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二章,漫上浓重的悲伤

更新时间: 2017-05-22 16:46:36 字数:3041

“孟乔,不要!”单元门锁打开的瞬间,楼梯间随即响起纷乱杂沓的脚步声和张扬呼喊景昊的声音。凌雪迅速关上房门,堵在门边,拉住孟乔的手,祈求地望着他,想要阻止这场相见。

孟乔甩开凌雪的手,把她从门边拖开,歇斯底里地朝她怒吼:“为什么不让他来?你不是很想他吗?你不是一听到他的声音就可以一把把我推开吗?我在你心里究竟算个什么?!”

“孟乔,我没有想他,我已经和他说得很清楚了,我说了我不会再见他。”凌雪又扑上来死死地拉住孟乔的手,不让他把门打开,“孟乔,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再想他,更不会再见他。”

“你没有想他你为什么还要保存着他的号码?你都已经离开他这么久了为什么不把你的手机号码换掉?你和他还要藕断丝连到什么时候?”望着泪痕狼藉的凌雪,孟乔凌厉的指责有了一些不忍。

他刚想放开手,门口却传来砰砰砰砰震天动地的擂门声。孟乔再一次忍不住心头火起,黑眸深沉的眼底划过一丝狠戾,一把拉开房门,拦门而立。

房门一打开,景昊几乎是踉跄着跌进门里,重重地撞在孟乔身上。紧跟在景昊身后的张扬一把拖住景昊,看到铁青着脸立在门边的孟乔,赶忙叫了一声“孟教官”。然后对孟乔解释,说景昊只是喝多了,你别和他计较。孟乔没有理会张扬,只冷冷地盯着状似癫狂的景昊。

景昊奋力挣开张扬的手,不管不顾,步履蹒跚地冲进客厅,径直走向凌雪,拉起她的手就要往外走,“跟我走,小雪,你跟我走!”

“我不会跟你走的,景昊。”凌雪甩开景昊的拉扯,退到孟乔身边,“我和孟乔已经结婚了,你回去吧,不要再来找我。”

“我不许你嫁给他,你不能嫁给他,小雪,你跟我走!我现在就带你走!”景昊疯狂地冲过来抱住凌雪,红着双眼不停地求她跟他一起走。平日风神俊逸的景昊发型凌乱,满目凄惶。

孟乔拉过凌雪,把她牢牢地挡在身后,照着景昊的面门一拳打过去。景昊一个趔趄,飞出老远栽倒在地,眼角,鼻子,唇角瞬间鲜血淋漓。

“景昊!”凌雪看到景昊血淋淋倒在地上,痛呼一声便扑了过去。这让孟乔更加怒不可遏,看到抱住凌雪摇摇晃晃想要站起来的景昊,孟乔冲上去又是一拳狠~狠地砸在他的脸上。张扬奋力护住再次倒在地上的景昊,却不敢阻挡怒火中烧的孟乔。

景昊拼命挣扎着想要再次爬起来,又被孟乔挥起一拳打趴在地。

“孟乔,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不该接他电话。”面对狂怒的孟乔,凌雪停止了哭泣,她凛然地从景昊身边站起身来,傲然地注视着孟乔,“你心里有气可以冲我来,我只求你放过他,让他走。”

凌雪这神情让孟乔猛然一愣,他不由得想起了四年前第一次见到凌雪和景昊的那个大雨天,当他怒气冲冲惩罚凌雪的时候,就是眼前这个看上去清秀俊逸的景昊,凛然地拦在凌雪面前,“报告教官,你可以罚我,不要罚她!”原来,他们是这样的心有灵犀。

“小雪,小雪,你不要求他,不许你求他,你让他打,是我该打。”景昊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走到孟乔身边,双膝一曲扑通一声跪倒在孟乔面前,“孟教官,你打我,骂我,我都不怨,因为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今天一定要带走小雪,求你看在我们两个真心相爱的份上,求你成全我们。”

看到凌雪和景昊这个样子,孟乔将一双拳头握得咯吱作响,却没有再打景昊。他把目光缓缓地转向凌雪,深邃冷峻的眼底猝然间漫上浓重的悲伤,“如果你愿意和他走,我不拦你!”

