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四章 太虚神经

魔兽战神

作者:龙人
更新时间: 2015-03-09 14:41:25 字数:3448

战家喜欢他的人很多,即使是钩心斗角的四位娘亲,互相攀比竞争的三位兄长,也都宠着他,惯着他,因为他是一个不学无术,整天只知道神神叨叨地鼓捣一些不伦不类的草药的纨绔大少。他不可能有机会竞争家主之位,对他们没有任何威胁。反正战家也不担心被一个没有实权的小少爷败掉,所以大家一直惯着他,捧着他,生怕他浪子回头干正事。但是这种局面自三个月前魔兽山脉春季狩猎之后,就被打破了!

一群神秘人偷袭了战无命的营地,虽然护卫们舍命相互,他依然坠落深瀑,被水冲走了。所有人都认为,一个连战气都没有,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不可能在那百丈瀑布的冲击下生还,即使侥幸活下来,也不可能逃过遍布山中的魔兽。

没人知道,战无命自八岁开始研究魔兽山脉,研究魔兽的习性,大家只知道他喜欢偷家中的药物去找仆役试药,却不知道他是在人和魔兽身上进行药性对比,那些药他早就在魔兽身上试验过了。若说在魔兽山脉的生存之道,战家只怕没有几人比得上战无命。

战无命之前只敢在魔兽山脉边缘,找一些弱小的魔兽试验,本想借这次春季狩猎,深入魔兽山脉,找到更强大的魔兽试药,没想到却出了这样一场变故。

他被天上掉下来的莫名其妙的东西砸下瀑布的一刹那,一股庞大的热流直冲脑海,他听到一道破碎的声音自灵魂深处传来,左右着他的身体和思维。浑浑噩噩中,众多画面如光影一般闪过他的脑海,一个与命运生生世世抗争,气贯天地的男人,面对无尽雷域和兄弟朋友的背叛,从未向命运屈服,一世世的成长,一生生的挣扎……冥冥之中,战无命觉得那个人就是自己,若真有轮回,或许那就是他无数个轮回的前世。无数经历和对天道的感悟刹那间涌入脑海。

“轰”的一声,他的脑海仿佛被大量的经历和庞大的记忆冲裂,某种禁锢在这冲击之下化成碎片,而后他便失去了意识。

战无命没死,他再次醒来时,已被大水冲到了野狗河谷,这是一个魔兽密集的地方。他醒来时,骇然发现,脑海中多了一块散发着神光的玉片,一股莫名的能力让他可以冥视内心,审视脑海。他的意识与玉片碰触时,一种前所未有的血脉相连之感让他清晰地听到玉片中的呢喃声。于是,他知道这块玉片是一部神奇的经书《太虚神经》。

“太虚生混沌,混沌开天地,天地分阴阳,阴阳化万物,万物自有灵,修命可无穷,命里无穷时,神魂化太虚,太虚为何物,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太虚神经》似乎是一篇讲述天地至理的纲要,让战无命明白,战气之修是由外而内,感外在之气而壮自身之力,将外在之气吞吐于体内,纳新吐故,从而提升自己生命的本质。因为外在无限大,所以可以让自身无限成长,但是万灵自身的内在也是无限的,若修自身,同样可以修得无比强大,直到最后与太虚同在……

这是一条与战气修炼完全不一样的修炼之道,让自小神魂异常无法修炼战气的战无命大喜过望。《太虚神经》前期的修炼需要大量的药物,那些药物唯有真正得到战家药阁的认同,家族才可能提供给他使用。以他小少爷的身份,虽然看上去极为得宠,但能得到的资源却极为有限。

不过,战无命没有时间多想,就被四周聚拢过来的魔兽吓了一大跳。在他醒来的片刻,四周竟聚集了十余只魔兽,都把他当成了可口的点心,只是这些魔兽谁也不愿意让其他魔兽独吞他这块鲜嫩可口的点心,起内讧了。

战无命一摸身上,所幸这次带出来准备在魔兽山脉试用的药物并未丢失,急忙掏出来在身上一阵乱抹,一股难闻至极的臭味飘散出去,四周十余只低阶魔兽如见了鬼般号叫着逃开了。

战无命松了口气,他的猜测是对的,高阶魔兽粪便的气息对低阶魔兽有着天生的威慑,魔兽分辨魔兽等级主要是靠气息和威压,粪便虽然没有威压,但是却有他们的气息,低阶魔兽的惯性思维认为,这是高阶魔兽的领地,哪敢过多停留。

不过,战无命的危机并未解除,陆地上的魔兽气息对水中魔兽的影响力要弱很多,噬血魔鳄成为他致命的威胁。战无命被水流冲出数百里早已经筋疲力尽,哪能跑得过噬血魔鳄。好在这几年不断研究药物,总算还有一些积累,此时也不管怀中有什么药,一股脑儿地全扔进了野狗河中,结果出乎意料的好,河水中凶猛的噬血魔鳄居然被毒死了。战无命也因又累又惊,再次昏迷过去。好在没多久,战家人就找到了他。

