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八章

更新时间: 2017-05-16 09:40:43 字数:2966

或许是自己想的太多,应该是昨天练武时急进了点,以后要小心了,就这个身体虚弱的,自己瞪瞪眼都能吓得脸色惨白的弟弟,怎么可能让自己感觉到冷意呢。

“大哥,我们走吧!”叶青琳叹息了一声,看了一眼对面马车,回头说了一声扭头进了车内。

叶战点了点头随着进去了,“老刘,走吧!”叶战在车内,坐在宽敞的车厢内,拿着一个暗红色的精致茶壶,倒了一杯茶水。

“妹妹,这次多亏了你,哥哥先是谢过了,这是雨前龙耳花,泡的茶,你尝一尝。”叶战笑着略带讨好的对叶青琳说道。

“龙耳花,你怎么把父亲的宝贝给偷出来了,这可是连皇上都舍不得多喝的!对于我们习武之人,可是能通络筋脉,洗筋伐髓提高运气速度的好东西啊!”叶青琳惊讶道。

“说的那么难听,这可是母亲给我,让我拿来送人的!”叶战瞪了一眼叶青琳,佯怒道。

“大哥,你可是够偏心的,连妹妹都不送,竟然只想着送给青儿小姐!后面还拉了三车,有你这样送礼的吗?”叶青琳看着龙耳花泡的茶水,略带不满道。

“礼重不压人,妹妹想要,后面的宝贝随便挑选!”叶战一挥手,很是豪爽道。

“大哥,不要唬我,后面三车也比不上这一丝半丁的龙耳花的,你要是真的对我好,就送给我一点,让妹妹尝尝鲜!”叶青琳瞪了一眼叶战,嗔怒道。

“哈哈,早就知道会有这一问,我知道妹妹快要突破武师二层了,这不哥哥早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叶天从车内一侧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锦盒。

打开锦盒,顿时一股清香传了出来,仅是闻到这股清香,就能感觉到体内的元气流转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神智更是异常的清醒。

“大哥,小妹就多谢了!”叶青琳连忙的伸手取了过来,锦盒虽大,龙耳花却是只有一小撮而已,不过叶青琳已经很高兴了。

这种东西,就是父亲也不会很多,可不是玉成国本土所产,要到千万里之外的一处极其危险的地方,方可采的到。

其珍贵程度,不亚于一本能够成就武师层次的上层秘籍。

须知,玉成国先天高手虽多,可武师却是不多,武王高手更是少之又少了。

“妹妹,哥哥的事情可就拜托你了,你们之间好说话!”叶战小心的不忘提醒道,看着那个锦盒,眼神内露出了一丝不自然来了。

好不容易找母亲讨来的,连自己都没有多少的,如果不是为了青儿小姐之事,就是亲妹妹也不给。

……

“小翠,快要到地方了,你小心一点,不要太快了!以免伤着路人了。”白轻纱不忘吩咐道。

叶天眼神轻转,落到白轻纱脸上,随口问道:“母亲,我们去清风湖是要见什么人?”

“是你未来的岳父”,白轻纱笑着道,看着叶天一脸茫然,转而十分认真的说道,“天儿,如果你能得到他的帮助,你以后在叶家就不会再受苦了。”

“岳……岳父?”叶天楞了一下,脸色阴沉下来。

“怎么!还不好意思了?不用担心,你岳父是一个明事理的人!”白轻纱心中轻叹一声,天儿少年老成,都是因为自己没能照顾好他,怕叶天多想,白轻纱表面上仍是一付笑意盈盈的样子。

“呵呵,母亲,恐怕连你都心生坎坷吧,我们现在的身份,和他们能攀的上关系吗?”叶天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很是不以为意。

这门婚姻,确有其事,是和临国天封国的一个大家族,如果此时自己还是大少爷,族长之子的话,倒也是门当户对,两国大家族联姻。

举国同庆的事情。

可眼下,却是此一时彼一时!

“这……”白轻纱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不信的道:“上官族长是天封国的理学大师,世世代代都是明事理,晓规矩的人,岂会行那背信弃义之事!”

