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六章,你这是在吃醋吗

更新时间: 2017-05-22 16:46:36 字数:3041

凌雪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刚才战友们的玩笑她也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孟乔今年三十岁,身体强健,帅气张扬,凌雪绝对不会天真到会以为自己还是他的初恋。可是看到田晓柔当着她的面这个骄横跋扈,肆无忌惮的样子,凌雪心里还是有一些不舒服。

“怎么,孟乔,不打算介绍一下吗?”看到凌雪静静地打量着自己,田晓柔收敛了一下自己的目光,凌雪眼中的澄澈与宁静,让田晓柔不敢再过分放肆。

“小雪,这是我们大队长的千金,机要科科长田晓柔。”孟乔含笑望着凌雪,把田晓柔介绍给她。他正要向田晓柔介绍凌雪,凌雪主动向田晓柔伸出手来,望着她甜甜一笑,“晓柔你好,我是凌雪。”

田晓柔没有去握凌雪的手,语气里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傲气和霸气,“凌雪,我比你大,你是不是应该称呼我的职务或者叫我一声姐姐?你不是大学生吗?怎么这么没大没小没规矩?”

孟乔正要开口,凌雪轻轻拉了他一下,依旧甜甜地笑着,施施然站在田晓柔面前,清脆的嗓音宛若黄莺出谷,“晓柔你说的不对,论职务,你和孟乔是平级。论年龄,你是比我大,可是孟乔比你大。我是孟乔的妻子,照规矩你应该先叫我一声嫂子才对。”

“嗬!”凌雪这声“嫂子”一出,房间里立刻响起一片哗然之声。邵杰远远地站着,静静地望着凌雪,温润的眼眸里满是赞赏和惊艳,似乎在回味着刚才他叫出那一声“嫂子”时凌雪蓦地飞红的羞怯。

听到凌雪当面声称她是他的妻子,孟乔更是忍不住搂住凌雪,手指插进她的头发里,宠溺地揉搓了几下,眼中的惊喜与疼爱昭然若揭。孟乔最动心的就是这一点,别看这丫头平时一脸娇憨,一旦被人一逼,她总能出其不意地予以最有力的反击,从来不屈服于任何霸道和强权。

“你!”田晓柔羞愤交加,气的满脸通红指着凌雪。从十八岁第一眼在父亲的办公室见到从军校毕业的孟乔,苦苦地追了孟乔这么多年,她把自己最美好的年华都虚掷在这个男人身上。从十八岁的花季年华,到二十八岁青春渐老,孟乔从来没有给过她一个笑脸。

可是她就是放不下这段感情,孟乔就像是一株艳丽的罂粟,深深地长在她的心底,明知这植物带着无法根除的毒,她却狠不下心来把他从心里拔除。这么多年,她看着孟乔身边的女人来了又去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真正能够让孟乔臣服于她们的石榴裙下。

田晓柔早就听说了孟乔和凌雪的事情,可是她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这么多年她早已习惯了孟乔那套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游戏,每一次,她都只是远远地看着一笑而过。她始终坚信,能够坚持守望到最后的,一定是她田晓柔。

直到前几天突然得知孟乔结婚的消息,这才明白她对孟乔的那份痴心守望,是多么可笑和滑稽。今天她特意跑到这里,她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那个狂傲霸气的男人终于丢盔弃甲,勒马归心。

田晓柔万万没有想到,她见到的,只是一个羞羞怯怯,娇娇弱弱的小女孩。她更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羞怯娇弱似乎心智尚不成熟的小女孩,见到她的第一面,就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了她一个不折不扣的下马威。

“凌雪你马上给我道歉!”田晓柔出生将门,几曾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妒火中烧的田晓柔再也顾不得什么尊严,顾不得什么风度,指着凌雪声嘶力竭一声嘶吼。

孟乔立刻挺身拦在凌雪面前,横眉立目瞪着田晓柔,“田晓柔你别太过分啊。”

“孟乔,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吸引了你,值得你这样维护她?”看到孟乔这样宠着凌雪,田晓柔越发心有不甘。

孟乔轻轻揽住凌雪,目光柔柔的看向她,微微一笑,毫不掩饰眼中的深情和宠溺,“在我的眼里,小雪是无价宝。”

“孟乔,你狠!”这么多年的苦苦煎熬,苦苦等待,等来的就是这样触目凄凉的一场空梦,田晓柔终于泣不成声,夺门而出。

田晓柔一走,白白嫩嫩,文文静静的纯爷们高晓玲马上起身告辞,追了上去。

“孟老虎,你明明知道你就是长在田晓柔心里的一根刺,你就不能在她面前悠着点吗?”秦峰指着孟乔笑。

“是她先对小雪无礼,怪不得我不留情面。”孟乔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再说,我对她狠点,对她有好处。”

