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 流下血泪的人彘

更新时间: 2017-05-05 13:40:02 字数:1407

凤朝十四年

大雨磅礴,青烟四起。

雨水淹没了窗外的喧哗,长亭上悬起的红色灯笼,滴答滴答,向下坠落着殷虹的水滴,如鲜血一般汇成了小河……

唐末把头靠在瓷罐的边缘,凌乱的青丝垂下,散落在大红色的地摊上,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这么歪着头木讷的望着窗上的油脂,和那上边映出的灯火花红一片光。

疼么?已经麻木。

泪呢?早已流干。

朱漆鸳鸯门一开,唐末把目光游离了过去,眸子瞬间放大了两倍,她脸上的表情也跟着狰狞了起来,像是再骂,但是她知道自己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了。

“殿下,今天真的是良辰吉日么?怎就大雨倾盆,妾身刚还听一些闲言碎语,说这是老天爷不许呢?”

苏宝盈被挽在凌天翔的身下,娇嗔一句,一双樱唇撅起的很高。

“胡……胡说。”凌天翔嘴里像是含着一口水,一看就是喝多了,他单手只上房顶,嚣张的叫嚷着:“老天爷能奈朕何?凤朝是朕的,朕说娶谁就娶谁!还问他许不许么?”

唐末看着踉跄走来的一对璧人,哑笑着发出了阵阵怪声,贝齿被鲜血染红,让她本是狰狞的一张脸看上去更多了几分的狠厉。

啪!

唐末的脸被巴掌甩到了一侧,不过这疼痛跟她身上所遭受的相比,简直就是远远不及。

伴随着脸上的火辣辣,随着而来的是苏宝盈尖锐到让人生厌的声音,“都是你这个贱人!一定是你诅咒了我的大婚!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宝盈说话间脚步上前,一只盘凤纹路的缎面锦鞋狠狠的踩在了地毯上散落的青丝。

长长的青丝被拖出去好远,唐末的头也跟着不由自主的向前探去,每一寸的移动,让她犹如钻心一般的疼痛,但是却无力反驳。

“好了!你跟她一个人彘呕什么气,倒是折煞了你皇后的身份。”凌天翔语气慵懒,虽是劝阻,却懒散的双手向后拄上了床榻,眼底带着笑,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如果不是因为她,妾身刚就不会被忠臣私下议论,说什么雨?难道当我苏宝盈是傻子么?”苏宝盈越想越气,她脚下猛的一松,唐末就如同一个不倒翁,来回的摆动着身下的罐子。

面前的唐末,没有手,没有脚,已然成为人彘的她,被装在罐子里面,望着面前的蛇蝎女子,唐末想要怒骂,想要报复。

可,被割去舌头的她只能发出唔唔声。

苏宝盈看着唐末这一副狼狈至极的样子,心里倒是畅快了不少,但是以她的性格,可怎么够呢?

“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很冤枉很凄惨呢?”苏宝盈轻笑着再次上前,用一只手指嫌弃的撩起了唐末飞舞在脸上的碎发,一张狰狞着,痛苦着的面颊就暴漏在了她的眼前。

“那……如果我告诉你,你的孩子已经死了,你会不会更痛苦一些?他不是病了,他不是出了意外,而是做了一件替你赎罪的事情。”苏宝盈说道这里,仰头痴痴的笑了起来,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眯起优雅的弧线。

唐末不可置信瞪大眼睛,带血的脸庞越发狰狞。

“他——你的儿子,给我做了药引,你也知道的,这三岁大的孩童药效是最好的,我把他碾成了肉碎,放在我的燕窝中,啧啧……味道怎么说呢?”

一阵怪叫声附和着苏宝盈尖锐的大笑,让这世间的雨似乎都在这一刻停止了。

声音穿过轻薄的油脂窗,穿过长廊,在朱红的宫殿壁上来回的撞着,发出了阵阵的回响……

唐末双眼发黑,耳边的风声,令她原本麻木的心,再次撕心裂肺起来。

仿佛,面前蛇蝎美女的笑声,仿佛传的好远,好远……

三日前的一幕记忆犹新。

面前这一对男女,是如何对自己欺凌践踏,是如何当着她面在床榻之上颠龙倒凤,是如何杀死了她刚出世的孩子……

唐末的头微微摆动着,她难以控制的再次闭上了眼睛,干涩发疼的眼眶,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唐末!我的女儿!”

凄凉的一声,唐末猛然睁开眼睛!

曾经的一幕幕再次出现眼前!!!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傻妃不好惹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