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五章 净赚五百两

更新时间: 2017-05-22 17:35:35 字数:2488

“姑娘第一次来,可能有一些不了解。别看这些石头外表差不多,里面可是别样洞天。您可以先坐在这里,喝喝茶,看看这些原石。等有其他的客人如何玩,您再试试手。”

苏梓辛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这么说,我来这里一天,光喝茶,也可以喽?”

“这个自然。”伙计没有犹豫地回答道。

苏梓辛只是略微想一下,心下了然。到这里混吃混喝的人,第一,没有敢的,三皇子生母娘家的产业,谁敢?第二,不会有哪个女客来这里闹事。淳江对面可就是东市,卖个人什么的,方便极了。

想到这里,她便笑问:“如果我是不想等呢?”

本是闲着无聊,调侃他打发时间,却没想到他自有一套应对办法。

“姑娘可以看看第一张桌子上放的一些小原石,这些都是经过师傅鉴定过的,保证里面是有料的翡翠毛料。只保证有料,却不保证成色而已。又不是很贵。您可以开一两个,试试手气。开过石头,心里也有些底,一会儿再找这里的师傅,或者是其他玩赌石的客人交流一下。”

苏梓辛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料到,还有保证出料的玩法。保证出料,她若“运气好”一些,开出些好的来,也不会太引起别人的怀疑。毕竟万里挑一,和十里挑一的概念是不同的。

想到这里,她便站起身来,向门前第一张桌子走去。

信手捡起一块洗过尘土的石头,苏梓辛随手掂量一下,入手只有五六斤重的样子,其他的个头也差不多。

那伙计见她有兴趣,又道:“买这种石料的有两百多人,其中有1人开出祖母绿——全绿,8人开出阳绿——全绿,30人开出淡绿——全绿,15人开出墨绿,26人开出蓝水,60人开出糥种油青,95人开出飘花,3人开出冰种,多人开出冰糥种和蓝水等。没有人开到全砖头。”

苏梓辛露出有兴趣的模样,一边随手摸着石头,问道:“这个怎么算?”

“五十两一个,您随便挑。”

五十两!

知画把眼睛瞪得像核桃一样大,差点叫出声。这好像和河边的石头没什么差别,居然张口就要五十两!他怎么不去抢!

伙计把知画的表情看在眼里,心道:到底是不懂行。再看苏梓辛脸上神色淡淡,却有些拿不准。

“这位小哥儿说了,保证里面有料。就是把那些没料的去掉,这份眼力,也值这个价了。”说着,把手里的石头扔给他,“就先开了这块玩玩。”

“玩玩”两个字深深地刺痛了知画的心,为了不给小姐掉面子,强忍着仿佛是从她手心撕块肉下来的疼,从怀里摸出五个十两的银碇子。

接了银子,伙计叫了一声“好嘞”,便吆喝道:“程师傅,麻烦您出来一下,有客到!”

随着他的一声吆喝,苏梓辛下意识地往左边的小门看去。

忽的一道人影晃动。

接着,一个面带红光、胡子花白,身穿暗红色直裾深衣的老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与她的目光对个正着。

苏梓辛也不避,盈盈一笑,微微点头。

程师傅看到看到伙计手上的毛料,眼睛微眯,隐去眼底的惊色。张口便贺,“姑娘好运气。”

他的脸上带着笑,眼角的鱼尾纹更深几分,让人感觉十分可亲。

苏梓辛知道他为何而贺,嘴上却客套,“承您老吉言。”

不再多话,程师傅从侧边拿着磨刀,一点点的磨下去。大概一柱香的时候,才磨掉一块表皮。他倒了些清水下去,便能看到冰色的晶莹,水润的绿色,是那样的喜人。

“呀!”知画惊得低呼一声,上前一步,抱起石头猛瞧。

程师傅和苏梓辛都不觉意外。

“这是涨了,恭喜姑娘。”程师傅恭贺道。

苏梓辛笑着道谢,乌溜溜的眸子转了转,随手扔下帕子就要包走。

“这位姑娘。”程师傅突然叫住她。

歪头过来,苏梓辛眼睛瞥着小门,“刚才我已然付过银两,已经是银货两讫了,难道赌涨了,就不让走吗?”

“姑娘误会了。”程师傅掳掳胡须,“老朽只是想问问姑娘,这块料,姑娘是想卖,还是想加工成首饰?”

“自然是要卖的。”苏梓辛制止住知画包石头的动作,纤纤手指摸着冰蓝晶莹的切面,“只是不知老人家想出何价?”

他也不问东家,直接张口出价道:“五百两。”

知画听了,倒抽一口气。

苏梓辛只歪头想了片刻,便做了决定,“外加两块这样的毛料。”

再吞一次口水,知画几乎要尖叫!小姐也太贪心啦!

没想到,程师傅几乎没有犹豫的应下来,随即进入小门,到里间取银子。

转眼间,本金就翻十倍,又有两次赌石的机会,知画对苏梓辛的崇拜,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知画高兴一会儿,又有些心虚,附耳在苏梓辛身边,低声道:“小姐,他们为什么给咱们那么多好处?不会是看出咱们的身份吧?”

苏梓辛歪着身子,用同样的音量回道:“这是袁家的产业,就算看出我的身份,一个小小庶女,他们还用不着巴结。”

知画“哦”一声,拧眉道:“那他为何……”

瞥了她一眼,苏梓辛错后一步,与知画站成一排,随时准备好捂住知画的嘴巴,“因为那件毛料有可能价值百金……”

“什!唔……”

苏梓辛淡然地捂住即将要喊出声的嘴,看着知画对自己竖眉毛瞪眼,张牙舞爪地扒着自己的手。

半晌,她才放弃挣扎。

“小、小、小姐……”连一句囫囵话都说不清的知画吞口口水,有些眼馋地盯着还摆在石台上的毛料,“那你为什么……”

因为她不想被盯上!只当自己开了一个好料,却又不识货!

两人说话间,程师傅已经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包银子。走到二人面前,将包袱摊开,露出一堆白花花的银子。

知画看花了眼,数不过来数。全然忘记这毛料价值几何,眼里只有银子。

“小财迷!”苏梓辛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笑骂。

知画脸上一红,小嘴一撅,“小姐您不当家,不知道咱们姨……”

她差点说漏嘴,连忙止住,又改口道:“就算家里富足,可也有是限的。奴婢不管严点,哪行呢。”

说完,知画上前一步,清点银子数目。便小心收好,一副生怕贼惦记的模样。

苏梓辛也没用天赋,随手挑了两块毛料,便递给程师傅,“这两个,就麻烦老人家您了。”

“姑娘客气。”说完,他便忙活起来。

两个均被打开,成色皆是普通。虽然能取点料下来,却只够做两个小挂件。

程师傅也有些失望,取出两块料,给苏梓辛。

只是两个核桃大小的玉胚,就成色而言,也比起之前的,可是天差地别。

苏梓辛也不嫌弃,笑着收下。

知画却十分失望,小脸没有之前的兴奋劲儿,耷拉着脑袋,小声埋怨道:“早知这样,不如刚才换一百两银子也好。”

苏梓辛气得点她的脑袋道:“看你这丢人的,下次再也不带你出来了!”

程师傅听罢,哈哈大笑。“小姑娘,赌石赌个心态,你家小姐心态好啊。也难怪她有这样的好运气,正所谓小赌怡情。”

“钱都让你赚了,当然怡情!”知画有些不悦的咕哝,没敢让旁人听见。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重生之庶女为妃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