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三章 娘,以后我照顾你!

更新时间: 2017-05-22 17:35:35 字数:3050

苏梓辛也不说话,拿起旁边放着的白瓷勺,在汤里搅两下。连着皮带着肉的鸡腿便露出汤面来,甚至还能看到里面带着些参片。

随着她的动作,阵阵香味便飘起来。

看着飘香的鸡汤,眼前却浮现着前世的种种。那日,她也是这般送来一碗鸡汤……

想着这些,苏梓辛再看向她的目光,便隐隐地透着一丝凉意。

田妈妈感觉到她眼中的冷意,只当是平日里对他们母女不好,她怀恨在心。可心里有股奇异的感觉涌遍她全身,怎么也挥之不去。她仔细地感受着,又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田妈妈自然是不知,苏梓辛对她的恨,来自前世那一碗断送了她们母子性命的鸡汤!

苏梓辛眼里的冷意退去,还对她露出一丝笑意,“田妈妈,你做的不错。”

听了她的话,田妈妈仿佛是松了一口气般,突然放松下来。却眼睛却不敢看她,声调里也带着不安道:“二小姐喜欢就好。”

看着田妈妈局促不安地目光,苏梓辛放下汤勺,瓷勺与瓷碗之间发出清脆的响声。

震得田妈妈心头微颤,说话的声音都有些不自然,“怎么?二小姐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苏梓辛笑的温和,她不顾碗还有些烫手,举起到田妈妈面前,道:“我看这汤挺好的,来,你也尝尝。”

田妈妈吓得连连后退,摇头又摆手,“不,不,不。这是给二小姐准备的,我一个下人,可无福消受。”

“是你无福消受呢……”苏梓辛柔和地声音突然变得尖锐,厉声道:“还是不敢消受!”

田妈妈惊地“啊”一声,蓦地抬起头来看她。对上她那灼人的目光,不免更加心虚。半晌,才勉强道:“我,老奴不明白二小姐的意思……”

“真不明白?是不是要用汤勺搅几下,”苏梓辛脸上露出冷笑,狠狠地把碗搁在食盒中,“再把这汤给你喝了,你才明白啊!”

听完,田妈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张着嘴,半晌嗓子里只能发出“咯咯”的声音,吐不出一个字来。

她是怎么知道的!

苏梓辛重哼一声,“虽然我不受待见,可要把这汤送到夫人面前……弑主之罪,你说该当如何!”

“二小姐,二小姐千万不要告诉旁人啊!老奴我是迷了心啊!”说罢,田妈妈捶胸顿足地哭道,“二小姐,您要我做什么都行,今天的事……您就忘了吧……求您的。”

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行至苏梓辛的面前,摇头她的腿说道:“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我……”

在汤里下毒,吴氏早就气得两肋生疼她不知苏梓辛的目的何在,只能生生忍着。

见田妈妈的脏手放在女儿身上,吴氏一把推开她,喝道:“把你的脏手从二小姐身上拿开!”

苏梓辛摆正一下坐姿,脸上的寒意,像从来不曾出现一般消失不见。

挑着一丝玩味的笑,她轻描淡写地说道:“虽然送来的鸡汤不合的我意,但妈妈不需如此吧?”

田妈妈哭嚎声戛然而止,从捂住脸的帕子后边露出三角眼来,从她的眼里,能清晰的看出不敢相信,“二小姐这是……”

“什么都没发生,不是吗?”说罢,苏梓辛端起鸡汤,淋到食盒中。指着另外两个菜说道:“你挑的这两个小菜不错。”

田妈妈虽然不解苏梓辛为何这样放过自己,她却顾不得上这些,急忙收拾好东西,低眉顺眼地说道:“二小姐,以后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老奴定当尽心尽力。”

说罢,逃也似地走了。

看着她狼狈的样子,苏梓辛心里渐渐涌出一种莫名的激动。从前她只是别人手里的工具,不知道自己手上掌握的力量代表着什么。

今天看到田妈妈狼狈的样子,她似乎明白,她是一心帮他,他为何这样怕自己,恨不得她快死!

苏梓辛蓦地收紧拳头,他纵然怕她、恨她、利用她都可以,但他不该就那样害死她的孩子!

眼睁睁地看着田妈妈离开,吴氏有些心里的气愤,却丝毫不减。望着这个看着熟悉,却十分陌生的女儿,她感觉好像女儿离她特别遥远。

苏梓辛此时虽然依旧在她身边,可那威严的气势,却俨然是主子姿态。而她,不过是个替苏家生儿育女的下人,是个微不足道的姨娘。

女儿好了,自己该高兴。可以后她还能做自己的女儿吗?

