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四章,谢谢你没离开我

更新时间: 2017-05-22 16:46:36 字数:3202

尽管刚才在大门口值班的那个一脸青春痘的小战士一声响亮的“嫂子”叫得她落荒而逃,看到道路两旁花木葱茏,姹紫嫣红,凌雪还是感觉说不出的愉悦。相比城市的喧嚣,部队真是个清幽静美的好地方,难怪孟乔过去老是怂恿她跟他来部队看看。

凌雪穿过玉兰花开和香樟蔽日的营区大道向着值班员指示的宿舍方向走去的时候,她突然间看到了训练场上的孟乔。凌雪不得不承认,孟乔虽然跋扈,但是他的确是个帅气的男人,正如小绿那小花痴说的,就是一件黑不溜丢的破雨衣,他都能穿出明星一般的风采。

孟老虎果然名不虚传,尽管昨天晚上吃了那么大一个憋,此刻的孟乔依然器宇轩昂,霸气飞扬。此刻,他正穿着一身简单的黑色迷彩作训服,背对着她站在离她不远处的一个小土坡上,双手举着一支长长的水枪,对着水坑里一群泥猴子似的战士毫不留情地疯狂扫射。

“你发什么呆?早上没吃饱啊?傻不愣登的!”孟乔突然爆喝一声,举起水枪,直直的水柱铺天盖地向一个白白胖胖的小战士头上喷去,“莫非,说你呢!你东张西望的看什么看?有什么西洋镜那么好看?”

凌雪认出来了,这个小战士是孟乔的通讯员莫非,军训的时候莫非一直像个跟屁虫一样紧紧地粘在孟乔身边。此刻,莫非被孟乔手中的水柱浇得一个趔趄,却还是匍匐在浑浊的泥水里不断地朝她这边张望。

“队长,嫂,嫂子。”莫非被水柱浇得眼睛都睁不开,一边奋力往前扑腾,一边用手指着凌雪大声提醒孟乔。

莫非这一喊,水里的战士都齐刷刷把目光转向了凌雪,凌雪闪躲不及,只好红着脸干脆在路边的玉兰树下站下来。

“扫什么扫,嫂......”孟乔一边大声训斥,一边黑着脸顺着莫非手指的方向看过来。与凌雪视线相接的一瞬间,孟乔微微一愣,随即无声地笑了。玉兰树下的凌雪一身嫣红的时尚休闲服,配上白色的休闲运动鞋,那种穿在一般人身上俗不可耐的颜色,穿在皮肤白皙长相甜美的凌雪身上,使她越发显得美丽娇俏,青春洋溢。

孟乔丢下水枪,飞快地朝凌雪这边跑过来,战士们齐刷刷从水里跃起,狼一般“嗷、嗷”地欢叫着嬉闹着哄笑着,孟乔头也不回地大声命令,“嗷什么嗷,没见过女人啊?邵杰,你代替老子带队训练,不训得这群猴崽子爬不起来我拿你是问!”

“好了,按队长说的,开始训练吧。”邵杰是特战中队的指导员,和霸气张扬的孟乔相比,邵杰虽然年纪和孟乔同岁,但是邵杰饱读诗书,性情温文儒雅,沉稳内敛。他和孟乔在一起搭档多年,一文一武,一张一弛,配合得丝丝入扣,感情上也亲如兄弟。凌雪虽然是第一次见到邵杰,却经常从孟乔口中听说过这位睿智帅气的指导员。

孟乔跑到凌雪身边,接过她手里的小背包,朝着她粲然一笑,“你怎么来了?”

“你这是不欢迎我来吗?”凌雪转过头去,避开孟乔灼人的目光。和他认识这么久了,即使现在他们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凌雪依然不敢迎视这个男人犀利灼人的目光。心里却不由得暗叹一声,这家伙平日里冷着一张脸一副谁欠了他八百吊的样子,一笑起来还真是迷死人,一双眼睛幽深澄澈恰似水光潋滟的西湖水,闪烁着灼灼的光彩。

孟乔放肆地朗声一笑,用手拥住凌雪的肩头,“岂敢岂敢,我盼还盼不来呢。”

凌雪躲开孟乔,一边跟着孟乔往干部宿舍区走,一边不停地回头望向在泥水里跌打扑腾的战士,忍了好久还是忍不住问了孟乔一句,“你平时对你的兵,都是这么凶吗?”

孟乔脸一黑,伸手在凌雪脑袋上狠狠地揉了一揉,“我很凶吗?我对他们很凶吗?”看到凌雪在他面前依然一副不胜娇羞的模样,却又忍不住嘿嘿嘿嘿笑出声来。

“接触多了,觉得其实你也不是很凶。”凌雪也笑了,“其实你笑起来的时候还是挺好看的。苏苏,还有小绿,苏苏你认识,小绿你还记得吧?就是我们宿舍长得最漂亮的那个天津女孩,她就挺喜欢你的。她们都说你长得特帅,特有型,可就是发起飙来骂人的时候,蛮吓人的。”

孟乔似笑非笑地望了凌雪一眼,拉过她的手,“可是你却有胆当着我的面骂我冷血动物,说我没有人性。”

