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五章,为你筑起的小巢

更新时间: 2017-05-22 16:46:36 字数:2981

凌雪还来不及思想,孟乔已经吻着她。

“孟乔,孟乔,大白天的你干什么?......”借着喘息的机会,凌雪双手用力撑在孟乔胸前。

“白天怎么啦?”香衫半解,罗带轻分,孟乔的吻,带着前所未有的强势。

“小雪,你还记得你曾经写在日志里的那几句诗吗?”激情过后,孟乔靠着床头坐起来,把凌雪搂在自己健硕强劲的臂弯里,望着凌雪酡红的双颊,轻垂的眼眸,孟乔浅浅一笑,静静地问。

“哪几句诗呀?”凌雪枕着他坚实的臂弯,把脸埋进孟乔的怀里,却不敢睁开眼看他的眼睛。即使此刻,她已经和他水乳~交融,凌雪依然不敢坦然地迎视这个张扬跋扈的男人。

凌雪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在别人面前,她都能谈笑从容,举止自若,唯独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不能从容,她没有自信,总是不由自主地被他主宰,被他征服。

“我安心地栖息在/你用双臂/为我筑起的小巢......”孟乔燃起一支香烟,浓浓地喷出一口烟雾,把脸埋进烟雾里,轻轻吟诵。

“......任你温暖的气息/吻我/如溢满花香的海潮。”凌雪轻轻阖上双眼,泪水从眼角悄然滑落。曾几何时,也有这样一个坚实的臂弯,为她筑起一个安静的小巢,每天供她在那里安心做梦。也有一种温暖的气息,吻她如溢满花香的海潮。

“小雪,我知道这首诗里的你,不是指我。”孟乔轻轻拂去凌雪眼角的泪痕,吻了吻她的脸颊,“可是小雪,我真心希望,我能用我的双臂,为你筑一个爱的小巢。”

说完,孟乔掐灭烟头,扶起凌雪,将一个翠绿欲滴的四叶草形状的玉佩,挂在凌雪雪白粉嫩的脖子上,然后在她的额头轻吻了一下,静静地对她说:“小雪,这是我特意为你定制的一枚幸运玉佩,四叶草的四片叶子,代表的是爱情,希望,信心和幸运。我希望你能时时刻刻带在身旁,这样幸运和希望就能时时刻刻陪伴在你左右。”

“孟乔。”凌雪双臂环住孟乔,此刻的孟乔不再是那个英姿煞爽,张扬跋扈的军人,他只是一个洗去征尘,温柔宠溺的丈夫。凌雪依偎在他温暖坚实的怀抱里,千言万语哽在喉头,又一次潸然泪下。

七年,她已经走过太长太长的爱情长跑,那是一段风光旖旎的璀璨年华,却犹如一场瑰丽虚幻的梦境。

景昊的爱,像一片海,美丽,炫目,一望无边,烟波浩渺。这七年她就像漂泊在这茫茫大海上的一叶孤帆,蓝天碧水,风光如画,可是无论她怎样拼命划行,她也看不到靠岸的方向。

孟乔的爱,像一座山,踏实,沉稳,伸手可及,让人依靠。此时此刻,凌雪只想倚靠着身边的孟乔,无论他是一座雄奇秀伟的高山,还是一片荒凉沉寂的浅丘,她只想和他静静相依,和他默默相守,相守一生宁静平淡的时光。

“好了,你是我孟老虎的媳妇,老这么爱哭怎么行?”孟乔笑着把凌雪扶起来,凌雪还沉醉在刚才他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感动中,他却又凑在她耳边意味深长地说,“今天委屈你了,下次我一定去买一张让你睡得舒舒服服的大床回来。”

凌雪的脸蓦地一热,“孟老虎,你要不要脸啊!”

孟乔搂住凌雪纵声大笑,两个人倒在床上又是一番无休无止的揉搓,看看将近中午,孟乔才把凌雪从床上拉起来,“小雪,起来好好收拾一下,我们回家。部队条件太艰苦,这段时间你回家好好上班,等我忙完军区的‘八一’文艺汇演,我们就一起休假,我会补偿你一个浪漫的蜜月之旅,好不好?”

“孟乔,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新娘子来部队也不打声招呼。”凌雪和孟乔刚刚收拾妥当,几名身穿军装的战友边说边笑从外面走了进来,其中还有一个女军人。

凌雪吓了一跳,赶忙从孟乔身边走开。孟乔却把她拉过来,双臂紧紧地环住她,毫不避讳地拥着她转过身来面对着走进来的几个战友。这几个军官中,凌雪认识的,只有刚刚在训练场上远远见过一面的指导员邵杰。

一见到凌雪,邵杰就温和地笑着问她,“嫂子,部队不比家里,条件艰苦,不知道你在这里还住得习惯不?”