战无命炼出龙精虎猛之药后,战家人终于开始重新审视这个神叨叨的小少爷。

战家虽然对外宣称将小少爷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但私下里,战家老爷却十分开心。大家都不是傻子,这药虽说登不得大雅之堂,但赚进来的却是真金白银。

几经追问,众人才得知,战无命因祸得福,在魔兽森林中大难不死,意外得到一个古老的传承,获得了不少古丹方,这龙虎猛药便是依照古丹方所炼,只是碍于传承誓言,战无命不能将传承泄露给任何人。

对此,战老爷子并不在乎,传承在战无命手中和在战家手中有什么分别,这是自己的孙子。

战无命带着战川回到自己的小院。

“段叔,齐叔,辛苦了,我那只白雀兽有什么异常没有?”战无命笑得跟朵花似的。

自从那次狩猎事件之后,战家又给战无命多安排了几个护院。

“白雀兽已经不再狂暴了,只是身体有些虚弱。”段护卫答道。

“哦,看来这药不会致命,只是不知道功效如何,还得让人来试试。”战无命欣喜道。

战无命径直走入丹房。战无命的丹房就像一个大厨房,里面有一个小号丹炉和一口大铁锅。战老爷子因上次的事来过一趟战无命的丹房,见到这个另类的丹房,差点没笑岔气,这丹房连个丹炉也没有,还是后来老爷子有求于战无命,被战无命勒索了一个丹炉。不然,谁都会认为这只是一个厨房而不是丹房。

战川看到那口大铁锅也有些想笑,炉子下面架着柴,被烟熏得乌七麻黑的,这根本就是一个煮饭的大铁锅和一个烧水的炉子嘛,若是老爷子知道他那爱惜得不得了的丹炉被战无命拿来这么用,只怕会气吐血。

战无命小心地将一颗火红色的丹药送到战川面前,那药有一股微腥的药草味,混杂着一股很特别的怪味,十分刺鼻,药丸的形状实在不咋样,一般的丹药是圆的,这颗却坑坑洼洼的,表层还有些像鼻屎一样的毛刺,与炼丹大师用丹火烧出来的圆润无比的灵丹相比,完全就是鼻屎。

“嘿,这个……这个卖相确实是难看了点儿。”说话间,战无命挠挠头,很不好意思地解释道,“你也知道,本少爷修炼不了战气,那个什么丹火,就更别说了,本少爷炼丹,绝招就一个字,那就是——熬。将各种草药熬成糊糊,然后再把糊糊搓成一坨,哦,不,是一颗。”说话间,他斜斜地瞄了一眼墙角边一坨粑粑样的东西。

战川顺着战无命的目光望去,差点儿没吐出来,那里竟然是一堆白雀兽的便便,糊糊的,黏黏的,一坨一坨,颜色火红,与战无命的药丸分明是同一品种。战川很怀疑战无命手中这一小坨红色的药丸是不是拿错了,要不是知道白雀兽是没有灵智的,他都要怀疑是白雀兽将药丸调包了。

“那个,那个是那无良的白雀兽不注意个人卫生,我说的一坨和那一坨不一样……”战无命画蛇添足地解释道。

接着转移话题道:“你看,这颗药小很多,不是坨坨的……”

“少爷,你别说了,我吃!”战川的脸都青了,再让战无命说下去,他哪里还敢吃这药啊。说完不待战无命解释,战川一把抓住那颗药丸塞进嘴里去了。

“啊……”战无命一愣,见战川也不喝水就将那龙眼大的药坨坨给吞了,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了声,“坏了,这是给魔兽的分量,人吃的分量得减半再减半啊!”

“啊……”战川顿时心凉了半截,顷刻间,就感觉身体里似有一股火在烧,四肢被这股热流一冲,仿佛有无穷的力量。

“少爷,他不会有事吧,看他那脸红得……”小云也凑了过来,发现吃了丹药的战川脸红得像要渗出血来一般,担心地问道。

“坏了,药的分量太多了。这个,小云,你快去把我娘叫来,要是不压制,我怕他的血管会爆裂……”战无命也急了,这什么事儿啊,我话还没说完,你就抢着吃,这东西虽然不是白雀兽的便便,但是也差不多啊,又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么急着吃干吗。

“我热……”战川撕开上衣,露出被肋骨绷着的身体,此时,那瘦小的身体里像是有一股奇异的能量在流动,战川身上本就不多的肌肉滚动起来,血管一根根鼓胀着,像随时可能爆裂一般。

“轰……”战川一挥手,身前铁制的药架子“哗”一声碎裂开来。

“哇,好大的力气。”小云惊呼。

“快记下,这药能让人力量暴增,在短时间内提升个人力量……”战无命不仅不惊,反而大喜。战川那体质,修炼战气一直不能突破至战师,现在却一拳击碎了铁制的药架,即使是一星战师也没有这么大的力量。这药的药力确实很惊人。

“哦,不用记,快去找我娘,他快受不了了。”战无命看到战川痛苦地挥拳,空气中传来一阵阵爆响,急道。

“是。”小云也从惊喜中回过神来,知道人命关天,急忙扔开手中记录的卷轴跑了出去。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魔兽战神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