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 君晨

更新时间: 2012-08-08 23:30:38 字数:3142

早晨,第一缕阳光穿过层层云雾,照射在大地上,驱散了夜晚的寒冷,而迎面吹来凉爽的清风,让人禁不住的想要多呼吸几口这早晨的新鲜空气。

“呼,呼!”

青阳镇东南方向一处大宅的后院中,此刻一名身穿着黑色劲衣的少年,手中正不停的挥动着双掌。随着这名黑衣少年手中一掌掌的拍出,使得在他周围数丈之内布满了凌厉的掌风,呼呼生啸。

大约一刻钟之后。

“嘭!”

随着黑衣少年的最后一掌拍击在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上,一道轻微的爆响顿时传出,在后院中传了开来。

“自己都在武体第三重徘徊了三个月,这第四重还是无法突破,唉!”黑衣少年收起了双掌,望着大树上被自己手掌拍中,而只印上了一个浅浅掌印的地方,不禁摇了摇头。这名少年,名为君晨。

“不过,相信只要再努力一点,早晚自己也能跨进这武体第四重,甚至进入到武士境界,踏入那修炼一道!”君晨望着旁边的大树,握紧了双拳,眼中闪过了一丝坚定之色。

修炼一途,武体为先,一切的始源,来自本身,人的身体充满着各种玄妙高深莫测的东西。

而武体,简单来说则是修炼身体,让自己的本体逐渐强大,并且由外至内。最后当身体达到一定的强横之时,体内就会衍生出一丝武元真气,而只有当这丝武元真气出现之时,才能真正的踏入修炼一道,成为一名修炼者。

而武体这一阶则是分为九重,前三重对于一般人来说效果并非很大,身体素质与体格略为强大一些,唯有踏入第四重方能慢慢显出效果。而随着境界的提升,体质将会逐渐的改善,进而达到洗经伐髓的地步,并且连自身的力气与速度,都会大幅度的上涨。

武体九重,这一阶段,极为的艰苦,因为只有不停的压榨自身的潜力,并且挑战极限,方能使得自己的身体逐渐强大,才能让自己体内衍生出一丝武元真气,踏入那让许多人都为之疯狂的修炼一道。

不过,这种极限的挑战,也是对于自身潜能的损耗,若是炼体之后得不到充分的补充,那么身体将会因为劳损过度,而出现伤势,得不偿失。

因此,在修体中,需要一些灵药进行辅助,所以一些家境富裕之人,则是可以依靠大量的灵要辅助让自己在修体一阶上更快的提升,而如果没有这些条件的话,也就只能慢慢的养好身体,然后再次进行修体,不过这样的话,也会拖累修炼进度,远远不及前者。

……

“天色不早了,也该回去了,要不待会那些所谓的族人,又要前来奚落自己了!”君晨抬头望了一眼半空中刚升起的太阳,想到族中那些丑陋的脸孔,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自然的神色。对于他来说,这些族人能够躲避就最好不要遇见,想到这里君晨踏开了脚步向着院外走去。

而事实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美好,就在君晨走到院口之时,一道讥讽声突然从后面传来,硬生生的打断了君晨的脚步。

“你看,君晨那废物又在那里修炼了,可惜啊,辛辛苦苦修炼了两年,还只是到了第三重境界,连第四重境界都突破不了,看来废物始终还是废物啊!”从远处走来了两名年约十七八岁少年。带头的一名白衣少年此刻脸上更是充满着鄙夷的笑容,望向了正欲离开后院的君晨。

“君河表哥说的对,这种废物留在君家也是对于家族的侮辱,要是我早就去自杀了!”这时,站在君河旁边的一名蓝衣少年再次对着君晨开口讥笑。

“君山,别这么说,人家也是有尊严的吗!”君河指了指君晨,大笑道。

“君河表哥教训的是,废物也有尊严的,看来以后我要收敛一些了,免得有些人想不开真的去自杀了,那真是我的罪过啊!”站在背后的君山脸上装出了一副虚心的表情,轻轻叹了口气,看向君晨的眼神中却带着浓浓的鄙夷之色。

两人的不屑嘲笑,落在了那如木桩般静立在原地的君晨耳中,恍如一根根利刺扎在心脏,让君晨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微微急促。尽管这些话在这一年中听的不少了,可每一次听到都会让君晨心中感到一阵阵的疼痛。

君晨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张显得有些清秀的稚嫩的脸孔,一双墨黑的眼眸在对面的两名嘲讽的同龄年身上扫过。嘴角微微勾出了一个幅度,只是这笑容更多的像是无奈与苦涩。

