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七章 惊弓之鸟,千方百计销赃灭迹(一)

纪委书记

作者:罗晓
更新时间: 2015-09-14 10:36:10 字数:3448

鹰嘴镇党委书记李保国得知消息后,仿佛惊弓之鸟,既惶恐害怕又怒火中烧,十分担心他们的腐败劣迹败露。更让他惶恐不安的是市委书记徐建国即将来狮子县考察,万一让李思文趁机将那个硬盘递上去,铁证如山,他们全都得玩完。不行!绝不能坐以待毙,绝不能让李思文见到徐建国,李保国咬牙切齿,吩咐手下,不惜一切代价控制李思文!

狮子县县政府大楼是一栋五层楼,一楼是政务大厅,二、三楼是市政,四、五楼是党委。

县委书记于清风的办公室在五楼最东面,正常时间,他会在八点四十五分左右到他的办公室,不会迟到,风雨无阻。

但今天情况不同,今天中午市委书记徐建国会来视察,于清风为了给狮子县要财政拨款,昨晚就没回家,商讨了一晚上,快天明才在办公室里闭眼休息了一小会儿。睡不着,又叫了县长谢学会、县委副书记张允学、政法委书记陈正治一起来开了个书记会,把准备的资料又“温习”一遍,看看有没有不妥和遗漏。

谢学会县长的工作理念和于清风有所不同,但是这次应对市委书记徐建国视察工作,他们两个高度一致,都希望精心准备的方案能得到徐建国的同意,那样的话狮子县就能迎来一次机遇。

这次的书记碰头会,于清风之所以没有通知纪委书记唐明华,不是因为他有什么私心,而是唐明华昨晚因为徐建国视查一事熬了一个通宵,于清风想让他多睡一会儿。

小会议室里,烟雾沉沉,于清风等四个人像四根烟囱,圆桌上的烟灰缸里堆着小山一般的烟蒂,四个人的眼睛又红又肿,眼圈又黑又大,这是熬通宵的结果。

“七点一刻了,我们还有五个小时准备。”于清风看了看手表,愁眉不展,吸了一口烟后对谢学会说,“老谢,主推的这三个项目确定无疑了,你再拿去给政府那边几个副县长仔细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润色补充的,最后几个小时,大家再辛苦一下,我们的目标是保一争二望三,三个项目最少要拿下一个,只要能拿下一个项目,我就给大家记一功!”

“笃笃笃……”

这时,小会议室响起了敲门声。

于清风望了望会议室的门,应该是他的秘书王见,一般人不会在这个时候敲会议室的门。

还没等于清风说话,门就被推开了,唐明华和四人点了点头,走了进来。

于清风见是唐明华,多少有些意外,他招了招手道:“明华,来来来,这个书记会本来是要叫上你的,可是想到你昨晚熬得狠了,就没叫你。既然你来了,正好,你看看我们昨晚从十一个项目中斟选出来的三个项目怎么样……”

唐明华瞄了一眼陈正治,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于书记,我有个很重要的情况要跟你汇报一下!”

陈正治“嘿嘿”一笑,不咸不淡地说道:“唐书记,你说的事要我避嫌吧?那我就先出去了!”

陈正治嘴上这么说,但是身体却没有丝毫要动的意思,唐明华见状索性道:“那倒不用,陈书记在场更好,我汇报的事情,隶属陈书记的管辖范围!”

陈正治连眉尖儿都没动一下,他在狮子县为官多年,本身是政法委书记,兼任县公安局局长,可谓狮子县政法系统的老大,他跺一跺脚,狮子县的地皮都得抖三抖。县委书记于清风这两年之所以束手束脚,没有太大作为,与陈正治的不配合有极大关系。

从这点就能看出,县委常委中排名第四的政法委书记陈正治的能量不是一般大。他一个人控制的常委票数,顶得上于清风和谢学会两方数量的总和,正是因为这样,于清风和谢学会才会对陈正治如此忌惮,不轻易跟他正面碰撞。

县长谢学会本身是个相当强势的人,在狮子县任县长这几年,没少跟陈正治掰腕子,可惜一直撼不动陈正治。

唐明华这个纪委书记跟陈正治更不对付。这次李思文上报的事情极其严重,按唐明华的意思,想和于清风单独汇报之后,再通报陈正治等其他常委,归根结底,他对陈正治的操守不太放心。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鹰嘴镇委书记李保国与陈正治交情匪浅。

可惜他想避开陈正治的意图落空了,对方的嗅觉相当敏锐,听唐明华说要汇报的事跟他有关,更不会走了。

陈正治一脸漠然,他倒要听听唐明华汇报的到底是什么事,如果这个县委常委排名最末的纪委书记想针对他,那对不起,他陈正治也不是省油的灯,倒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陈正治知道唐明华是于清风的人,他不介意借机敲打一下于清风,双方能相安无事最好,于清风要是不知进退,那就别怪他不给面子了。

