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5章他的真面貌

更新时间: 2017-04-22 11:07:37 字数:2189

楼柒是被一阵清脆的鸟鸣叫醒的。

刚开始她有点儿迷迷糊糊不知今夕何夕,还以为自己在臭老道的道观里借宿。臭老道那座道观在深山里,每天清晨也有鸟儿啾啾,清脆鸣啼。楼柒有一次嫌鸟儿太吵让她无法睡懒觉,还扛着猎枪进林子里杀了一天的鸟,回来还串成串烧烤了。臭老道气得跳脚,指着她骂她一无慈悲心二无境界,一花开一鸟鸣,那才是自然真谛,像她这样又懒又贪吃还心肠黑且狠的女人,就该坠在红尘里浮浮沉沉跳脱不开。

那时楼柒撇着嘴,一手一串烤鸟儿吃得极香,根本就没搭理他,她一不成佛二不修仙,连鸟儿都吃不得?笑话。

突然楼柒闻到了一阵烧焦味,焦味中夹着一丝肉香,她吸了吸鼻子,立即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同时,肚子咕咕一阵大叫。

天色亮了,微金的阳光洒落在她脸上,让她微微地眯了眯眼睛。然后昨晚的记忆立即涌进了脑海里,楼柒脸色微一变,后面不远处传来鹰的声音。

“那个女人,醒了就赶紧起来,去捡些干柴来。”

楼柒转头一看,一条小溪蜿蜒而下,两旁是萋萋青草地,鹰和另外三外侍卫生了一堆火,果然正在烤着…鱼。

她下意识地搜寻,却发现大杀器红眼君不在,心里不禁想,他除了有那个流血流血泪不能动弹痛到无力说话的毛病之外,会不会还不能见到阳光?

“你耳朵聋了?”鹰手一扬,一颗小石头向她的面门疾射了过来。

楼柒怒了,正想出手,却见另一颗石子从斜侧方向射了过来,正击中鹰射过来的那颗石头,速度竟然不减,直将那石头撞开了去。

楼柒一转头,就看到了正逆着光走过来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黑色窄袖锦袍,腰间束以金色镶玉腰带,袖口同系,墨发高束,额上美人尖。他逆着光,身材高大,起码一米九零以上,宽肩长腿,薄薄的朝霞披在他背后,照得他宛若神祗。

等他走得近了些,楼柒看到他的脸,心中一震,她认了出来,沉煞!

可是此刻的沉煞脸庞干净,长眉如剑飞插入鬓,双眸幽黑宛如深潭,鼻梁像是险峻的山峰,薄唇微带冷诮,一张容颜竟然远胜她在现代看到的那些美男。

原来,清洗干净不冒血珠的他是这般的丰神卓绝!

原来,他的那双血眸是可以恢复正常的!

原来,他穿上这样一身衣服是这么地帅酷!

天地万物瞬间好像都成了他的背景,都模糊了,都暗淡了,没有一人,没有一木,没有一物可以夺过他的光彩,他就是光芒,是耀眼却也冰冷的光芒。

“花痴。”鹰讥诮的声音打断了她即要滴下的口水。楼柒从宛若神衹的光芒中回过神来,不由得狠狠瞪向了鹰。

如斯男子,她就是花痴一下,也是人之常情。

楼柒正要说你家主子可是救下了我,不让你的石头打中我,就听到一道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去捡柴。”

“……”

沉煞看都没有看她,从她身边走过,一丝芝桂沉香似有若无地拂过鼻息,已经没有半点血腥味。

鹰哈哈大笑,走近她,弯腰凑近她的脸,讽刺地道:“以为主子救你?谁给你的资格自作多情的?只不过是因为你接下来要一直跟着主子,主子不喜欢看到一张残破的脸在眼前晃罢了。快去捡柴,否则别想吃早餐了!”

换而言之,他之前那一颗石头真的击中她,是会打破她的脸的。

楼柒咬牙切齿,怒而转身。这真是一对该死的主仆!要不是她现在对这个世界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要不是这里是深山里不知道从哪里出去找人烟,她才不跟着他们呢!等以后出了山,到了城镇,看她甩不甩他们!

不过,他们到底要进深山里做什么?沉煞看起来不是普通人,看他刚才穿的那一身的黑袍,虽然款式简单,但是布料明显上乘,发带,腰带上嵌着的玉都是顶级货,有钱啊。而且昨晚她看到的就有两批追杀,越是上位者敌人越多,这个道理谁都明白的。

还有他暴强的身手,冷酷的心性,人家的断指说踩烂就踩烂,一个脑袋说拍爆就拍爆的噬血手段,啧啧,真的都非常人所能为之。

不管怎么考虑,她现在都得先跟着他们,所以,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啊。

楼柒一边想着,一边快速地捡了好些的干柴,抱到了溪边他们的火堆旁。

鹰挑了挑眉,眼底闪过一丝意外。看这个女人长得身娇体弱的,没想到捡干柴这种事还做得挺麻溜啊!而且,他扫了一眼那些柴火,很明显她是懂得的,捡的都是非常干燥的柴,并没有一点潮湿的。

这时,一名在烤鱼的侍卫拿了一条鱼递给坐在溪边一块大石头上的沉煞,沉煞看着那鱼,眉头微一攒,接了过去。

侍卫退了回来,低声道:“可惜雪卫不在,我烤鱼的手艺实在是不行啊。”

鹰嗤笑一声:“雪那女人的手艺也不过比你好一点而已。行了,快点烤,饿死了。”

“咦,楼柒在干嘛?”另外两名去抓鱼的侍卫又抓了两条鱼过来,看见楼柒在另一边的溪里站着。

沉煞也注意到了楼柒的举止。他手下的人都是练武狂人,而且经常要跟着他风里来雨里去的,个个都是粗人,几乎没有一个厨艺好的,手里这条烤鱼他吃了一口,焦味大,腥味浓,鱼肉的鲜甜和烤香几乎要忽略不计了,虽然他并不十分挑食,但也觉得有些难以入口。所以他干脆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个女人身上,或许这样能不知不觉把鱼吃了。

昨晚鹰和其他侍卫都没有看到,其实这个女人是从天而降的,直接就砸在了他怀里。她穿着紧身的白色长裤,勾勒出结实优美的长腿,一双小短靴,不知道是什么皮做的,但是看起来很精致,跟他们穿的布靴不一样。一件稍微宽松的上衣,衣摆束在裤腰里,腰间一条小巧的皮带。简直是奇装异服,而且不检点,身子曲线都勾勒出来了,实在是不知羞。

她的头发高挽起,无半点首饰,脸蛋小巧精致,唇红齿白,眸光灵动,但是破域美女不少,她这模样也只能算是不错,当不得绝世美人,只是,破域可没有人敢趴在他胸膛上,叫他——红眼君。

一般的女人看到十五夜晚的他都会吓死,尖叫不已,根本不敢靠近。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