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六章 遇见黄道友

更新时间: 2017-05-23 13:38:09 字数:2996

第二年是辛亥年,爆发了战争,中华大地军阀四起,虽然推翻了清政府,但是也让老百姓过上了民不聊生的生活。

家里传来了消息,军阀抢了我家的钱还有粮,我娘在阻止那帮军阀抢粮的过程中被一枪打死,当我回家的时候,只有我娘冰冷的尸体,这个时候我娘已经去世五天了,鬼魂已经被鬼差勾走了,我也没见我娘最后一面,埋了我娘以后,师傅就带着我躲避战乱,我们师徒二人准备去北京,这个时候越是乱的地方,越安全。

我跟师父赶到了一个小镇,当时那个年代每个小镇都有一个义庄,用来停尸的,也就是现在的殡仪馆,但是义庄以前是祭祖用的,现在通常是放那些克死异地的人,还有就是横死的人,这些人都是不能进自己家的门,只有放在义庄,那个时候尸体必须放满十五天,才能下葬,一般夏天的时候放满十五天早就臭味熏天了,但是现在是冬天,我跟师父走进来的时候,没有什么异味,但是还是觉得很恐怖的,外面飘着雪花,天气显得格外的寒冷,如果不是下雪的话,师傅肯定会带着我继续赶路。

师父分了我一个馒头还有一点水就算是我晚上的口粮,他则是打开一个纸包,装着一个鸡腿,一个人啃了起来,馋的我口水直流,我只能一口一口咬着馒头。

吃完饭以后,师父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了三只香点燃,然后又拿出了一些纸钱烧了起来“路过贵地,如有打扰敬请原谅,给你们烧点纸钱就当我借宿钱了,谢谢了”师父一边烧着一边说道。

刚进屋子的时候感觉义庄挺阴冷的,可是师傅点香烧纸以后,我就觉得身边不是那么阴冷了啊。

“师傅啊,刚刚屋子里有鬼吗”我问道。

“有,怎么会没有呢,义庄的地方怎么会没有那些脏东西呢”师傅对我说道。

“那师傅你说我有阴阳眼可以看见鬼,平时我都能看到,为什么今天我看不到呢”我疑惑的问道。

“这个问题就是有的时候,他想让你看见你就能看见,有时候不让你看见你就看不见”师傅耐心的解释道。

“那师傅你能看见吗”师傅听我说完以后点点头。

看着师傅点头我又问道“师傅,为什么你能看见啊,我看不见啊”

“因为你的道行太低了,等你修行够高的时候,你自然而然就看见了”师傅说完以后再没有搭理我,找了一个干燥的地方开始睡觉了。

看着师傅不搭理我,我自己找了点干草,铺到了地上躺在地上我的上眼皮开始打下眼皮了,最近赶路实在太累了啊,一阵困意涌上来,就在我刚要睡的时候,我听到一阵摇铃声,铃声很熟悉,我想起来了,师傅也有一个铃铛,记得师傅说过,这个铃铛叫三清铃,尾部一般都呈山字形代表道教里最高的神三清。

师傅经常带着我去给人家做法事,就用这个铃铛,师傅说这个三清铃是辟邪不可缺少的法器。

明显师傅也听见了,师傅这个时候睁开眼睛往门外望去,已经破败的义庄,早就没了门,只有木头制的木框。

这个时候门外走来一个人摇晃着铃铛,戴着一顶扁平的混元帽,身穿一身黄袍道服,跟师父的那件差不多,只不过他是黄布的,而师父是上好的绸缎做的,相对比较还是师父的那件显得华贵。

这个时候跟在他的身后有三个人影,一蹦一蹦的跟了进来,第一个一身清朝大官的服装,头戴着顶戴花翎,帽子上有颗非常显眼的大珍珠,一套黄色丝绸的官袍,一般我印象中穿黄色的都是皇帝啊,为什么他穿的是黄色的官袍,胸前还绣一龙,他额头贴有一张符咒,师傅给我的符咒书上有这个符的图案,这个符叫做“镇尸符”是用来镇住尸体因冲煞而变的符箓。

这个穿官袍后面跟着一个小家伙,年纪也有个六七岁,也是身穿一身官袍,不过是蓝色的,头上也是戴着一顶顶戴花翎,不过帽子上不是珍珠,而是一颗红宝石,再后面是一个身着樱桃红绣栀子化蝶苏缎装的女子,她梳着精巧的发髻,髻上斜两枝雪色流光珠发髻,卷起的发髻旁边镶嵌着一粒一粒莹莹的紫瑛珠子。看着雍容华贵的,头上一样贴着一张镇尸符。

