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七章,我要娶你做媳妇

更新时间: 2017-05-22 16:46:36 字数:3232

“乔乔,小雪,你们回来得正好。”江琴一见到孟乔和凌雪,马上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笑着说,“你们看这院子这么大,我正好在院子里搭个鸡屋喂几只土鸡,等小雪怀了孩子,就有土鸡和新鲜鸡蛋吃了。现在市场上的鸡都是天天喂药的,吃了对宝宝不好。”

“妈......”凌雪本来就容易脸红,听到江琴这话早已双颊飞红,羞答答地躲在孟乔身后。

“妈,你也太性急了吧?我和小雪才刚结婚,我们还想多过两年二人世界呢。”孟乔一见到凌雪这个娇羞模样,也不管母亲在不在身边,把凌雪捞进怀里,毫不避讳地在凌雪脸上放肆一吻,这家伙的吻总是和他的人一样跋扈霸道,“现在就弄一小家伙出来捣蛋,我可不干。”

“你们放心,生个孩子不会影响你们过二人世界的。”江琴笑盈盈地望着凌雪,“小雪你只管生,生下来我来帮你们带,保证不会让你们操心的。”

“妈,我还小呢,我不想这么早要孩子的。”凌雪红着脸小声嘀咕。

“小雪,二十二岁也不算小了,妈妈是你这年纪的时候,都已经两个孩子了。”江琴笑道,“再说,乔乔都快三十了,如果结婚早,他早该做爸爸了。”

“好了,好了,妈。”孟乔舍不得凌雪为难,连忙抢过话头,笑着搂住凌雪,“你想要孙子那还不容易?晚上我和小雪努努力,保证给你弄一大胖孙子出来。”

“这孩子不知羞。”看到小两口这样恩爱,江琴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小雪,乔乔若是欺负你,你就来告诉妈,妈帮你锤他。”

“妈,妈,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儿子?过去你就老护着姐姐,现在又护着小雪,你说,我是不是你和老爸从天桥上捡回来的?”孟乔一手搂住凌雪,一手揽过母亲,把头搁在母亲肩头,笑得一脸无邪。

“天桥上捡回来的?”正说笑着,孟海澄笑盈盈地从门外走进来,“你捡一个回来我看看。”

“爸,妈妈和小雪欺负我,你可得为我主持公道。”孟乔笑着接过父亲手上的包,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这样的孟乔,凌雪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一直都是那样冷硬,那样强势,训练场上那样飞扬跋扈的他,此刻却充满了孩子气的天真和柔软。

在凌雪心里,这样的孟乔,反而更加真实,更加可爱。在自己的母亲身边,他不再是那个冷酷无情的队长,不再是那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他只是一个快乐单纯的孩子。

望着孟乔快乐的笑脸,凌雪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景昊时薄薄的晨曦中他桀骜孤单的侧影。

如果真如叶紫所说,景昊的父亲不是亲生父亲,景昊的母亲又会是怎样的一个女人?景昊究竟生活在一个怎样的家庭?他是否也可以和孟乔一样,在自己的母亲面前笑得这样开心?他是否也能拥有这样的单纯的快乐和温馨?

公安局的家属区和法院的家属区相距不远,凌雪和孟乔在公婆家吃过晚饭,又来到法院凌雪家坐了一会。凌雪的姐姐凌霜和姐夫江天正巧也回娘家来吃饭。

凌霜是蓉城外国语学校的校长,江天是蓉城最大的五星级酒店江天大酒店的总经理。

“小姨父,这一次,你又给我带什么好玩的来了?”一见到孟乔,凌霜四岁的女儿江婷便跑过来腻到他身上再也不肯离开。

孟乔霸道冷峻,却特别喜欢江婷,每次来凌雪家都会给江婷带来很多出其不意的小玩意,子弹壳做成的小吊坠,小口哨;鹅卵石刻出的弥勒佛,不倒翁,或者是一枚能吹出好听的曲子的小树叶。

所以每次见到孟乔,江婷都会像一条小八爪鱼一样爬到他身上,嘟着圆圆的小嘴巴从上到下把孟乔那些棱角分明的眉毛,眼睛,鼻子,嘴,从上到下亲一遍。

凌雪总觉得江婷这孩子的性格像极了她的父亲江天,江天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人也长得一表人才,却是一个特别缠~绵特别腻歪的男人。

结婚五六年了,他对自己美丽的妻子依然一往情深,恨不得时时刻刻腻在她身边。即使来娘家坐一坐,也总是要和凌霜黏在一起,搂搂抱抱挨挨擦擦的,怪不得凌飞给他取了个诨名叫“牛皮糖”。

凌雪的父亲凌慕凡是蓉城市人民法院的院长,母亲颜华是蓉城市农业银行的行长,凌慕凡才华横溢,温文儒雅,颜华出身名门,美丽优雅,两口子结婚二十年多年相敬如宾。

凌雪家里唯一不靠谱的就是那个天马行空,风流不羁的弟弟凌飞。这家伙仗着自己长着一副好皮囊,又靠着父亲的关系混进了政法大学,不满二十岁的年纪,女朋友却足足可以组成一个加强连。

