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四章 暗潮涌动,硬盘牵出惊天大案(四)

纪委书记

作者:罗晓
更新时间: 2015-09-14 10:33:24 字数:3217

于娇的店面租的是一套,从店面进去有三排间,店面不宽,但里面的两进倒是不短,中间的过道房算是客厅,最里边是卧室。于娇是个不修边幅、生活大大咧咧的男人,小沙发上尽是乱扔的衣服袜子,屋里还弥漫着一种难闻的“酸味”。

要是平时,李思文还会皱眉教育他一下,这种德行的男人是找不到媳妇的,不过现在他可没心思开玩笑,一屁股坐在乱糟糟的沙发上就问:“胖妞,我给你的那个U盘密码解开了没有?”

于娇明知店门已经关了,但还是往外瞄了瞄,笑问道:“神神秘秘的,你是不是升级做间谍、特工了?”

李思文没好气地说:“还间谍、特工呢,我现在都成逃犯了。你赶紧把密码解开,现在那个U盘是我唯一的救命符了!”

“真……出事了?”于娇很清楚李思文的性格,知道他不会没事开玩笑,见他这副模样,以及严肃的表情,心里顿时一沉。

李思文沉吟了一下才回答:“于娇,作为同学,我也不能要求你太多,我现在处境艰难,你也不要多问,知道得越多对你越不好,你帮我解开密码,我吃点儿东西睡一觉就会离开。”

“哦……好……那好……”

从没经历这种情形的于娇也有些慌乱,赶紧给李思文拿来几盒速食面和一盒香肠,说:“蚊子,你吃点儿泡面,我这儿……只有这个……”

李思文一把接了过去:“我自己泡,你赶紧帮我解锁,我要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很急!”

李思文说“很急”两个字时,特意加重了语气。李思文心里很清楚,无论是找刘正东、唐明华,或者徐建国,都得揭开鹰嘴镇的“黑幕”,只有如此,才能自证清白,但是空口无凭,这个U盘里的东西是唯一的证据,也是他反击的利刃。

如果U盘里空空如也,或者根本没有所谓的重要名单,对于李思文的打击将是致命的。

于娇不敢怠慢,把店面里的笔记本电脑拿了进来,插上U盘,用软件解锁,一边操作一边对李思文说:“蚊子,你那天没跟我讲这东西这么重要,所以一直也没弄它,不过那天我试的时候就知道,这个U盘的密码并不复杂,我估计使用的人只是略懂电脑操作,要是高手的话,我是没能耐打开的,即使能打开,也会破坏里面的文件。”

李思文顿时松了口气,点了点头:“能打开就好!”

于娇又解释着:“打开没问题,先利用启动盘来启动电脑,进入pe界面,界面中有个工具叫做‘系统密码清除’……这样就可以打开U盘了。”

李思文可没心思去学于娇的操作技术,他只是紧张地盯着电脑屏幕。

于娇把U盘内容打开,里面有三个文件夹,第一个是“名单”,第二个是“录音”,第三个没有名称。

把名单打开后,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名字,有李保国、王治江、张英杰、黄香芸……

于娇只认得其中一个人,就是黄香芸,她是鹰嘴镇卫生院的院长。这些人名,李思文都很熟悉,大多数都是鹰嘴镇政府机关单位的头头。

当然,只是这样一个名单是没有什么作用的,继续看下面,是一行清晰的记录:“2012年5月7日,百角坝酒楼,李保国现金十万,张英杰现金十万;2012年8月28日,县城农行转账苏心源儿子苏军账户十八万元,李保国妻子账户十八万元;2012年12月30日,县城小美元酒楼……”

李思文看到这些令他惊心动魄的数字时,又喜又怒,喜的是,自己终于找到了自证清白最有力的证据,怒的是,这帮人简直无法无天,致党纪国法于不顾,肆意收受贿赂,还结成这么大一张关系网。有了这份名单,李思文等于是攥着一把悬在他们头顶的铡刀,他们不下死手才怪。

看到第二个文件“录音”时,李思文对于娇说道:“于娇,你不要看这些内容,也不要听,给我一副耳机,到外面做你的事,别牵涉进我的事情里!”

于娇沉吟了一下,他知道李思文不让他知道盘里的秘密其实是保护他,想了想,点头出去了。

李思文把耳机线插到笔记本上,打开录音文件。

录音文件里只有三份录音,每个录音大约有七八分钟,李思文把录音一个一个听完,录音里的内容当真是令他心惊。

第一个录音内容针对的是鹰嘴镇唯一的国有煤矿改组的私人会议,这个所谓的私人会议的参与者是鹰嘴镇的几个主要领导,把一个价值四百余万的国有矿产以二十五万的低价卖出去了,买家就是这几个领导的家属。

这是一出国有变私有的把戏,第二个录音内容也是关于煤矿的,听完这个录音后,李思文才知道,他去年处理的一桩矿企提交的病亡事故,居然是一起矿难事故!