说完,孟乔猝然转身,大步流星走出门去,将身后的门重重摔上。楼下瞬即传来他的猎豹像一头受伤的野兽般咆哮着呼啸而去的声音。

孟乔离开以后,虽然知道孟乔会不高兴,凌雪还是不放心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一身是伤,鲜血淋漓的景昊离开,她让张扬把景昊扶到沙发上坐下来,自己打来热水仔仔细细给他清洗伤口。

看到景昊脸上到处都是红肿淤伤,眼睛和唇角肿得老高,殷红的鲜血还在从他的鼻孔和嘴角成串地往下滴落,整个人就像是刚刚从炮火连天的战场上下来一样。凌雪虽然能够理解孟乔的愤怒,心里还是有些怨他出手太狠。

“凌雪,景昊,现在事情已经闹成这样了,你们究竟是怎么打算的?你们倒是说话呀?”张扬是个急性子,看到很长一段时间,凌雪和景昊只是默默相对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他忍不住提醒他们。

张扬是景昊和凌雪的同学,也是凌雪的闺蜜苏苏的男朋友,所以张扬是最了解他们之间的感情的,可是他也同样清楚孟乔对凌雪的执着。

此时此刻的张扬非常懊悔自己的酒后失言,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劝说凌雪留在孟乔身边,还是应该说服她跟景昊一起离开。

景昊和凌雪依然沉默着,凌雪仔仔细细地为景昊擦拭着脸上的血迹。经过孟乔这一顿饱揍,这个时候的景昊比刚才清醒了很多,眼里的凄怆和悲伤却愈加深重。

他默默地坐在沙发上,整个人似乎陷入了一片空茫,任凭凌雪在他的脸上抹抹擦擦。

许久,景昊才突然站起身来,劈手夺过凌雪手中的毛巾,拖起凌雪的手,“小雪,走,无论如何,今天我必须带你一起走。”

凌雪捡起地上的毛巾,平静地望着景昊的眼睛,对他说:“景昊,刚才的一切,我当你是喝多了不清醒,我不和你计较。可是现在,你应该清楚你是在干什么,如果你和张扬一样,作为同学和朋友,我和孟乔欢迎你来家里做客,如果你还是和刚才一样不顾后果,我只能请你马上离开这里。”

“小雪,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孟教官。”景昊紧紧拖住凌雪的手,他的语气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冷静,手下却带着几分不顾一切的决绝,“可是我是爱你的,我是爱你的,小雪,我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嫁给别人!”

听到景昊当面承认他是爱她的,凌雪心中伤痛不已。七年来,她也曾一直以为景昊是爱她的,尽管他表面上看起来是那么孤傲,但是她经常从他幽深幽深的黑眸里,看到那种只有见到她才有的璀璨光辉。她经常看到他即使只是远远地站在人群深处,依然掩饰不住一次次投向她的思慕和忧伤的眼神。

至于景昊为什么总是站在远处,却从来不肯靠她太近,凌雪想不明白,也不想去想明白。因为她始终坚信,他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只要她一直努力朝着他的方向靠近,他们就终有相交的一天。

大学毕业前夕,作为送给景昊的毕业礼物,凌雪把她和景昊的故事,写成一个短篇小说发表在校园文学网上,希望给他一个惊喜,也希望景昊看到这个故事,能够明白她对他的一片真情,没想到这个故事却意外地获得全国校园文学一等奖。

消息一传开,许多认识不认识的同学都为之感动,衷心地为他们祝福,希望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叶紫却把凌雪堵在宿舍里,冷冷地问她:“凌雪,你能不能不这么自恋不这么优越?”

叶紫是景昊的初中同学,也是凌雪的大学舍友,所以平时凌雪和她关系还算不错。她们宿舍四个人,数叶紫最沉默寡言,最与世无争。她和宿舍里每一个人都保持着平淡相交的友谊,既不特别黏乎,也不特别疏远。

苏苏和小绿平时总说叶紫太世故,太冷漠,说她心机太重,凌雪却不以为然。因为凌雪知道叶紫和景昊一样,他们都来自普通的工薪家庭,要想在这个繁华的城市里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唯有靠自己苦苦奋斗。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段时间,叶紫却仿佛突然间换了一个人。凌雪总感觉自己每一次和她说话,她总是夹枪带棒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由的不屑和讽刺。

苏苏和小绿多次提醒过她,说她们不止一次看到,平时很少和男生来往的叶紫,好几次都有说有笑和景昊走在一起,凌雪却从来没有想得太多。

听到叶紫这一句无头无尾的指责,凌雪望着叶紫冰凉的眉眼,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半响才笑着问她,“你说什么呢?叶紫?自恋?优越?我怎么自恋,怎么优越啦?你最近说的话我怎么有些听不懂啊?”

“听不懂?是,你当然听不懂。”叶紫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冷笑,“你一出生你的脚下便条条都是康庄大道,你怎么会听得懂别人的煎熬,看得懂别人的挣扎?”

“叶紫,你……”凌雪一时气急,她实在不知道此话从何说起。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闪婚晚爱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