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九章 女人心思猜不透

更新时间: 2017-05-05 13:00:37 字数:3255

张玉祥猛地一愣,他本来正义愤填膺的要报警,一副不把林夏整死誓不罢休的样子。冷不防听到周语冰的这句话,气势一下子停滞住了。

美女不管在哪都是备受关注的,张玉祥虽然是老师,但也是个男人,对学生中校花级别的美女那是门儿清。走过来的这两位大小姐不但是美女,而且都家世不凡,绝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大学老师能招惹的。

而这两人和林夏好像很熟悉的样子,这让张玉祥心里咯噔一下——自己该不会看走眼了吧,能和夏家周家的交上朋友的林夏会是普通人?

“哇,这不是岳麓岳大少吗,你怎么成这副德行了!”夏晴儿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喂,林夏,你该不会把岳大少给揍了吧?”

夏晴儿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她基本上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也只有这个家伙敢彪呼呼的把岳大少揍了。

她倒是觉得林夏揍得好,很解气。早看那个岳麓不爽了,人一无是处不说,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天天缠着周语冰。她笑得眼都眯了起来,围着岳麓转圈打量,啧啧惊叹,把岳大少看得羞愤欲死。

周语冰蹙着眉头拉了一把夏晴儿,示意她不要太过分。她没夏晴儿那么乐观,岳麓肯定不会这么算了的,就算这次不了了之,以后也肯定会找机会报复林夏。林夏第一天上学就惹了这么大麻烦,这让她有点头疼。

而岳麓此时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无地自容,男人都是这样,宁愿在十个男人面前丢脸,也不愿在一个女人面前丢脸,尤其是在一个漂亮女人面前。

而夏晴儿和周语冰都是一等一的美女,最重要的是,岳麓一直在追求周语冰。周语冰绝对是岳麓此时最不想见到的人,他现在的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一直以来塑造地英俊潇洒的形象全没了。

当然,这只是岳大少一厢情愿的想法,他在周语冰的印象中可与英俊潇洒沾不上边。

“打伤人总得给个说法吧?”张玉祥语气一点也没有之前的强势模样了。

此时他后悔的要死,早知道就不来掺合这破事了,现在好了,岳麓不一定领他情,这边还得罪了一个不知什么来头的家伙。但没办法,现在他已经脱不开身了,只得硬着头皮插嘴。

“什么打伤人,他伤哪了?”林夏慢悠悠地开口道,“我倒是想狠揍他一顿来着,但他耍赖趴在地上不起来,我见他这么怂也不好意思下手啊,不信你带他去医院检查检查!”

林夏这倒不是完全胡说八道,岳麓也就脸上那一巴掌挨得结实点,看着狼狈其实身上没什么伤。

这也是林夏特意控制力道的结果,他又不是没脑子,才不会落下什么把柄给对方。这样既教训了人,对方也拿他没办法,而且他敢肯定,岳麓情愿被打骨折也不愿意丢这个脸。

张玉祥傻眼了,愣愣地转头看着岳麓,似乎是想确认林夏说得是不是真的。

岳麓实在是一秒钟都呆不下去了,对着张玉祥冷哼一声,转头就走。走了好远一段路,才回头恨恨地放了句狠话:“这事没完,我们走着瞧!”

林夏撇撇嘴,一脸鄙视:“有本事站我跟前说这话!”

岳麓哪敢回来,头也不回地落荒而逃。

张玉祥悄悄挪着脚步,想趁没人注意他悄悄溜走,他这次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得罪了林夏不说,岳麓也对他很不满意,走时看都没看他一眼。

“这位老师对学校的学生很关心嘛!”夏晴儿早看出张玉祥的目的,抽冷子讽刺道。

“以后通知保卫室时别夸大事实,说什么暴徒伤人,我还以为恐怖分子进攻学校呢!”小徐在边上阴阴地补了一刀。

张玉祥老脸臊地通红,讪讪笑着,连说误会,见几人不理他,灰溜溜地溜走了。

小徐只是轻飘飘的说了句,以后同学之间要注意团结,就带着其他两个人走了,他对林夏印象还不错,虽然好像也是个刺头,但收拾了岳麓还是让他很痛快的。

见周围的人散地差不多了,三人一起向教室方向走去!

“我早看岳麓那个家伙不爽了,哈哈,他今天人可丢大了,想到他那惨样我就想笑,真有你的!”夏晴儿用力地拍了一下林夏的肩膀,乐不可支地说道。

林夏耸耸肩说道:“我可是个相当友善的人,没把他怎么样啊,他不就脏了一身衣服吗,回去洗洗就行了!”

“这算是他人生污点,怎么也洗不掉的。”夏晴儿白了他一眼,说道:“真的好同情岳大少啊,这次丢的人够他被人笑一辈子了,哈哈!”

