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节

更新时间: 2010-05-19 13:33:38 字数:2319

在昔年某一个充满了暴力邪恶动乱的时代里,江湖中忽然有一种飞刀出现了,没有人知

道它的的真正形状和式样,也没有人能形容它的力量和速度。

在人们心目中,它已经不仅是一种可以镇暴的武器,而是一种正义和尊严的象征。这种

力量,当然是至大至刚,所向无敌的。

然后动乱平息,它也跟着消失,就好像巨浪消失在和平宁静的海洋里。

可是大家都知道,江湖中如果有另一次动乱开始,它还是会出现的,依然会带给人们无

穷无量的信心和希望。

楔子

段八方身高七尺九寸,一身铜筋铁骨十三太保横练,外门功夫之强,天下无人能及。

段八方今年五十一岁,三十岁就已统领长江以北七大门派,四十二寨,并遥领齐豫四大

镖局的总镖头,声威之隆,一时无俩。

至今他无疑仍是江湖中最重要的几个人物之一,他的武功之高,也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

可是他却在去年除夕的前三天,遇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

遇见几乎没有人会相信的事。

段八方居然在那一天被一张上面只画了一把小刀的白纸吓死了。

除夕的前三天,急景凋年,新年已在望。

在这段日子里,每一个系留在外的游子心里却只有一件事,赶回去过年。

段八方也一样。这一天他刚调停了近十年来江湖中最大的一次纷争,接受了淮阳十三大

门派的衷心感激和赞扬,喝了他们特地为他准备的真正泸州大,足足喝了有六斤。

他在他的好友和扈从呼拥之下走出镇海楼的时候,全身都散发着热意,对他来说,生命

就好像一杯干不尽的醇酒,正在等着他慢慢享受。

可是他忽然死了。

甚至可以说是死在他自己的刀下,就好像那些活得已经完全没有生趣的人一样。

这样一个人会发生这种事,有谁能想得到。

段八方是接到一封信之后死的,这封信上没有称呼,没有署名。

这封信上根本一个字也没有,只不过在那张特别大的信纸上用秃笔蘸墨勾画出一把小刀

,写

写意意的勾画出这把小刀,没有人能看得出它的式样,也没有人能看得出它的形式,可是每

个人却能看出是一把刀。

这封信是一个落拓的少年送来的,在深夜幽暗的道路上,虽然有几许的余光反照,也没

有能看得出他的形状和容貌。

幸好每个人都能看出他是一个人。

他从这条街道最幽暗的地方走出来,却是规规矩矩的走出来的。

然后他规规矩矩的走到段八方面前,规规矩矩的把这封信用双手奉给段八方。

然后段八方的脸色就变了,就好像忽然被一个人用一根烧红的铁条插入了咽喉一样。

然后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甚至变得比段八方更奇特、诡秘、可怕。

因为每个人都看见段八方忽然拔出了一把刀,用一种极熟练、极快速、干净利落而且极

残酷

的手法,一刀刺入了自己的肚子,就好像对付一个最痛恨的仇人一样。

这种事有谁能解释?

如果说这件事已经不可解释,那么发生在段八方身上的,另外还有一件事,远比这件

事更无法解释,更不可思议,更不能想象。

段八方是在除夕的前三天横死在长街上,可是他在大年初一那天,他还是好好的活着。

用另一种说法来说,段八方并不是死在除夕的前三天,而是死在大年初一的晚上。

一个人只有一条命,段八方也是一个人,为什么会死两次?

送信来的落拓少年已经不知道到那里去了,段八方七尺九寸高,一百四十二斤重的雄

伟躯干,已经倒卧在血泊中。

没有人能懂,谁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第一个能开口的是淮阳三义中以镇静和机智著名的屠二爷。

‘快,快去找大夫来!’他说。

其实,他也知道找大夫已经没有用了,现在他们最需要的是一口棺材。

棺材由水陆兼程并运,运回段八方的故乡时,已经是黄昏了。

大年初一的黄昏。

大年初一,母亲沾满油腻的双手,儿童欣喜的笑脸。

大年初一,新衣、鲜花、腊梅、鲜果、爆竹、饺子、元宝、压岁钱。

大年初一,祝福、喜乐、笑声。

大年初一是多么多姿多彩的一天,可是八方庄院得到的却是一口棺材。

这口棺材虽然价值一千八百两白银,可是棺材毕竟是棺材。

在这时候来说,没有棺材绝对比有棺材好。

八方庄院气象恢宏,规模壮大,屋子栉比鳞次,也不知道有多少栋多少层。

八方庄院的大门高两丈四尺,宽一丈八尺,漆朱漆,饰金环,立石狮。

棺材就是由这扇大门抬进来的,由卅六条大汉用长杠抬进来的。

卅六条大汉穿白麻衣,系白布带,赤脚穿草鞋,把一口闪亮的黑漆棺材抬到院子里,立

刻后退,一步步向后退,连退一百五十六步,退出大门。

然后大门立刻关上。

后院中又有卅六条大汉以碎步奔出,抬起了这口棺材,抬回后院。

后院中还有后院。

后院的后院还有后院。

最深最后的一重院落里,庭院已深深,深如墨。

黑色的庭院里,只有一点灯光,一点灯光,衬着一片惨白。

飞刀又见飞刀

小李飞刀系列

灵堂总是这样子的,总是白得这么惨。

卅六条大汉把棺材抬入灵堂里,摆在一个个面色惨白的孤儿寡妇面前,然后也开始向后

退,一步步用碎步向后退。

他们没有退出门口。

从那些看起来好像一阵风就能把他们吹倒的孤儿寡妇手里,忽然发出几十缕淡淡如

鹅黄

色的闪光之后,这卅六条铁狮般的大汉就忽然倒了下去。

一倒下去就死了。

就在他们身体接触地面的一剎那间就已经死了,一倒下去就永远不会再起来。

段八方有妻,妻当然只有一人。

段八方有妾,妾有廿九。

段八方有子,子有四十。

段八方有女,女十六。

现在在灵堂中的,除了他的妻妾子女八十六人之外,还有两个人。

两个看起来已经很老很老很老的人,好像已经应该死过好多好多好多次的人,脸上完

没有一点表情。

只有刀疤,没有表情。

可是每一条刀疤,也可以算是一种表情,一种由那些充满了刀光剑影,热血情仇恩

怨的

往事所刻划的悲伤复杂的表情。

千千万万道刀疤,就是千千万万种表情。

千千万万种表情,就变成了没有表情。

黑暗的院落,本来也只有一点灯光,灯光就在灵堂里,灵柩前,灵案上。

,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飞刀又见飞刀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