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五章 生病

更新时间: 2017-05-23 09:45:00 字数:3174

何止没接回来,等段夫人出去看见阮嬷嬷狼狈的样子,更是大吃一惊。

段老爷也是一愣,原本想着这个长女被送去偏远的山庄好几年,心里没埋怨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段夫人让陪嫁嬷嬷亲自去接,足够给段春盈面子了。

拒绝就罢了,还揉搓阮嬷嬷,这不是间接给段夫人没脸吗?

段老爷满脸怒意,指着阮嬷嬷道:“嬷嬷来说,那丫头做什么了,居然如此目中无人?”

见如容对她使了个眼色,阮嬷嬷哪里不明白,小心翼翼地答道:“奴婢带着几个婆子去磐石山庄,谁知一去就吃了闭门羹。等进去后,大小姐却始终没露面,只叫奴婢等人打扫花厅。天色已晚,奴婢不得已宿在西厢,谁知道……”

后面的话颇有些难以启齿,段老爷见她吞吞吐吐的,不由厉色道:“嬷嬷有什么话不妨直说,这里也没什么外人。”

长风苑都是他的心腹,没什么说不得的。

阮嬷嬷抹了一把脸,弄花的妆容更是惨不忍睹:“大小姐把后山的树林都围进了庄子,夜里有孩子的啼哭声,后来树上还出现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睛,奴婢吓得连夜跑到附近的破庙里……”

她又把包袱被扔在身边,几人却无知无觉说了一遍。

段老爷皱眉,显然半信半疑。

段夫人蹙眉,一脸担忧道:“老爷,我说句不好听的,以前大姑娘在府里,也总出现奇奇怪怪的事。要不是几个丫鬟给吓着了,我也不会狠下心把她送走。只是言家的事,却是拖不得了。”

她用帕子沾了沾眼角,带着哭腔道:“我何曾不是怜惜这个孩子,毕竟刚嫁过来,这个女儿便养在我跟前了。只是怎么养也不亲,说话还颠三倒四的。要不是为了她两个妹妹,我哪里舍得把她送走?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段老爷拍了拍段夫人的手背,安抚道:“这孩子以前不知道让你操碎了多少心,也不知道给段家添了多少麻烦。反正她总要嫁人,回府也是应该的。”

虽说都是女儿,刚开始段老爷对段春盈也是有些怜惜的。

只是这个女儿说话疯疯癫癫的,还把好几个丫鬟婆子给吓晕了。免得她出来闹事,逢年过节都关在院子里禁足,他一年到头也没见上一两回。

加上膝下有二女一子,其中更是有一对龙凤胎。

长得粉雕玉琢不说,一张小嘴说起话来能哄得人眉开眼笑。

一个是没见过几回,又得了疯病的长女,其他的则是一天天看着长大的孩子,孰轻孰重,段老爷心中的天秤很快就偏向了后者。

看过阮嬷嬷狼狈不堪的样子,他更加下了决定道:“嬷嬷既然没能把她接回来,我亲自走一趟便是了。”

“哪里就要劳烦老爷呢,我另外带着几个粗壮的婆子去山庄便好。”段夫人自然不会让段老爷过去,磐石山庄里面究竟有什么,她心里是清楚的。

每年就那么点钱,别说修缮,大姑娘也就勉强能吃饱穿暖,磕磕碰碰长大。

若是段老爷看见瘦巴巴,又穿戴破旧带着补丁的衣裳,指不定要心生怜意,回过头来面子挂不住,少不得要发作自己。

段夫人可不蠢,这样的机会当然不会给段春盈。

这个长女绝不能翻身,也不可能让段老爷有犹豫的意思。

不是把段春盈推出去,难不成要让自己两个宝贝女儿顶上吗?

这是她绝不允许的!

段老爷还有公务在身,去山庄走一趟总要耽搁不少事情。听段夫人亲自揽了下来,对她不由起了几分歉意:“多带几个护院过去,别让那丫头近身。若是听话跟着回来就罢了,若是不听话,直接让护院绑回府也没什么。”

这话说得毫不在意,显然没把段春盈放在心上。

段夫人终于放心,又嗔怒地瞥了他一眼:“老爷说的什么话,阮嬷嬷这是急着回来复命,难保说错了什么话,惹怒了大姑娘。我多哄着就是了,再替嬷嬷给她赔不是,大姑娘必然会回府来的。这么多年没见,大姑娘定然念着老爷。”

“在山庄上也没个管教的嬷嬷,这丫头真是无法无天了,连你身边的嬷嬷也如此没规矩。回头接到府里,赶紧请个严厉的嬷嬷,好歹以后不会丢了段家的脸面。”段老爷冷冷地说着,便亲自点了几个高大威武的护院跟随,径直出府去了。

段夫人把段老爷送到二门,这才回到长风苑。

阮嬷嬷早有丫鬟扶着进偏院,简单收拾了,没显得那么狼狈,脸色却依旧惨白,颇是心有余悸的样子。

“嬷嬷这是怎么了,真的被那丫头给吓着了?”段夫人还以为阮嬷嬷有三分是真的,七分却是装的,就为了给段老爷留下一个坏印象,好叫事情顺着自己想的进行。

如今看着阮嬷嬷的脸色,她却有些不肯定了。

阮嬷嬷率先跪在地上,给她请罪:“奴婢真是吓着了,在夫人和老爷面前失态,实在不应该。”

“地上凉,嬷嬷赶紧起来。”段夫人话音刚落,身边的如容立刻会意,上前搀扶起阮嬷嬷,只觉得她手心冰凉,还带着湿意,显然吓得不轻。

“嬷嬷说一说,到底怎么回事?”

