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苏城警察局的一把手。”刘芒一边抽烟,一边淡笑。

“我也没想到,你的身手居然这么好。”许舒若有所思的看着刘芒。

十五分钟前,得知城里发生枪战,许舒来不及换警服,她穿着包臀裙,脚踩七厘米的高跟鞋,率领着一队特警,用最短的时间赶到枪战现场、、没想到,刘芒也在那里。

两个小时后,经过一番仔细的调查,枪击事件的前因后果,许舒已经调查清楚了。

对胡龙这样的警界败类,许舒非常的厌恶。

趁着这个机会,许舒已经把胡龙的职务给一撸到底。

这一手杀鸡儆猴,耍得很漂亮。那些不把许舒这个新任警察局长放在眼里的人,再也不敢小看许舒了。

与此同时,胡龙和他手下的那十个便衣,也没有想到,刘芒居然是许局长的朋友、、踩人踩到了铁板,这下子,胡龙他们在警界,肯定是混不下去了。

刘芒和许舒离开警察局,并肩走在大街上。

“刘芒,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许舒的声音突然变得很温柔,刘芒听了,全身骨头发软,色心萌动。

“什么事?你问吧。”刘芒的脸上挂着淡定的笑容。

这警花妞的态度,怎么变得如此温柔?要是她一直都对我这般温柔,那我可就爽了。

“刘芒,你的身手是跟谁学的?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会甘心当一个老师?”许舒柔声问道。

“一言难尽啊。”刘芒面对许舒,警花妞的体香,一个劲的往刘芒的鼻子里钻。

“现在这个社会,身手好有屁用。有钱才是硬道理。我觉得当老师挺不错,每个月能赚三千块呢。”

“每个月赚三千块,就让你高兴成这样啊?你也太没有出息了。”许舒为刘芒感到悲哀。“说正经的,你的功夫是跟谁学的?你回国之前,究竟是干嘛的?”

“嘿嘿,你干嘛这么关心我的过去?难道你想倒追我?”刘芒把整张脸,都凑了过去。

“滚!”许舒连忙往后退了两步。“你长得这么普通,本姑娘怎么可能会看上你?”

“那我凭什么告诉你,我的过去?”刘芒收起了笑容,把许舒甩到了身后。

他么的,老子最反感那些,自以为长得有几分姿色,就摆出一副女王架子的女人。

许舒一阵无语。她能感觉到,刘芒对她的态度,已经变得有些冷淡了。

“臭小子,你竟敢甩冷脸给我看?”许舒一跺脚,银牙暗咬,追了上去。

“找个地方,咱俩单挑!”许舒挡住了刘芒的去路,冷着脸道。

“我要回去睡觉,没工夫和你单挑。”刘芒笑得有些坏。

他么的,单挑武功有什么意思?你要是和我单挑床功,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许舒活动了一下白嫩的脖颈,冲着刘芒勾了勾食指。“上次那笔胀,我还没和你算清楚呢。今天你是跑不掉的,出招吧!”

“我认输行不行?”刘芒的脖子往后缩了缩,他的目光停在了许舒腰间的枪套上。

上一次,许舒三枪击毙了三个悍匪,枪枪爆头。她的枪法快准狠,给刘芒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你放心,这次我不用枪,也能把你打得哭爹喊娘!”

说完,许舒娇喝一声,发力朝刘芒冲了过来。她的第一招就是凌空侧踢。高跟鞋裹着美足,直往刘芒的脸上扫去。

“嗨嗨,许警官,你腿抬这么高,不怕走光吗?”

“许警官,你还真打啊?我可要还手了!”

“你这双美腿,又长又白。”刘芒左躲右闪,身法如同游鱼一般灵活。

许舒打不着刘芒,反倒被刘芒口头调戏,气得她站在原地,娇喘吁吁。

“累了吧,擦擦汗。”刘芒掏出一方纸巾,递了过去。

看到刘芒中计,毫无防备的走到自己身边,许舒狡黠的一笑,突然发起了偷袭。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终极狂兵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