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七章 乖乖趴着别动

更新时间: 2017-05-05 13:00:37 字数:3304

深更半夜,两个绝色美女敲开了你的房门。带着一副我见犹怜的表情,弱弱地问出一句:能和我们睡一起吗。

这想不让人想歪都难啊,林夏也是一脸惊诧:“你们啥意思?”

“你想什么呢,我们是觉得你一个大男人有义务保护我们两个弱女子,万一又来几个坏人怎么办?”

夏晴儿嘴上说的轻描淡写,心里却十分担心林夏不同意。她本来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富家女,哪经历过这些险恶的事,刚一睡下,就噩梦不断。周语冰比她好点,但也好不到哪去,恐惧是会传染放大的,两人在床上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哪还睡得着。

在这种情况下,她们不约而同地想起林夏,于是一拍即合,上楼来敲林夏的门了。

“那也不用睡一起啊,虽然我一点也不介意和你们挤挤!”林夏这才明白怎么回事,摊摊手说道。

周语冰这才发觉自己刚刚的话容易让人误会,连忙解释道:“不是真的睡一起,就是睡在一个房间而已。”

夏晴儿也在一旁撇嘴道:“就知道你脑子里没想好事,你以为我们要和你挤在一张床上吗,想得美!”

最终,林夏还是在两人期待的眼神下同意了住同一个房间的要求,住在同一个房间确实更方便保护她们的安全。

走进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个一楼的房间,林夏直接往房间上的沙发上一躺,也不说话,直接睡觉。

两人见他如此自觉的不和她们抢床,很是满意,回到床上躺着,夏晴儿这次果然睡得很踏实,也不做噩梦了,周语冰也是自打家里出事起,第一次睡得这么踏实。

第二天一早,林夏就被自己精准无比的生物钟唤醒,坐起身来。想起自己是和两个美女住在同一个房间,便扭头往床上看去,期望看到一幅美女晨睡图,但只扫了一眼,他便是全身一僵。

现实比理想更给力,映入眼帘的画面让他有些血脉偾张。

夏晴儿睡相很差,她依然是穿着T恤短裤,一条雪白的长腿搭在周语冰身上,也许是觉得有些热,上身的T恤被撩了起来,露出一段白净的腰身,和一个可爱的肚脐。

而周语冰睡得很恬静,侧身静静的卧着,和夏晴儿的恶形恶相形成鲜明对比。

周语冰身上穿得是一套连体的紫色丝质睡衣,虽然式样华美,但依旧相对保守。

但不幸的是,她边上是个睡觉很不规矩的夏晴儿。她身上的睡衣已经被夏晴儿无意中扯开,露出大半个浑圆光洁如羊脂玉的肩膀。林夏有些移不开眼,在心底默默给夏晴儿赞了一个——干得漂亮。

肆无忌惮的欣赏了一番,林夏心满意足的去洗漱,而他起床的动静终于惊醒沉睡中的两人。

两人醒来后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后都是一声惊呼,想着肯定被早早醒来的林夏看了去。

周语冰埋怨夏晴儿睡觉不规矩,还连累自己被林夏占了便宜,而夏晴儿也是懊悔不已,没事撩什么衣服啊。

说归说,两人都奇怪地发现,自己心里其实并不生气。

一顿丰盛的早饭过后,周语冰开着车载着林夏去滨海大学报到,夏晴儿的车已经打电话让人拉走去修了,所以也一起坐周语冰的车。

和夏晴儿喜欢拉风的跑车不一样,周语冰的车是一辆娇小的黄色甲壳虫,以周家的财力,这算是非常低调了。

到了滨海大学,周语冰和夏晴儿先要去帮着林夏去办入学手续,让林夏在原地等着。原本这事是必须要林夏本人过去的,但有周家开口,这算不得什么大问题。

周语冰之所以不带着林夏一起去办入学手续,其实是怕林夏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说不定他一开口就能得罪人,还是不让他过去比较稳妥。

林夏倒无所谓,等着就等着呗。

周语冰和夏晴儿刚一离开,一个一身白衣,发型飘逸,长得像个言情剧男主角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

林夏早注意到这家伙了,自己刚从周语冰车上下来时,这家伙就一脸不爽地看着这边,好像谁欠他钱似的。

“你是谁,为什么和周语冰在一起?”年轻男子倨傲的看着林夏,冷冷地发问。

看来这位是周语冰的追求者啊,林夏打了个哈欠,很是不耐烦地吐出一个字:“滚!”

林夏可没有跟面前这位认识一下的意思,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打扮得花里胡哨的男人,跟个娘们似的。

年轻男子的脸色迅速变得铁青:“你说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耳朵不好使么,我说让你滚蛋,小爷可没兴趣知道你是哪根葱。”林夏像赶苍蝇一样挥挥手,一脸嫌厌地说道。

年轻男子的怒气彻底遏制不住,走上前来,拿手指着林夏的鼻子:“小子,你要为你的猖狂付出代价,在滨海大学还没人敢这么跟我岳麓说话!”