阮嬷嬷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她回到段家,总算离那个祸害远了,七上八下的心这才稍稍平复,也没刚开始那么惊慌失措了:“回夫人,奴婢总觉得是那丫头捣鼓出来,专门来吓奴婢的。要不然怎会那么凑巧,指不定是趁着奴婢和婆子打扫花厅的时候,在树林里布置了一番。”

想到段夫人要亲自去山庄,阮嬷嬷赶紧道:“夫人千金之躯,怎好去冒险?奴婢不才,愿意再跑一趟,一定会把大小姐接回府来的。”

“不必,我倒要看看,这丫头会怎么吓我?”段夫人却是不惧的,重重把手里的茶盏放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嬷嬷也别慌,我从小就不信鬼神这样的东西。那丫头疯疯癫癫的,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故意的。”

她还以为一个小姑娘送到偏远的山庄,身边只有两个年纪相仿的丫鬟,也成不了什么事。每个月只能靠着段府送去的一吊钱过活,日子过得兢兢战战的,到头来必然养成懦弱胆小的性子。

谁知道这丫头果然是个祸害,送出去那么久,倒还有胆子对付自己的陪嫁嬷嬷,简直是吃了豹子胆了。

段夫人就不信,她就治不了这疯丫头!

“刚才你也听见老爷的话了,回头去打听打听,哪里有严厉的嬷嬷。等大姑娘回来,可是要见人了,不能失了礼数,没得丢了段府的脸面。”

阮嬷嬷会意,双眼发亮。段夫人的意思很明确,段老爷发的话,她们只要去找个严苛的嬷嬷,对段春盈是打是骂,可就由不得她了,就不信治不了这个丫头!

想到她在府里的下人面前丢了大脸,不知道多少人看见自己狼狈的模样,阮嬷嬷就恨得咬牙。

这口恶气,她说什么都要出了!

段夫人出门,点了四个粗壮的婆子,都是后院做粗活的,有着一把好力气。还专门寻的面向凶恶,平日胆子大的,免得像阮嬷嬷带的那几个婆子,吓得屁滚尿流,有一个至今还起不了身,直接被人从马车抬进府里的。

带上段老爷挑的护院,一行人浩浩荡荡往磐石山庄去了。

泥泞的小路不好走,尤其大清早还下了一场大雨,路上坑坑洼洼的,颠簸得段夫人面色青白,要吐不吐的样子。

如容早有准备,带了不少丸子和梅干,好歹让段夫人舒服了一点。

段夫人想到把段春盈接回府,自己想怎么揉搓都可以,身子的不适这才好了一些。

好不容易熬到了磐石山庄门口,一路上可谓是顺顺利利的。

这才是午时,早有婆子下车,如容也跟着去。

正想着敲门,却见山庄大门敞开,门口却没见着人。

如容听着山庄里静悄悄的,连虫鸣鸟叫的声音也没有,死寂一片,不由心里发憷。她回到马车,向段夫人禀报道:“山庄的大门开了,却没见着人……”

“开门了?”段夫人手里捏紧了帕子,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很快镇定下来:“既然开门了,我们也不用费心去敲门。让婆子进去请大姑娘出来,要是姑娘又发疯,让婆子绑上带走就是了。”

反正山庄附近杳无人烟,她老早就挑了这么个地方,就算把段春盈怎么了,也没个人能看见,正好称了自己的意。

如容连忙去吩咐了,婆子怀里揣着赏银,自然不会马虎,气势汹汹地闯进山庄,一个个院子寻过去。

扑空居多,院子甚少是打扫过的,扑面而来的灰尘,刺得她们两眼发疼,呛得直咳嗽。

她们不死心,终于最尽头的院子看见两个布衣丫鬟,高声道:“夫人来请大姑娘回府,还请大姑娘赶紧收拾了,好赶在天黑前回去。”

婆子一边说着,一边示意其他几人直接进院子,把段春盈抓出来。

反正有段夫人撑腰,她们又是胆大的,自然不会像阮嬷嬷那么害怕一个丫头片子。

红盏却突然尖叫一声,喝止道:“你们别过来,大姑娘病了!”

婆子冷笑:“既然病了,你们昨天怎的不说?回府后请郎中来,自然能治好大姑娘,再耽搁下去,你们担得起这罪责来吗?”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家妻难驯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