唐明华坐在最下首,把面前的茶杯挪了挪,然后说道:“我要汇报的是鹰嘴镇派出所所长李思文的事情。”

对李思文这个名字,于清风、谢学会、张允学几人都感觉很陌生。陈正治是狮子县政法系统的最高领导,又是公安局局长,自然对辖下各个派出所的所长了如指掌,不过这会儿陈正治脸上没有半点儿异样,谁也不清楚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于清风不动声色,对唐明华道:“你继续说。”

唐明华点点头,将李思文的情况大概介绍了一下,时间关系,他重点说了下李思文掌握了重要证据,以及被鹰嘴镇贪腐官员威逼拘捕的过程,其他的并未细说。

唐明华汇报的过程中,陈正治的脸色逐渐发生了变化,看得出来,他心里压着火。

陈正治生气不是因为鹰嘴镇那帮官员肆无忌惮的贪腐行为,而是针对唐明华和李思文。很明显,这俩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直接将矛头对准他了!

他才是狮子县政法系统的直接领导,作为公安系统的一员,派出所所长李思文发现了这么重大的情况,应该第一时间向他汇报才是,绕开他跑到唐明华那里汇报,算怎么回事?就算李思文不懂规矩,你唐明华难道也不懂事?

牵扯到自己的下属,你唐明华就算不向自己单独汇报,至少也应该先和自己通通气吧?唐明华直接在县委会上抖出来,他想干啥?这不是诚心要看他的笑话吗?这还真是当面打脸啊!

其实只有县委几个重要领导在这儿,唐明华在这儿汇报也不算过分,但陈正治就是不爽。更重要的是,唐明华当面挑衅自己,是不是代表于清风准备反击了?

再想到鹰嘴镇一干人的问题,陈正治的脸阴得快滴出水了。

唐明华刚把李思文的事说完,就听见陈正治哼了一声,沉着脸道:“老唐,你在这儿汇报这件事不合适吧?第一,李思文是鹰嘴镇派出所所长,不管他出了什么事,都应该报到我们政法系统,由我们协调解决,你贸然插手,会让我们很难做。如果每个党员干部都越系统、越级向上汇报,那还要规章制度干吗?按我的意思,不管这件事李思文是真的蒙冤还是有别的隐情,对于他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干部,应该就地免职,一撸到底。第二,就算你们纪委插手,那也应该跟我这个负责人通通气吧?说句不中听的话,你老唐这么干,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对我们狮子县的政法系统不放心啊?”

陈正治说话的语气虽平淡,但句句都犹如利刃,就差直说唐明华别有居心了。

唐明华对陈正治的反应早有思想准备,他镇定自若地说道:“我是对事不对人,大家都是党员,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公仆就应该有奉献的觉悟。我唐明华向来就事论事,在我看来,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姑且不说李思文是不是被冤枉的,单凭他现在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为寻求庇护,找纪委投诉,就不算违反规章和纪律!相反,一旦李思文汇报的问题属实,这就是一桩非常严重的贪腐窝案。因此,我恳请县委同志对此事给予高度重视,务必追究到底,查清事实真相。”

唐明华的话把陈正治气得够呛,他一直把他自己看得很高,觉得自己是和一二把手并列的巨头,他压根儿就没把唐明华这样的边缘人物放在眼里,没想到唐明华居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他顶着干。唐明华说的话都占着理,陈正治一口气梗在喉里发不出来!

大家都知道,唐明华是跟于清风是穿一条裤子的,他敢说这番话,难道是于清风授意的?

陈正治心生警惕,狠狠喘了两口气,见唐明华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于清风也没出面打圆场,陈正治忍不住一巴掌拍在桌上,大声道:“唐明华,你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唐明华冷冷地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陈书记,李思文的问题说明你们政法系统内部人员有问题,我觉得你应该避嫌,除非你不敢让别人查这件事!”

这算是刺刀见红吗?其余常委也面面相觑,没想到唐明华居然在这个时候与陈正治针锋相对,这是于清风的授意吗?谢学会心里暗暗嘀咕,当他看到于清风也是一脸疑惑的模样,心里咯噔一下,难是唐明华自己单干的?

想到唐明华所说的问题的严重性,谢学会眉头紧锁,在市委书记即将到来之际出了这档子事,可真要命,一旦这事被徐建国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唐明华在市委书记来之前爆出这件事,是刻意还是巧合?

谢学会眼睛亮了,他终于明白唐明华的用意了

陈正治脸涨得通红,咬牙切齿地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唐明华给他挖了一个坑,之前被气晕了头,一冲动就栽了进去,搞得现在进退两难。这件事,他插手就是“有问题”,要他放手,又害怕真查出什么事来。他深深地看了唐明华一眼,陈正治也算是领教了这个纪委书记的手腕。

“大家静一静!”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纪委书记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