岳麓一直在追求周语冰,可惜向来脾气温柔的周语冰一直没给过他好脸色,刚刚他看到林夏居然是从周语冰的车上下来的,心里立马不痛快了,准备过来给这个小子一个警告。

可惜这小子似乎不认识他,还敢让他滚蛋,他已经猜想着这小子听自己报出名字后会是什么反应,不会痛哭流涕,跪地求饶吧。

“你最好马上把手拿开,不然我保证让你今天过得终身难忘!”林夏的脸色也冷了下来,语气森然的说道,他最讨厌别人拿手指着他了。

岳麓快气乐了,他没想到真碰上个极品愣头青,在滨海大学,听了自己的名字还敢跟自己较劲的,这家伙是第一个。

他可不认为这个土里土气的家伙能有什么来头,虽然他是坐周语冰的车来学校的,但周语冰性格就是那样,没有大小姐架子,这家伙肯定只是周语冰同班同学,恰巧在路上碰见了,就顺路带他一程,不然怎么一下车就分开了呢。

虽然不认为林夏和周语冰有什么关系,但岳麓一想到自己都没坐过周语冰的车,这家伙倒抢了先。他就非常不爽,这才过来准备给林夏一个警告,只是没想到这小子这么不上道,而且好像没听说过他,居然不知死活的挑衅他。

岳麓没有收回手,反而直接往林夏脸上扇过去,他要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知道,招惹他岳大少是什么后果。

预料之中的巴掌声如期响起,林夏气定神闲的站着,而原本动手打人的岳麓却是捂着脸。

他这一巴掌挨得太突然,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刚刚他感觉自己那一巴掌就快扇到对方脸上了,突然黑影一闪,随着“啪”的一声,脸上就火辣辣的疼了起来,眼前也是金星乱冒。

回过神来的岳麓有些滑稽地四下张望,好半天才确定,附近没其他人,打自己的就是眼前的这个讨厌的家伙。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夏,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居然敢打……”

“啪!”林夏没等岳麓把话说完,又是一巴掌扇过去。

这一下力道更狠,岳麓直接被扇倒在地,原本白净的脸也迅速红肿起来。

“你他妈找死!”岳麓从小到大没都没吃过这么大亏,他双眼像是要喷出火来,完全失去了理智,嗷的一嗓子,不管不顾的起身冲向林夏,一副拼命的架势。

可惜,要和林夏这种怪物级的对手拼命,不是光有勇气就行的,实力差距太大的情况下拼命,只能是自取其辱。

说起来岳麓也不是第一次打架,不过以往被他打的人,忌惮他的身份,压根不敢还手,而岳麓自己也是跆拳道黑带,对付普通人还是非常轻松的,可惜林夏不是普通人。

轻轻松松的一脚把岳麓踹趴下,林夏摇摇头,跟这种垃圾动手他实在提不起兴趣。可怜的岳大少好歹也是个跆拳道黑带,到林夏这就成了垃圾了。

本来今天是第一天上学,林夏不想惹事,但事与愿违,他不招惹别人,别人却来招惹他。

这边的动静很快引来了许多围观的人,爱看热闹是国人的天性,甭管发生什么事,总少不了围观群众的身影。

“那个被打的好像是岳麓啊?”

“怎么可能,岳麓是什么人,谁敢……卧槽,好像还真是岳麓!”

“我早看着像岳麓了,只是他脸被抽肿了,一时没认出来。”

“那个打人的是谁啊,好牛叉,连岳麓都敢打!”

围观者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岳麓是滨海大学的风云人物,今天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狠揍了一顿,这消息实在太劲爆了。

听到这些话,岳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次丢人丢大发了,要不了一天他被人打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滨海大学,这让他把林夏恨到骨子里了。

趴在地上的岳大少有心起来和林夏拼了,也好歹能给自己保留点体面,打架打输了和被打不敢还手是两个概念。

可惜,林夏不给他这个机会。

林夏就蹲在岳麓旁边,岳麓刚有爬起来的动作,林夏就一巴掌扇过去,冷喝道:“乖乖趴着别动!”

反复几次以后,岳大少不敢动了,满心屈辱的趴在那。

“看平时耀武扬威的,原来是个软蛋,被人打得趴在地上都不敢起来。”

“就是,原来是个欺软怕硬的怂货。”

……

围观群众又讨论了起来,岳麓听到这些议论,恨不得当场死过去。

岳麓其实也是一肚子委屈,他这种自视甚高的人,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怎么会被人打得不敢起来。他是实在起不来啊,林夏那巴掌看着没什么力气,其实重逾千钧,他每次起来都是被拍回去了,而在围观众的眼里,他就好像是被打得不敢起来。

就在这时,突然人群外传来一声大喝:“给我住手,你是什么人居然敢校园里当众行凶!?”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我的极品未婚妻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