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七章 受伤

摸金传人

作者:罗晓
更新时间: 2014-06-23 15:39:44 字数:2194

巫广道是怕巫强性子拗,所以只是先要他停下来别动,然后再让他原路返回,但巫强在方砖上跳了两步都好端端的没出事,所以更不信二叔了,背朝着后面又退了一步,一边退一边说:“你看你看,有事吗?这不好好的嘛……”

但就在这时,巫强退的这一步,脚下的方砖向下沉了一下,两边和头顶上的墙孔中“嗖嗖”直响,密密麻麻的射出无数劲箭!

其实在巫强脚下方砖一沉的时候,巫广道就已经飞身跃出,在跃起的时候手一甩,把拉着的巫勇摔向身后四五米。

巫广道是不想巫勇再涉险,所以把他摔开。

虽然巫广道只是个独臂的残疾人,但这一下动作兔起鹘落,疾如闪电,势比劲箭还快,后发而先至,逮到巫强就往石门外一扔,跟着又从腰间抽出一条软鞭,接着就是“噼呖啪啦”一阵响。

劲箭四散跌落,余力撞击到石壁墙上溅起无数火星!

再看看巫广道,一双脚“钉”在巫强曾经跺跳过的第二块方砖上,身体仰面朝天,背部弯得几乎贴在了身后的方砖上,劲箭一停,这才竖起身来,独臂握着软鞭,威风凛凛。

不过众人都看得清楚,巫广道受伤了。

他的右腿小腿肚的地方,一支钢骨箭生生穿透了右腿,箭尖透腿而出,露出数字3一般的倒尖钩!

“二叔……”

巫勇忍不住惊叫着,巫广道手一摆道:“你们都别动……”

巫广道右腿遭了重创,又怕巫勇进去身陷险境,赶紧出声先阻止了侄子巫勇后,这才运气蹲身,右手在脚下的方砖上一拍,手脚一齐用力,将身体“投”向石门外。

巫勇和司铁江在石门外双双出手抓着了巫广道,三个人一起退后数步,把身体稳下来。

直到巫广道和巫强脱险,这短短的片刻间发生的事,让众人心惊胆战!

巫勇赶紧观察着二叔脚上的伤,只见那长约半米的钢骨劲箭有三分之一的长度穿过了他的小腿肚,关键的是,那箭的箭头两边都有一厘米多长的倒钩!

巫广道喘了几口气,然后才说道:“勇娃不用担心,这箭虽然穿透了脚腿肚,但没伤到筋骨,你和强子可千万不要再鲁莽行事了!”

巫勇眼中含泪,回身“啪”的一下就狠狠给了巫强一耳光。

巫强惊魂未定,知道自己惹了祸,挨了这一巴掌也不吭声!

众人再瞧着圆石门里面,此刻又是安静如故,但这份安静却更让石门外的人以惊肉跳!

司慧朋这时才明白,巫广道为什么那么大方,一早就说见者有份,有幸能拿一份就拿一份,但这才还只打开了门,宝藏连影都没有,谈什么分宝藏?

前面至少有数百米的方砖通道,想想这才几步就危险如斯,数百米的距离,怎么过去?

司铁江见巫广道腿中如此劲伤,但却一声不吭,又佩服他对侄子后辈的舍命相保的勇气,更对他那身功夫叹服,扶着他就吩咐着儿子:“东阳,把虎钳拿出来!”

司东阳也被这个场面惊到了,老父一吩咐,他才省悟,赶紧从背包里取出精钢老虎钳,然后蹲在巫广道脚跟前。

司铁江让巫勇扶着巫广道半坐半躺着,然后把巫广道的裤管一撕,齐膝撕掉,露出右腿膝盖以下。

只见小腿肚处,血水仍在狂渗,那枚箭头有倒钩的劲箭打横穿透了巫广道的右小腿肚,箭头露出两三寸的长度。

从箭头箭身箭尾整体来看,那支箭为纯精铁打造,因为箭头有倒钩,箭尾有宽翼,所以既不能顺势拨出,也不能倒后扯出。

巫广道脸上表情虽然皱着眉,但还是显得很硬朗,瞄了瞄脚上的箭,然后说道:“这是明锦衣卫所使用的强弩弓,因属机关弩弓,力量大,杀伤力特别强,皇帝近卫使用这种弩也分两种,一种是纯精铁打造,箭头和尾翼以及箭身都为精铁铸成一体,这种弩箭杀伤力强,射中人体后基本上都能穿透,就算没穿透,箭头有倒钩,如果要拨出来,势必要拨出一大团肉,进而就会造成更大的伤害!”

巫广道说话的时候,动了一下脚,扯动了伤腿,顿时呲了一下牙,又强笑道:“古时候可没有老虎钳这种工具,被这种箭射到,只有去铁匠铺凿断,但如果是在被追杀中或者战场上,又哪里有时间让你跑到铁匠铺去?”

说话间,司东阳已经用老虎钳“咔”的一声,钳断了铁箭,箭头“叮”的一声铁落在地。

司东阳把箭头捡起来看了看,沉甸甸的,还沾有血水,随即放在了地上,再从背包里取出小药箱子。

像他们这种人,治伤,解毒,急救等等药物是必需齐备的,跟工具一样必不可少。

司铁江一手捏着箭尾,一手压着伤口处,以免喷血,然后道:“巫先生,忍着点,我给你拨箭了!”

巫广道点点头,就在那一瞬间,司铁江手一用力,“滋溜”一下就拨出了箭。

没有倒钩的箭头,巫广道虽然痛,但尽可忍得住,紧接着,司铁江擦血止血上药,手法又快又轻巧,用绷带把伤口处绑好,然后才说:“巫先生,这伤无大碍,没有伤到血管筋脉,算得上只是皮肉伤,不过再行动的时候,这条腿最好是少用力,以免迸破伤口再流血!”

巫广道说了一声:“多谢!”

有些话不用多说,这件事,巫广道已经欠了司铁江一份人情。

巫勇见二叔安稳回来,虽然受了一点伤,但性命已经无忧了,这才回身狠狠盯着畏畏缩缩的巫强。

巫强这时已经知道他惹祸了,当即“扑通”一下跪在巫广道面前,“咚咚咚”的连叩了三个响头,大声道:“二叔,我知道错了,二叔你打我罚我吧!”

巫广道一摆手,叹了一声,说:“强子,起来吧,你就是性子急,二叔一直就替你担着心,有今天这么一遭我觉得倒是件好事,以后记着了,千万别鲁莽行事,二叔不能再承受你们兄弟两再折损的后果,否则我就是死了也没脸见我的亲大哥!”

二叔巫广道对他们兄弟两的爱护,巫强是明白的,这些年来,二叔就像父亲一样尽着责任,巫强只是性子急躁,但并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眼见二叔为了救他差点连命都丢了,这时候是双眼含泪真心后悔认错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摸金传人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