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三章 狙杀

魔兽战神

作者:龙人
更新时间: 2015-03-25 16:51:30 字数:3167

“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孩子,真不要脸!有种跟小爷我单挑……”战无命望着那群步步逼近的黑衣人,脸色煞白,语无伦次地叫道。

战无命身下的白雀兽不安地刨着地面,身后湍急的瀑布飞落的声音听得战无命心慌。这些人如鬼魅般一直追在他身后,让他很是无奈。到底是何人要对付自己?居然在家族狩猎季设下伏击。虽然,这些人不想要他的命,否则他早死一百回了。

黑衣人不语,缓缓地围了上来。

“你们都给我站住,不然我就从这儿跳下去……”说着,战无命一跃,落到瀑布边上,威胁道。

那群黑衣人一怔,果然不敢再向前移动,害怕战无命真跳下去。

“靠,水这么深啊,看着头都晕,这可怎么办?也不知道哥哥他们发没发现我失踪了,会不会找过来……”战无命扭头望了一眼那仿佛泻入深渊的瀑布,谷底的巨树在眼中就像小草一般,这让他更郁闷了。要是对方过来抓自己,自己到底是跳还是不跳?不跳,黑衣人也许不会要自己的命,跳下去……靠,哥有恐高症啊啊啊……

“只要你跟我们走,我们不会伤害你……”

“那你先告诉我你们是谁,我再考虑要不要跟你们走。”

“你最好不知道我们是谁,除非你想死!”其中一个黑衣人冷冷地道。

“哇,你们就这点儿本事,吓唬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算什么英雄?”战无命怕怕地向白雀兽靠近一些,站在悬崖边,听着瀑布流水击打岩石发出的巨大声音,心慌意乱,恨恨地纠结,哥居然有恐高症。

“咦……”黑衣人惊讶地叫了一声。

天色突然暗了下来,仿佛刹那间天就黑了一般。

“难道要变天了?魔兽森林的天气果然变幻莫测。”有人自语。

“小鬼,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乖乖听我的话,跟我们走。”

“啊,天呐,怎么回事……”战无命突然大叫一声,无比惊讶地望向天空。

众黑衣人一怔,顺着战无命的目光望去,阴沉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一道刺眼的光亮猛然自旋涡中射出。

“哗……”一道巨大的闪电猛然劈开黑暗,追着那抹自旋涡飞出的亮光劈落。

“啊……”战无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那抹自旋涡中飞出来的亮光笔直地向自己砸来,狠狠砸中了他的脑袋。战无命的身体被巨大的冲击力抛起老高,坠入万丈深瀑。

一切发生得太快,黑衣人被这骤然发生的一切惊得不知所措,眼睁睁看着战无命被砸落深瀑。

“轰……”紧随而来的闪电击空,在山崖上击出一个巨大的坑,白雀兽没有任何反抗,当即化成一堆灰烬,周围的黑衣人也被气浪冲击得七荤八素,找不着北。

“四弟……”

“小少爷……”

隐隐的,战无命似乎听到呼叫声,但他已无遐细思,一股庞大的热流直冲脑海,一道破碎的声音自灵魂深处传来。

战无命轻叹一声:“想不到哥年纪轻轻居然就这样死了,还是被天上掉下来的莫名其妙的鬼东西砸死的……更没想到,哥居然还能听到脑袋碎裂的声音……”

来不及想更多,战无命就觉得身体一震。

“轰……”一股巨大的冲力逆袭而上,战无命的身体狠狠地砸进瀑布下的深潭,而后便失去了知觉。

三个月后,牧野城战家后院。

“小少爷来了……小少爷来了……”在几个丫头的尖叫声中,满院子的仆役一哄而散,有的藏身树后,有的躲进了屋子里……院子里只剩下一只仆役们惊慌之下跑掉的鞋子。

战无命贼眉鼠眼地探头向院子里望了望,惊愕地发现,仆役院子里一个人影也没有,顿时大失所望。咳嗽了一声,学着大人的样子背着手、迈着八字步进了院子。

“本少爷光临,你们这些可恶的家伙居然全都偷懒,一会儿我就去告诉大娘,扣你们每人一个月工钱。”战无命大声叫道。

战无命此话一出,仆役们哭丧着脸胆战心惊地从各自躲藏的地方走了出来,望着战无命那双看似无辜的大眼睛,心都抖了。那张看似天真的小脸,竟吓得仆役们两股打战,生怕被战无命盯上。

小少爷来仆役院子,除了找人试药外,没别的事情。若是三个月前还好说,小少爷虽然喜欢胡闹,但是对仆役非常好,说是试药,不过是将药阁中强身健体的丹药悄悄偷出来给仆役们吃,美其名曰试药,实际上仆役们受益良多。

但自从三个月前家族春猎回来之后,不知小少爷抽了什么风,开始自己鼓捣药,你说你一个整天神神叨叨,不务正业,不事修练,连战气都没有的人,能控火炼丹吗?你有丹火吗?你知道什么是药性融合吗?

