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十九章 大梦先觉一场空(3)

更新时间: 2016-07-27 17:41:25 字数:4174

马娟儿又转身进了厨房,对朱笑东,她显得很信任。

杨薇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肉夹馍,一边吃一边赞,见朱笑东看着马娟儿的吊坠,不禁问道:“这个是玉吧?刻的什么东西啊?又不像观音又不像佛的。”

“这种吊坠很少见,名叫‘冰壶’,只有羌回等少数民族才有。”朱笑东介绍着,随即又沉吟起来。

杨华从一个袋子里取了几包零食出来,撕开袋口倒进碟子中。

马娟儿一出来,他就拿了一颗丸子塞到她嘴里,笑道:“尝尝,好不好吃?”

丸子看起来像是豆腐做的,马娟儿嚼了几下,忽然脸色一沉,问道:“这是什么?”

杨华诧道:“豆腐丸子啊,怎么了?”

马娟儿恼怒道:“你撕开看看!”

杨华也发觉不对劲,赶紧撕开一个豆腐丸子一看,“啊哟”一声,只见丸子里面竟然还有一团肉馅。

杨华把那肉馅丢到嘴里尝了尝,味道很鲜美,是猪肉味,本来味道不错,但关键是不该给他老婆吃。

马娟儿二话不说,掏出手机来就打电话。

杨华赶紧“扑通”一声跪倒在马娟儿面前,苦着脸说:“小娟儿,不要给你爸他们打电话说这事好不好?是我错了,我认错,你罚我什么都好,就是不要跟他们说……”

但是马娟儿根本不理会,还是打了电话,然后面壁喃喃念着什么。

杨华见势不好,赶紧对朱笑东和杨薇说:“小朱老板,对不起了,出了点状况……你们……你们还是回去吧……”

朱笑东低声问他:“杨华,你跟我说说到底是什么事?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变了?”

他一直在场,不过就是杨华疼老婆喂了一个豆腐丸子给她,难不成这种恩爱的事情做不得?

再说马娟儿看起来虽然强势,但对杨华显然不错,而且很会做事,怎么忽然就成这个样子了?

杨华愁眉苦脸地低声说:“就是……就是豆腐丸子里是猪肉,小娟儿对我什么都好,就是这个戒……破不得!”

杨薇顿时明白了,点头道:“对,回族人不吃猪肉,犯戒!”

朱笑东问:“如果误吃了会怎么样?”

杨薇摇摇头说:“回族人如果误吃了猪肉,误食的人会回清真寺忏悔,还会重罚给他们吃猪肉的人。”

看到杨华眼神中的恐惧,朱笑东觉得自己不能一走了之,杨华准备这些食物也是为了他,他也有责任。

十几分钟后,马娟儿的父亲、叔叔、两个兄弟都来了,个个高大壮实。

四个人一到,马娟儿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她父亲、叔叔、兄弟当即合十忏悔,几分钟后抬起头来,她父亲说:“马爵,把你姐夫捆起来,鞭二十,娟儿回老家,去清真寺忏悔,三年不得与杨华见面。”

朱笑东一怔,这个惩罚不可谓不重,有必要这么重吗?

马娟儿含着泪向她父亲求情:“爹,杨华也不是故意的,女儿舍不得跟他分开,女儿以后会谨记戒律,求爹原谅我们这一次吧!”

朱笑东见马娟儿含泪求情,不禁心中暗恼,既然你跟杨华感情如此好,明知会有这样的后果,为什么非得把你老子叫过来?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榆木脑壳死脑筋!

他不知道,回族人最讲诚信,错了就是错了,可以请求原谅,但绝不能欺骗,尤其是这种事情。

马爵身强体壮,掏出绳子就要绑杨华,马娟儿扑了过去,护着杨华:“弟弟,你要打就打我吧,我身体壮,你姐夫禁不起你二十鞭!”

朱笑东又暗骂了一声“榆木脑壳”,然后站起身说道:“慢着,我有话说。”

“这是我们的家事,不用你管!”马父威严地说。

朱笑东说:“我当然知道是你们的家事,我就问一句,你们在陶都也是做生意的吧?要赚钱养家吧?”

