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车祸

更新时间: 2012-12-14 23:57:20 字数:4951

11.车祸

林越驱车带着怀怀去了游乐场,走进游乐场的时候又看到有帽子,买了三个可爱的帽子,林越帽子上面的是灰太狼,心爱的帽子上面是红太郎,怀怀的帽子小灰灰,一家三口出现在游乐场成为很抢镜的一家,男的高大英气,女的漂亮小巧,旁边的小孩子超可爱,他们玩的时候林越都一直在帮他们两个照相,游乐园很多人又热,林越看她们两个热的满头大汗的,马上献殷勤主动请缨去买水和冰淇淋,心爱看着林越走远,就带着怀怀去做旋转木马,她和怀怀两个人在旋转木马上面转的时候,突然她又从茫茫人海中看到那张和建初一摸一样的脸,她仔细的看,她焦急的等待着旋转木马停下来,一下来的时候她都忘记旁边的怀怀,马上寻出去了,等她走出去的时候,发现那个相似的人影已经出了游乐园,驱车走了,她慌忙去追,后面怀怀看到妈妈一直都在跑,怎么叫她都不应,心爱在后面苦苦的追,车已经慢慢驶进马路,她的眼里只有那辆车,等她匆匆跑过去的时候,车已经加速了,她加快速度也拼命向前冲,一直喊着建初,建初的名字,她就想陷入海市蜃楼一般,都忘记旁边周围的一切,只看到了那辆车的影子,突然,旁边正常行驶的车子撞向了她,撞车的人马上下车打120了急救了,心爱跑的那么快怀怀没有跟上她,一直徘徊在游乐园门口哭。

林越买玩水和冰淇淋的时候,眼睛老是跳,等他回到他们分别的地方,突然发现心爱和怀怀不见了,他在旁边附近找了一圈,打心爱的电话,电话一直重复着暂时无法接通,他仔细想了想,平白无故的心爱不会带着怀怀突然离开他的,他又在游乐园找了好几圈,怀怀一直在游乐园门口徘徊哭着喊妈妈,他把游乐园找了好几圈,打电话给外婆的时候,变着法子拐弯抹角的问外婆心爱和怀怀有没有回去,直说晚上不回家吃了,晚点回去,嘱咐外婆好好照顾自己,他刚要走到游乐园的时候刚要到游乐园的时候就听到旁边的小孩哭声,仔细走过去看的时候可不正是怀怀,连忙过去抱住他,问他怎么了,怀怀一见林越回来了,连忙投进他的怀抱哭着说妈妈不见了,一直哭着抽泣,林越见他说话语无伦次,连忙询问她心爱去哪里了?怀怀哭泣着说妈妈追着一个人跑不见了,林越听她这么说,心想也问不清楚,恰巧接到司璐的电话。

马上把怀怀抱起来,快步驱车去医院了,连闯了四个红灯,赶到医院的时候,司璐在C城赶不过来,她现在已经到机场了,马上赶飞机过来。嘱咐他先去医院。他把怀怀放到副驾驶系好安全带,马上就给医院院长打个电话,急救心爱的医院院长正是他爷爷的一个朋友,到医院的时候,马上有几个医生等着它,他抱着怀怀马上连跑带走的赶过去,心爱还在手术中,已经安排了技术最好的医院,心爱抱着怀怀在旁边等,下午一点出来的,现在已经七点了,司璐刚到,下午他们三个在外面吃了饭,大约七点半的时候,司璐来了,林越就烦请她怀怀出去吃点东西,小孩子饿不不得。

八点十几分的时候,心爱已经被推车推到特殊病房去了,林越马上走上前去问刚给心爱手术完的医生。

医生说,病人遭遇车祸由于大脑受到外界的剧烈碰撞,造成脑积血,血块压住部分记忆神经可能导致失忆,等到手术后放出血后,就会恢复记忆,病人情绪一直不稳定,没有求生的本能,你能做的是尽量给她能够开心的时候,看能否唤醒她,影以为病人的脑部神经有血块压住,24个小时如果没有醒过来可能会成为植物人,你做好心理准备。

司璐回来看到正好是医生把手往林越肩上拍了几下,她抱着怀怀马上就走过去,医生已经走远,林越重复了医生的话,司璐相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只好说,我们先去病房看看心爱把,我给你带了东西吃。

