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二章

更新时间: 2017-05-16 09:40:43 字数:2920

而这里,却能纵意恩仇。

一切都想开的叶天,露出了一丝冷笑,深深的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

“我命有我,不由天!”

……

“母亲!你身体不好,怎么出来了?”叶天看着一脸慈爱的母亲,听语气好似三十多岁了,模样却胜似二十多岁的女子,依样美丽,娇柔端庄的样子,举手投足之间总会让人忍不住的升起一丝怜惜。

“天儿,快点回去吧,今天是你父亲的忌日,你应该早早回去拜祭的!”白轻纱看着眼前比自己还要高的青年,柔声说道。

大姐当日托付自己的孩子,已经长大了!

“父亲?”叶天神色讶然,还是点了点头,对于父亲!不论前世还是今生,叶天都没有一点的印象。

两人上了马车,穿过曲折的林间小路,上了宽阔的淡灰色沙石大路,两边巍峨青山,缓缓的落于马车之后。

叶家府邸坐落在玉成国都城上京城的东城,是堪比皇室的大家族,自己那个尚未谋面的父亲,也是叶家上一届的族长,早早死去,对此,叶天脑海中没有太多的印象。

根据家族的选拔,有堂伯叶弘通担任了族长,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值得推敲的一件事情的是,自己这个二姐叶青琳,可是玉成国内有数的美女,连皇室都有意进行联姻,亲上加亲,趁机借助叶家的势力,巩固皇室威严!

却是遭到了堂姐的一再拒之。

“夫人,少爷到府邸了!”丫鬟小翠低声道,脸上却无太多的恭敬,眼神四顾乱瞟,叶天冷哼了一声,随着白轻纱走下车。

丫鬟小翠,也是叶弘通安排过来的人,无论母亲见什么人,都会被紧紧的跟着,即便是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也要被时常的盯着。

小翠趁着白轻纱走在前面的时候,狠狠的回瞪了一眼叶天,似乎对叶天的冷淡反应不满,嘴一撅,更是趁着叶天不备,突然递脚过去,抬脚伸脚之间,中间没有一丝征兆,甚是轻盈。

“啊,四少爷小心点!”小翠低呼一声,作势想去扶,被自己暗算差一点要跌倒的叶天,心里则是冷笑。

手上的力度,不忘加大许多,“咯吱”一声轻响,叶天能够感到胳膊上的疼痛,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具身体,太弱了,根本使不上力气反击,更可恨的是叶天竟然发现,自己前世部队学的功夫,似乎还不如小翠的功夫,精妙实用的。

强压住心里的怒气,冷冷横了一眼小翠。

“小翠,你!”白轻纱看着叶天的神色,心中便是了然了,怒瞪了一眼身边的丫鬟。

那小翠却眼神四顾,并不在意。

“母亲,走吧,没必要和一个奴才,嚼嘴!”叶天淡声道。

父亲死后,自己和母亲的地位一落千丈,明面上是夫人和少爷,其实比只比一般的奴仆多来一个高贵的身份罢了。

得罪这些奴才,只会给自己找无谓的麻烦。

要找就找主子!

朱红大门,两丈高墙,叶家占地极广,雕楼高房鳞次栉比排列开去,延展开的话足有几里之多,里面丫鬟仆人穿着大多是金灰色棉质齐肩夹袄,脚上穿着厚实暖和的皮底靴子,一身打扮放在外面,抵得上一般人家的一年开销了。

沿着回廊,母亲低着头走路,叶天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上了身份的仆人,都不会对自己和母亲见礼。

“呼”“呼”

闻声,叶天不由的抬头看去,左侧大厅外的广场上,有两个人正在交手,衣袖翻挥,拳影重叠,边交手,边低声指导。

“咦!”

其中的中年男子,气质不凡,眉宇之间透着一股上位者的气质,举手投足之间带着的凛然拳势,三丈之外屋檐上跌落的水滴都会被气劲击打的抛飞一侧。

年轻人面带汗渍,随着脚下不断的腾挪移动,伴随着若有若无的急促喘息,在中年男子手中只能被动的抵抗。

“是叶弘通和叶战!”叶天低声暗道。

中年男子眉头微皱,只是轻轻的扫了一眼叶天这边,转目便紧盯着白轻纱看去,露出了两簇热切,叶天心里顿生一股厌怒。

“他们在练武,我们走吧。”白轻纱似乎有点怕见他们一般,低声对叶天说道,沿着身旁的回廊,朝着前面疾步走去。

“恩!”声音未启,叶天只感觉到人影一闪,那个和叶弘通交手的年轻人叶战身影一闪,直接到了身边,抬手便是朝着自己毫无征兆的抓来了。

叶天脸色一变,本能的想要闪躲开去的,却感觉眼前一花,脚下一阵不停使唤,浑身惊现了一丝凉意。

身体好似被一堵巨大的气障给挡住了,看着叶战下压过来的手,只感觉到头顶恍如压了一座大山一样。

窒息,无力!