马父恼道:“当然了,我们要吃饭要生活,当然要赚钱了!”

“这就好了!”

朱笑东一拍手说,“我有一个让你们发大财赚大钱的机会,只要你们放过杨华和马娟儿,我们就一起发这个财。怎么样?”

马父恼道:“你莫想糊弄我,赶紧走吧,发什么财。”

朱笑东知道他不相信,又说道:“等一下我可以证明给你看,如果成功了,至少能赚几十亿!”

“几十亿?”

朱笑东的话顿时把马家四人惊到了。

怔了怔,马父问道:“年轻人,你也不怕闪到舌头?抢银行啊?”

朱笑东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把马娟儿的吊坠拿了过来,扬了扬,问他们:“这个东西,你们认识吧?”

马父点点头道:“这是我母亲留给娟儿的东西,是个玉坠子。”

东西他们认得,但发财的事与这个有什么关系?难道要卖了这个吊坠?对他们来讲,祖上传下来的东西是不能卖的,再说这个吊坠再值钱,也值不了几十亿吧?

连马娟儿自己也奇怪,难道朱笑东真想卖她的吊坠儿?

朱笑东向杨华问道:“杨华,有小刀或者比较锋利的工具没有?”

杨华点点头:“有!”扭了扭手,挣脱了马爵,去抽屉里找了把小刀出来。

朱笑东接过小刀,用小刀尖小心地撬动那吊坠的顶部。

那吊坠就像是一个扁形的葫芦瓶,但瓶口没有嘴,像是个实心的。

朱笑东用刀撬了撬,瓶口处露出一点痕迹,再一撬,撬出一个“塞子”,那塞子跟那玉瓶的颜色一样,应该是用明胶一类的东西粘上去的,经过打磨,从外表看根本看不出来。

马娟儿从没想过自己的这个吊坠还有这么个秘密,朱笑东是怎么知道的?瓶儿里面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

朱笑东对马娟儿说道:“嫂子,帮我倒一杯清水来。”

马娟儿赶紧去倒水,其他人都好奇地看着,这会儿倒是忘记了吃猪肉的事了。

马娟儿很快用玻璃杯装了一杯清水出来,朱笑东接过去后,左手拿吊坠,把瓶口儿朝上,右手握着水杯,慢慢地往小瓶里倒水。

口子太小,花了好几分钟才把玉瓶儿灌满,朱笑东放下水杯,扭头对杨华说:“杨华,拿个手电筒给我。”

杨华应了一声,迅速把手电拿了过来,朱笑东把手电打开,将手电的光竖着对准玉瓶。

光从细小的瓶口里射进去,奇迹出现了!

从玉瓶儿底部透出一缕蓝色的光,就像在水底看万里无云的晴空一般,蔚蓝蔚蓝的,悠悠地晃荡着。

蓝光中还有图案和字迹,不过光有些弱,又在晃动,看不清楚。

“嫂子,麻烦你把窗帘拉上,遮得越严越好。”朱笑东又吩咐道。

马娟儿赶紧过去把窗帘拉上,遮得严严实实的,屋里的光线一下子就暗了下来。

朱笑东努力让双手稳下来,地面上的蓝光图案也渐渐稳定。

图案的上部份是一些字,下面大半部分是一幅地图,上半部分两行字的前头有两个字“香冢”,后面的字是篆字,马家人都不识得,杨华也不认识,只有杨薇和朱笑东认得,杨薇一边认一边慢慢念了出来。

“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芳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杨薇念出这两段词后,不禁诧道:“这不是香妃词吗?原来京城陶然亭的香冢墓有这首词,后来香冢墓被平了,碑也没了。”

在这两段词下面是一段弯弯曲曲的回文,杨薇就不认得了。

朱笑东当即对马父说:“马先生,你念念下面这段回文,看看是什么意思。”

马父一直惊疑不定,朱笑东说完,他才一边看一边翻译。

大意是:乾隆二十五年间,清廷进军伊犁,扫平准噶尔,并俘了小和卓的妻子香妃,送到京城,乾隆一见香妃就被她的美丽震撼了,一心要封她为妃,但香妃性情刚烈,宁死不从,身上时刻藏着一把匕首,乾隆近身不得,最后被太后命人用绫缎缢死,乾隆悲痛之余,命人把香妃的尸身送回故乡。

