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六章 干架

更新时间: 2017-05-23 09:40:21 字数:2654

我给三叔打了一个电话,没有时间跟他说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是说了让他赶紧给四叔还有我哥打个电话回来,之后就匆匆挂断了电话,出门顺手抄了一把铁锹就冲了出去,等我冲到的时候,我爷爷已经趟在地上,地上扔了一把菜刀,几个人正围着我老爹拳打脚踢,我的脑袋里瞬间一片空白。

那一年因为坟地的保卫战我没参与,从小到大我都是三好学生,也基本上可以说是没打过架,但是这一次,我爷爷被打倒,我老爹正被打,我大骂了一句:”刘老五,我干你姥姥!”直接就冲了上去。

当我拿铁锹砸到了其中一个人的脑袋上的时候, 我也感觉有东西砸到了我的脑袋上,在临晕过去之前,我看到了那一张脸,从初中到高中三年,我偷看过无数次的那张脸。

刘婷。

之后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边儿人多,我冲过去,而且以我瘦弱的身板,马上就被他们给干趴下了。 但是那一刻,我还是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我不管你是谁,伤害我家人,只要我不死,就跟你不共戴天。

当我醒来的时候, 浑身都是疼的,后脑勺上有一个大包,牵动的我整个后背都是疼的,我妈正在一个人抹着眼泪,我醒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问我爷爷在哪里。

“你爷爷跟你爸都在医院,他们伤的比较重,你还是多亏了小婷拦着,不然不知道你会成什么样儿。” 我妈哭着道。

“别哭了妈,等我三叔四叔还有我哥回来再说。” 我安慰我妈道。

谁知道这一句话之后我妈马上就生气了。” 你三叔四叔回来又想干什么? 刘家家大业大,是我们能折腾起的?不就一个坟地,你爷爷当宝贝疙瘩,你一个知识人也信这个? 我看挖了好,挖了还能去了我心里的疙瘩,每次一想起那个坟地对你有诅咒,我这心里就不是个滋味儿。” 我妈说着说着,眼泪就再一次的掉了下来。

我没继续跟我妈说下去,我也没办法对这一个担心我们安危的人说什么有些事情不是值不值得,是人争一口起佛争一支香,在我妈的眼里,家人的健康平安才是最重要的。

喝了一碗稀粥,我已经差不多能下床,虽然后脑勺还在疼,我出了院子,家里忽然就冷清了起来,我让我妈去了医院照顾我爷爷跟我老爹,家里一下子剩下我一个人,安静的可怕。

有时候,在人前的时候,因为面子,因为其他的会一时冲动,安静下来的时候难免后怕,不是怕被打,而是怕家里人真的出什么事儿,而且跟刘家这次真的撕破脸了,后续工作到底要怎么来做。 我三叔四叔跟我哥肯定是在回来的路上,可是他们回来,真的就可以改变一切嘛?在这个金钱为尊的社会,想要跟村子里的首富刘家斗,说实话,我真的没有丝毫的底气。

我坐到半夜,白日梦般的想如果刘婷能来看看我,哪怕安慰我一下能有多好,可是没有,拦我,是出于同学之情,我在她的眼里,或许从头到尾,都只是小透明,仅此而已。

天一亮,我是被邻居给叫醒的,石河子村,石姓是第一大户,如果是跟别的村子干起来了,我们整个石家的人或许能抱成一团,这次因为是跟刘家,刘家在石河子村实在是太过强硬,加上我老爹他们并不是那个善于交际朋友邻居的那种人,老实人少朋友,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昨天晚上都没有一个人来问一下情况,这时候跟我家走的近很明显是跟刘家做对,谁吃饱了撑着管这个闲事儿?

“石墨,叔昨天也拦着了,可是拦不住,你知道的,家里那个婆娘怕事儿的很,死活拉着我,但是咱们家老邻居,我也不怕得罪刘家,来就是给你个信儿,刘老五现在就带着人去挖坟了,你要有什么办法拦着的话,赶紧想,你爷爷把那块坟地当成宝贝疙瘩,他要是回来看到坟地被起了,还不给气死了去?” 这是邻居石老憨过来给我说的消息。

这时候,能来给我捎个信儿就不错了,也没亏石老憨的媳妇儿天天来我家的菜园子里摘菜,但是我们两家的关系也仅限与此了,说完石老憨就着急走,也是怕刘家看到。

此时我家人就我一个人在家,我是不可能拦住刘老五的,可是石老憨也没说错,如果我现在不去拦着的话,估计我爷爷知道这个消息,能气死,他有病没怎么吃药还坚持到现在,不就是等着坟地的风水之力真正的发挥作用的那一天吗?

为了我爷爷,为了我家的面子,我今天一定要拦着,不然我家将在石河子村没有办法立足,我爷爷我知道,我父亲我也知道,他们虽然不是什么场面人物,却也把面子看的非常的重要。

我找了一把砍刀,但是就凭我,拿着砍刀去照样是拦不住,而且估计还会被打的很惨,不怕被打,主要怕没用,我此时的想法就是现在我要是有一把枪该有多好? 就算不拿着扫射人,也有绝对的震慑力。 但是床头小时候的玩具枪倒是还有一把,但是不能用啊!  我扫了一下墙角,发现了一个东西,这是一大雪碧瓶子的汽油,是我老爹买来摩托车用的。

我提着这个雪碧瓶子,直接就冲着那块儿坟头跑去,这次我也没叫嚣也没骂,挤开人群直接拧开瓶盖顺着我的脑袋就浇了下来,我拿出打火机,看着一下子被震住的正准备开坟的众人,道:” 想开这个坟,成,从我尸体上跨过去才行。”

现在我一下子理解了那些被强拆的人以死相逼的心情了,谁也不想这么做,但是这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命只有一条,谁也不想死,这只是恐吓,起码我是这样。

人群一下子被吓住之后,瞬间爆炸,乡里乡亲的,我虽然因为考上大学被他们稍微有点嫉妒,但是总归都是看着我长大的孩子,马上就有人急了,对我叫道:” 小石头,石墨,你可别这样想不开,不就是一座坟嘛? 有什么的? 别拿命开玩笑啊。”

对此我一概不理,我只看着刘老五,这是一场博弈,我赌他不敢冒着我自杀的危险开坟,他必然也是在赌我不是真的寻死。

“挖! 我就不信这小子真敢死!” 过了一会儿,刘老五直接一咬牙叫道。

他说挖,他叫来的挖坟的人不一定有这样的胆量, 刘老五大怒,直接一把夺过铲子就要自己挖,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坟头,一个人开挖的话也并不是多困难的事情。

我一看他执意一个人就开干,这个刘老五也真的是仗着哥哥们有钱跋扈惯了,真敢挖? 难不成他不知道刘家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吗?不过也就是因为刘家今非昔比,他才会这么偏执疯狂,他太希望靠改变风水来改变刘家现在忽然之间的没落。

有一句话说的很好,从未拥有不难受,难忍的是拥有了再失去。

他不是吓唬我,而是直接开挖,我一下子慌了神,这一慌,手一抖,就要打打火机,有时候的事情,真的是骑虎难下, 村民们都已经吓的后退了,总不能因为看个热闹把命给搭上不是?

就在我咬着牙关看着刘老五,犹豫要不要真的以命博命的时候,在刘老五身后,有一个人走了过来,他看着我,脸上带着笑道:” 小兄弟,可否借一步说话?”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他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很和善,却让我此时感觉到很蛋疼。

“老五,你先停一下,我跟这个小兄弟说两句话,再这之前,不能挖坟,可以?” 他似乎是为了让我安心,对刘老五说道。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风水师的诅咒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