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六章 你能和我们睡一起吗

更新时间: 2017-05-05 13:00:37 字数:3196

听到林夏好奇的声音,周语冰下意识地扭头一看,顿时羞红了脸。劈手就将林夏手里的东西夺了过来,冲林夏横了一眼,娇嗔道:“流氓!”

看到周语冰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羞涩娇媚的风情,林夏一呆,这女人确实魅力惊人。只是她为什么这个反应,林夏还是一头雾水,他是真不认识丁字裤。还纳闷自己怎么就成流氓了呢,只是好奇问问而已啊。

林夏见周语冰没有解释一下的意思,也不去问了,无聊地在一旁看着周语冰收拾东西。

把地上乱七八糟的内衣塞回去后,周语冰帮夏晴儿找了件T恤和牛仔短裤,加上一套没拆包装的全新内衣。拿好东西后,周语冰也不招呼林夏,脸红红地往楼下跑。

林夏摇摇头,女人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

夏晴儿不像林夏那么不讲究,拿着衣服,先去简单冲了个澡,这才换上干净的衣服。周语冰身材高挑,而夏晴儿则娇小一些,所以周语冰的裤子太长,夏晴儿穿不了,只得给她挑了条短裤。

换上牛仔短裤的夏晴儿,让林夏眼前一亮。夏晴儿肤色很白,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更是白生生的耀眼。林夏突然觉得,这次出来也许是个正确的选择,山里除了个糟老头子,就只有些飞禽走兽,哪有这么好的“风景”!

……

警察的效率还是很高的,在夏晴儿换好衣服没多久后,警车就乌拉乌拉开过来了。

一下子死了四个人可是重大案件,本来几人都得去警察局协助调查,但周家不是普通人家,加上是受害一方,自然不用严格按照程序来,简单的在现场录个口供就可以了。

本来一切顺利,但录口供的时候,警察对林夏一人制服四个歹徒的说法压根不信。这不鬼扯吗,就这么一个瘦不拉几的毛头小子,能对付得了四个亡命歹徒?

无论怎么解释,警察都是一副“你别骗我了的表情”,林夏被问烦了,随手抄起桌上的一只杯子,“嘭”的一声捏得粉碎。

于是,口供顺利的录了下去。

等警察走后,已经是半夜了。今天经历的事太刺激,周语冰和夏晴儿都没有睡意。

林夏倒是想去睡觉,但好多事情要向周语冰问问清楚,他隐约猜到自己那个无良师傅把自己骗来的原因了,但有些事他还是有些迷糊。周家跟老家伙到底什么关系,周家目前又是出了什么状况?

陪着两女在客厅里坐下,林夏趁机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夏晴儿在一边竖起耳朵听着,她也不傻,早察觉这次事情的不寻常。

听林夏问起这个,周语冰眼圈就是一红。

林夏这才知道,前段时间周语冰的父亲也被人袭击,到现在都昏迷不醒,医院说有成为植物人的可能。加上今天的事情,毫无疑问,有个神秘势力盯上了周家。

而周家的周氏集团,最近同样是风雨飘摇,有一股神秘的商业团体,处处破坏周氏集团的生意,使得周家损失惨重。

周语冰的父亲和林夏的师傅是认识多年的好友,这次就是让林夏过来保护周语冰。但林夏的师傅了解自己这个徒弟的性格,整天吊儿郎当的懒散惯了,让他千里迢迢地赶去保护一个女人,他肯定嫌麻烦。

而且他一点也不把师傅放眼里,用师傅的威严逼他过来也不现实,于是才设计用退婚把他骗了过来。

说到是骗林夏过来,周语冰也有些不好意思,有些紧张地看着林夏,生怕他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林夏倒是没生周语冰的气,这个阴险的主意明显不是周语冰能想出来的,除了那一肚子坏水的老家伙,没人能把他的脾性了解的这么清楚。

弄清事情原委后,林夏在心底“亲切问候”起某个坑徒弟的老家伙,虽然他觉得这次来滨海似乎比呆在山上来得有趣,但想到自己是被老家伙骗来的,他就很是不爽。

虽然心里不爽,但林夏也没有撒手不管的意思,虽然时常对老家伙恨得牙痒痒,但他终究是自己师父。而周语冰的父亲是老家伙的朋友,就冲这一点,他也要帮一帮周家。

即使没有这层原因,林夏也会帮一帮周语冰,反正来都来了,他也不愿意看这么个大美女倒霉,就当给自己找点乐子吧。事实上,他只是懒散,不愿意正儿八经的做事,碰到闲事,他还是很愿意插一脚的。

夏晴儿在边上听得眼睛瞪得溜圆,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忙着应付孙晓峰,没有时间来到周语冰这儿串门,没想到好友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

想到开始自己死活不愿意带林夏来,她就是一阵后怕,如果今天林夏不在这儿,那周语冰的下场绝对会很凄惨,她差点害了好友。好在林夏在这里,想到这儿,她不由偷偷瞅了一眼林夏,这个看着讨厌的家伙还是很能给人安全感的。

林夏没注意夏晴儿在想什么,他还有一件事得向周语冰问清楚:“那啥,既然退婚这只是为了骗我过来,那这个婚约也是假的吧?”