听消息灵通的人说,小少爷在魔兽山脉受了惊吓,被一批神秘人围攻,与家族众人失散。找到时,小少爷竟然昏迷在离狩猎地三百多里远的野狗河谷的河滩上。一个十二岁的小娃娃,长得白白嫩嫩的,昏迷在魔兽密集的野狗河,居然没被魔兽吃掉,真是个奇迹!

据说,小少爷躺在河滩边,河岸浅水中还有不少死掉的噬血魔鳄,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连战气都没有的小孩子,怎么可能是那些连一星战士见了都要落荒而逃的噬血魔鳄的对手,更何况还是一群。自此以后,小少爷更加疯魔了。

前几天,小少爷鼓捣出几颗很难看的药,试药的是小少爷的贴身护卫,一品战师段爷。段爷吃了那药,三天没下床,四房太太轮流伺候。后来有人问药效,段爷的回答只有两字“嘿嘿”。

就因为小少爷胡乱炼药,还经常找人试药,四夫人实在看不下去了,火冒三丈地找到小少爷,母子间那段对话经典得吓人。

“你知道你炼的是啥药吗?”四夫人怒问。

小少爷一脸天真地答:“不知道啊,我就随便抓了几种草药,用锅熬啊熬,最后就成了这种药糊糊,我刮下来搓啊搓,就成了丹药了。”

别人炼丹用丹炉、丹火炼,还小心翼翼的。战小少爷可好,炼丹用一口大铁锅熬啊熬,丹火没有不说,还用柴烧火……

“本少爷今天心情很好。”战无命一脸天真的笑容大声道。

他话音刚落,所有仆役的脸都青了。每次战无命说完这句话之后,下一句就是——我又炼成了几种新药。

“少爷,小的今天肚子痛,老拉肚子……”说话间,那仆役居然真的放了个屁,“不好意思,少爷,我肚子坏了,怕污了少爷的眼,我还是先去茅房了。”说完也不等战无命发话,扭头就跑。

“少爷,我表姑的儿子今天结婚,新郎就是我……哦,不是……伴郎就是我……吉时快到了,我得过去了……”一个仆役紧张得话没说完撒腿就跑。他家就他一个男丁,还等着他传宗接代呢,可不能折在小少爷手里。

片刻之后,院子里的仆役再次踪影全无,战无命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抓,就全跑光了,只剩下战无命孤零零地站在院子中间,喃喃道:“这些没用的家伙,不就是试药吗?用得着怕成这样……”话没说完,战无命眼睛一亮,墙角的树底下还有一个年岁较大,看上去十分憨厚的大叔。

“还有一个,不错,你很好,我让父亲给你加工钱。”战无命高兴坏了,找了一圈,母亲身边的人,自己身边的人,连二哥身边的人都问过了,没一个愿意给自己试药的。找灵兽试药,它们又不会说话,怎么能知道药性的好坏,过来找仆役,又全都跑了。幸好,还有一个,战无命笑得嘴都要咧到耳根上了。

“这个,少爷,小的战川,想……想……”那中年大叔紧张得有些结巴,不知说什么好。

“想给本少爷试药吗?太好了,这有什么不行的,只要想就行……”

“不,不是的。小的,小的是想问,上次段爷吃的那药,少爷还有没有?”中年大叔不好意思地低声问。

战无命顿时愣了,什么意思,大家不是都说那药不好吗?害得自己还被母亲教训了一顿,父亲一顿鞭子抽得自己差点儿找不着北,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人私下里问自己要那药?

战无命讶然问道:“你想吃那药?”

“是,是……小的就是想吃那药。”战川大喜,看来有戏。

“上次那药还有,不过,你想要那药,得先给我试新药。”战无命想了想道。既然这么多人想要上次那药,估计那药还是有用处的,要不然怎么连三爷爷和二爷爷都偷偷地向自己讨药和药方呢?

战川开始纠结,想到小少爷骇人听闻的熬药之法,他就遍体生寒,但又想到以后的性福,还有家中那黄脸婆鄙视的目光,咬咬牙道:“好,只要少爷给我上次那药,我就给少爷试药。”

战无命笑了,总算找到试药人了。其实他根本就不需要试药人,他很清楚自己所炼之药的药性,但是他需要通过试药人让家族里的人看到他炼制的药的价值。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魔兽战神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