林越说我吃不下,旁边的怀怀一看妈妈躺在病床上面马上哇哇的哭起来,刚才一直还比较淡定的小孩子看到妈妈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面就哭了,他知道医院意味着什么,下午时候妈妈一直陪着她,后来林越买东西回来的时候妈妈带着他去坐旋转木马,玩的很是开心,旋转木马停的时候妈妈跑的飞快,他刚开始妈妈是逗她玩,叫妈妈的时候她没有回答他以为没有什么,哪知道妈妈越跑越快,跑到他都找不到,也找不到林越了,突然现在妈妈在医院面,鼻子上面带着氧气罩,虽然他不是顶聪明,但是偶尔电视上面也有这样的场景,真的会害怕跟电视里面一样,妈妈说他的爸爸已经死了,虽然他也明白林越不是他的爸爸,但是谁不会做梦,哪怕是一个小孩子,哪怕是个疯子都会做梦,他害怕妈妈也跟爸爸一样,从此沦为一个孤儿。

林越看到怀怀哭更加乱了,马上走过去蹲在他的身边,抱着他,哄着他说,乖,怀怀乖,不要哭,妈妈现在需要休息,怀怀不要吵到妈妈了,爸爸会照顾妈妈的,不吵妈妈的时候她会好的很快,现在已经不早了,林宅的司机已经过来了,让司璐阿姨带你先回去太姥姥那里休息,明天一早过来妈妈就会好的,怀怀听话好不好,爸爸在这边陪着妈妈。

怀怀听林越这样说,马上止住了哭声,司璐就适时走出去了,对着怀怀说,阿姨抱抱好不好,现在你妈妈生病了,林越叔叔要在这里照顾她,我先带你回去休息好不好,明天一早我就带你找你妈妈好不好,明天你姨妈也会过来,好不好?

怀怀懵懵懂懂的摇了下头,他说我留下来和爸爸一起照顾妈妈好不好,林越突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紧紧的抱了抱他说我怀怀要乖知道吗?爸爸一定会好好照顾妈妈的,明天一早你就过来好不好?怀怀见他这么说只得同意,林越放下她,司璐就乘机把他抱起了,跟林越打过招呼就抱着怀怀回家了。

林越的外婆不认识司璐,虽然之前有过一面之缘,但是时间已经过去很是久远,她一直正厅等着他们回来,刚才林越打电话说司璐出了车祸,说心爱出了车祸,她正打算要老张开车过去探望心爱,林越说现在已经八点多了,她身体本来就不好,就不用来了,他可以好好照顾她的,特殊病房已经有护工,两个人照顾可以了,心爱的朋友从A城赶过来了,他已经让林宅那边的司机过去医院接了,一会安排送到她这边,明天早上她跟着一起过来医院看心爱就可以了。

到家的时候怀怀已经靠在司璐的肩膀上面睡着了,外婆让司璐把她送到二楼心爱的房间先睡着了,然后问了一下心爱的状况,司璐向她描述了下,老人听了之后眼泪都掉了来了,哭着说这是什么事,司璐看老人眼泪都来了,安慰了下,医生说病人在二十四小时醒过来的时候就好了,林越一直在给她讲以前快乐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司璐六点就起来了,老人也是睡不着,一下楼的时候林越外婆已经在正厅坐着了,小孩子都普遍起的早,林外婆看到他们两个下来了,就马上让五妈把早餐端出来,三个人简快的吃完早餐,就马上让老张开车,到达医院的时候心爱的表姐季荷和他父亲季重也来了,纷纷围在心爱病床旁边,更让人意外的是张梦梦也在病房。

看到心爱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季荷就把林越拉到外面来了,她在走廊里面大声控诉他,你有病啊,你怎么把张梦梦也带过来了,你们两个真是天生一对啊,她害死建初是车祸,你们都分开五年了,近期见面现在心爱也是车祸,你们两个能离开她远一点吗?已经害死了建初了,非要也害死心爱才甘心吗?

林越说,你讲点道理啊,建初出事是事有因,突然他很后悔回国,如果没有回国,心爱也就不会遭遇车祸,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就是出去买水的时间,回头就不见她,眨眼的功夫她就出了车祸,让他怎么能不痛心。

林越照顾心爱一夜没有闭眼,一整晚没有休息胡子长的飞快,整个人焦虑不安,一晚上除了上了次厕所,一直拉着心爱的手不放,给她讲那些开心的事情,看护在旁边的房间里面休息,他一整个晚上都在焦虑不安中度过,很害怕心爱会出事情,十二点的时候院长还带着一个造诣很高的医生仔细帮心爱检查了下,走的时候只是叮嘱他一定要多说下病人开心的事情,不要刺激病人,他讲了一个晚上,水都不想喝,只想一直跟她说话,听到季荷这样说,他知道解释就是掩饰,相信你的人你不必说他都会相信,恨你的人你说他不会信,其实他是昨天晚上十一点接到张梦梦的电话,她约他明天去她外婆家吃饭,然后他很不耐烦的拒绝了,张梦梦是那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后来他就简单的跟他说了他现在没有时间,现在他在医院里面,没事不要找他,张梦梦一听他说在医院,马上问他出了什么事情,回答别人的事情这是一种礼貌,张梦梦一听说心爱出了车祸就问他在那个医院那个房间号,她说她明天来看下她,他没有拒绝,现在都这个时候谁还会想着恩怨情仇。现在反应过来季荷咄咄逼人的追问,他无话可说,他很后悔昨天不该接她的电话。

