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二章 爷爷去世了

更新时间: 2017-05-23 13:38:09 字数:3040

“林道士你的意思就是小娃没有性命之忧了是不是啊。”爷爷紧张的问道。

“非也,非也,这孩子到十二岁的生日前会有一坎,虽然你的张老爷子乐散好施,但是你的祖上却有大奸大恶之人,他所犯下的罪孽,就由他的后代来偿还,因为你乐善好施所以这个债就没有落在你的头上,而是由你的儿子,还有你的孙子来承担,你的儿子也快走到头了。”林道士说道这里的时候,我爷爷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后来我才知道爷爷的爷爷,原来是个泼皮无赖,是这个县太爷的小舅子,因为他的姐夫是县太爷,所以他做事蛮横无理,掠夺县里百姓钱财,大家对他是敢怒不敢言啊,谁家的媳妇好看,都难逃他的魔爪,谁家要是杀猪宰羊的话,还要通知他,分他一半,张家那个时候就是靠他鱼肉百姓欺行霸市才起的家,冤死在他手里的人也不计其数,后来有一次,县里的一个秀才娶了一个外地的媳妇,据说这个媳妇那模样简直是闭月羞花,于是我们家这个老祖宗就动心了,带着一帮奴才就去强抢民女,结果那个秀才被打死,那个女的见丈夫死了,于是自己也跳河自尽了,当天晚上那女的就化为厉鬼来张家报仇,张家也请来了道士做法,由于请来的道士道行太浅,结果都收服不了那个女鬼,那个女鬼每天晚上穿着死前身上穿的那套凤冠霞帔,出现在我们张府,后来我们那个老祖宗被吓的卧床不起,最后还是一命呜呼。

老祖宗死后,那个女鬼也没打算放过张家,每天晚上游荡在张府,闹的张府鸡鸣狗叫的,人心惶惶的,那时候张家的下人全部害怕的都逃跑了,最后还是一个过路道士把这个女鬼降服了,在我们张家摆了一个祭坛,用了七七四十九天才超度了这个恶鬼。

“不知道林先生有什么化解之法,只要能保住我的儿子还有孙子,我愿意倾家荡产。”爷爷老泪纵横的说道,爷爷已经到了花甲之年,他不希望张家因此就断了后。

“化解之法不是没有,也有。”说道这林道士停顿了一下。

“林先生你说便是,到底有什么方法,只要我们张家能办到的,我们绝不含糊。”爷爷焦急的问道。

“您的儿子由于过度的放’纵自己,导致阳寿大减,我救不了他,我想他已经时日不多了,你们家还是赶紧准备后世把,但是狗娃,由于你乐善好施,感动上苍,所以明明三岁苍天就该收了他的命,可结果老天也给他续了八年的命,等到他十二岁的时候,我来接他,让他拜到我的门下,做我徒弟,我自有给他续命之法,不知道张老爷子有什么意见没有。”林道士严肃的说道。

我爷爷想了一番对林道士说道“那我可以把狗娃拜托给你,敢问林先生还有什么破解之法吗?我儿今年才三十有四,这样早早的折去,我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你让我如何是好啊。”爷爷擦拭着自己的眼泪,从我生下来的时候我一直觉得爷爷是个很坚强的人,每天都笑对生活,从来没有烦恼,要是有烦恼也是对我的父亲人性还有放‘纵,就算我父亲在外面欠了一屁股赌债,别人上门催债的时候我爷爷虽然很生气,但是也没哭过,可是今天他却哭的稀里哗啦的,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我爷爷哭。

“您儿命数已尽啊,谁都救不了他啊,张老爷子,这都是你们张家的命数啊,你也不必伤心啊,自所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你们张家前人种恶果,就会有后人来偿还这个恶果,这个恶果你儿子只担负了一小部分,大多部分都在你孙子的身上。”林道士毫不掩饰的对爷爷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啊,我张家造孽啊,原本到我这辈子上,我尽力的偿还那些孽缘,结果还是白费啊。”爷爷有气无力的说道,脸色甚是苍白。

林道士走的时候,对爷爷说,他说我在那次掉进河里被救出来高烧的时候天眼开了,能看见常人不能看见的东西,由于我的年纪太小,怕我看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影响我的成长,所以给把我的天眼给封了。

