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七章 太监?

更新时间: 2017-05-23 09:40:21 字数:2892

这个人,正是风水师吴一手。

刘老五对这个风水师吴一手奉若神明,他不得不信,因为吴一手或许是他现在改变刘家状况的唯一办法,他放下了铁锹,指着我道:” 你小子对吴先生客气一点,不然我弄死你!”

吴一手依旧对我和善的笑,笑的我不得不相信他,他缓缓的朝我走了过来,拿走了我手上的打火机,勾着我的肩膀把我给拉到了一边儿,在一个安静的地方,他对我笑道:” 小兄弟,你家为什么要拦着破开这个坟,我听刘老五说了,说实话,我观风水定阴阳这么多年了,凭我的经验来看,实在是看不出这个坟地有多大的贵气所言,至于那个次子绝后的诅咒,来,可否让在下给你观一下八字?”

“贵不贵你跟我说没用,我也不信这个,问题是我爷爷相信,还有就是刘老五欺人太甚。” 我对这个吴一手说道,他说话客气,迎面不打笑脸人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你要是信的过我,来,让我批一个八字。” 吴一手继续笑。

刚我其实不想给他,这个人虽然一直在笑,但是是敌是友还不清楚,我不想跟他走的太近,而且现在是拦着吴一手开这个坟地,跟我的生辰八字有什么关系?不过我还是给了,因为现在不给的话我都不知道话题要怎么继续下去,又是因为现在能拦住刘老五的人,或许就只有这个吴一手了,哪怕是拖延时间呢。

在这个吴一手拿走了我的八字之后,就开始掐算起来,没过一小会儿,他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变的异常的奇怪。  妈的,你这是什么表情?

我还没问,吴一手就直接说道:” 小兄弟, 听老哥我一句实话,你家的这个次子绝后命局,跟这个坟地没关系。”

“真的有次子绝后?” 我纳闷儿道,难不成是从我八字上看出来的不成?

“ 甲申  癸酉  癸亥(戌亥空亡)”

“月干甲木伤官为阳.具,被年上庚金所斩,故而被宫刑。甲乙木,亦代表头发与胡须,甲被庚制,太监无须之象。”

“金寒水冷无子,印星重重无子,时柱空亡无子或有子不肖或有子早夭。金白水清,文章出众,然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清则无子女,小兄弟, 从你这八字上来看,不仅你是一个绝后的命局,而且你还是一个先天的阉人之命。” 这个吴一手说道。

“什么意思你这是?” 我一下子给愣住了,什么叫我不仅绝后,而且是先天的阉人之命?

“也就是说你不仅仅是绝后,从你这八字上来看,八字伤你的阳.物,你的那玩意儿,估计得保不住,现代基本上没有这样的命局,要是在古代,这就是标准的太监命,现代也不是没有,也就是说一些出生就性.无能的人,就算不这样,后天也会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那活儿给废了。” 吴一手说道,说的时候,他看着我,脸色古怪。

我纵然是不怎么相信这些风水玄术之类的东西,但是从一个表面上看挺有名气的风水先生嘴巴里说出这样的话,听的我真的有点恶心,如果不是因为涵养的问题,我几乎都要破口大骂了,老子每天早上醒来都一柱擎天,你说我废了? 有你这么诅咒人的吗?我一下子被他的这句话给激的满脸通红,竟然不知道怎么去接话。

“嘿,小兄弟,不过我也正奇怪呢,看你眉宇轩昂,倒真不像是占了这个气数的人,我也感觉奇了怪哉,这样,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以后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伤了阳根儿的,你给我打电话。” 吴一手道。

“如果真伤了,你有什么办法?” 我就算不信,也这么问道,算命先生的话就是这样,让你信了恶心,不信的话又心里没底,所以最后都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当花点小钱消灾了。

“办法我还真的没有,我就是确认一下,好奇而已。” 吴一手说完这句话,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好悬没有一口血给喷他脸上,这算个啥话?就为了到时候看个热闹?

