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八章 “见义勇为”的老师

更新时间: 2017-05-05 13:00:37 字数:3415

这一声大喝对趴在地上的岳麓不亚于仙音,而林夏也有些意外,还真有传说中的正义人士?

林夏扭头看去,突然蹦出来的这位是个中年男子,耷拉着眼皮,一对鱼泡眼很醒目,这应该是学校的老师。

“你是哪个班的学生,辅导员是谁,还有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伤人!”‘鱼泡眼’情绪很激动,呵斥完林夏又赶忙去扶岳麓,“岳麓同学,快起来,我们校方一定严肃惩治这个凶徒,给你一个交代。”

“鱼泡眼”叫张玉祥,是滨海大学的老师,他老远就看见这边的事,毕竟一大群人围着,想看不见都不行。但他没打算管,就当没看见,他才懒得费那闲工夫呢,瞥了一眼就准备继续往前走。

但就是这瞥到的一眼,让他一愣,被打的那个学生好像是岳麓?

岳麓可是滨海大学有名的二世主,谁敢招惹他啊,现在居然被人打成这惨样。这下张玉祥心思就活动开了,岳家的势力很大,官场商界都有很大影响力。

如果能攀上岳麓这个关系,他在滨海大学更进一步就大有希望了。当然,他也想过,敢打岳麓的应该也不是一般人,贸然过去会不会得不偿失。

但张玉祥本对自己眼力是很自信的,蹲在地上猛扇岳麓的那个学生,整个人都带着一股匪气,不像什么出身高贵的人,而且在滨海大学,也没听说哪个学生的背景大到可以无视岳家。

估计这就是个胆大包天的二愣子,或者干脆他就没听说过岳麓这个人。这样一想,张玉祥就有了十足的底气,这才有了突然跳出来的举动。

听到张玉祥开口就叫出岳麓的名字,林夏的眼睛眯了眯。他开始还真以为这“鱼泡眼”是打抱不平来了。虽然自己不觉得理亏,但任谁看到这场面都会觉得是自己欺负岳麓,所以他也没说什么,任由“鱼泡眼”去扶岳麓。

但“鱼泡眼”一开口就叫出了岳麓的名字,显然是认识的。而且不问缘由直接保证给岳麓一个交代,这可不像是来主持公道的。看来这个岳麓来头真的不小,瞧“鱼泡眼”这殷勤劲儿,显然是为了拍岳麓马屁才来管这档子事。

想到这,林夏还是蹲在那不起身。岳麓刚在张玉祥的扶持下,慢慢爬起来,林夏就猛地一扬手。

这个动作岳麓刚刚已经看了太多遍,每次他刚要起来,林夏就是这样一扬手,随后就是力道惊人的巴掌落下了。岳麓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这一惊又趴回去了。

而林夏扬起手来只是顺势挠挠头,并没有扇岳麓,围观者顿时一阵哄笑,岳麓这反应确实太怂了。

“你干什么?”张玉祥脸一黑,对着林夏呵斥道。他心里那个气啊,这学生也太不把他放眼里了,同时他也在心底暗暗鄙视岳麓,平时一副谁都不放在眼里的鸟样子,现在还不是被人吓得跟什么似的。

“没干什么啊,我就挠挠头,挠头也违反校规吗?”林夏一脸“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白痴都能看出来,他刚刚就是故意的。

“你……你太嚣张了,简直无法无天,说,你是哪个班级的?”张玉祥气得直哆嗦,他本以为自己好歹是个老师,这小子怎么也得收敛一些,没想到这小子一点不把他当回事。

林夏耸耸肩,笑眯眯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林夏这倒真不是说谎,他的入学手续周语冰刚刚给他去办,他要知道自己哪个班才有鬼呢。

“好,好,不说是吧,你给我站这儿别走!”张玉祥感觉自己心脏病快犯了,这家伙太气人了。好在他还记得可怜的岳大少在地上趴着呢,干忙又去扶:“岳少,你没事吧,快起来。”

张玉祥一边扶着岳麓,一边盯着林夏,用眼神警告他不要做什么小动作。

“我没说要走啊。”林夏撇撇嘴,张玉祥这一急,不小心把“岳少”两个字都叫出来了,这可不是一个老师对学生该有的称呼。

岳麓终于站了起来,他现在的模样简直没法更凄惨了,被林夏打得鼻青脸肿不说,原本飘逸的发型也乱七八糟的像个鸡窝,那一身骚包的白色衣裤更是沾满了泥土。

这一刻岳麓想哭的冲动都有。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怎么也不会一个人去招惹这么个煞星。这下他在滨海大学彻底颜面无存了,想到这儿,岳麓的眼睛里射出极度仇恨的目光。

林夏这会儿没心没肺的呵呵笑着,仿佛这一切跟他没啥关系,岳大少眼中的仇恨他也当没看见。

岳麓虽然恨不得撕了林夏,但此时也不敢激怒这个不把任何人放眼里的家伙,看林夏这满不在乎的模样,贸然挑衅绝对是再被揍一顿的下场。

于是,向来嚣张跋扈的岳大少,被张玉祥扶起来后,却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声不吭的站着,引来周围一片嘘声。

“都围在这儿干什么,该干嘛干嘛去!”