和夏晴儿只顾着乐不一样,周语冰揉着脑袋,头疼地说道:“晴儿你还笑得出来,岳麓丢了这么大人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肯定会想办法找林夏麻烦的。”

林夏眼睛一眯,声音有点冷:“他要是够聪明的话,就不会来烦我!”

“瞧瞧林夏这话说的多霸气,不过我觉得岳麓不会那么聪明的,真是个可怜的家伙。”

夏晴儿很是乐观,或者说她对林夏已经到了一种盲目相信的地步。因为自从碰到林夏以来,她就没见林夏吃过一次亏,而且林夏说过的话从来没有做不到的。所以她压根没想过林夏会吃亏,反而有些同情起岳麓来了。

周语冰还是有点担忧,微微有些埋怨的对林夏说道:“这才第一天上学你就惹这么大麻烦,你就不能安分点吗!”

林夏此时又恢复了那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吊儿郎当地说道:“纠正一下,这个麻烦不是我惹来的,而是你惹来的。”

周语冰一愣:“什么意思,怎么是我惹来的?”

“还不是因为你不肯退婚,你想啊,有人打我未婚妻主意,我是不是要把他往死里整。”林夏伸了个懒腰,一脸惫懒:“如果你不是我未婚妻,我才懒得和他一般见识呢!”

林夏其实还是对那个婚约耿耿于怀,他不喜欢受束缚,这是变着法子想让周语冰改主意同意退婚呢。可惜,虽然他智商很高,但常年呆在深山,某些方面却是有些欠缺,周语冰的反应和他预料的实在不一样。

他原来是因为我,才出手对付岳麓的!周语冰此时却是觉得胸口有只小鹿在乱跳,微红着脸不说话,也不埋怨林夏了,看向林夏的眼神更是明显的温柔起来。

啥情况?

林夏有点摸不着头脑,剧本不是这么安排的啊,原本他以为周语冰听了这些话,就算不同意解除婚约也不会很高兴,毕竟自己是把责任推给她了。

谁料到周语冰好像对林夏的解释很满意的样子,那眼里的温柔,连林夏这个在某方面反应迟钝的家伙都看出来了。

林夏满脑子问号,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夏晴儿,想从她哪里得到点提示,但夏晴儿的反应让他更迷茫了。

刚刚还乐不可支的夏晴儿,此时却神情有些黯然,低着头不说话,情绪明显不太好。

这又是什么情况,没人招她啊。

林夏这下彻底凌乱了,他突然想起那个无良师父说过的一句话:天底下最难理解的就是女人这种生物了……

夏晴儿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情绪低落,她一听到林夏提起和周语冰的婚约时,就异常烦躁,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难道说,我喜欢上这个家伙了!”夏晴儿被自己这个想法惊到了,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瞪大眼睛。

“又怎么了?”见夏晴儿突然停住脚步,林夏纳闷的回头问道。

夏晴儿正想着心事,被林夏这突然一问,顿时慌了起来:“没……没啥事,走吧!”

这一个个怎么都奇奇怪怪的?林夏更纳闷了,但他向来是想不通的事就不去想,也就随她们去了。

三人一起慢吞吞的往教室走去,两大美女走在一起吸引了很多目光,而走在美女中间的林夏则显得异常扎眼,一路上不知收获了多少羡慕,好奇,嫉妒的目光。

好多认识夏晴儿和周语冰的人更是惊讶,窃窃私语的猜测起林夏的身份来,周围的目光没有让林夏感到半点不舒服,他只顾着悠哉悠哉的打量着学校环境,对周围的关注直接无视了。

林夏对学校生活还是很感兴趣的,这是他第一次上学,觉得周围的一切都非常新鲜,有心向边上两女问问学校的一些情况,却发现两人都是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只得作罢。

很快到了教室,夏晴儿和周语冰这才回过神来,拉着林夏找了个座位坐下。林夏大大咧咧的挤在两人中间,免不了又是一片惊诧的目光。林夏自然不会受影响,神色坦然等待的着他人生的第一堂课。

随着上课铃声响起,一个头发花白的清瘦老者走进教室,这堂课是艺术修养课。

本来还兴趣满满的林夏听了一会儿就皱起眉头,怎么都是这些浅显的东西啊,这些东西他早八百年就知道了。林夏顿时觉得这课无聊透顶,趴在桌子上补起觉来。

夏晴儿和周语冰见他毫不掩饰的在课堂上睡觉,都是头大无比,早该料到这家伙不会那么安分守己,教这堂课的朱海林老师可是非常严厉的。

周语冰轻轻推了推林夏,想叫他起来,但林夏一动不动,不搭理她。

夏晴儿可没那么温柔,直接去拧林夏的腿,但她刚捏上去,林夏腿上原本软绵绵的肉突然绷紧,硬的像块铁,怎么都拧不动。而林夏还是自顾自的睡觉,夏晴儿被气得咬牙切齿,也毫无办法。

就在这时,讲台上的朱海林突然走了过来,敲了敲林夏的桌子。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我的极品未婚妻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