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四章

更新时间: 2017-05-16 09:40:43 字数:2962

世家贵族,自古就是一个罪恶肮脏的泥潭,一脚迈入,想要抽身而退,没有强大实力,挥刀斩断万般麻烦的决绝。

就连落个孑然一身的打算,都很难。

“大哥,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情?”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小树林旁边的花园处,传了出来,

“小妹,你就替我和青儿小姐说说,我真的喜欢她!”一个男子尽管有意压低声音,却还是嗡嗡作响,听的很是清楚。

“大哥,青儿小姐是小弟未过门的媳妇,我叶家堂堂玉成国的大家族,你如此乱了规矩,父亲知道了,非要家法惩治不可,此事切勿再说!”女子闻言,似乎很不满意,语气透着一丝生冷。

“哼,父亲,父亲她喜欢白轻纱那娘们,才懒得理会我的,再说,叶天那小子,已经不是族长之子了,根本配不上青儿小姐,这点你心里应该很明白,上官家名门望族,在天封国权势不输于我们叶家,绝对不会要一个地位不配,武道不通,胆小懦弱的夫婿的。小妹你就帮帮我吧!”男子语带轻蔑,说到最后则是多了一丝讨好的语气了。

叶天停下了脚步,站在一棵松树后面,面显冷笑,“叶战,你还真是不客气,虽然此时的我,已不是你那虚弱无能,任你随意把捏的弟弟了,倒也容不得你如此侮辱!武道不通,哼!哼!终有一天,必败你于武道之下,一雪今日之辱。倒也不枉占我据了这个身体。”

“大哥,我不准你这么说小弟,你难道忘记当年的事情了吗。当日二皇子欺负我们的时候,小弟是怎么帮我们的吗?人不可无义,我们身上流的可都是叶氏的血脉!他的姓氏还是叶。”女子语带愤怒,明显的动怒了。

叶天面色不改,心里却是舒服了一些,在叶家,这叶青琳倒是对自己一直不错。

“好,好,我知道你从一开始就很照顾那小子,小妹,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我们叶家堂兄妹之间倒是可以通婚,既然如此,更好可以帮我介绍青儿小姐认识了,正好也随了你的心意了。上一次匆匆一见,青儿小姐还真是美!……”叶战轻笑,浑然不在意的说道。

“大哥,你再如此胡说,我就生气了!”叶青琳好似被人说到痛处了,气恼的跺了跺脚,扭头就想走。

“小妹,哥哥说笑的!”叶战见势,连忙喊道。

叶天心里冷哼了一声,扭头朝着临芳园的方向走去,身影一动,带动脚下树叶一阵擦响。

“是谁?”叶战冷哼了一声,身影纵飞了出来,随后一个窈窕的身影也不落其后的闪身跟来,站在了叶天刚刚落脚的地方。

“难道是我听错了!”叶战疑惑的皱了皱眉头。

“好像是他?”叶青琳低喃了一声,一阵冷风吹拂而过,发前柔丝轻抚脸上,迷蒙的眼神看向远处,透着一股出尘的迷人。

“哼,他!小妹你太抬举他了吧,我可是一流武师的层次了,他连先天都没到!想要瞒住我隐藏起来,就他那资质,一个书呆子罢了!下辈子吧。”叶战不屑的道。

“大哥,好了!我们修炼的是家族最上层的武道典籍,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一流武师,我的晚课时间到了!以后这些事情不要烦我。”叶青琳皱了皱眉头,摇了摇头拂开脸前柔丝,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哼,快要到家族祭祀了,到时候我看他拿什么和我比!”叶战冷哼了一声,朝着外面走去。

夜风刮过,一阵树叶扬撒开去,远处碧波澜澜,风推水波,轻起涟漪,缓缓的朝着远处跌宕而去,溅起三三两两的水花。

一个人影突然从不远处的树后,闪了出来。

停驻了一刻,看了看刚刚远去的两个背影,冷哼一声,方才离去。

……

“天儿,你来找我,是不是拳术的问题!你可要用功了。”白轻纱定了定神,看了看外面,小声道。

“恩,我不会让母亲失望的。”叶天宽心的道。

白轻纱脸露惊喜,高兴的问道:“天儿,你快到先天了吗?”