一家人说说笑笑,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等到凌雪和孟乔开车回到自己在水岸江南的新家时,夜已经很深了。

一回到家里,凌雪还来不及换好衣服,孟乔的双臂就缠了上来,半搂半抱地把凌雪禁锢在他钢筋铁骨一般的怀抱里,灼热的吻铺天盖地落下来,孟乔的手早已迫不及待地探进她的衣襟里。

“孟乔,今天跑了一天,身上都馊了,你先让我冲个凉。”虽然凌雪并没有真心打算拒绝孟乔,可是他这样炙热的方式,她还是不太习惯。双手抵在孟乔的胸前,轻轻对他说。

“你是我媳妇,我不嫌你馊。”孟乔被体内腾升的火焰燃烧着,哪里肯就这样放开她?

“可是这样我身上不舒服,粘乎乎的。”凌雪无奈地望着孟乔,心里有了一些不快。他这个人就是这样蛮不讲理,当初他就是这样蛮不讲理地夺走了她的初吻,蛮不讲理地闯入了她的生活。

在凌雪的潜意思里,她想象中的初吻,是温柔缱绻的,是缠~绵悱恻的。那种发乎于心,动之于情的感觉,应该是令人终生难忘,刻骨铭心的。

凌雪心中一直有一个美丽的梦,她梦想着能和景昊拥有这样一次刻骨铭心的初吻,梦想着有朝一日景昊能够将她温柔地拥入怀中,给她一个温馨宁静的港湾,给她一种如沐春风的温暖。

可是孟乔这霸王给她的初吻,她连味道都没来得及记清楚,更不要说什么温柔缱绻,缠~绵悱恻,简直就是强取豪夺。

记得军训结束那一天,孟乔给他们上完最后一堂队列课,训完最后一次话,在把他们这一个月的军训总结得一钱不值,宣布军训结束的时候,他突然点到了她的名字,把她单独留了下来。

凌雪原以为随着军训的结束,她的恶梦也就顺理成章地宣告结束了。她没有想到,这个万恶的孟老虎依然阴魂不散,不肯放过她。

凌雪不知道自己又有什么地方触犯到了这个霸王,以为他又要想出什么高招来惩罚她。苏苏,小绿都为她捏着一把冷汗,和景昊一起远远地站在训练场边望着她。

自从那个雨天她骂了孟乔两句惹到了这个霸王,孟乔似乎就没有一刻不思谋着要找她的麻烦抓她的小辫。每当她的视线无意中和他撞上,她总能看到他正冷着个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一逮着机会就拿她杀鸡给猴子看。

凌雪做梦也没想到,孟乔竟然径直走到她身边,轻描淡写地对她说:“凌雪,从这一刻起,我不再是你的教官,我是你的男朋友了。”

凌雪吓了一大跳,好半天醒不过神来,迷迷瞪瞪地问了他一句,“你说什么?”她知道他霸道,知道他跋扈,知道他肆无忌惮,可是他这表达爱情的方式也太奇葩了吧?先把人整个半死,然后突然跑来告诉她,他要做她的男朋友。

“我说我是你的男朋友。”孟乔才不管凌雪心里想些什么,说得那叫一个气定神闲,从容不迫。那气势就好像是一个雄霸天下的霸主正在发号施令,只手遮天,随心所欲。

“您没发烧吧?孟教官?”凌雪莞尔一笑,掉头就走。凌雪就是这样,平时她一般不愿和谁争,和谁斗,可是一旦被人逼急了,她总能临危不惧,反戈一击。

“我为你发烧很久了,所以我决定我要娶你做媳妇。”孟乔对自己的企图丝毫不加掩饰,长臂一伸,凌雪就被他卷进了他的怀抱里。

“你干什么?!”凌雪又惊又怒,在他怀里又踢又打,没想到这家伙真有这么嚣张,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在大学校园里强抢民女。

“就干这个!”孟乔才不在乎什么光天化日,更不在乎凌雪那几下拳脚,俯下头来笑盈盈地望着她,猝不及防就在她气得发颤的双唇上放肆一吻。他就这样嚣张跋扈地当着她最爱的景昊的面,夺走了她的初吻。

“想起什么啦?小脸拉的这么长?”见凌雪默不做声,也不管她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孟乔吻住她的双唇,用舌尖撬开她的唇齿,缠住她的小舌,又是一个霸道嚣张的长吻。

“我在想,你是不是对你认识的每个女人,都这样霸道嚣张,蛮不讲理?”凌雪盯着孟乔,一脸嗔怒。

“我怎么霸道嚣张,怎么蛮不讲理啦?我不就是没让你去洗澡吗?要不咱俩泡个鸳~鸯浴去?”孟乔也笑起来,故意把鼻子凑到凌雪面前放肆一闻,“不过,我还就喜欢我媳妇身上这股味道,酸酸甜甜与众不同。今天晚上,咱就完成老妈交代的任务,给她做个孙子出来。”

说完,抱起凌雪就往卧室里走去。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闪婚晚爱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