君河,本身的实力在武体六重左右,即使在家族青年一代中也是能排进前五名的。而他能在这个年纪取的这个成绩倒不是说他的天赋有着多么的优秀。毕竟修体与天赋并无多大关联,只要本身有毅力,能吃苦,大多数都能走到这个境界,而君河今天的实力能够晋升到六重境界,完全是依靠他的父亲,君啸天。

君啸天乃是族中的有限的几名武师之一,而能成为武师,本身就代表了他体内武元真气从气体变成了液体,甚至可以真气外放形成活物。每一个武师对于族中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族中通常会赐予一些灵药让他们安心的修炼,为他们下一个境界突破省去了不少时间。

而君啸天则是将这些族中所赐的灵药,分出一些让君河进行修炼,因此他能在这个年纪中取得这般成绩,倒是没有让人觉的太过出奇,跟在他身后的君山本身的实力在武体五重左右,在族中青年一代里也能排在中上流之间。

而君晨的实力只在武体三重,面前的两人随便出来一个就能将自己轻易打败,不过他相信若是自己也有大量灵药辅助,恐怕如今的实力并不会比眼前这两人差上多少。

不过对于这两个人的嘲讽君晨早已经习惯了,他心中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他要用实力让眼前这两位刻薄的族人乖乖的闭上嘴,不过在此之前自己还是先将实力提升上去,不然这一切都是空谈。想到了这里,君晨便直接无视了他们,再次向着院外走去。

“父亲是个残废,连生出来的儿子,也是一样的废柴,真是犬父无虎子啊,看来一家都是废物!”

而就在君晨刚刚走出两步,一声阴阳怪气的讥笑之声再度传出,落在了君晨耳中,使得他刚抬到半空中的右脚缓缓放下,眼眸中闪过一丝浓浓的怒气。

对于君晨来说,父亲是他心中的一座大山,是不可逾越的,他可以忍受自己被人辱骂,但是绝不能忍受父亲被人侮辱,特别是残废两字,更是戳中了君晨最大的痛处。

“君河,半年之后,族会大比,你会为了这句话而付出代价的!”君晨缓缓的转过了身体,慢慢的抬起消瘦的面庞,漆黑的眼眸冷冷的扫过,狠狠盯着对面那名所谓族人同胞的丑恶嘴脸,口中发出了一道犹如寒冬一般冰冷的声音,平静,却不夹带着一丝色彩。

“哈哈,就你这种废物,还想让我付出代价,你不觉的可笑吗?”君河指着君晨大笑道,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

但是他的眼神深处却是透露着愤怒之色,对于他这种狂妄之人,被他视为废物的人挑战,一股巨大的耻辱感觉从心中发出。看向君晨的眼中更是多了几分厌恶,他发誓半年后族会大比之时,自己一定要狠狠的收拾这个废物。

“我是不是废物,还轮不到你来评论。”君晨望向君河的秀气脸上突然浮现了一抹笑容,接着再次开口道“更何况,你在我眼中就是一条疯狗!”

“看来今天,你真是想被松松骨头了!”

听到君晨的最后一句话,君河一张颇为俊俏的脸上笑容快速的消失,继而阴沉了下来,眼瞳中怒气不停的涌现。

“君河表哥,对付这种废物,由小弟代劳就好了,我保证会让他为自己发说的话付出代价的!”这时站在身后的君山,向前走了一步,胸口拍的砰砰响。

“也好,不过不要打残了,让他在床上躺几个月就好了,毕竟我们可是族内兄弟,嘿嘿!”君河点了点头,阴声道。

“君晨,今日我让你知道得罪了君河表哥,有什么下场!”君山拳头握的嘎嘣响,身形也猛得向前冲去,带起一阵风声,几个跨步间就来到了君晨的面前,嘴角浮现一丝冷笑,直接对着后者胸膛砸了过去,隐隐间,有些急促的破空声传了出来。

“一条走狗!”看着君山即将要砸在自己胸膛前的拳头,感受着其铺面而来的劲力,君晨不由的咒骂了一声。但也不得打起精神里应对这一拳,毕竟如果让他这拳落实在了自己身上,恐怕结果真的会和君山所说的一样,需要在床上躺个几个月才能恢复伤势。

只见君晨快速的反应了过来,然后将全身力气都集中在了其右掌之上,对着君山的拳头猛的拍去。

砰!

拳掌相对,一个回合的交锋,君晨便被砸飞了几米之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声,随之便昏迷了过去。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武破乾坤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