凌雪刚才进大门的时候,就被值班员一句“嫂子”叫得落荒而逃,现在听到邵杰又这么称呼她,立刻飞红了脸,眉眼低垂对邵杰说:“指导员,你还是叫我名字吧,我年龄比你小,你不要叫我嫂子......”

“那好,我不叫你嫂子。”邵杰望着凌雪娇羞莞尔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失神,随即温和地一笑,“我和队长一样叫你小雪吧,那你也答应我,不要叫我指导员,就叫我邵杰。”

“你还是叫她凌雪比较好,小雪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的称呼。”孟乔把凌雪往怀里一揽,目光凌厉地望了邵杰一眼,邵杰刚刚那一愣神,怎能逃得过他的眼睛?凌雪却对这一切浑然不觉,心想这个孟乔真是霸道惯了,连别的男人叫她一声小雪他都要管着。

“孟老虎,你也忒嚣张了吧?邵杰叫声小雪怎么啦?知道你小子老牛吃嫩草,找了个细皮嫩肉的漂亮小老婆,你也用不着当着我们这些王老五的面这么秀恩爱吧?”一个身材颀长,眉清目秀的年轻军官大大咧咧走到孟乔身边,一把把凌雪从孟乔怀里拖开,给了她一个大喇喇的熊抱。

凌雪没有躲闪,轻笑着任他抱住自己,她知道这些军人,一个个都喜欢开玩笑,他们狂放不羁却绝无杂念。

“小妹,孟老虎不让叫小雪,那我就叫小妹。”那军官随即放开凌雪,挑衅似的望了孟乔一眼,脸凑到凌雪面前,笑嘻嘻地自我介绍,“小妹,来认识一下,我叫秦峰,三中队中队长,我虽然比孟老虎小那么几个月,但是比你大,所以我就是你哥,下次要是孟乔这小子胆敢在你面前耍威风,你就跟哥说,哥替你锤他。”

孟乔笑着踢了秦峰一脚,“秦峰你这是什么鬼话?什么叫老牛吃嫩草,什么叫小老婆?小雪可是我的正经原配。”

“原配?弟妹,我是政工科专管干部审查的,他们干部那点破事莫想逃得过我的法眼。我可告诉你,上次孟老虎带来的可不是你。”一个长得白白嫩嫩,文文静静书生模样的小个子军官立刻细声细气地揭孟乔的老底,随即向凌雪伸出一双比女孩子还要柔滑修长的小手,“我叫高晓玲,高大帅气的高,东方欲晓的晓,玲珑剔透的玲。你别看我名字秀气,人长得也秀气,我可是真正的纯爷们。”

一听到高晓玲的自我介绍,凌雪忍不住抿着嘴轻笑出声,心想,你这纯爷们的名字也太秀气了吧。

“弟妹,我是方涛,二中队中队长,你别听他们这群猴崽子胡诌,天下人都知道咱东北人厚道,实诚,哥哥我就从不说瞎话。”一个皮肤黝黑的大高个子操着一口地道的东北口音,瞪着一双特别实诚特别厚道的眼睛望着凌雪,“不过,哥哥还是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孟乔上次带来的,还真不是你。”

“我踢死你们这帮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孟乔哈哈大笑着从方涛手中拉过凌雪,追着他们就是一通拳打脚踢。

“孟乔,如果我们不来,你是不是打算就这么一直金屋藏娇啊?”一直冷冷地站在一旁没有出声的那位女军官这时才走上前来,含怒含怨地望了孟乔一眼,目光随即转向凌雪,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上下逡巡。

孟乔搂着凌雪,眉目疏离地笑着对那个女军官说:“田晓柔,金屋藏娇这词你用得不对,小雪可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

“不就一个词吗?你至于这么计较吗?”田晓柔一脸的不屑和幽怨。

凌雪注意到,这个田晓柔看上去二十七八岁年纪,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田晓柔身段苗条,个头高挑,皮肤微黑,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反而增添了几分性感和妩媚。即使只是穿着一身普通的军装,也遮掩不了她的妖娆与风韵。

唯一让人感到遗憾的是可能和她的年纪有关,即使她已经很刻意地化了淡妆,依然掩饰不住她眼角浅浅的鱼尾纹。再加上她的嗓音粗噶,给人一种典型的北方女汉子的感觉,和她的妩媚妖娆形成了一种非常强烈的反差。

看到她刚才看向孟乔时含嗔带怨的眼神,凌雪断定这个田晓柔和孟乔之间肯定不简单。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闪婚晚爱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