京城的香冢墓里埋葬的不过是一具檀香雕,香妃的尸身运回家乡后,小和卓将她埋葬于大漠深处,楼兰古城遗宝藏……

马父说到这儿忽然怔住了。

那座消失的楼兰古城,一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金银珠宝无数,富可敌国,藏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深处,谁也找不到。

呆了片刻,马父仔细看下面的回文,果然是小和卓的遗言,因为和卓氏被清军扫灭,小和卓希望后人用这笔宝藏恢复他们的部落,而他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与香妃尸身同葬于楼兰遗宝中。

最下面是一幅地图,看那些标志,可以确定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

吊坠瓶儿竟然暗藏了这么大的一个秘密!

马父惊怔半晌,忽然想到,他的母亲,也就是马娟儿的奶奶,就是和卓氏的后人。

马父想,既然宝藏图在女儿手中,他们没必要让朱笑东这个外人参与进来,不过自己家人都不知道这个秘密,他为什么会知道?他既然敢当众说出这个秘密,是不是表示他根本就不担心自己将他甩掉?

再看看那幅地图,马父忽然发现,上面只有大致的地形,却没有确切的地点这可怎么找?

沉吟半晌,马父问朱笑东:“这个宝藏,你能找到?”

朱笑东摇摇头道:“我可没那么说,不过有了这个地图,倒是可以去试一试。”

说着把冰壶里的水倒出来,递给马娟儿,又说:“马先生,我只求你原谅杨华的失误,不要把他们夫妻分开,他的妻子也是您的女儿,您女儿幸福您不高兴吗?”

见马父沉吟不语,朱笑东又说:“马先生,如果您肯原谅杨华,我愿意陪你走一趟,尽力找到宝藏,但能不能成功,就得看大家的造化了。”

马父沉吟了一阵,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应道:“好,就这么办,如果找到宝藏,也算你一份,宝藏既然有很多,也不差你一个人!”

朱笑东笑着摇摇头道:“分不分我一份宝藏,我都无所谓,我喜欢的是寻宝的那份刺激,不过我还有个要求……”

“你说,什么要求?”马父定定地瞧着朱笑东。

“我要带杨华一起去,财宝要分他一份。”朱笑东指着杨华说。

马父怔了怔,跟着说道:“他是我女婿,我自然要分我女儿一份了。”

听着爽快,不过朱笑东听得出来,马父是分给他“女儿”一份,可不是杨华,不过这也无所谓,杨华跟马娟儿的感情这么好,是他的还是马娟儿的并没有多大区别,只是马娟儿的迂腐当真让他恼火。

马父瞧了瞧杨华,又瞧了瞧女儿,然后问朱笑东:“几时动身?”

朱笑东笑笑道:“我要先去一趟京城,一周后出发吧,机票我来订,路上的开支都算我的。”

杨薇一直没出声,这时突然说道:“我要去!”

马父瞄了瞄她,又看了看朱笑东,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杨薇指着朱笑东说:“马先生,我对宝藏没兴趣,我只是要跟着他,我不会分你们的宝藏的。”

马父瞧出杨薇跟朱笑东关系微妙,听她这么说,笑笑道:“只要小朱同意,都没问题。”

杨薇一双妙目盈盈地盯着朱笑东,朱笑东自然无法拒绝,只好说道:“你要去就去,不过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沙漠会要人命的,到时候可别叫苦啊!”

杨薇轻轻嘀咕了一声:“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朱笑东笑了笑,然后问马父:“马先生,请你们把身份信息写下来,我好订机票,一周后在杨华这儿集合。”

马父当即叫马娟儿写了递给朱笑东。

看着纸上的名字,朱笑东差点儿没笑出来,好不容易绷住了。

马父的名字叫马腾飞,他的兄弟叫马仕途,两个儿子老大叫马晋,老二叫马爵,四个人的名字加起来就是腾飞仕途晋爵,看来这一家子想当官都想疯了,不过偏偏一个都没进入仕途。

谈好事情后,马父当即笑逐颜开地叫马娟儿上饭上菜,热情地招呼朱笑东和杨薇。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摸金传人.1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