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7章寻找迷之花

更新时间: 2017-04-22 11:07:37 字数:2564

这个鹰,自一开始就跟她不对付!说话还总给人添堵!

懒得理会他,她又拿了那把匕首从那一段木头上刮了些细木粉,一边烤着鱼一边往上洒。看起来是木头的粉末,但是洒在鱼身上被烤了一下之后就融入了鱼肉里,鱼的表皮上泛起了金黄的色泽。

另外三名侍卫拿着他们自己烤的鱼一边默默咬着,一边看着她的动作。

不一会,一股奇异的香味弥漫开来,那是一种他们从未闻过的香,无法形容,但是却疯狂地勾着他们肚子里的馋虫,让他们觉得正在吃着的鱼简直是难以入口!

沉煞眉一动,将手里那条只咬了两口的鱼向鹰丢了过去,“你吃。”然后他看着楼柒。

楼柒无法忽略他的目光,但是,大爷,你是什么意思?她转开眼睛去,把鱼再翻了个面,欢喜地拿了起来,烤好,准备开吃!

“拿来。”

“啊?”楼柒的笑容僵在嘴边,看着那冷冷看着她的沉煞。

沉煞眼睛危险地微微一眯:“把鱼拿过来,再让我说第三遍试试。”

楼柒差点跳了起来,你大爷的!你不是有鱼吗?咦,他的鱼呢?目光四下滴溜溜地转,就见鹰举着只咬了两口的焦黑烤鱼对她示意。

太欺负人了……

楼柒对上沉煞那火光迸发的双眸,扁着嘴,拿着鱼走了过去,递上一条,用了相当温柔的商量语气:“我们一人一条?”

“一条吃不饱。”某人淡定地说着,大手将她两条鱼都夺了过去。楼柒看着他那性感薄唇张开,森森白牙一大口咬上了鲜嫩的鱼肉,然后那双眸子似乎是满足地微微眯了一眯,她不由自由地咽了咽口水。

好香啊……

看起来好好吃啊……

她好饿啊……

摔!为什么她辛苦忙碌了大半天的食物,要白送给人家吃?

沉煞觉得这是自己吃过的最美味的烤鱼!他从来不知道,在外面还能够把烤鱼做得这么好吃,表皮焦香,带着一股异香,咬开之后,鱼肉一点都不焦硬,反而异常的鲜甜,有一点点香和酸渗了进来,但交织在一起却又化成了微甜,那些丰富的味道在味蕾上跳舞,让人升起一种满足感。

眸光一扫,看着她悲愤莫名的神情,沉煞浓眉轻蹙,要是别的女人,他愿意吃她做的食物,该是感激涕零,欣喜异常了,怎么会这样不甘愿。

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在自己面前展现出这么多的表情,一般在他面前的展现的,不是惊恐,敬畏,就是有些花痴女的爱慕,还有他仇人敌人的憎恨。那些表情或许他全然不放在眼底,也或许令他觉得厌倦,倒是不像这女人,还扁嘴,咽口水,无视他的容貌风采,只对这两条鱼恋恋不舍,他每咬一口,她的悲愤就加深一层,她的表情这烤鱼一样,丰富得很。

咕咕咕!

他一挑眉,就见她双手捂住脸,哀叫起来:“呜呜呜,我饿,我饿!!!”

沉煞淡定点头道:“还有点时间,你去吧。”

去吧?

楼柒鄙视地斜眼看他。后面伸过一手,揪着她的后衣领将她拎了起来,鹰磨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快去烤鱼,我也要吃!”

