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三章 暗潮涌动,硬盘牵出惊天大案(三)

纪委书记

作者:罗晓
更新时间: 2015-09-14 10:32:18 字数:3341

不再偷听,李思文悄悄爬过去,在尽头处轻轻扳开个缺口,下面是厅外的走道。因为天热,厅里开着空调,所以朱明宣等人把门关得紧紧的,有轻微的动静他们也听不到。

钻下来,门口边的竖架上挂着一件外套,李思文见领口处有枚别针,当即取下来捋直了,三两下把手铐弄开了,在外套口袋里摸了摸,里面有个钱夹,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大沓百元钞票,李思文揣进了自己兜里。

李思文把那件外套披在身上,上衣口袋里挂着副墨镜,还有一把带有福特标志的车钥匙,不用说肯定是朱明宣开的那辆福克斯的。

这时太阳还散发着余晖,李思文估计有五点多了,他把墨镜戴上,悄无声息地出去,别墅院子里没人,他快速钻进车里,发动车子。

小区门口的保安形同虚设,看到车子进出根本就不问,只升降门栏。

李思文轻而易举地逃了出来,车开到闹市区后,靠边一停就扔了,这车只能临时用一下,等朱明宣等人发现他逃走后就不能再用了。

就近找了一间小超市,李思文买了胶水、剪子,又买了一套普通的深色衣服,去公厕里化了妆。

等李思文从厕所里出来,他已经变成一个脸色蜡黄,有两撇八字胡,样子极为普通的中年男子,混入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就算是父母姐妹都认不出他来了。

李思文退伍转业之前是边防部队特种侦察连里的尖刀排长,最擅长的就是化妆和侦察,转业后这些技能基本上是用不着了,现在重施故技,还是一样得心应手。

背着帆布包,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八字须,乌七麻黑的衣服,手里还抓着两个馒头,一边走一边啃。

李思文这副模样完全是进城的农民工,很普通,与他之前英挺帅气、意气风发的派出所所长的形象相比,简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没有人能认得出他是李思文。

逃是逃出来了,下一步怎么走呢?

朱明宣等人一发现他逃走后,马上就会有大批人对他进行再次抓捕,他现在要做的事情有几件:一,查清U盘里的名单是什么。二,给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正东打电话。三,找机会见一见来狮子县视察工作的北川市市委书记徐建国。

当然,这几件事都有难点,比如U盘吧,是不是那个小偷在王镇长家偷到的U盘?估计是,因为U盘有密码,所以他把U盘拿去给一个电脑高手解锁了,所以对方才没有找到。

与公安局副局长刘正东有交集是在一年前的县局表彰大会上,刘正东很欣赏李思文的能力,跟他交谈了一番,给了他一个私人手机号码。

李思文从没打过那个手机号码,现在是关键时刻,面对那张铺天盖地的“网”,公安局副局长刘正东成了他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以刘正东的高度,只要他肯伸出援手,必然能给处于困境中的李思文指出一条明路。

不过李思文也有顾虑,在王镇长这个事件中,他先是跟鹰嘴镇的一把手李保国书记汇报过,第二天王治江就上门送礼和“警告”,李保国是否也是王治江那张网中的一分子?

检察院朱明宣的介入,让李思文惊疑不定,王治江的圈子已经延伸到哪一步了?会不会有更高层?比如那个“陈副书记”。

刘正东会不会也是这张网内的人?并非不可能,一旦刘正东也是其中的一员,那他李思文就等于是自投罗网。

如果以上的努力都失败了,那他就只能走最后一条路,直接向明天来狮子县视察工作的北川市市委书徐建国汇报,但是这样一来,事情就大条了。

先不说当面汇报此事所造成的影响,单单如何接近徐建国本人,就是一个很大的难题。李思文是派出所所长,他很清楚上级领导来视察工作时的安保情况,寻常人根本就近不了外沿圈子。再加上他的出逃,对方察觉后必然会防范得更加严密。

但顾虑归顾虑,既然决定了要反击,那就必须义无反顾,个人安危已经顾不上了。

给刘正东打电话时,李思文选在县区一个摄像头的死角,那是一间小杂货店,前方有一棵大树正好挡着大部分门面,李思文丢了五块钱在柜台上,杂货店老板甚至没多看他一眼,任他在角落打电话。

在这个年代,手机大行其道,电话费已经便宜得没人去计较,他自然懒得理会李思文打什么电话。

电话拨通后,那头传来刘正东低沉有力的声音:“我是刘正东,你哪位?”

李思文压低了声音说:“刘局,是我,李思文。”

“李思文?”电话那头顿时沉寂下来,好一阵子才又传来声音,“我记得你,鹰嘴镇派出所的所长,不过那是曾经吧,我刚听说你已经被检察院立案调查了?”

