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四章 生财之道

更新时间: 2017-05-22 17:35:35 字数:2255

吴氏从手腕上撸下有恩宠时,苏侯爷送给她的玉镯。盯了片刻,塞到苏梓辛手里。

“你拿去用吧。”

苏梓辛愣住片刻,随即便恢复自然的笑靥。她将玉镯放入怀中收好,笑咪咪的说道:“天黑了,我便回来。娘不要担心。”

吴氏抚摸着苏梓辛的额发,道:“我的女儿长大了,娘放心。”

然后她从柜子里翻出一件有些发旧的披风,亲手为她兜好,“出门在外,就不要张扬。”

苏梓辛重重点点头,拉上知画便走出院子。

清晨天未亮时,正是人困精神不济的时候。这时人也是最少的,所以苏梓辛才挑上这个时候带上知画离开。

就算偶尔有一两个应该撞上的人,苏梓辛也先一步“看”见,并提前躲开。

终于从院后一个小门走出去,拐出小巷。苏梓辛深吸一口气,高呼,“终于自由了!”

对于她这种没有淑女风范的行为,知画倍感丢人。连忙在其他人注意到他们之前,拉着她离开。

以后,她不要和小姐出门了!

洛阳是丹陈国的京城,身处高位的苏侯爷府,就是在洛阳内城。内城多是深宅大院,来往行人并不多。两人匆匆而行,也没遇到什么人。

但出了内城,便能看到一条能容纳十辆马车同时通行的宽阔街道,街道是用青色的石板铺成。虽然还是挂着微雾的清晨,却也有不少行人马车。

大道两旁是一间间的门面商铺,多是两层,但也有个别的三四层的建筑。

各式各样的招牌挂在门梁上,布幌因没有风的吹动,像那些打着哈欠卸下门板的伙计一样,无精打采垂挂着。

沿着这条京城的主干道往南走,走到横跨洛阳的淳江。

洛阳有两市,东市和西市。

淳江东,便是东市。淳江西,便是西市。

两市邻江相对。

东市,青楼、歌妓、胡女……绿肥红瘦。说白了,就是美女云集的地方。在这里,只有你想不到的美人,没有你找不到的美人。当然,前提是,你得有银子。

而西市,则是奇物古玩的聚集地。在西市,只有你想不到的东西,没有你找不到的东西。当然,前提是,你也得有银子。

苏梓辛主仆二人的目标,自然不是美女云集的东市,而是对面的西市。

几乎没出过门,就算出门,也只到苏府门外的知画,早就被这熙熙攘攘的人群、车水马龙的马车和各式招牌美人扰花了眼。

小脑袋左摇右摆,她恨不得长上三头六眼来。这样才够看!

如果不是苏梓辛拉住她,怕是她早就被人卖到邻街青楼里去。

苏梓辛便调侃她,“别看了,以后有很多机会看呢。怕是来的多了,你不爱来呢。”

知画脸上一红,咕哝道:“哪能呢。”

不过,她要收回刚刚说不要和小姐出门的话!

像他们这样两个小姑娘在大街上,如果是东市,就显突兀,但这是鱼龙混杂的西市,那就见怪不怪了。

眼尖的油滑商人,看着他们这两个年轻的小姑娘,四处乱瞟,判定他们应该是哪个官宦家偷跑出来玩的小姐。

便盯上他们,想从他们身上赚些油水。可再观察,看知画像没见过世面的没错。再看苏梓辛,她却显得十分老练,顿时就有些拿不定主意。

看眼花的知画,扯住苏梓辛的衣袖,低声道:“小姐,你打算怎么弄到银子?”

“来钱快,还得赌。”

她随口一句,把知画吓得不轻,小脸顿时惨白惨白的,人也僵在原地不动,把苏梓辛扯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苏梓辛也懒得追问她为什么反应这么大,随手摸了她一把,便“看”到。知画之所以会在苏府当丫环,就是因为她父亲嗜赌成性,败光了家底,没钱再堵才卖了她。甚至差点把她卖到妓院去。

这也难怪她一听到“赌”字,就吓成这样。

苏梓辛轻弹知画额头一下,让她回神,才解释道:“我又不会赌,而且那种地方,输钱容易,赢钱了,还有拿命么!”

捂着头额头,知画十分委屈的问道:“那您还说……”

“我说赌,就一定要去赌坊吗?”苏梓辛遥指远处的蓝布幌子道:“咱们可以赌石。”

“赌石?”知画还在满脑袋搜索着这两个字代表的含义,身子就已经被拉向那蓝布幌。

赌石又称赌货,是指翡翠在开采出来时,有一层风化皮包裹着,无法知道其内的好坏,须切割后方能知道质量的翡翠。

一块好的翡翠原石,可价值千金!

一夜暴富的可能性之高,完全在赌博之上!

当然风险也更大。

因为未知,里面含有运气成分。在某些人运作下,渐渐的赌石之风,在西市,慢慢流传开来。

虽然相对于其他人来说,赌石有风险。可对苏梓辛来说,却可以达到零风险。

只要摸一下石料,“看”一下,便知是否有料。

先到当铺用玉镯换成银钱,凭借记忆和“看”到的情报,挑上一家信用良好的吴氏石行。

漆红松木门,目栏门上是“袁”字标记。这是三皇子的生母娘家的产业。

前世,她和袁家的关系可算不上好,她是五皇子之妻,和三皇子自然是不死不休,关系当然算不上好。不过这一世,就无所谓敌对关系。

苏梓辛大大方方地走进去。

在一进门的位置上,放着大大小小、形状各异、或灰或白的原石。

正对着大门的,是一排供人休息喝茶,太师椅和小几。

左边是一排漆黑梨枝木架子,上面摆放着品色各异,切过的石原石。

在架子旁,是一个挡了珠帘的小门。

右边则是放着一堆苏梓辛都没见过的工具,她猜想,应该是切割原石的工具。

还没到巳时,也许是时辰比较早,店里没有客人,只有两个穿着干净布衫伙计模样的人,在店里擦擦抹抹。

听到有人进来,两人转过身来。他们并没有因为进来的只是两个模样仅是及笄的小姑娘而怠慢。

“两位姑娘,看着面生,是第一次来吧?”其中一个穿着青蓝色布衫的伙计上来搭话。

另外一个青灰色布衫的伙计从小门进去,不一会儿,里面便传来低沉的交谈声。

知画很少接触到年轻的男子,有些拘谨。垂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看。

苏梓辛看着她便笑,害得她更不好意思,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在外面听着赌石传得挺神奇的,就进来看看。”好奇的四处看看,苏梓辛才道:“到底怎么个赌法?”

伙计眼力见也十分好,也可能像苏梓辛这样的官家小姐偷跑出来玩的女孩子比较多,所以对她十分客气。

客气的奉上香茶,简单地介绍一下赌石。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重生之庶女为妃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