“楼姑娘!我们也要吃!”另外三名侍卫齐齐丢了刚才自己烤的鱼,声音响亮地吼了一嗓子。

楼柒滴汗。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因为两条烤鱼,她在这个队伍里面的地位立马就提升了一大截,尤其是在她中午又弄了烤肉之后,鹰和那三名侍卫看着她的眼神简直都要冒绿光了。

倒是沉煞相当冷淡,不过,她每一次烤好的东西,第一时间都得进贡给这位大爷,否则他就一道让人压力很重的目光扫了过来,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立马能叫她的小心肝猛一阵乱颤。

那手,可是能轻易拍爆一个人的脑袋的啊。

接下来两天,他们竟然是什么都没有遇到,没有僵尸人,没有追杀的,连大一点的野兽都没有遇到,就像是出来游山玩水一样。

第三天,他们翻过了一座山脉,站在山上望去,一片的淡色青烟,将下面山谷笼罩住,但是可以隐约看到,蜿蜒的河流,大片的水草,大片的五颜六色的花朵,一直开到远林的一片密林边。

沉煞感觉到站在他身旁的楼柒气息一紧,不由得瞥了她一眼,“害怕?”

楼柒立即道:“谁说我害怕?风景很美啊,你看,那花,你看,那河,好美啊……”

“嗤!无知女人。”鹰一掌拍在她后脑勺上,讥诮地道:“越是美丽的地方越是藏着危险,别说我没教你。”

楼柒马上就抖了抖,露出了害怕和紧张的神色,往沉煞身上靠了靠,“主子你要保护我啊!”

鹰:“……”有见过要主子保护的侍女吗?身为侍女得去为主子死才对!

他怒瞪着楼柒,却突然收到沉煞微冷的一记眼光,不由愣住了。主子那是…不满?不悦?可是他说错什么了吗?

鹰纳闷地努力回想,好像没说错什么啊,而且他才说了一句话!

那是做错什么了?

继续努力回想,好像也没做错什么啊……

“跟紧我。”沉煞淡淡说了一句,率先向山谷下掠去。

楼柒站着没动,大叫了一声:“我跟不上啊,我只能慢慢走下去!”

鹰被她这一叫也忘了回想了,瞪她一眼道:“没用的蠢女人!我抱你下去!”要不是她对主子有用,他们怎么可能带着这么弱的一个女人赶路……

鹰刚伸出手臂要搂住楼柒的腰,沉煞右手成爪往这个方向一抓,楼柒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她向下一扯,整个人就向他飞了过去。沉煞手臂一捞,将她搂住,再往后一甩,楼柒又趴到了他背上。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的速度丝毫不减,如一只大鹏一般向山下扑去。楼柒紧紧搂着他,风在耳边呼呼而过,她的眼底闪过一丝光芒。这个人的本事大得让她心里多少都有些忌惮,这个时候她也知道自己并不是穿越到了以往认知中的古代那么简单,这些人的本领已经超越了古武的境界。

“沉煞,这里就是迷之山谷?”

“嗯。”

“你们是不是要找什么东西?”

“嗯。”

“什么东西?”楼柒契而不舍地追问。能不能不要这么惜字如金?!她现在既然已经跟他们同行了,那自然要知道他们的目的,知道之后她说不定也可以出一分力,赶紧把东西找到,可以赶紧回家啊。呃,虽然这里没有她的家,但是他回家自然就是去有人烟的地方,是去城镇,那么她自然就可以离开了嘛。

这时,他们已经落到谷底,鹰和另外三名侍卫也相继落了下来,几人立即就调整好位置,两名在前,鹰和另一名侍卫在后。楼柒察觉到他们都绷紧了身体,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进入了备战的状态。

“到底要找什么东西嘛?”

在这紧张的气氛中,楼柒娇软的声音继续在耳边响起,尾音微微拉长,竟然带着些不着痕迹的娇嗔。

鹰正想骂人,就叫沉煞叫他的名字。“鹰。”

他知道自家主子的意思,这竟是要他回答她。鹰一点都不觉得有必要跟楼柒说,但是主子发了令,他只好憋着气道:“找迷之花。迷之花只有迷之山谷有,而且十年只长一株,每次花期只有十天,极为难寻。”

“迷之花,什么样子?”楼柒看着不远处的一大片野花,有点疑惑,难道是在这么多花中找迷之花?

“迷之花,雪色,六片花瓣。”

“就这样?”

“世人只知道这么多资料。”鹰沉声道。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