“那是因为我无知。”凌雪的手被孟乔握在掌中,就好像一个孩子的手被大人牵在手中。青天大白日的被他这样牵着,时不时有孟乔的战友从他们身边点头经过,凌雪虽然有一点不自在,却也觉得这双手很有力,很温暖。

“无知?怎么说?”孟乔饶有兴致地望着凌雪,看着她一会儿含羞带笑,一会儿又忍不住左顾右盼,眉眼飞扬。一双如水的明眸波光流转,精致的小脸表情生动。凌雪不是那种特别漂亮特别妩媚的女孩,却有一种形容不出的甜美娇憨,让人格外赏心悦目。

“你没听说过吗?无知者无畏。”凌雪抬起头瞥了孟乔一眼,心里说,当着几千师生的面被他责骂罚跑,白痴才能无畏,只是当时被他话语一激,不得不凭空生出几分无知无畏的勇气来。

“哈哈,好一个无知者无畏。”孟乔哄然一笑,忍不住伸手又在凌雪的发顶轻轻揉了一揉,“不过小绿漂不漂亮我没注意,她喜不喜欢我我也管不着。我的眼里只看见一个无知无畏的凌雪,在我眼里,天仙也比不上她漂亮。”

孟乔一本正经地说着肉麻的情话,一边俯下身来,肆无忌惮地凝视着凌雪的眼睛,似乎很满意凌雪对他的评价,“你是说,我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好看吗?”

凌雪心里腹诽着孟乔的狂傲自恋,嘴里却老老实实承认,“嗯,你笑起来的时候比冷着个脸好看多了,很温暖,很阳光。”望着孟乔幽深的眼底灼亮的阳光,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个男人。

尽管景昊一直都是那么孤傲,那么冷清,可是他偶尔在她面前开怀一笑的时候,也很温暖,很阳光。不知道他脸上的伤好点了没有?他伤成那样,今天该怎么去上班,怎么去面对叶紫?

凌雪还来不及细想,他们已经来到了孟乔的宿舍门外。凌雪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里原来应该是座小山,山上林木苍翠,鸟语花香,整个干部宿舍楼就依着山势建在半山腰上,说是宿舍楼,其实也就是十多栋红砖砌成的平房,错落有致地散落在高大葱郁的香樟树之间。

这里的每栋房子前面都种着各种不同的寻常花草,后面带着一个独立的小院。几条曲折蜿蜒的水泥马路把这十多栋平房连接起来,每栋房子既自成天地,又能与旁边的邻居打成一片。

孟乔掏出钥匙把门打开,凌雪还没有看清楚房间的模样,孟乔已经伸手把她捞进怀里,顺势踢关了房门。凌雪刚要张口,孟乔一只手托住她的头,一只手把她牢牢地禁锢在自己的怀中,瞬即低下头来,精准无比地封住了她的唇。

从昨天晚上怒气冲冲从她身边离开,孟乔的心就陷入了一种无边的忐忑和恐惧之中,他是那么害怕,害怕凌雪真的会跟着景昊离开,害怕再一次回到那间新房,等待他的只是人去楼空。

所以刚才在训练场上见到凌雪的那一刻,他的心里充满了实实在在的感动和踏踏实实的欢喜。此刻,孟乔紧紧地把凌雪搂在自己怀中,仿佛搂着一件失而复得的宝贝,所以他饱含着深情和感激在凌雪柔软的双唇上辗转吮吸,只想就这样将她揉进自己的生命里,让她再也逃不开他。

许久许久,孟乔才抑制着心头惊涛骇浪般的震荡,缓缓地松开了凌雪的唇,双臂却依然紧紧把她圈在怀中,深深地凝望着她的眼睛,轻轻地说了一句,“小雪,谢谢你没有离开我。”

面对孟乔这样的热烈与深情,凌雪禁不住有些感动。她把头埋在孟乔胸前,听着他擂鼓般强悍的心跳声,故作委屈地说:“可是,你昨天说过你不拦我。”

“我后悔了,小雪。”孟乔看到凌雪这个样子,把她搂得更紧了。他从来没有在一个女人面前说过软话,却总是不由自主地在凌雪明净澄澈的眼波里沉溺,“其实我一说出来,我就后悔了,我好害怕你真的离开我。”

“我说过我不会跟他走的,我就那么不值得你信任吗?”凌雪抬起头来望着孟乔,望着他疏朗清俊的眉眼。

其实凌雪怎么能不明白孟乔心里受到的耻辱和伤害?昨天是他们的洞房花烛,有哪个男人能够忍受自己的新婚之夜被另外一个男人如此搅局?

可是凌雪不想再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凌雪只想从此以后平平静静和孟乔在一起,珍惜这份踏踏实实的幸福,她再也不想费心巴力地去经营一段感情。

所以她又故意点着他坚挺的鼻子,半是娇嗔半是含笑地埋怨他:“可是孟老虎,你昨天下手是不是也太狠了点?”

“狠吗?我怎么觉得我还没有拿出我的看家本领来呢?”孟乔抱起凌雪,走进房间,和她扑倒在他那张窄窄的单人床上。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闪婚晚爱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