“孟乔这话说得不错,感情的事,长痛不如短痛,拖泥带水的对谁都没有好处。”方涛是孟乔这几个战友中年龄最大,也是唯一已经成家有了孩子的,所以他一开口,总是不忘拽着几分老大哥的模样。

“凌雪,今天的事你别介意,孟乔和田晓柔的事,我们大队的人都清楚,就是田晓柔一厢情愿,和孟乔无关的,你别怪他。”邵杰一直默默地坐在一旁,直到秦峰,方涛起身告辞,他才站起身笑着对凌雪说。

“我不会介意的,邵杰,即使他们有什么,那也是过去的事。”凌雪笑容清浅,态度坦荡。

从田晓柔哭着离开,一直等到战友们告辞离去,凌雪始终微笑着和他们谈笑自若。直到和孟乔坐进猎豹准备回市里,凌雪才冷着脸噘着嘴再也不搭理孟乔。

“小雪,你别误会,我和田晓柔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孟乔一边开车一边向凌雪解释,其实今天孟乔看到凌雪在战友们面前这样的表现,心里既感激又有些愧疚。

换做是别的女人,说不定当场就会和田晓柔撕扯起来,或者大哭大闹不依不饶,凌雪却在战友们面前给足了他面子。这反倒让他对昨晚出手打景昊生出了一丝歉疚。

“孟乔你以前一定是个花心大萝卜,肯定是你对不起人家田晓柔,所以她才拿我撒气。”凌雪气呼呼地说。

“我向你发誓,我真的不是花心大萝卜,我顶多也就是一棵有一点点点点花心的小菜花而已。”孟乔用手比着小菜花的形状,嬉皮笑脸地打算蒙混过关。

“你都把人家惹哭了,你还是小菜花?”凌雪可没那么好糊弄。

孟乔哭笑不得,“田晓柔喜欢我,可是我不喜欢她,这不能算到我头上吧?”

凌雪振振有词,“为什么不算到你头上?如果你不去招惹别人,她会无缘无故喜欢你吗?”

“小雪,我向你发誓,我真的没有去招惹人家,更没有喜欢过田晓柔。”孟乔拉起凌雪的手,又哄又劝又揉搓。

“你以为我是傻子呢?田晓柔条件那么好,人又长的那么漂亮,你会不喜欢她?”凌雪依旧不依不饶,嘟着嘴气呼呼地甩开孟乔。

“小雪,你这是在吃醋吗?你吃醋了,是吗?”孟乔当路一拦把车停下,望着气得小脸通红的凌雪,心头突然涌过一阵狂喜,或许,凌雪的心里也是在乎他的?

“孟乔,你干什么呢?你把车停在大马路上,没听到后面的车在鸣笛催你吗?”郊区的路不比市区,被孟乔的猎豹拦路一挡,后面的车队便堵成了长龙。凌雪望着蛮不讲理的孟乔,一脸的无奈。

“他们鸣不鸣笛我管不着,有本事他们从我身边超过去。”孟乔霸气横秋地把脸凑到凌雪面前,“我只问你,你刚才是不是吃醋了?”

“我才不会为你吃醋呢。”凌雪当然不肯承认,把头扭向车窗外,听着后面此起彼伏的喇叭长鸣,口气却不得不软了下来,“你就是个混蛋,孟乔。”

孟乔立刻倾身过来吻了她一下,“傻瓜,我是你的老公,你为我吃醋不是天经地义的吗?”说完这才摆正车身,开着车一路飞驰,甩开身后的喇叭长鸣。

“你别臭美了。”凌雪嘴里不饶人,可是听到孟乔说到老公两个字,她还是忍不住脸一热,一种前所未有的情愫从她心头升起。

回到市区,凌雪和孟乔回了一趟住在公安局的公公婆婆家,孟乔的父亲孟海澄和母亲江琴都是军人出身,孟海澄转业到地方后担任蓉城市公安局局长,江琴转业后没有再出去工作。

孟乔的家庭很和睦,很民主,每次来到公婆家,凌雪都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只是孟海澄在公安局工作,平时很少在家。孟乔的姐姐孟瑶两口子都在市刑警队工作,一年四季难得有几天空闲时间,很少有时间回家看望父母。再加上孟乔在部队也很少有时间回家,所以江琴一个人在家,难免会有些寂寞。

江琴这一寂寞,自然就会把主意打到孙子身上,这不,孟乔和凌雪一走进院子,就看到江琴正累得满头大汗在院子的角落里敲敲打打鼓捣一个小木屋,孟乔拉着凌雪走到她身边,疑惑地问:“妈你这干嘛呢?弄得灰头土脸的?”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闪婚晚爱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