后来爷爷亲自送林道士出去,还给了林道士两个金元宝算是答谢。

事情正因林道士说的那样,我爹在一个月后,死在了万花楼,事情是这样的,万花楼新来了一个姑娘,年纪十四岁,还是老样子,万花楼派人到张府通知我的父亲,我父亲悠哉的就去了,这个新来的姑娘的父亲嗜酒成瘾,结果把自己的姑娘卖到了万花楼,换了酒钱继续喝酒,由于是个处女,所以就叫我爹来开封,在这个县城也只有我们张家能拿出大钱来,所以每次万花楼有这个事情,都邀请我爹来。

当我爹喝的迷迷糊糊的时候走进房间,看着这姑娘的小模样甚是好看,于是就扑了上去,结果这个姑娘早早的就准备好了剪刀,一下子把剪刀捅进了我爹的心脏,我爹当场就毙命了。

事后爷爷并没有责怪那个姑娘,那个姑娘被关在了县府大牢里,后来爷爷可怜那个姑娘花了点钱,把那个姑娘买了出来,又给了那姑娘一点钱,让那个姑娘离开县城。姑娘很感动她完全没有想到她杀了张老爷子的儿子,张老爷子还救了她,临走的时候这个姑娘啥话也没说,跪在了爷爷面前,磕了三个头,就走了。

当时那个姑娘觉得对不起我爷爷,因为毕竟是她的父亲给他卖到了万花楼,才出的这码子事,归根结底还是要责怪他的父亲,反正是一团乱啊。

父亲死后,爷爷的身体就越来越不好了,虽然父亲性格顽劣,游手好闲,毕竟那是爷爷的亲儿子啊,说不难受都是假的。

大娘在我爹死后不久也去世了,大夫诊断的是肺痨。

诺大的张家也只剩下了爷爷,我,还有我娘三个人,再就是一些下人,平时过年和和气气的,热热闹闹的张府,如今却变的很萧条,过了这个年我就快十二了,也到了爷爷跟林道士预订的日子了啊。

今天过年,张府虽然也是张灯结彩的,但是没有一丝过年的气氛,爷爷现在也是卧病不起,爷爷从父亲走了之后,身体就越来越差了,爷爷曾经说过也就是因为不放心我,才坚持了这么长时间,我娘也变的比较瘦弱,脸色也苍白了不少,与我刚懂事的时候那个张家的大少爷的二少奶奶比较区别很大,那时候母亲可以说是花枝招展的,可如今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模样了,虽然张家还是比较有钱的,难免还是让人感到落魄,近几年由于清政府局势不稳,鸦‘片战阵以后民不聊生的,导致我们张家的买卖也越来越差,就是这样我爷爷也是按时给穷苦百姓家发粮,发布,以前县里受过我们家老祖宗迫害的人都恨我家,但是从我爷爷当了这个家以后,大家对张家也不在市那么有怨言了,慢慢的爷爷用他的善心平了民愤。

谁家结婚,谁家生个孩子,再就是谁家有个死人什么的,爷爷都会让下人准备一分厚礼去,而且还让自己家的马车帮他们办红白喜事,大家也开始慢慢对我们张家有了尊敬,爷爷生病卧床不起的时候,乡里乡亲的几乎都来看望我爷爷,大家有的拿鸡蛋,有的送肉,但是都让爷爷拒绝了,爷爷说大家日子过的都不是太好,这些东西都是省下来的,他不能要,况且我们张家也不缺这些东西,爷爷的朴实诚恳也打动了乡里乡亲。

清明节前,林先生就赶到了我们张府,此时我的爷爷已经起不来了啊,每天都是我娘在照顾。

“张老先生,我来接你孙子来了啊。”林道士坐在我爷爷的身边对我爷爷说道。

林先生还是那副模样,我八年前我印象中他也就四十多岁,现在看他的模样也还是那样,没有多大变化,岁月的刻刀没有在林道士的脸上留下一点痕迹。

“林先生来啦啊,林先生我觉得我时日不多了,我的孙子就交给你了啊,我希望你能救我孙子一命,我们张家就这么一个命根子,如果他要是没了,我就算死也闭不上眼啊。”爷爷这个时候已经病入膏盲,说这些话也是使出浑身的力气。

“张老爷子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狗娃的,狗娃以后就是我的徒弟,为人师傅相当于为人父母,我一定会好好教导他的。”当林道士说完这句话以后,爷爷笑笑的看看我最后爷爷安详的闭上了眼睛,就这样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爷爷的去世也惊到整个县城的乡里乡亲,大家都来送爷爷最后一程。

“张大狗,等你爷爷这事完了以后,你就要随我远去了。”林道士对我说道,我也点点头,知道爷爷为了我能够活下来把我托付给林道士。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我在民国当道士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