周语冰还没回答,夏晴儿已经在边上抢着奚落道:“废话,当然是假的,你以为你能配得上语冰,想得挺美!”

“假的最好,哥本来就是来退婚的,这下还省得麻烦了。”林夏打了个哈欠,毫不在意地说道。

“哼,我看你心里肯定伤心死了,装个无所谓的样子我就看不出来了吗,哈哈!”夏晴儿相当得意,莫名其妙地觉得开心。

“其实……”周语冰这时才插上嘴,看着两人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才缓缓道:“婚约是真的。”

啥?

林夏和夏晴儿都傻眼了,这什么个意思?

“语冰,你说什么,婚约是真的?”夏晴儿这时才想起来,人周语冰才是正主,但婚约怎么可能是真的呢,不是说只是为了骗那个家伙来的吗?

林夏也纳闷地看着周语冰,他先前问婚约的事,也是随口问问,心底也早猜是假的了,结果周语冰一开口就来个大反转。

“婚约是真的。”周语冰先是语气肯定地重复了一遍,然后才对着林夏解释道:“虽然这次是为了骗你过来,但我们之间确实是有婚约的,而且在很早的时候就定了下来,所以你师父也不算骗你。”

这下林夏郁闷了,很不爽地说道:“不行,我还是要退婚,凭什么我的婚约都不经过我同意,我不要结什么婚。”

“我不管,我就是不同意退婚!”周语冰鬼使神差般的反对,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反对,只觉得如果答应了,会是一个让她后悔终身的决定。

事实上之前周语冰不同意退婚完全是为了把林夏留在这儿,她本人对这个婚约也是很反感的。但现在林夏已经留了下来,而且明显没有撒手不管的意思,这时林夏提出退婚,她应该很高兴地答应才对,可她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为什么啊?”林夏头都大了,这什么情况,女人的心思就是搞不懂啊!

看见周语冰脸上的坚决,夏晴儿突然心里有点堵,好像有什么心爱的东西要被抢走一样。她甩甩头,好像要把这个奇怪的感觉甩出去,对着林夏凶巴巴地说道:“哪那么多为什么啊,能和语冰订婚是你的福分,得了便宜还卖乖!”

林夏更搞不懂了,这夏晴儿立场也太不坚定了,刚刚还对婚约是假的幸灾乐祸来着,怎么听说婚约是真的后,态度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变,真是莫名其妙。

在讲了若干大道理,徒劳地抗争一番过后,林夏依然没能扭转周语冰的决定,只得把退婚这个念头先搁置,等以后见了老家伙再说。老家伙常说跟女人讲道理是件不理智的事,果然如此。

周语冰见林夏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这是自打周家出事后,她第一次有一个好心情。

“天不早了,都睡觉去吧,明天还得上学呢!”周语冰站了起来,语气轻快地说道。

林夏无精打采地点点头,站起起身来转头往房间走去,可还没等他推开门,就又被两个女人叫住了。

“林夏,我们能不能把房间互换一下啊?”周语冰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回过头来的林夏问道。

“为什么要换房间?”林夏纳闷地问道。

“那个房间有死人,我们怎么敢住在里面?”夏晴儿抢着答道,周语冰也在一旁拼命点头。

林夏眨眨眼,不明白什么意思:“那几个家伙不都被警察拉走了吗,哪还有什么死人啊!”

在他眼中死人和死猪死狗没什么区别,都是放久了要发臭的东西,及时清理了就行,实在理解不了两人害怕的情绪。

“拉走了也不行,反正里面死过人,我打死也不住那个房间!”夏晴儿不依不饶。

“好吧,我睡那个房间!”林夏打了哈欠,他是真困了,困了就得睡觉,至于睡哪儿,有区别吗?

但很快林夏就发现,还是有区别的,这张原本属于周语冰的床,软硬适中,还有一股淡淡的幽香。林夏只在周语冰身上闻到过这种香味,闻着很舒服,这让林夏很满意,可这份满意只持续了几分钟,门外就响起咚咚的敲门声。

林夏打开门,看着门外两个人可怜兮兮的模样,有火也发不出来了,只得无奈地问道:“又怎么了?”

周语冰弱弱地开了口:“林夏,你能和我们睡一起吗?”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我的极品未婚妻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