张玉祥也有些瞧不上岳麓这幅模样,但他想巴结岳麓还来不及,当然不会表现出鄙视来。他是个心思灵活有眼力见的人,见周围嘘声一片,让岳大少很下不来台,干忙拿出老师的威严,呵斥驱散围观的学生。

可惜,大学生不是中学生,不会那么害怕老师。除了自己的授课老师和辅导员,大学生对其他老师的敬畏是有限的。

所以,张玉祥声色俱厉的呵斥,也只让周围的学生退远点罢了,这让他脸色很不好看,见林夏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更是火大。

“你跟我到保卫室去一趟,别以为我没办法治你!”

“不去!”林夏回答得简单干脆。

张玉祥眉毛一竖,伸手就要拉林夏胳膊,嘴里喝道:“那可由不得你!”

岳麓眼珠一动,他现在很希望林夏把张玉祥也打一顿。一来,连老师也被打,他被打的这件事的关注度会被分散一些。二来,打了老师和学生斗殴的性质完全不一样,林夏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而以林夏的脾气,岳麓觉得把张玉祥打一顿这事还是很有希望发生的。不得不说,岳麓的脑子还算灵活,但他显然不了解林夏,他以为林夏是个惹不得的暴脾气,没什么头脑,这点是个严重的错误。

见张玉祥气势冲冲的上来拉扯,林夏只是退后一步,而右手却在看不见的角度,把一枚捏在手心的小石子弹了出去,正中张玉祥左腿膝盖下方的一个位置。

张玉祥只觉得左腿突然一麻,整个人就失去知觉往林夏的方向倒来。

“唉,这位老师,你想干嘛,想讹人不是?”

林夏伸手就能扶住张玉祥,但他当然不会这么干。他只是猛地后退躲开,然后开心的看着张玉祥在面前摔成狗啃泥,嘴里还不停的污蔑张玉祥想讹他。

周围又是一阵哄笑,还别说,在旁观者眼里,张玉祥这莫名其妙地摔倒太突然,若不是林夏躲得快,就直接倒林夏怀里了,还真有点像讹人的意思。

岳麓在心里悄悄地骂了张玉祥一句废物,走个平路都能摔跟头。

张玉祥被摔得不轻,他本来就有点胖,这一下结结实实的杵到地上,牙好险没摔断。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摔倒,还纳闷怎么回事呢,而林夏这个始作俑者眉开眼笑地看着,本来等人挺无趣的,这岳麓和张玉祥真是好人,特地来送乐子。

张玉祥对林夏恨得牙痒痒,又注意到岳麓不满意的表情,知道自己这事办砸了,赶忙想办法弥补。他也不准备拉着林夏去保卫室了,而是直接掏出手机打电话让保安过来。

保卫室的小徐接到电话也是吓了一大跳,心说谁这么生猛,把岳麓这个二世主给收拾了。

滨海大学的保安,其实大多对这些仗势欺人的二世主没什么好感。这些人从来不把保安放眼里,平时惹是生非的都是他们。而保安们却碍于对方背景,不能从重处理,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那些普通学生即使被欺负了,也只能忍气吞声。这让保安们心里很不是滋味,不是不想管,是实在管不了。所以听说岳麓被打了,小徐心里还是有点快意的。

小徐带着两个保安很快赶到了,看到岳麓那凄惨的模样,三人都是吓了一大跳。然后有点替边上那个笑眯眯的,据说是打人者的少年默哀,这个仇结大发了,这个少年居然还笑得出来。

张玉祥见保安来了,立马跳起来述说起林夏的恶行,末了还加了一句:“这种品德恶劣的学生,应该直接开除!”

小徐一看就知道,这个刚刚打电话到保卫室的家伙其实是想巴结岳麓,为了自己的私利,张嘴就要毁掉一个学生的前程。这让小徐心底很厌恶,还为人师表呢,恶心。

岳麓见保安来了,顿时觉得有了主心骨,又恢复了几分大少颐指气使的风范,傲慢地对着小徐训道:“你们安保工作是怎么做的,大白天我就在校园里被人无故殴打,这像话吗?”

小徐眼底闪过一丝恼怒,然后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回答道:“这确实是我们工作没做好,但我还是要了解一下事情经过,真的是对方无故殴打你吗?”

“你这不废话吗,当然是对方……”岳麓很恼火,这个保安太不上路子。只是他话没说完,林夏就斜了他一眼,吓得他把剩下的话咽回去了。

小徐和另外两个保安交换了下眼神,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惊讶。这个看着不起眼的少年,居然一个眼神就把岳大少吓成这样,这到底什么情况。

张玉祥见几个保安并没有直接处理林夏,气坏了,嚷嚷着要报警,他想着以岳家的能量,在警察局收拾一个人绝对很轻松,这几个保安是指望不上了,看这公事公办的态度,最多给林夏一个批评教育。

“林夏,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张玉祥准备掏手机报警时,周语冰和夏晴儿回来了,两人一见这边的架势,就一阵头大,这家伙果然是个惹祸精。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我的极品未婚妻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