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五章

更新时间: 2017-05-16 09:40:43 字数:2962

叶天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包裹,左手紧了紧,面露冷笑,心里暗道。“有了这本佛典,加上过去对上千部佛宗典籍的融会贯通,足以从中寻找出一套完整的修神途径了,虽有不足之处,但突破肉体桎梏,达到先天却不是难事了。哼,没有灵药,没有叶家的功法,我叶天照样可以办到。”

大明王心经

金黄色的古朴书卷,布满了一层细微的灰尘,显然是经久未曾翻阅的缘故,叶天嘴角挂着一丝笑意。

……

“明王,佛陀怨念而生,怒意而成,主杀忿!历代佛典记载中,和佛宗各类主张都是格格不入,被视为异类而存!多是弃之不顾!”叶天起身,凝神望了望夜色已然当空,用手捻起细钩,轻轻的挑亮了灯芯,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踱步到客厅走去。

成败在此一举!一定要成功。

再次回来的时候,叶天手里却是拿着一叠松香黄纸,一块上好天香回龙砚台,一个紫金色狼毛为头,雕羽为杆的上好毛笔。

铺好纸张,看似十分写意的随笔勾勒了出了一幅画像,所画之物面容狰狞,四肢粗长,行张牙舞爪之态,一眼望去尽露凶狠愤怒之色,看似随意的描摹,却又透骨传神,五个眼睛是诡异,阴森,仿佛活了一般,刻画的细致入微。

“金刚夜叉明王俗称夜叉王,列席五大明王之末,自己此时也只能画出一个眼眸罢了,五个眼眸,包涵五种变化!这五种变化都画出来,自己也算是真正的懂得夜叉王的神意了!”叶天放下手中笔杆,仔细的看了看。

沉吟了一会,叶天还是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徒有其形,还是少了一份神意!”,随手扔掉这幅画卷,接着再画,摇了摇头,画画扔扔,灯熄芯灭,再燃。

俗话说,画蕴有神,居于中庭,工笔在心,神通意达,跃于纸上,说的正是这个道理。

这也是叶天前后尝试了百般修炼方法后,前期寻觅到的最适合自己养神,炼神的修炼方法。

鸡鸣三声,户外第一束阳光穿过窄窗,照进房间内的时候,叶天长舒了一口气,方才停笔。

一夜过后,叶天不但不嫌疲累,反而神采奕奕,双目澄亮,没有了过去的暗淡不清,给人一种恍如被洗涤的感觉,特别是柔弱瘦小的身体,尽管依然如故,却又是显得多了些什么,整整的一夜。

肉体虽然没有显著的变化,精神却是犹如脱胎换骨了一般。

叶天嘴角挂笑,抬头看向外面,一道犀利的眼神划过四周,过后,方才收回眼神,看向了书桌平整的松香黄纸上。

“终于画好了一个。”叶天嘴角带着一丝兴奋,脸上露出了浓浓的笑意,提笔放下。

“叶家,等着我叶天的横空出世吧,我所记不错的话,叶家应该没有一个通过修神达到先天之境的,我将是叶家历史上的第一个。哈哈,正是我这个武道不通,被传为废人的叶天。到时我看你叶弘通当着叶家三千族人,会是什么表情。”叶天很想仰天大笑,却是生生的忍住了,沉寂了许久,总算有所回报了。

“嘭”一声,正当叶天出神的时候,门被直接踢开了。

“夫人找你去吃早饭,快点。”一个突然传来的声响,打断了叶天的思绪,随后声音渐渐又自顾的远去了。

叶天面显怒色,冷哼了一声,“不通管教的丫鬟!”眉头皱了皱,匆匆的把手下的画像,卷卷扔了。

“母亲,你找我!”叶天到了临芳园,淡笑着道。

“天儿,快点吃饭吧,今天母亲带你去个地方。”白轻纱笑着说道,能够看出今天很是高兴!

叶天依言坐下,神色微变惊讶道:“母亲,是去什么地方?令你如此高兴!”