“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儿? 不会就真的为了给我算个命吧?”我现在是真的没兴趣跟这个吴一手再继续纠缠下去,再说下去我估计不被他给吓死也会被恶心死。

“小兄弟,你别急,我看你也是读书人,这事儿呢,其实我也听说了,你家不让动这块坟地,其实主要是老爷子的原因,我看你呢,未必就信风水的事儿,这么着,我跟你打个赌,我去坟头挖上三铁锹,要是能挖出来三条蛇,这事儿听我的,要是没挖出来,就听你的,不动这块坟, 我跟你说,如果这块坟地坟头三铁锹真的能挖出来一条蛇的话,那就最好给破了,不然不仅对刘家不利,对你家更是大大的不好,你占了这个八字,估计就是因为这块坟地的原因, 挖了他,或许能破了你的八字诅咒也不一定,这对你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也好让我拿了钱离开这个穷乡僻壤的,你说是不?”  吴一手说道。

说了半天他也是想要挖那块坟的,我脑袋在飞速的转动,说实话,现在我在不敢真的点火的情况下,一个人着实是拦不住刘老五,但是我总感觉,我要是答应了这个吴一手,就是落入了他的圈套之中,虽然我也不相信他连地下三铁锹就能挖出一条蛇的事儿都能看的出来,那就是真神仙了。

“要是你之前就在地下埋了一条蛇呢?” 我问道,如果他真的能挖出来,我估计也就这么一个可能。

“我吴一手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靠的是真本事真口碑,我有必要骗你?来,走,咱可以先看看地面,动没有动过土,我相信你应该看的出来吧?” 吴一手说道。

“那话你确定算数? 你要是挖不出来,就让刘老五停手?” 我问道。

“君子一言,六马也难追!” 吴一手说完,拉着我就朝着人群走了过去,又拉着我的手绕着这个坟地转着看了一圈,道:” 你自己看,这土都是老土,没有人动过吧?”

我看的很仔细,做为一个农民,土到底有没有在最近被翻动过这一点我还是看的出来的,是真的没动过,本来我绝对拦不住,现在这个吴一手既然要跟我赌一下。

我现在只能选择同意, 事实上除了同意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见在我同意了之后,按照我本来的意象,吴一手很有可能现在会给我一个惊叹,会拿出真本事出来,按照电视里的演法,吴一手应该拿出一个风水师的必备东西,一个罗盘,一个桃木剑,一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可是没有,这个长的就不像风水师的吴一手的手段更跟我在电视上,我脑袋里,印象里的风水师的手段不同。

他只是低下身子,围着这个坟头转了一圈儿,每走几步,就低下头,在地上捏起一丢丢的土用舌尖去尝一下,尝土的时候,他的表情很凝重,就这一下子,我忽然感觉到不太妙,本来以为吴一手做不到的事情,在他尝过土之后就感觉这次的赌注我肯定是要输,土我尝过没有?吃肯定是吃到过,味道那自然是一样的,当然我也知道每个地方的土壤味道或许有所不同,但是一个坟头周围,那味道能相差大?吴一手要是真的能品出一个坟头周围的土,找出不同的话,那绝对是技术活。

吴一手在尝土的时候,不管是刘老五还是说围观的村民们,没有一个敢大声说话的,这是吴先生第一次施法,更多的人可能跟我想法一样,风水先生不用法术和法器做法,这怎么吃起了地上的土?

坟头不大,吴一手要转一圈儿速度也很快,他站了起来,对我笑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很明显,那就是恭喜你你输了,此时我心里有点空,甚至不知道我到底是希望吴一手能赢还是他会输。

如果他赢了,我输给了这样一个人 ,我不感觉到冤枉。

如果我输了,我心里或许反倒会空落落的,因为吴一手几乎都要让我颠覆我这么多年的观念,也就是说,他几乎已经让我认为,他是真的有一些特殊手段的”神仙中人。”

他朝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指了一个位置对刘老五说道:” 老五,就那个位置,下铲子,三铲子就停下,卯足了力气, 记住,就三铲子,一铲子都都不能多。”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风水师的诅咒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