前世的苏梓辛就像一张白纸,严氏教她什么,就信什么。如今的她,已经今非昔比。

心思通透的她,轻挽着吴氏的手,亲昵地说道:“在外人面前娘你要受些委屈装装下人,在人后,您永远是我的娘亲。”

吴氏听罢,红了眼睛。不管她的辛儿变成什么样,都是她的女儿!

苏梓辛也不劝她,招呼道:“娘,快把菜端来趁热吃了。”

“娘不饿,你先吃……”

看着满眼关切的吴氏,苏梓辛心没来由地一疼。

握着吴氏的手渐渐收紧,这份疼爱,她从未想过回报。可在太子府外,想尽办法见她一面,帮她一把的人,只有吴姨娘。

可她却听信了嫡母的教育,对生母姨娘不理不采。可做娘亲的,哪有什么贵贱之分!

她不是痴傻了十四年,而是痴傻了二十四年!

想到这里,苏梓辛更是心痛得无法呼吸。

她端起一碗饭,她硬塞到吴氏手里,“快吃吧,等女儿好了,想法弄些银子,天天让娘吃好的。”

“你啊!”吴氏露出笑容来。

刚吃一口,又担忧地说道:“辛儿,你怎么能这样放过她,她不值得你信任。”

看着吴氏发自内心的为她担忧,她说话便多几分柔和与亲切,“娘,我知道的,她是严氏身边的一只狗。打狗还用得着我亲自动手吗?岂不是脏了咱们的手?自然要让他们狗咬狗才好!”

她还有话不能说,自从她“醒”来开始,田妈妈便跟在她身边,不知道那人私下里做了多少对不起她的呢事!

就是最后那碗生生要了她与腹中孩子性命的鸡汤,便是她做的手脚!

她怎能就这样轻易放过田妈妈!

想到这里,苏梓辛又自嘲地摇头。

想来前世她刚一“醒”,便把自己的天赋公之于世,还真是傻的可以。正是因为她的傻,才让那些人知道,她是如何预知与窥探的,也因此处处防着她。

今生她不再想把自己的天赋对任何一人讲。

苏梓辛目光,不禁落在吴氏的手腕上的玉镯上。对吴氏隐瞒,只是不确定,她是否还对苏侯爷有情。

随即决定无视这个问题,窝在她的怀中,像只小猫似的。她从至亲的身上,看不到任何信息。

因为看不到,所以才不敢相信这个唯一疼爱她的人。

她真傻。

“娘,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苏梓辛暗自下决心,绝对不步入前世的后尘!

这一天,她重生。也决定日后她要走的路!

想过好日子,吃穿用度都需要一样东西。

那就是银子!

田妈妈还吃不准苏梓辛是如何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对她虽然不是百依百顺,却也每日三餐两菜一汤的供着。

她特意弄到几套像样点的衣裳,让他们母女不会显得很落破。

可靠田妈妈过日子,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因此,当苏梓辛头上被瓦片砸坏的伤已经见好,想办法过好日子的计划也提上日程。

自从苏梓辛看到吴氏一边给她上药,一边偷偷的抹眼泪之后。上药的事,便趁着她不在的时候,由她的贴身丫环——知画代劳。

知画一边给她上药,一边看着两寸长的伤口,苏梓辛没怎么样,她却好像伤在自己身上一样,嘶嘶哈哈地喊着疼。

让苏梓辛看着好笑。

“小姐,还疼吗?”

苏梓辛对着水盆里的影子照照,隐隐地看到发间露着一道黑褐色的结痂。拂了拂额发,试图用刘海儿把结痂盖住,一边说道:“早就不疼了,就是有点痒。”

说罢,她伸手就要去抓。

知画吓得,忙抓她的手,不依道:“不能抓!”

说着,她还在伤口上呼几口气,才小心翼翼地上药,也不包扎。只是拨着苏梓辛的头发,把伤口盖住。

只是额前还露出两节指头长的伤口,怎么遮都遮不住。

知画为她变换几个发式,都觉得不好看。

苏梓辛看着她纠结着一张小脸,便笑她,“你是想在我脸上做朵花儿出来吗?”

“小姐!”不依地叫嚷一声,知画又抚摸着她的伤口,犹豫半晌,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会落疤吗?”

“会吧。”苏梓辛随口应一声,她记得这里是留了一道疤的。又见知画有些伤神,她便催促道:“快些给我梳好,趁着娘不在,咱们快点溜出去,我可是夸下海口,要让娘过好日子呢!”

吸吸鼻子,知画欢快地应一声“唉”,手上的动作也变得麻利。

两人还没出门,吴氏便回来了。

她看着穿着虽然普通,面容娇好,盈盈玉立,仿佛开在风中的茉莉一般苏梓辛,感叹女儿终是长大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重生之庶女为妃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