“这是什么功夫!”叶天心底惊骇,竟然还没有触及到自己的身体,就先是感觉一阵心底无力,头顶万斤巨石,轮番压身的感觉了。

完全超出了自己的认知。

这叶战似乎也没有打飞自己的意思,下落的手,缓缓落下,不断的施压,让自己的两腿禁不住的弯曲,跪了下来,加以羞辱自己和母亲。

叶天紧咬牙齿,看向叶战和站在不边,置之任之的叶弘通。

忍!不得不忍!

叶天强撑着身体,没有跪下!

“咦!”叶弘通惊讶了一声。

“叶战,够了!”白轻纱低呼了一声,叶天和叶战交手只在一刹那。

走在前面的白轻纱这才反应过来,怒喝一声,翻手打去,叶战这才不慌不忙的抽回了下压的手,脸色不变,狠狠的瞪了一眼汗流浃背的叶天。

“轻纱,这只是一个意外。”叶弘通笑着走来满不在乎道。

“我们走!”白轻纱冷哼了一声。

“哼,不知好歹,我叶弘通不嫌弃你的身份,让你依就享受夫人的头衔,如此不识好歹,等叶天这个小杂种的成人礼过后,我看你还拿什么理由护他!”叶弘通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扫了一眼,已经转身走过的白轻纱,白色宫装之下一副完美的身体,即便是快年约三十了,还是那么的撩人。

……

“天儿,你切忌不要正面和叶弘通冲突!”白轻纱面带凝重的一再叮嘱道。

“母亲,放心!我不会的。”叶天淡然的笑道,心中猛的一冷,此时武道和修神都一窍不通,谈何冲突,自己不是过去这具身体的毛头小子。

“是叶家的权势让他如此嚣张,肆无忌惮的,哼,终有一天,我叶天要让你声名扫地,因为叶家的身份,而感到屈辱惶恐,受尽百倍于今天的羞辱。”叶天眼眸一闪而过的冷意。

“天儿,你上一次怎么晕倒了?”白轻纱点了点头,岔开话题,看着叶天爱惜的问道。

“孩儿,读书的时候感觉到头晕目眩!心力一时不支,就晕倒了。”叶天连忙回神,按照想好的理由,缓缓的说道,抬头凝视着这个母亲。

放在自己那个世界,换成一身淡色休闲衣服,看似也只有二十多岁一般,心智早已经成熟的叶天,偏偏要叫她母亲。

真有点不适应!

“恩,天儿,母亲教你的东西,你天天都有练吗?”白轻纱拉着叶天到了卧室内,扫了一眼四周,转而谨慎的问道。

叶天迟疑了一下,那些东西,自己刚刚穿越苏醒过来,根本就没有练过。

“哎,你这孩子,当年你父亲英雄盖世,大姐也是道术高手,你怎么会如此呢!”白轻纱还以为叶天,没有练好,不敢应声,叹息了一声。

“三天之后,你偷偷的过来吧!”白轻纱望了一眼外面,小声的说了一句,“你先回去吧!”

“恩!孩儿先行告退!”叶天起身道。

回到自己住处的叶天,看着简单的房间内,放着厚厚的书籍,上轩通录、八股新语、……大陆史录。

“咦,这是什么?”叶天翻看一看,方是发现一本很厚的古朴书籍,仔细的看了看,不由得越看越是高兴。

卧床半个月,一直没有动手翻弄过这间屋子的东西,今日竟然找到了一本喜爱之物。

“佛宗典籍,在这里竟然也有佛宗典籍,比自己那个世界的还要详细!!”叶天欣喜不已。

这一看就一直到了傍晚,饥肠辘辘的时候,方才放下了厚厚的菩萨心神经。

“妙哉,真是另外一番天地,一沙一世界,一叶一佛陀,竟然细致入微至此,连人身各个器官都阐述的如此详细!实在是为自己揭开了这个世界的武道门户。”叶天心里忍不住大喜。

“嘭”的一声,门从外面直接被踢开的。

叶天皱了皱眉头,看到是母亲身边的丫鬟小翠,略带不悦的冷声道:“什么事情?”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佛魔(赶尽灭绝)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