先天,在叶家就是一个台阶,家族子弟一旦成年,还没有达到先天,不但会失去家族部分权利的继承权,更有甚者还会被圈禁起来,不得擅离叶家半步,结局大多很是凄惨。

不过,一旦达到先天好处也是多多,不但可以选择一处家产,拥有自己的婢女家仆,还可以得到一本武师修炼的功法。

“没有!”迎着白轻纱急切的眼神,叶天淡然的心情,突然也是一沉,摇了摇头还是直言道。

白轻纱露出了一丝失望,轻笑一声,拍了拍叶天的手背道:“没事,慢慢的来,也是苦了你了,族长借故不让你修炼家族的武道功法,没有灵药,没有功法,但凭我给你的虎背通猿拳,还是差了许多!”

“天儿,放心!母亲会想办法,帮你找到更加上层的武道功法的。”白轻纱十指攥的业已泛白,却浑然不觉,眼露坚定。

叶天都感觉到,被攥的胳膊生疼了。

“母亲,是我的资质不好,我会想办法尽快达到先天的,你放心吧。”叶天强忍着疼痛,点了点头道。

“武道暂时不行,自己还可以修神!”叶天转念暗道。

“啊,弄疼你了吧?”白轻纱看到叶天的神色不对,慌忙的松手,帮叶天揉了揉。

“你的身体小时候,就是不好,你父亲母亲死的早,我也没有能力取得灵药,帮你打好根基,这一拖就是十几年,也耽误了你最佳修炼时间!哎!”

“躺下吧!”白轻纱缓缓的起身,让出了床铺,让叶天躺在苏质棉被上。

“母亲,你今天身体不好,下次吧!”叶天不放心的,担心道。

“没事,不能再耽误了,再过两个月就到家族祭祀了,如果到时候你还没有到先天境界,母亲也只有答应他了!才能保护你了。”白轻纱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好似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一样。

叶天眉头扬了扬,抬头看了看母亲白皙的脸蛋,满不在乎的语气,凄美的眼眸中却是一闪而逝的屈辱。

叶天心里一阵悸动,十指紧握,咯崩咯崩作响。

“叶家,叶弘通,这一切都是你逼的。我叶天总有一天,会让你们偿还的。”

叶天依言躺在带着白轻纱淡淡体香的被子上,被白轻纱双手一寸寸的疏通着筋骨,阵阵的暖意从筋骨血脉中缓缓而流。

虽然叶天知道,这种程度的按摩,只能强筋壮骨,促进血脉的流通,并不能帮助自己真正的洗经伐髓,尽快达到先天境界。

却也心生感动。

看着灯前白衣女子,光滑的额角,点点汗水渗出,如同晶莹的露珠,白皙素手一寸寸的从叶天的双腿开始,过胫骨、腓骨、跟骨、舟状骨、跖骨,进入胸腹部过椎间盘、骶骨、尾骨、髂骨、坐骨、锁骨、一直到头部。

白轻纱此时已娇喘不已了,脸颊的细密汗水,滑过腮边滴落在花边棉被上,双手也有点打颤了。

“天儿,会有点疼,你坚持会!”白轻纱抹了抹额前,关心的说道,拿起叶天的手臂,从手心处透出阵阵柔和的力量,慢慢的帮叶天疏通筋骨,活络血脉。

白轻纱大幅度的透支力量,脸色一阵的惨白不已,身体摇摇欲倒,突然眉头一紧,按摩叶天虎口处的手,收了回来,紧按心口。

身体颤抖,小嘴微张,急促的喘息着。

“母……母亲,你怎么了?”叶天紧闭的双眼,睁开时却是看到白轻纱脸色异常的难看。

白轻纱摇头笑一笑,想要开口说话的,却是没有说出来,就直接倒在了叶天的腿上了。

叶天慌忙纵身跳下床来,连忙抱着白轻纱到了床上。

眉头紧皱,她的病,自己也早就清楚,却是无可奈何。

长时间的耗费力量帮自己疏通筋骨,加上处于这个大牢笼里,不但要时刻提防着叶弘通这个老贼,还要时常的担心自己。

心力交瘁,这样下去,就是先天高手,也活不过三十岁的!

“不行!不能让她这样下去了。”叶天眼眸内涌现出一丝精光,凝神的看着窗外,右手紧紧的攥着白轻纱冰凉略带汗渍的小手。

是为了她,要做些什么的时候了!

叶天起身,帮白轻纱盖好被子,深深的看了一眼,随后毅然的抽身离去了。

第二天,叶天照常起身,朝着玉成寺而去,过了三个时辰方才折返回来,接下来的十几天之内,叶天回来的时间越来越晚了。

傍晚时分,叶天拖着疲累的身体,回到房间的第一件事就是到了书桌前仰头喝了一壶水,凉茶入喉,冰冷入骨。

叶天抹了抹嘴巴的茶水,冷哼一声道,“这些狗奴才,连茶水都不换!”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佛魔(赶尽灭绝)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