“是!”李思文毫不犹豫地回答,“刘局,长话短说,我跟你打电话说的就是这件事。第一,我是清白的。第二,我手里有一份秘密名单,正是因为这份名单,我才会被那伙人陷害。第三,我需要后援!”

李思文没时间给自己辩解,干脆把他要说的几点简要明了地对刘正东说了出来。

刘正东沉默下来,许久才说道:“我可以给你指一条路,如果你是清白的,那就拿着你所谓的证据,去找县纪委唐明华唐书记!”

李思文怔了怔,又说:“刘局,我准备明天找机会面见市委徐书记,您让我去找县里的纪委书记,一来我不认识,二来……”

刘正东沉声道:“你小子消息很灵通啊,居然知道徐书记下来视察的事。不过李思文,你办案查案是把好手,但做官却很逊,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不是担心唐书记跟那些人有什么关联?”

李思文没吭声,默认了。

刘正东正色道:“思文,说实话,我很欣赏你的才干,但你是不是被冤枉,还需要你自己证明,自己努力,县纪委唐明华书记跟我交情不深,但从以往的工作接触来看,我相信他是个讲原则、能坚守底线的人,反腐纠纪是他主管的范畴,你找他不算越级,正合适!”

李思文皱起眉头,刘正东的话很奇怪,按理说李思文属于公安系统的人,所谓一家人不说不说两家话,自己上门求助,他没理由把自己推到纪委那边啊!

刘正东或许是怕引火烧身吧,李思文揣测。不过刘正东的话倒是提醒了他,从职能上来说,检察院和纪委都有纪律监察的职能,唐明华书记出面要比刘正东合适得多。

但是狮子县纪委书记唐明华这个人,李思文一点儿都不熟,仅凭刘正东一个人的话,他能相信吗?这又是一个令人纠结的问题,倒不能说他疑神疑鬼,实在是朱明宣无意中说露的那张网让李思文不寒而栗。

思忖了片刻,李思文看了眼杂货店墙壁上的挂钟,恍然清醒,都什么时候了,自己还在犹豫,他对着话筒郑重地回答了刘正东:“刘局,我听你的!”

既然他选择给刘正东打这个电话,就说明自己潜意识里是相信刘正东的,既然相信他,为什么不能赌一把?

即便情况有变,李思文相信自己也能脱身,到时再想其他办法也来得及。

刘正东说了唐明华的住址之后就挂了电话,尽管如此,李思文已经很感谢他了。刘正东给了他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能不能抓住,就看他自己了。

离开杂货店时,李思文灵机一动,转向他当初丢弃福克斯轿车的那条路,果然不出所料,福克斯车子附近大约有五六个“便衣”。

这时候的李思文,已经变成了一个身材佝偻,脸色蜡黄的中年民工,那些便衣没有一个对李思文有疑心,甚至没多瞄他一眼。

通过这些便衣的反应,李思文对自己的计划增添了几分信心。

金色U盘被李思文放在县城老街一个做电脑生意的同学那儿。这同学和李思文是儿时的死党,叫于娇,听名字还以为是个女孩,实际上人却是个身高一米八九的胖男人。高中毕业后,李思文参军,于娇上了技校,随后做起了电脑配件生意,由于技术比较好,生意也算做得有声有色。

晚上六点多,李思文来到于娇的电脑铺子,铺子位于县城老街的一个巷子里。李思文到了之后,先注意了一下周围的人,巷子中进出的人不少,大多是学生,成人少。

铺子里只有于娇一人,他坐在一张软椅上,盯着眼前的笔记本屏幕,时不时发出一阵呵呵地傻笑。

看着于娇的傻样,李思文一阵无语,趁没人注意摸了进去,站在于娇身后低声说道:“胖妞,警察来了!”

于娇吓了一跳,他对这个称呼以及语气简直太熟悉了,一边转身一边脱口说道:“死蚊子,又来吓老子……咦,你是……哪个?”

于娇是从李思文叫他的语气腔调中认出他的,但一转身看到李思文时,发现面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子,这让他感到一阵迷糊。

念小学的时候,李思文给于娇起的外号叫“胖妞”,于娇给李思文起的外号就是“死蚊子”。

李思文低声道:“胖妞,是我,把店门关了,到里面说!”

于娇终于从声音判断出是李思文了,瞧着李思文这“陌生”的面容,一边关店门,一边低声诧问:“是你?死蚊子,真是你?怎么……怎么搞得这个模样?”

卷帘门拉了下来,李思文又加了一句:“别废话,快锁上!”

于娇听出李思文语气里的严肃,知道他不是开玩笑,赶紧把卷帘门反锁了,起身跟李思文进了里面。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纪委书记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