录音中有王治江和李保国等人的声音,还有卫生院院长黄香芸的声音,几个人商量着把一场矿难事故硬生生变成了“病亡”,对死者家属进行拦截,以金钱收买封口。

李思文听了这段录音后沉默下来。

毫无疑问,这个录音足以将对手掀翻,但他却高兴不起来。

他在鹰嘴镇派出所的工作上倾注了他所有的精力、心血以及热情,现在却发现鹰嘴镇这一干领导居然是一窝蛀虫,平时看那些领导都一身正气,谁又会想到他们在背地里干了这么多见不得人的事。

第三个文件打开后,出现了两份加密文档,需要密码才能打开,看来这两个文档比前面的两个文件更重要。他一时间也破译不了密码,也没时间去研究。这种文档如果没有正确密码,根本打不开。乱来的话搞不好会把文件损坏,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放着以后有机会再说。

好在根据前面的名单和录音,足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犹豫了一下,从于娇的货箱中拿了一个新U盘,把文件和录音复制了一份,又把复制的U盘藏在于娇的床垫下面。

U盘拿到于娇这儿来破译的事,李思文对谁都没说,派出所的同事和家人都不知道,所以于娇这儿应该是安全的,不过他还是不想影响于娇的生活。藏好U盘后泡了两碗速食面。

于娇进来见李思文狼吞虎咽地吃着面,低声道:“慢慢吃,我这儿别的不多,就方便面多得是,你吃多少有多少。”

李思文放下速食面空盒子,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角,站起来说:“胖妞,谢谢,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

“现在就走?”于娇一怔,诧问,“你不是说吃饱后要睡一觉吗?”

李思文摇了摇头:“我忽然想到还有几件急事要办,没时间休息。”

“哦……”于娇欲言又止。

李思文笑问:“想说又不说的,你是不是想举报我然后领赏金?”

“呸……”于娇想都没想就啐了一口,说,“换了别人我当然会举报,但你是什么人我比谁都清楚,我相信你……”

“我走了!”李思文摆摆手,在打开卷帘门之前,他顺手拿走了于娇搁在桌上的一块电子表,装进了裤兜。瞄了瞄巷子,李思文闪身出去,转过巷道消失了。

县城南区有不少新开发的楼盘,晚上七点,李思文买了几瓶水和一些面包之类的食物,寻了个还在施工的高楼,偷偷摸了上去,在七八楼的位置找了个僻静的角落休息。

这栋楼已经建到十六七层了,顶端干得热火朝天,中间以下的楼层却很安静,一个工人都没有,李思文也不担心有人来赶他抓他。

现在物证已经拿到手了,下一步就是找县纪委书记唐明华了。至于是否拦截市委书记,李思文心里还没有下最后的决定,一旦唐明华那里情况不乐观,市委徐建国书记是他最后的选择,没有之一。

将自己即将要做的事的每一个步骤和细节进行多番思考和谋划,李思文终于进入了梦乡。这一夜,他梦到被朱明宣等人抓到了,身上绑上了几块大石头,被丢到了江里,在丢下江的刹那,他似乎看到岸上有一个人在狞笑。

那个人的脸孔一闪而过,很模糊,李思文还没看清楚,就已经掉进了水中,窒息感扑面而来,李思文蓦然睁开双眼,这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湿透了。

李思文爬起来,看向窗外,城市里到处是点点灯火,楼下的街道已经可以听到熙攘的人声。

看了看兜里的表,时间是凌晨五点半,难怪很吵,街上大多是做小生意的贩子,李思文利索地收拾了东西,下楼时忍不住抓痒,晚上被蚊子咬得满身疙瘩。

那个梦中朝他狞笑的人,李思文怎么也想不起他的脸。

县纪委书记唐明华的住处在宁寿路的莲花小区,刘正东把详细地址跟李思文说过,李思文步行到莲花小区后天还没亮。

这是一个相对安静的小区,周边被绿化带包围,小区保安在保安亭里打瞌睡,压根儿没察觉到李思文溜进去。

纪委书记唐明华是县委常委,有资格住县委分配的领导住房,但他坚决不住,因为他本身就是狮子县人,家属都在狮子县,所以一直跟家人住在县城自己的房子里,也就是宁寿路这套房。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纪委书记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