叶天摇了摇头,没有多说,前世见过太多类似这样的事情了,人走茶凉,他不说,别人难道会不提,三人成虎。

他虽然身为族长,却也不能一手遮天,到时候,最多开个家族会议,落一个族中长老决断,一句惭愧了事,反而落个清正仁义的好名声,这种事情,古往今来太多了,一个唱白脸一个扮黑脸罢了。

“夫人!前面好像是大少爷和二小姐的马车,他们也是要去清风会馆的!”外面,小翠突然说道。

“恩?”白轻纱讶然一声。

叶天也是惊讶了一声,想起那晚上叶战和叶青琳的言语,随即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这次看来好戏来了。

自己这个便宜岳父,会怎么做?

“母亲,下车吧!”叶天深吸了一口气,既然来了,断没有再拐回去的道理,反正自己也没有非要娶那个不相认识的上官小姐,来换取上位的意思。

为今之计,是要应付了一个月后的麻烦事情,只要把白轻纱接出去,不受叶宏通的胁迫,自己没有了后顾之忧。

从此就可以全身心的追求天道了。

……

一路上,守卫不少,一个个目不斜视,走过他们身边,都能感觉到肌肤上顿生炽热的感觉,叶天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

“上官家,果然深藏不漏,这防卫做的当真是滴水不漏,就是叶弘通亲至,也未必能够闯的过去。”

转过几个回廊,方才到了大厅。

叶天皱了皱眉头,望向大厅内,上首位置坐着的一个身穿明黄镶金华服,手指指尖细长,微掐着杯把,仰着脖颈摆着一副倾听姿态的女人,嘴角挂着高傲,即便是面对的是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也是如此,正是叶弘通的正房,大夫人。

身后的两个丫鬟,也是一副目空一切的姿态,眼睛高高抬起,扫过四周,看到叶天等人,低声在大夫人耳边耳语了几声。

大夫人点头不语。

坐在大夫人下首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人,正是刚刚分手的叶战和叶青琳,大夫人最后好似交代了什么一样,一脸的慎重。

“哼,上梁不正下梁歪,儿子公然抢弟弟的媳妇,当母亲的竟然上蹿下跳的赶过来帮忙,还真是好手段,好架势,一点都不知道羞耻。”叶天扫了一眼大厅,就扶着白轻纱,朝着里面走去了。

白轻纱来时的喜悦之情尽扫,此时一脸的心事,望了望叶天,露出了担心之色。

“大姐!”白轻纱硬着头皮,走进议事大厅后,还是先向大夫人问好。

“哼!”大夫人显然从她儿子那里得知,路上见到白轻纱了,会来此地,倒也没有太过惊讶。冷冷道,“这个地方是你能来的吗?不好好在家待着,成天抛头露面,就不知道一点避讳吗!”转而,眼神瞟向了叶天。

白轻纱气的浑身发抖,却只能强撑着,叶天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颤动。

“母亲,我们这边坐吧。”叶天眼角只是一扫,冷哼一声,没有理会大夫人的意思,便是转身扶着白轻纱朝着对面走去了。

“这!”白轻纱脸色微变,显然还是有点顾忌。

叶天没有太在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对这老女人,还不需要过于客气,虽然大夫人的家里在玉成国军队很有势力,加上生了一子一女的关系,是以虽然年岁已大,在叶家却也说的上话。可女人就是女人,只能管管后院,要惩罚叶天,她也只能干瞪眼。

“真是岂有此理,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大夫人面色一变,一拍桌子,想要发作的。

“诸位,家父身体有恙,今天不便出来见客,还望见谅!”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大夫人的怒气,一个一身白色儒服的男子,面带笑意从里侧内门走了出来,头带紫金冠,两条发带垂下来。眼如星辰,面如冠玉。举止儒雅,步履缓慢而坚定,无形间透出了强大的自信和实力。

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子,白皙如雪的面庞,眉头微蹙,一绺如云的秀发飘然如瀑布般垂落,尽管安静的跟在男子身后,却是没有前者的文雅,面色冰冷,犹如隆冬寒雪,眼神似箭,一一扫向眼前几人,看到叶青琳的时候,淡淡的点了点头。

随后则是站在男子身后,自此之终未发一言。

“即然令尊有恙,倒是我们今天来的不是时候了!”大夫人起身,很是客气的微鞠身子,礼仪做的十足,倒是无可挑剔。

叶天眉头扬了扬,站在白轻纱身后,立于一脚,加上今天的一身随意的打扮,倒不像是一个少爷,好似一个略微上了身份的仆人罢了。

叶天看了一眼女子,便知道是谁了,却也懒得再看了,本以为上官青儿家教森严,会像一个大家闺秀一样,却是没想到是眼前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佛魔(赶尽灭绝)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