他诚恳的对着季荷说,现在心爱都这样子,你还要吵,等她好起来我随便你骂,你担心她,我也担心她,一会还有医生过来检查,等心爱好起来我随便你骂你好吗?张梦梦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她一直问我就告诉她了,我本来想挂电话的,但是这是一种不礼貌的。

季荷只顾着生气了,刚才一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张梦梦站在心爱的床边,气就不打一块出,看了心爱无欲无求的躺在病床上面,愈加生气,就气狠狠的把一米八多高的林越拉出来训,再仔细看了一下林越,以前翩翩公子,温润如玉的男子现在已经面容凄惨,没有一丝笑意,脸上都是挂着哀愁烦忧,的确,现在生气也是没有用,最主要的是心爱能醒过来,就又走回房间去了。

独留林越一个人在走廊门口。

他沉吟了一会儿也马上走进去了。

医院已经在病房里面,其他人走远了一些,检查出来的结果还是不那么乐观,听到医生的话他更加面容更加憔悴了,虽然是一个房间,但是里面人很多,他担心空气不流通,且也不想他们其他人留在这里,就算再怎么样,他还是希望自己一个人陪在他的身边。

季荷听他要大家都走,她马上就生气了,张梦梦走,她没有任何意见,但是她一定要留下,所以她直接走到张梦梦的面前,说,你走啊,你留在这里干嘛?

张梦梦看起来还是温柔如初的样子,摸样秀丽,身体苗条匀称,可是这又怎么样?季荷根本就不喜欢他,她就是国色天香又如何,人这一生,喜欢和某个人和讨厌某个人都是有一个自己的理由,没有人会莫名讨厌和喜欢一个人,有时候在你会喜欢和你匆匆相逢在人海里面的陌生人,也许那时一时的感觉,但是谁说又不是呢?相反,与你认识很久的人你不会莫名其妙的恨他。

张梦梦看到她的时候,眼神闪躲,她看了一下心爱躺在病床上面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就赶快拿着自己的包背着匆匆离去,司璐看了一下季荷,挤出一笑说,打趣她,说你还是这么的强悍。

季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他是一个长着,也算是心爱一个远房表叔,他让季荷抱着怀怀在旁边守着,他出去跟林越谈谈,他们两个出来之后坐电梯到达顶楼天台,季重看着林越说:你给我讲讲为什么你为什么回来,为什么会找到心爱,你们不是早就分开了吗?为什么你又要找她,是不是嫌伤她伤的不够深?现在已经这样子,我多的不想再说什么,我要带她走,离开B市,我打算回老家,老家现在已经重建了,那里很适合修养,我打算回老家去,心爱的情况现在你已经看到,如果他醒不过来,只能是植物人,我是他叔叔,有抚养她的职责,虽然她现在已经成年了,但是她现在这样了,我怎么能不管呢?

林越听他这样说,他太清楚这件事听起来让人多么无力,让人难以接受,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她好好的,他不希望她受一点委屈,因为他去买水的简短时间里,她就遭遇了悲惨车祸,他很痛心,但是他要照顾他,她如果变成植物人,他就照顾她一辈子。

他郑重的说,叔叔,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不回来找她的话,也许她就不会出车祸,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五年了,我以为我可以放下她,但是自己的心怎么可以封闭起来,我不想骗自己,我去买水那么一小会的功夫,等我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找不到他和怀怀了,发生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想,我来照顾她,好不好,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的错误就让我自己来承担,算我求你了叔叔,不要带她走,你带走了她就是带走了我的魂,没有她,我也活不了。

林越看季重还是无动于衷,一直坚持的样子,他放弃了自尊,他给他跪下了,叔叔,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可是我是真心喜欢心爱的,虽然我知道很多地方做的不好,我发誓,我保证我会对她好的,刚打算出来寻人的季荷看到跪在季重面前的林越,她马上就关上门。把正要出么的司璐拉进去了。

怀怀一直靠在病床上哭着给她讲故事,因为他听到医生说多给病人讲讲话,虽然她睡着了,但是还能够听见我们说的话。

季重看到林越下跪,他也很无奈,他说你这样算什么呀!

他看了一样还跪在地上的林越,你起来把,我进去了,你还是进去看看他,你愿意跪就跪吧,你在这里跪着有什么用,你应该去旁边守着她。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谢谢你一直爱我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