“先吃饭吧,到了你就知道了。”白轻纱抿嘴笑了笑,白皙的脸蛋上露出了一丝红润,身体比前几天好多了。

依就一身白色的纱裙,穿在婀娜的身姿上,里面粉色的棉质内衣,露出一丝秀色,因为常年练武的关系,尽管单薄,却并不感到冷。

高高挽起的秀发,证明了已经身为人妇了,在清秀柔美容貌下,多了一份令人不可侵犯的高贵。

对于叶天这几个月的变化,白轻纱开始也颇为疑惑,一次读书昏倒,就是半个多月才醒,当时可把自己吓死了。

衣不解带的照顾了叶天半个多月,中途硬是又硬着头皮去找叶弘通帮忙,忍气吞声才要来了几枚固本培元的丹药,给叶天服下。

难道是那几枚丹药的功用,天儿沉睡半个月不醒,服下后竟然突然好转了,不过总感觉哪里怪怪的,白轻纱抬头看了看对面正大口吃饭的叶天,摇头笑了笑,“或许是自己多心了。”

“小翠,到外面准备车去!”看着叶天吃的差不多了,白轻纱放下碗筷,吩咐道站在旁边的小翠。

“夫人,驾车的老刘被大少爷叫走了!说是今天大少爷和二小姐要远行,带的东西多,就把老刘叫走,去驾车了。”小翠瞪了一眼没有一点吃相的叶天,想也没想的直接说道。

白轻纱眉头猛的皱起,素淡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满来了,却又是无可奈何。

叶天放下碗筷,抬头看向小翠问道:“老刘走了,车子还在吗?”

叶天问话,小翠虽然不想多说,却是碍着夫人在,也不得不回答:“那样的车子,大少爷哪会看的上,并没有拉去!”语气里,透着一丝抱怨,显然对于自己侍候的主子,不够尊贵,下人也很是不满。

白轻纱脸色讪讪,歉意的看向叶天,放在桌子上的素手拿了下来,放在桌下攥的紧紧的,青色的脉络,都很是清晰。

眼神内闪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柔软和屈辱。

叶弘通不闻不问,放纵他那些妻子婢女,不外乎是要逼自己就范。

叶天看了一眼白轻纱,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了,暗叹了一声,再怎么坚强,也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

开口沉重的说道“母亲,不用着急,一切等宗室祭祀之后,再从长计议!”

“天儿,是母亲对不起你,你放心,即便是宗室祭祀后的试炼,你没有过关,母亲也不会让再让你受到如此欺辱了!”白轻纱坚定的道,眼眸内一闪而逝的凄楚,很快被疼爱代替了。

“母亲,如果我能通过,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叶天低着的头,突然抬起来认真的问道,漆黑的眼睛,好似一谭深水,直视过去。

“天儿,还有不到两个月,你能达到先天?你体内觉察到气的流通了吗?”白轻纱闻言,脸显喜色,眼神内激射出一阵光彩。

对于她来说,叶天能够通过试炼,当然是最好。

“还没有!”叶天摇了摇头说道,眼神还的紧盯着白轻纱看去,话音方落,一个鼻音浓重的哼声响起来。

“你能达到先天,我小翠就跪下来给你磕头认错!恭敬的叫你一声少爷。”小翠心里暗自冷笑道。

白轻纱心里一阵失望,简单的“哦”了一声,此时体内还没有气的流通,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想要气运全身,贯通筋骨血脉,根本是不可能的。

在玉成国的历史上,根本没有出现过,而且叶天的资质在那里摆着的,快满十八岁成人礼了,还没有达到先天。

要知道叶家还有三个孩子,都是叶弘通那边的,叶天却是最小的。

大哥叶战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达到先天境界了,此时刚满二十三岁,就已经是一流武师的境界了,每个境界又分为五个层次,几乎是两年一个层次的增加,放在偌大的玉成国,论资质也是上上之选了。

二姐叶青琳,十五岁也已经达到先天境界,今年才刚满二十一岁,也已经是武师的修为了。

仅比叶天大上三岁的叶成,叶弘通的小儿子十三岁就到了先天,今年才二十岁,也已经跨过先天达到武师层次了。

被誉为超过他哥哥叶战,姐姐叶青琳的天才人物,叶弘通的三个子女,是一个比一个强。

而叶天已经十七岁了,家族祭祀过后就是成年了,却迟迟未到先天,论资质比一般的凡夫俗子更差上一筹。

“母亲,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叶天眉头扬了扬,追问道。

小翠看着叶天认真的样子,只想发笑,顾忌着夫人在,还是憋着了,一旦自己这个清雅脱俗的夫人答应了族长,自己也就水涨船高了,可不能太过失礼了。

“啊!”白轻纱正胡思乱想着的,闻言不由的楞了一下,脸露一丝迷茫,看的叶天心里怦怦的直响。

“哦,你想要什么,母亲都答应你!”尽管看来不可能,白轻纱还是承诺道,不愿打击了他的信心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佛魔(赶尽灭绝)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