师傅站了起来,对着那位道士行了一个道家礼,双手合十,嘴里喊着一句“无量天尊”那个道士分明没有注意到我的师傅,有点蒙,不过还好,马上缓了过来对我师父行了一个礼。

“道友这是赶尸去哪啊”师傅对着那个道士问道。

“昂,这不这场战争吗!这个倒霉的王爷奋起抵抗人家军阀,结果被乱枪打死,他死以后,他的妻子抱着孩子跳井了,最后都没有人收尸,这王爷尸体爆嗮了三天,而这娘两也是泡了三天,尸体都泡涨了,后来是他们府上的管家给收的尸,而且给了我一些银子雇我把这家人送去北京,好让他们落叶归根”那个赶尸的道士对师傅说道。

“呵呵,看来这个王爷身份不低啊,身穿黄色的四爪蟒袍,我记得只有当年辅佐顺治帝的多尔衮就是黄色的四爪蟒袍,这身衣服还有这顶帽子上的珍珠,难道路上就没有贼惦记吗”

“说没有都是假的啊,你也知道干我们这行的都是晚上行动,前几天就有一伙四个人惦记上这王爷帽子上的珍珠,结果他们几个人把符箓斯了以后,要摘这王爷的帽子,谁知道这王爷突然发狠,咬了两个强盗,剩下那两个吓跑了,这个王爷到是不善罢甘休刚要追,我急忙贴上了一张镇尸符这才好了”那个道士对我师父说道。

这个时候师父瞟了一眼那个王爷僵尸,走到跟前,用手捏着王爷的腮帮的,王爷的嘴张开了露出一副獠牙,嘴里吐出臭气,师父抓出王爷的手臂退下胳膊上的衣服,此时僵尸的手臂能看到一些绿色的汗毛。

“道友啊,这个王爷已经尸变了,要变成绿毛飞尸了啊,这才多久啊,一般成为飞尸要几百年啊,而他才刚死多久啊,这变的太快吧,按这个速度再变下去,估计不用多久就能变成“魃”,我看了他嘴里根本没有镇尸铜钱,而且他行走的时候一直吸着地阴之气,有点吓人了啊”师傅慎重的说道。

“我手里没有铜钱了,不知道道友可以不可以借我三个铜钱啊,我用银子跟你换”那个赶尸道人掏出一个碎银子递给师傅。

“道友客气了,只是三枚铜币而已”说着师傅掏出三枚铜币,用一个阳符包裹着三枚铜钱,用手指点燃,师傅这招手指点火确实厉害,我曾经问过他怎么做到的,他说等我精神力够了,就能跟他一样。

阳符烧完以后,师傅用手把三个铜钱扒拉出来,挨个放进了三个僵尸的嘴里。

“谢谢道友了啊”那个赶尸道人笑着说道。

“道友实在太客气了啊,干我们这行的就是互帮互助,对了这几个僵尸现在略成气候了,尤其这个王爷,到了北京要赶紧火化,如果不火化肯定会出事”师傅担心的说道。

“道友说的对啊,按我说现在就该火化啊,但是干我们这行你也知道,雇主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养家糊不容易啊”赶尸道人叹气的说道。

“道友,现在北京城都沦陷了,你赶着他们的去北京,能让你进去吗”师傅继续问道。

“这个我就不管了,到时候自有人会去迎接”赶尸道人说完以后又接着说道“不知道这位道友要去哪里啊”

“昂,我们也是去北京,带着我小徒弟去”师傅笑着说道。

师傅说完以后,那个道士看向我“道友好有福气啊,这个徒弟我没有看错的话他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纯阴童子啊,五弊三缺命数低啊,按理说他已不再人间,难道你为他逆天续命了”那个赶尸道人惊讶的说道。

师傅听完以后笑着说道”道友果然厉害啊,这也都能看的出来,是的他的命数应该是十二岁生日的那天,我为他摆了个七星续命镇,给他续了十二年的命”

“道友你居然......”

没等那个赶尸道人说完师傅赶紧打断“道友无需多说”师傅的意思就是不想让我知道,而我也是听的一塌糊涂,那个道友点点头,他当然知道我师父的意思,不想这件事让我知道。

“道友,你也是好命啊,居然收了这么个徒弟啊,百年难得一见啊,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既然让我看见了,我也不能小气,我送你徒弟一样东西吧”说完那个赶尸道人就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来一个铜葫芦递给了我,上面的图案是一条龙穿梭在云彩之中,我师父看了以后眼睛都放出光彩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我在民国当道士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